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趣味杂谈" 的存档.

好吃的童话:浆面条的酸酸味

很早很早以前,洛河岸边的达洼村有一户贫寒的人家,母子二人相依为命。母亲赵氏,年过五十。二十多岁的儿子名叫达绿,小名豆豆。

同村有个俊俏的姑娘,姓江名叫苗条,与豆豆自幼青梅竹马。这姑娘性格开朗,能诗会文。她深知豆豆老诚孝顺,勤劳好学,便将学得的《四书》、《五经》一字不漏地教授于他。

自古以来,男女授受不亲。赵氏见苗条不守闺中的规矩,很是不满,常常逼豆豆与苗条断绝来往。有时,赵氏逼得紧了,豆豆和苗条无法约会,他们便在村口老槐树下的石头缝里传递诗文,交流相思之情。 豆豆诗曰:

豆豆终日思苗条,可叹春风来不到。

白日锄禾汗作泪,夜晚成梦月为桥。

情人相隔咫尺近,家母严训千里遥。

孝道钟情两难舍,泪湿衣衫人渐老。

苗条诗曰:

郎君痴情寄苗条,苗条飞泪涌春草。

今生难遂夫妻愿,死做青山比翼鸟!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们的情书诗文被赵氏发现后,大为恼火,怒骂豆豆:“我半辈子守寡,不想却守了你个忤逆羔!你要再和那个疯闺女来往,就别想再来见我。”说罢回屋里去了。

夜深人静,豆豆满腹悲伤地来到老槐树下,远远听到抽泣之声,近前一看,原来是苗条姑娘闻知豆豆挨训,心想是自己害得他受冤,跑到这里伤心落泪呢。豆豆强忍悲痛,叫了声“苗条”便跑了过去。苗条一惊,抬头看见豆豆,叫了声“豆豆哥……”便忘情地扑过来,一对情人在老槐树下抱头痛哭。他俩既不敢不尽孝道而私奔异地,也不忍心割断爱恋之情,便商定走向人们最不愿去的绝境,共同写下一份遗书,自缢在老槐树下。

天将明,村里有位秀才来到老槐树下读书,见上面吊了两个人,吓了一跳,惊呼一声。瘫坐在地上。闻声赶来了好多人。赵氏也来了,看见儿子吊死树上,差一点气昏过去。

围观的人发现了那份遗书,有人拉起秀才让他读一读,秀才含情地念出声来:

母亲大人,听儿敬禀:

儿与苗条,自幼钟情。 可恨人间,不能相容。 天下孝道,无人不敬。 恩爱情深,实难断情。 百思无计,决意轻生。 为情殉身,死而有灵。 思念老母,孤苦伶仃。 豆豆一死,愿化为豆。 苗条为面,伴母终生。

秀才的话音刚落,平地刮起一阵大风,卷起豆豆和苗条的尸体,直送到月球上的广寒宫。

赵氏又后悔又痛心,哭喊着跑回家中,发现锅里果然有满满一锅面条,汤里还有不少绿豆。她肝肠寸断,痛不欲生,抓起勺子敲着锅沿大叫:“达绿啊,我的豆豆!可怜的苗条姑娘啊!”他一下子哭死过去了。

