七月七,牛郎飞:有关童年的一点回忆

在我儿时的童谣记忆里,这首是至今记忆犹新的:“七月七,牛郎飞;八月八,牛郎爬;九月九,牛郎走。”

我记得我小的时候,夏季雨后满天天牛郎乱飞,逮住了在煤火盖上文火慢烤,不一会儿,一股肉香就漫开了,一口一个,满口留香,眼睛禁不住还往天上看,希望可以抓住更多的天牛郎烤来吃,当然,若是油炸口味更佳,可惜那时香油是个矜贵东西,舍不得用的……80年代时的生活条件都不好,不见得很容易能吃到荤腥,所以,这种美味,至今还觉得很香很香。

成年离家后,曾经问过一些朋友有关牛郎的事情,出人意料的是,除了儿时家乡的几个玩伴,至今没有一个人说知道有这么一种可以吃的美味的虫子,难道说这种东东是洛阳的特产乎。。。。记得大学时在图书馆里是特意查询过这种虫子的资料,具体名字已经忘记了,只记得是类似独角仙的天牛类甲虫,他们的幼虫是需要在地底下生长大约好几年才会破土而出,然后交配产籽,也就在短短的几天后就结束生命的,想来也是一种蛮可怜的昆虫呢。。。。
更加让人郁闷的是,如今这种可爱的小虫子是很难再寻见到了,记得我6-7岁时,只要下雨,是很轻松可以捉到一个脸盆那么多甚至满满一水桶的,可就在几年前七夕前后的一个雨天,在泥地里找了整整一上午,才发现了屈指可数的几个,而且明显看着很小,发育不足。。。

为什么没有了呢?按理说这类甲虫的历史应该是远在人类之上的,自热灭绝的可能性并不大,那么,想来应该是归功于农药和化肥的伟大功效吧。

不能不为现在家乡的孩子惋惜少了这么一种有趣的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