村里人安葬了赵氏。有人又累又饥,看到赵氏家的锅里有面条,要了碗一尝,酸酸的,怪好吃哩!人们说,这面条就是江苗条,这绿豆就是达绿,这酸味就是赵氏后悔伤心的泪水。

达洼村的人,为了纪念豆豆、苗条这对情人,用豆浆做成浆面条应市,一直沿习至今。

人们一吃到这酸酸的面条,就会想起豆豆与苗条的恋爱悲剧……

忆中秋

by云层后的月亮

中秋,在我的印象里,一直是一个很重要的节日,不仅仅是因为有很多好吃的,还有那多种多样的活动,特别是在田村过的节。每每思及于此,总会勾起我一声轻轻的叹息,然后,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思绪已经回到了家里……
记得小时候过中秋, 妈妈总是会早早的买好月饼、柚子,有时候也会买一点酸的掉牙的桔子,我们是早早的就盼着,掰着手指头数还有几天过节,到了中秋那天晚上,全家人早早的就吃完晚饭,收拾好饭桌,然后,就张罗着在院子里赏月吃东西了。说实话,在农村里,单纯赏月的成份并不高,大多数还是就着月光,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东西,扯闲天,小孩子坐不住,东闯西跑的,就到处找吃的了,那个时候,吃的就只有麻饼(单面和双面的,我最喜欢的就是那种一面有白芝麻,其他什么都没有的饼了)、柚子、花生,有点脱皮饼吃就算蛮好了,然后泡一壶绿茶,就着这些东西,全家人一坐就能坐到十来点钟。那个时候,我家人挺多的,小叔还没结婚,小姑也还没有嫁人,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小叔小姑、哥哥和我,一家人非常的热闹。因为小叔小姑的年龄比我们只大了十来岁,所以,小的时候我经常跟着小姑,而哥哥就常跟在小叔的屁股后面,过中秋的那天,我们除了吃东西赏月之外,还有两个活动,那就是照月亮和烧瓦塔。这是最吸引小孩子的活动了。先说照月亮,在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也就是月亮最大最圆的时候,我们会装一脸盆清水,然后拿一面镜子,在坪上找到一个能很好的看到月亮的地方,然后就把镜子放到水中,通过水中的镜子来看月亮,这个时候看到的月亮非常的美,因为,在水里看月亮,能看到赤、橙、黄、绿、青、蓝、紫这七种颜色,就像一个缩小版的彩虹,真的很漂亮!那时候年纪小,每次数颜色的时候都因为说的不一样而争个不停,然后就反复的看反复的争,争到最后没有结果就请爸爸或者爷爷来看一下,做最后的定夺,呵呵。再说烧瓦塔,相对于照月亮,烧塔可就要复杂多了,这可是有一定的技术含量的活儿,因为我们要用那些碎瓦片堆成一个上尖下宽的小塔,最下面的底基还不能全封住了,得留一个口子放柴烧火。所以在堆的时候要全神贯注、小心冀冀的,稍微哪里不小心没有堆好或者哪个碰了一下,那就前功尽弃了。小塔堆的越高越大越好,我记得那个时候我们的分工很明确,女孩子负责捡烧火的柴,男孩子负责捡瓦片,有的为了视觉效果,还会到处去收集一点硝。材料到位了以后,在中秋那天的下午,大家就一起来堆塔了,塔堆好了以后,大家就各自回家吃晚饭,晚饭一过,马上就又聚在一起,正式的点火烧塔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时那刻,似乎有些庄重的感觉,就像是大家看神舟六号上天一样,期待中带着担忧,沉默中藏着兴奋……小塔越烧越红,直到瓦片全部烧成了大红色,然后就向塔身上丢洒一些硝,碰到火花的哨就像烟花一样,发出噼里叭啦的声音,散发出耀眼的光,给这个小塔披上了一件华丽的外衣,到了这个时候,所有的小孩子都会欢呼跳跃起来,那也是小塔最辉煌的时刻。等到捡的柴火烧完,大家也都尽兴了,于是都带着快乐、带着满足各自回家去了。这就是我们小时候的中秋节,也是让我记忆最深的过节方式。
后来,长大了,去外面读书、参加工作,再回家过中秋,就不参与这些小朋友们热衷的活动了,但是,在没结婚之前,每年还是一样要在院子里赏月的,月亮也还是会照的,中秋,还是热闹的。结了婚以后,这几个中秋都是在城市过的,虽然也是过节,但是,总感觉在城市里过节的氛围要比农村淡许多,没有这么热闹,没有这些让人可以去回忆、去收藏的快乐。当然,长大了的我们,中秋,也应该是另一种过法了。

日本图书为什么不打折

可能大家也注意到,在中国,当当、京东等网店的图书几乎全部是打折销售,亚马逊许多国家的网店也有打折,但在日本,无论实体店还是网店,图书都是没有任何折扣的(二手市场是另一个概念),这个定价制度在日本叫做“再販売価格維持”(转售价格维持)。

所谓转售价格维持(这词太拗口了,以下擅自简称“转售定价”><),是指制造商或批发商试图控制自己的商品或服务的最终售价而与再售商达成的一种协议。放在日本图书市场,简单说就是出版商决定最终售价,零售商按此价格销售。具体流程为,出版商与经销商之间、经销商与书店之间签订转售定价合同,规定以出版物上注明的“定价(本体xx元+税)”作为转售即最终销售价格,合同需报送“公正取引委員会(公平交易委员会 http://www.jftc.go.jp/)”。

这种行为限制零售商根据市场供求关系自由定价,原则上属于不公平交易,目前日本“私的独占の禁止及び公正取引の確保に関する法律(简称独占禁止法,英译Act on Prohibition of Private Monopolization and Maintenance of Fair Trade)”视为例外予以认可的转售定价商品有两类,一是公平交易委员会指定的商品,二就是著作物。

关于指定商品,日本曾在1953-1959年为了在零售商的恶性价格竞争中保护品牌发展,指定了化妆品、染发剂、牙刷、家用肥皂、合成洗涤剂、杂酒、焦糖、医药品、衬衫等九类商品,但其间物价高涨成为社会问题,转售定价制度也成为消费者批评的众矢之的,1966年以后指定商品逐渐取消,现在事实上已经不存在任何指定商品。

关于著作物,仅指书籍、杂志、报纸、唱片、音乐磁带、音乐CD等6种,同样拥有著作权的影像产品(录像带、DVD)、电脑软件、游戏软件及以下载形式销售的电子产品(电子书、mp3等)并不包含在内。

理论上讲,对著作物实行转售定价的理由包括避免地区间不同价格(偏远地区价格高于中心城区),避免书店间恶性价格竞争,保证书店和出版商的盈利,避免书店和出版商只关注畅销书,保护图书的多样性等等。但由于违背公平自由交易精神,也违背消费者追求更低价格的意愿,转售定价制度一直受到各方质疑,公平交易委员会也一直在讨论研究,希望通过对制度的灵活应用来平衡各方利益。

实际上目前amazon / hmv等网店的CD打折已经很普遍,只有书报杂志比较严格执行转让定价制度,但也有会员积分等曲线打折措施。根据公平交易委员会的官方解释,可直接用于之后消费的积分类优惠是违反转让定价制度的,然而从消费者权益的角度,委员会认可了这种现象的存在。其它得到认可的销售行为还有杂志的时限性定价和杂志订阅的折扣优惠等等。

顺带讲一下不受转售定价制度限制的图书。一般书店3个月没卖出的图书会向出版商退货,出版商将被退货的图书直接卖给二手书店,此时不必签订转售定价合同,而这些图书就变为“非转售商品”,书店可自由定价。此外,“共済組合”和“生活協同組合”(互助联合会之类的组织,具体情况太复杂我就不研究了><)不受转售定价制度约束,因此属于“生活協同組合”的“大学生協”在销售转售定价图书时也可以自由打折。

个人感觉日本的转售定价制度处在一个越来越暧昧的状态,但日本已经有了非常成熟的二手书市场,所以转售定价制度近期内可能不太会消失。

参考链接:

私的独占の禁止及び公正取引の確保に関する法律(第23条)
http://www.houko.com/00/01/S22/054.HTM#s6

再販売価格維持
http://ja.wikipedia.org/wiki/%E5%86%8D%E8%B2%A9%E5%A3%B2%E4%BE%A1%E6%A0%BC%E7%B6%AD%E6%8C%81

再販制度—日本書籍出版協会
http://www.jbpa.or.jp/resale/index.html

非再販本
http://www.knayuhi.com/business/a27-24.html

書店用語
http://www.booksaz.co.jp/bookdic/dic_03.htm

Fixed Book Price Agreement(包括各主要国家图书定价现状)
http://en.wikipedia.org/wiki/Fixed_Book_Price_Agreement

Resale price maintenance
http://en.wikipedia.org/wiki/Resale_price_maintenance

维持转售价格
http://wiki.mbalib.com/wiki/Resale_Price_Maintenance

转售价格维持的违法性与法律规制
http://wenku.baidu.com/view/ba0a7c83d4d8d15abe234e0e.html

参加国际书展前要做的六件事

撰文/姜汉忠

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举行了。书展之前发一些有关如何准备的文章,是业内一些媒体不可缺少的。我已经十一次参加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八次体验法兰克福图书博览会,准备方面有些体会写出来供同行们参考。     

我在准备国际书展的时候是虚实兼备,着重点往往是放在如何与外商有效沟通方面。原因很简单,我们做过生意的,最要紧的以及最不好做的就是沟通。一旦沟通问题解决好了,事情就办成了一大半,也就是事半功倍。正是这个原因,我在这个问题上常常是不惜花费巨额时间。在与外商沟通方面,我得所有准备工作都是围绕如何与外商进行长久合作进行的。换句话说,怎么有利于长久合作,我就怎么做。

 第一,书展前尽可能多地了解新朋友的背景情况和老朋友的最新进展。参加书展,我们总是要解释一些新客户、新朋友。当然,有些新客户是应约而来。对这样的客户,我们可以事先通过各种手段和渠道尽可能多地了解这个客户的情况,比如,如果是出版社,他们在哪些题材方面比较擅长,我们有哪些方面可以互补。还有与我约见的外方代表是个什么样的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脾气秉性如何等等。如果是老朋友、老客户,我们也不可掉以轻心,更应该细心准备,对方是有备而来,我们也要有备而去。我们重点是了解对方的最新情况,特别是对方最近取得的比较突出的成就。这样我们见面之后就有很多话可说。如果对方发现你对他的成就如此了解,接下来的实质性问题还有不好解决的道理吗?

第二,尽可能多地为老朋友创造一些与国内同行交流的机会,这样可以增进与老朋友的友谊。有一年,在北京书展之前,我联系一家报社专门书面采访了韩国的一位代理商。我还两次安排韩国的代理商和出版商与中国出版界的同行进行座谈。这样一来,相互之间可以有更的了解,同时也增进了彼此之间的友谊。这几年,每次北京国际书展以及图书订货会之前,我都会安排这种活动。我认为这也是准备工作中不可缺少的部份。这是因为,只有增进了解才能建立良好关系,只有建立起来良好关系,才能够进行持久的合作。与国外客户不在一个国家,平时见面的机会很少,所以北京书展就成了需要善加利用的良好机会,一个不可多得的天赐良机。

第三,书展之前,尽可能多地向老朋友通报我方的出版动向。特别是当我们有了适合对方需要的出版选题时,一定要让对方先了解情况。这样做既可以了解对方的反馈,又可以让对方感觉到我方对其十分重视。通报有关情况之后,我们可以根据对防反馈及时调整书展期间的推广重点以及推广方式。这等于让对方给我们当了一回顾问或者咨询师。前几年,我还利用国际书展之前的时间,将一些即将出版的图书的样章发给对方,看看对方有什么意见。由于我诚心诚意,我的国外朋友来了之后,对我们的参展图书常常提出一些坦率的意见。这对我们改进图书选题的设计以及制作有很大好处。

第四,安排好约见的时间,但是也要有应对不速之客的准备。书展之前安排好约见时间,是每一位参加书展的人都知道的。但是,不论如何巧妙安排,都会有意外发生——要么安排好的没有来,要么来洽谈的事先没安排。所以,要安排约见的时候要给自己一定的回旋余地。两次约见如果时间比较紧凑,就要在空间距离上近一些。这样一来即不耽误已经安排好的活动,又能照顾临时到访的客人,免得长途奔袭弄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人家一看就兴致就少了三分。我去年参加北京书展的时候就遇到过这种情况,由于我有充分的准备,因而我还能应付自如。我们可以利用两次会面的间隙招待临时到访的客人,以便进一步做好安排。不然的话,我们可能会失去不少合作的机会。

第五,准备好你的介绍信——名片。有些读者会觉得,这是一个小问题,不值得一提。其实不然。我在参加行业内的一些会议的时候经常碰到这样一个问题。当我向同行递出自己的名片时,对方很不自然地一笑,“名片用完了”。不论出于什么原因, “名片用完了”对于人与人交往是很不好的一件事情。我们为什么不多带一些名片呢?还有,有的人虽然带着名片,但是名片内容的安排也有一些问题。现在是信息社会,信息传播途径也很多,而互联网是一个非常有效的途径。名片印了不少头衔,但是却不印上自己出版社的网址。这就让人感到很奇怪。我对名片内容的设计很讲究,将我社网站的网址印在醒目的位置。我常说,不论走到哪里,片子不离身,片子就是名片。需要的时候,立即将名片递上。对了,顺便提醒一句,名片上的英文一定要搞好,要是弄出不伦不类的洋泾浜英文会让你减色不少,也可能让你“出师未捷身先死”——一看你名片就知道你英文不太灵光,从心理上人家会产生一些难以名状的变化。所以说,名片可以让人随时与人相识沟通,这应该是我们做版权的人应该具备的意识。    

最后,就是充分的精力和良好的面貌。参加书展,是我们与海外客户沟通的难得机会。此前除了做一些物质上和信息上的准备以外,精神饱满也是必须的,只有这样才会有一个良好的面貌。不仅如此,在展会上,要学会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注意搜集信息。对一个版权经历人来讲,参加书展任务是很重的。在这种情况下,更要讲究良好的精神状态。如果在客户面前,显出一副疲惫不堪的神态,问东答西,是非常让人扫兴的,也是非常忌讳的。所以,书展期间,穿着也是很讲究的,既不能有失礼仪,又不能弄得很累赘。我觉得,只要简洁大方就可以,这样更让人觉得你很干练,同时也有利于往返奔波。

除了以上讲的这些,还有很多需要准备的,比如书目、重点书介绍等等,不一而足。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日    

评日剧《白い巨塔》:从人物看故事

作者:Gustav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南唐后主李煜的墓地在哪里

相传,南唐后主李煜葬在洛阳邙山,就在今天的河南省洛阳市北。
在对李煜墓址的认定,徐炫在李煜的墓志铭中所明确记载的方位参照必须得考虑,或须以此为座标去寻找。
第一,葬于河南府某县某乡某里这证明是葬在了洛阳,洛阳当时是河南府,开封是京城;
第二,墓址位置参照的环境二室南峙,三川东注,瞻上阳之宫阙,望北邙之灵树。就是说在李煜的墓址上要能看到嵩山,看到河洛川地,看到上阳宫的建筑,看到北邙山上的树。应该说具备了这些条件才有可能是李煜墓的地方。
为什么今天人们要在后李村一带寻找,这是因为民间一代代的相传李煜墓就在这里。后李村的由来也与李煜不无关系。一是认为从方位上讲,后李是在李煜墓群(李煜不单是他一个人葬在北邙山上,后来的他的孙子等也伴他葬在一块,实际上形成了李姓众多前人的墓地。)的后边,即北边(前朱雀后玄武,朱雀在南也叫南朱雀,玄武在北也叫北玄武。),所以后李村叫后李;
二是认为从时间与辈份上讲。后李村(边上是前李)人多以李姓,相传是李煜后人(也有攀附之嫌),所以叫后李。在后李村的西边是周寨村(左青龙右白虎,左为东为上,右为西为下。李在东边周在西边)。这是因最后与李煜葬在一块的是他情真意切的爱妃小周后周薇。为记念她而命的村名。再者这一带正好在视线上与上阳宫成直线,东南可看到太室、少室山和河洛川地,也可看到上阳宫,更是处在北邙山之阳坡前山上,可望邙山灵树。这些因素皆都与徐铉在李煜墓志铭中的所记相吻合。

评《嫌われ松子の一生》:一生荒废,哀愁如我

来自: jessiestone (a moral life.)

看这部电影我基本在痛哭流涕。很久以来观影都已经没有感觉了,今天算是好好地痛哭了一把。

片子确实是心理分析的好材料,有一些对松子人格的很好的分析,比如这篇。
http://movie.douban.com/review/1264413/
很多人也都已经看出来了,松子一生故事的源头皆在于她与父亲的关系。而我则忍不住要对此说几句。

很多人一辈子也走不出原生的家庭,松子也是如此,曾经成长的那个地方是那么地重要啊!她老了的时候就搬去了这样的一条河边,看上去很像家乡的荒川,然后每天坐在那儿,回忆着无休止的过往。
中国人说“逝者如斯夫”,河流在任何的意象里都是流逝如同时间,“荒川”的名字正如枯坐的松子,一生荒废,哀愁如我。

男人,我们先不谈男人,因为既然一切都与童年有关,那就先讲童年。

在原生的家庭里,有这样几个人物,父亲,松子,弟弟,妹妹,母亲。
与很多父权至上、男性主义的家庭一样,在松子的家里,父亲是主导和中心,所有的重大的决策都是由他做出。而家庭单位中另一个最重要的角色,母亲,很遗憾,是个几乎没有分量感的人物。中国和日本,东亚的很多国家,传统上都是这样的家庭。
心理学家们说,在一个家庭之中父亲和母亲最为重要,他们之间、他们与异性或同性子女之间任何的不平衡,都会影响子女的未来一生的人格和心理。
存在感微弱的母亲使得父亲的角色更为突出,这样的失衡造成诸多问题。

对于与母亲同性的松子来说,她习惯于忽视母亲,或曰女性角色对她来说并不重要,她不能从心底认同母亲,其实也就是不能从心底认同自己的女性身份,不能认为这种身份是值得尊敬的,是可爱的,是有价值的,或者更彻底来说,她自己是有价值的。
另一方面,父亲的光芒则被过度放大,他是她世界里的神,是她的一切,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为了得到他的爱。如果父亲爱她,她也许会非常享受这种爱,以至于或者成年之后仍然对父亲或类似的男性有深切的依恋,或者会因独占了父亲而对母亲怀有愧疚,从而在******关系上极为保守。如果父亲不爱她,正如电影所言,松子会更加想要得到这种爱,以至于她成年之后一直不断地寻求来自各种男性的爱。父亲爱或不爱她,这是一个无论如何都会出错的道路,根本原因在于父亲和母亲的关系存在问题,由于他们的角色失衡,子女就像处于夹缝之中的孩子,无论如何也无法正确起来,幸福起来。

松子的父亲对自己的妻子没有完满的******,那他的爱投向了哪里呢?电影里出现了另一个让松子纠结了一生的角色,那就是她的妹妹。
妹妹与松子同是女性,妹妹可以说与松子处于同样的位置。不同的是妹妹得到了父亲的爱,而松子没有,妹妹是被父亲宠爱的女儿,而松子则是那个接过父亲重重的公文包、目送父亲直上楼梯探望妹妹的人。
既然妹妹与自己处于同样的身份,为什么妹妹可以得到爱,而松子不可以?所以松子,本来可以像爱自己一样爱妹妹的人,发现这个躺在那儿什么也不用做就可以轻易获得那个男人的爱的女孩,是那么的可恶。
家庭中的同性是这样有趣,他们之间有一种共生的关系,尤其是子女同性,他们或者她们,要么是像照到镜子一样深爱彼此,要么是像看到竞争者一样憎恶对方。姐妹之间相爱的也有,看到对方就像看到自己身上最讨厌的部分的也有,而更常见的可能是这两种感情同时存在。
松子的确是,她给妹妹讲自己的约会事件时,显然主要是爱的力量,而后来多年来竞争失利的力量占据主导,以至于有那么一下她是那么地恨她!

片中其实还有一个角色,个人认为也非常有意义,那就是松子的弟弟(香川照之饰),也就是笙(瑛太饰)的父亲。这个人物在过去的叙述和现在的铺展之中都有出现,甚至,他根本是连接这两者的线索——是他来到东京瑛太的寓所,告诉吉它蒙灰的儿子你的姑姑去世了,你去收拾她的房间,这才通过瑛太的调查引出了松子的一生。
人们常说俄狄浦斯情节,而我已经提到家庭中的同性是一种共生关系,其实常说的父子间冲突,搞不好跟父子和谐是同一种东西,至少我这么觉得。
儿子如果想要感到自己存在,必然在家庭中会碰到父亲这个像铜墙一样的人物,在他的面前儿子是不是会感到自己有一点无能为力呢?如果说对父亲叛逆、与父亲起冲突是一种自我存在的证明,那么其实变成像父亲一样的人,也是一种让自己存在的方式吧?
父亲很强大 → 我不承认他强大 → 我强大
父亲很强大 → 我和他一样 → 我强大
以上虽然是心理学的常论,对于我个人来说仍是一种揣测,毕竟我不曾做过儿子,大概是这样吧?
其实我只是想说,松子的弟弟变成了松子的父亲。
他见她的2次,一次告诉她父亲死了并与之断绝了家人关系,一次告诉她妹妹死了并把她遣返车站。他俨然已经成了家里的家长,拥有生杀予夺的大权,对这个不体面的姐姐完全有处置的力量。甚至,断绝关系的那次,地点正是松子小时候与父亲拥有“独处”的“美好时光”的游乐场,这可以视作松子对家庭关系仍拥有最美好的记忆和最大的渴望,也可以视作她对这个俨然家长的弟弟怀有对父亲一样的热情。旋转木马转啊转,一切是那么地童话和梦幻,这个男人在身边啊,我希望他爱我。

总结一下,首先,松子是一个 爱男人的女人 + 排斥女人的女人。
爱男人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排斥女人是怎么回事?其实与母亲和妹妹的关系已经很能说明问题,或者再根本一点,这与爱男人是一回事。
有些女人,心里面是没有女人的。松子只有一个好姐妹,而她在与男人的关系中赶走了她。这样的女人,是为了与男人的爱而存在的,她因此极度性感,因为她就是爱!
而我有时会想她是真的爱他吗?在她不能理解自己生命的本源的时候,没有看到自己的觉醒的时候,她爱的是那个人吗?亦或她爱的只是“爱”,只是一个肩负头衔的对象,一种关系?

其次,松子一直不懂,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她以为只要用力就可以被爱,但她不明白的是,爱一个人的时候为什么会这样疼痛?
为什么?nang de...
片中很多次,她都这样问着。她显然,不能很好地衡量自己与男人的关系,她怎么能呢,她在童年的时候,就不能衡量自己与父亲的关系,常常被他弄得一塌糊涂呢!

三者,松子有比较严重的分离创伤。当她要求龙洋一(成年,伊势谷友介饰)不断地对她说“不离开你”,并且对自己心理暗示道“比起孤零零一个人总要强些”的时候,这一点非常明显。这当然是因为小时候父亲没有给她应得的爱,又随着每一次被男人的抛弃而不断加重。
人们说DV(domestic violence家庭暴力,非digital video数码摄像机...)受害者常常很难由外界做出援救,因为受害者本身对这种关系有很强的依附。我想根源在于,既然关系的形成是一种双方的行为,那么DV关系其实是一种受害者和施害者双方都在某种程度上给予自觉或不自觉的认可的关系,不管是类似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认可也好,还是如同松子这般因为极度渴求关系而决定忍耐暴力也好,其实受害者在这种关系中也获得了某种满足。
其实作家八女川(宫藤官九郎饰)殴打松子的时候,我确实在那一刹想起了另一部日本影视《最后的朋友》之长泽雅美和锦户亮。附带说一句《最后的朋友》确实值得一看。
anyway,松子之所以不能离开她那一个又一个暴力的男友,基本上是:
分离创伤 → 渴求关系 → 选择可以给她这种强烈关系的男人 → 这种男人常常也有自己的问题 → 她害怕分离 → 她忍耐和付出 → 关系破裂 → 分离创伤进一步加剧 → 她更加渴望关系 → 再次寻求 → 力气用尽 → 绝望。

最后,本片的最终主题是回归。
o ga ya li。欢迎回家。ta da yi ma。我回来了。
片中松子多次说到这两句,在迎接男人回家时,或在自己回到独居的寓所时。
其实松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回到融洽的、被爱的家庭之中,她这样努力着。所以,o ga ya li。欢迎回家。ta da yi ma。我回来了。
其实应该是另外一个顺序,ta da yi ma,我回来了 → o ga ya li,欢迎回家。但松子似乎没有什么这样的机会,无论是作为被欢迎的那个,还是作为欢迎的那个。
其实这是松子在成人的关系中模拟儿时的愿望,而在原生的家庭中,虽然那么多年都是被打击和被排斥,但后来,她离家那么多年之后,那个家庭曾经也出现了与她和解和接受的迹象。
她偷偷回家,看到父亲灵坛前的日记,自她离家后父亲每天写下的最后一句话都是关于松子,这一刻曾经的伤口有没有被一片迟到的手掌抚摸到呢?妹妹发现到她回来了,向她表达感情,而她因为难以接受而匆忙逃走了,这其实是一次很好的和解的机会,是松子人生得到拯救的一次机会,但是很遗憾,对于松子来说,太难面对的事情,太难和解。
也许真正与妹妹的缓和,在于得知她死去的那次,“姐姐,你回来了”,松子捂住了脸,终于哭了起来。
也许伤痛太沉重了,错误也太多了,即便多年后家人表达了接受,松子也难以回去了。松子就这样死去了。
死去之后,当镜头像蝴蝶一样穿过花丛和草地,又飞过波光粼粼的水面,直到夕阳西下无限温暖的记忆,人生的一幕幕闪过直至童年,在过去每晚家人们食用晚餐的榻榻米,父亲和弟弟都转过头注视着,松子走向旁边向上的楼梯,楼梯上是妹妹的房间——松子美丽的声音唱起她儿时就在唱的童谣,她一步步向上走向那有很多光的地方,而父亲、弟弟、生命中一个个伤害过或爱过她的男人也一起随她歌唱——这真是终极的宽容、仁慈、和神性的爱!松子边唱边步上楼梯,她是在走入天国吧!
这就是回归。

另外,关于结尾的这个处理,我以为是相当不错的。曾经有抹大拿的玛利亚,或圣ji之说,人来到世上为了一遭修炼,松子在其痛苦而似乎不怎么光彩的一生,尽她所能地向男人们施与过爱(不论这爱的性质是什么),她被侮辱、被遗忘、被蔑视,而每个人,祝你们都幸福,不论你们是怎样的男人,或怎样的女人,或怎样的男男女女。
如果有兴趣,其实可以讨论一下本片里的宗教因素。

再另外,虽然片子主要集中描写个人的人生,以至于似乎跟世界没什么关系,这部电影里其实有非常强烈的社会压抑。多处使用的电视节目这种大众传媒,或作为背景陈设,或作为剪辑穿插进来的画面,都不失时宜地传达着某种信息。甚至一些人物,比如龙洋一的人生轨迹,在我看来有着极强烈的社会印记。日本乃至东亚社会的压抑,我个人时常能够感受得到。

再再另外,因为内容太震撼了,大家谈论的时候大多集中在了故事和人物身上,而电影制作的技术就被忽略了,很可惜。其实这是一部从制作上来说也非常优秀的电影啊。zan ni dei si。

再再再另外,本片的卡司和音乐什么的也非常优秀啊。
卡司很强大,柴崎幸和谷原章介我是看到了,土屋安娜是在哪个地方啊?武田真治?苍井空?
音乐也非常棒,单独拿出来听都很好听,何况跟剧情搭配得丝丝入扣。有趣的是在监狱的那一场,用的是西方的歌舞片套路,用节奏化和编排化的动作和演唱达到很强的叙事效果,因为在我们这几国的电影中非常少见,所以看上去很有新意。惭愧,导演中岛哲也惯用的手法我并不了解,他的电影我只看了这一部,曾经看到《下妻物语》充满蕾丝的封面就自动跳过了……所以不知道这段歌舞是他自己学过去的,还是因为剧组中有外国人成员?在看到片头制片公司有这个amuse soft entertainment的时候,我就怀疑有合作背景,这个公司怎么看上去那么像美国的amuse entertainment,两者是有关系的吧?但是至少可以确定的是,原创音乐是个老外……

以上是关于电影的部分。

几年前刚得知这部电影的时候就很想观看。有个朋友还问我为什么被这个电影吸引,我说它讲的什么我不知道,但只是名字就牢牢地抓住了我。我是说,中文名。

被。被嫌弃。被嫌弃的松子。一生。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今天突然想起来要看的时候,竟然记成了“被嫌弃的金子的一生”。
这是什么,《亲切的金子》吗?
还是“金”让我觉得更亲切?

哭得我脑仁疼。

看部电影有这么强烈的回应,肯定有个人的投射包含其内。这个我心里倒是非常清楚。

哦,菲菲: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 Four Weddings and a Funeral (1994)影评

来自: 上帝在高处吸烟 (上帝他沉默无言)

           她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他,多年后清楚地记得当时的场景。她对查尔斯说,在拥挤的房间里,或者是在草坪上。
   第一眼,从看到他,她眼中就只有他。
  
   他们后来成了好友,这里面有多少她的苦心经营不得而知,死党一群,各具形态,一起赶一场又一场的婚礼。然而不管婚礼多么纷乱复杂,她总能看得到查尔斯的一举一动,她说:那个美国女子是个slut,只结交特炫的人,你没份。但是她知道这阻挡不了他迈向艳遇的脚步,她看过很多次了,查尔斯的数个前女友,她看他一次次堕入情网,一次次离开,看那个“duck face”在查尔斯面前哭泣,她在心里说,也许,做朋友也好,做朋友起码不会被抛弃。
  
   她也遭遇着单身可能有的尴尬,那个邻座太太直接问她,你结婚了吗?得到否定答案之后又问,你是同性恋吗?这次的问题更让人大跌眼镜,对方说,这总比说,哦,亲爱的,还没遇到中意的人哪?要有趣得多。
   那个邻座的太太,大概也是厌倦了婚礼上的你来我往令人瞌睡的客套,故作惊人语,然而,她没想到还有一种情形。
   菲说,其实我有中意的人,一直有,只是,他不爱我。
  
   菲知道查尔斯喜欢谁,没有谁比她更清楚,她甚至比查尔斯自己还要知道,她看他在凯莉的婚礼上失神,她把下巴枕在他肩上,用老朋友的熟稔贴心,轻轻问他。
  为了把自己从失落中打捞出来,他故作轻松地反问她是否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菲说,找到了,我爱一个家伙很久了。就是你。
   起初的愣怔和随后的沉默,说明了一切。
   菲转身,走进房间。她原来就知道可能性渺茫,这次,这个不可能结结实实落到了地面上。
   查尔斯,真的很君子亦很聪明,他没说,我从没往这方面想过,我一直把你当好朋友……他没说多余的话,只是端着酒杯站在那儿。沉默其实就是最好的尊重,不说什么,反而比一切话语都更体贴。
   菲菲,她更是好样的,她瞬间就释然了,她反而去安慰查尔斯,这就是生活,没什么大不了,做朋友不错,朋友也很重要。
   查尔斯去握她的手,他说,这不容易,是吗?
   菲说,忘了这事吧。
   她马上就注意到了门边的马修,扬声问盖瑞在哪里。只一句一声,马上又重回了好朋友的状态。
  
   她多么洒脱,转身多么漂亮,没有哭泣,没有拖泥带水,知道一种限制,也尊重这种限制,当返身时,并没有失去什么。得不到就是得不到,命中无时莫强求。
   查尔斯也是聪明的,他也洒脱大方,他给不出对等的情感,也绝不玩什么暧昧。他们如此心照不宣。还是好友,丝毫不避嫌,也不用刻意保持距离,在盖瑞的葬礼上,他依然如前,坐在她身边,揽住她的肩膀,这亲密的分担,不是爱情,但也情意绵长。
  
   第四个婚礼,狡猾的编剧故意给大家一个悬念,让观众猜,是不是他俩。
   如果是他俩,查尔斯反而不好意思最后悔婚,他无法对菲这么做,她对他一直有情有义,他也得回桃报李。
   最爱的人要结婚了,菲菲,一改以往风格,穿上了鲜明亮丽的礼服,她说,我也要放手去找真爱了。这话,给了查尔斯多么大的心理安慰。这姿态真是太优美:自己心里放不放得下是自己的事,一定要让自己所爱的人感觉轻松。
  给查尔斯的那颊上一吻,多么大方,多么温暖。
  
   这个故事里,菲奥娜不是主角,很容易被观众忽略,可是,在查尔斯心里,这个朋友,是无法忽略的。讲故事的人,一定也是敬爱着菲菲的,所以,给她这么优美洒脱的举止,这么从容可爱的态度。
   她的爱,单纯透明,无怨无尤,如同细雨,如同和风,如同英伦四月天。
   所以当婚礼前他们拥抱时,查尔斯一定会在心里说:
   哦,菲菲,有你真好!

鹅妈妈及西方几个流传甚广的恐怖童谣!

鹅妈妈的起源[1916-1966]
虽然诗是像葡萄干布丁一样的英国名字,但实际上创作方法是其他国家传到英国的。 这些民间故事在 1697 年被叫做 "Contes de 妈 m è 关于 l'Oye" 或 " 母亲鹅的故事," 且出现在短的吹牛大话或故事中。 这些故事在 1729 年被转变为英国语。但是在那之后不久, 当约翰(可以称得上是鹅妈妈童谣的创作人) 和他的公司已经发现出版这种书是有利润的时候,他们决定出版收录这些传统诗的书。 他们给鹅妈妈童谣的曲子起一些适当而又无意义的名字。 这个 1791年的Newbery(约翰的姓) 版本是最早的《鹅妈妈童谣》。它包含了五十二首诗,每首诗由一个有趣但是又不恰当的故事组成, 和每首以一个例子说明。
知名的「玛丽有一只小羊」、「伦敦铁桥倒下来」等童谣,就是所谓的鹅妈妈童谣。鹅妈妈童谣随著时间经过,内容不断扩大,包涵数百首童谣。而童谣中又为何会有血腥、残酷的句子呢?这可能就要从鹅妈妈童谣的时代背景来看了。
起源
鹅妈妈童谣确实的流传时间,至今尚无定论。大抵广为人知是在十八世纪,不过也有十四世纪就出现的说法。因为大部份的歌词为了顺口的缘故,句末都会押韵,而有些字随著时代不同会有不同发音。所以有人发现,某某歌的歌词如果要押韵的话,应该用十四世纪的发音才对,因此就有从十四世纪开始流传的说法。
时代背景
就十八世纪而言,英国发生了工业革命。促使资本主义产生,进而令无产阶级发达。包括新阶级的形成、失业问题、劳工问题、人口问题(如何增加粮食以解决民食)等。使得大多数的人民成了资本主义的工具和牺牲品。他们生活在肮脏破烂的贫民窟中,时时受到生产过剩而导致的失业威胁。
例如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灰姑娘″,可能对后母与坏姊姊都相当深恶痛绝,然而,试想,在一个贫穷的家庭,如果又要养育一堆孩子的话,情非得已的后母对自己的孩子偏心一点也无可厚非吧?这时候或许就会牺牲掉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
令一方面,东、西方对死亡的态度不同,东方人非常避讳谈到「死」这个字眼或相关话题;西方人则不然,尤其对於不知死亡为何物的儿童而言,可说是童言无忌。
下面就是内容比较血腥,怪异及残酷的部分鹅妈妈童谣——
Humpty Dumpty
Humpty Dumpty sat on a wall,
Humpty Dumpty had a great fall.
All the king's horses,
And all the king's men,
Couldn't put Humpty together again.

蛋在悬崖上孵着
孵着孵着,掉了下来
就算聚集了国王所有的马
就算聚集了国王所有的臣子
蛋也不能再恢复原来的样子

备注:收录在《少年孵化的声音》的扉页中。
Humpty-dumpty 是蛋的意思。字典里解释为胖矮人,为蛋拟人化的称呼,出自英国童谣,其实也就是出自这里吧。
When a good King Arthur rule this land

When good King Arthur ruled this land,
He was a goodly king;
He stole three pecks of barley-meal
To make a bag-pudding.
当亚瑟王治理这片土地的时候
他是一位伟大的王
他偷了三袋麦片
为了做一个大布丁
A bag-pudding the king did make,
And stuffed it well with plums;
And in it put great lumps of fat,
As big as my two thumbs.
这个王做的布丁
放进许多葡萄干
还放进了一块大奶油
就像我的两个拇指那么大

The king and queen did eat thereof,
And noblemen beside;
And what they could not eat that night,
The queen next morning fried.
国王和皇后吃了布丁
身边的贵族们也吃了
那天晚上他们什么也没吃
第二天早上皇后被油煎了

备注:出自《少年的孵化之音》-《布丁小姐的悲剧》
世上留传著许多关于亚瑟王的精彩故事,以及英勇的圆桌武士的传奇。 他大约是在一千五百年前统治英国,打了许多场胜仗。但历史上是否存在这位王还有待查证。这首关于亚瑟王的童谣揭示了古代王族中的残忍吧。
Sing a song of six pences
Sing a song of sixpence,
A pocket full of rye;
Four and twenty blackbirds,
Baked in a pie.

When the pie was opened,
The birds began to sing;
Was not that a dainty dish,
To set before the king ?

The king was in his counting-house,
Counting out his money;
The queen was in the parlour,
Eating bread and honey.

The maid was in the garden,
Hanging out the clothes,
There came a little blackbird,
And snapped off her nose.

唱一首六便士之歌,
袋子里装满黑麦;
二十四只黑画眉,
被放在派里面烤!

当派被剥开,
画眉开始唱歌;
那可不是放在国王桌前,
十分可口的一餐吗?

国王在帐房数钱;
王后在客厅吃面包蜂蜜。
女仆在花园晒衣;
一只黑画眉飞来,
啄走了她的鼻子。

备注: 出自<God Child vol.2> - Bloodberry jam

这首童谣大约是17世纪中叶在民间出现,但在更早些时候似乎就有了迹象,在莎士比亚的〈第12夜〉中有这样的一句话:Come on, there is sixpence for you; let's have a song. 1614年,在包蒙(Beaumont 1584-1616)和佛勒契(John Fletcher 1579-1625)合作的一部作品中有这样的一句:Whoa, here's a stir now! Sing a song of sixpence!

在这首童谣中,皇帝指的是英国都铎王朝的第二代国王亨利八世(HenryⅧ,1509-1547),他的残暴乖戾在历代君主中是很突出的,拥有6位妻子并处决了2位而闻名。童谣中的女王指的是凯瑟琳(Catherine of Aragon),她是西班牙阿拉贡国王斐迪南二世的女儿,曾经是亨利七世的妻子,亨利八世的第一任妻子,但是由于她没有为亨利生下皇子,渐渐导致亨利对她的冷淡,但又由于教会的原因使之迟迟不能废后。“皇后在大厅里吃着面包和蜂蜜”这句算是隐射了当时凯瑟琳被冷落的情形吧。在那时亨利看中了安妮·博林(Anne Boleyn, 1507?--1516),她是托马斯·博林爵士和伊丽莎白·霍华德郡主的小女儿,也就是他的第2任妻子--童谣中的那个侍女。然而她也没有为亨利生下儿子,又由于她天生的生理缺陷和一些政治因素,安妮被控告与5个男人通奸,其中包括与她的亲兄弟乔治•伯林通奸——乱伦的罪行被关进伦敦塔,随后于1536年5月19日被处决,成为第一个被处决的王后。这也就是“来了只小黑鸫突然啄了下她的鼻子”的来历吧。童谣中的“派”和“24只黑鸫”分别是指格拉斯顿堡的管理人,和他所赠送给亨利八世的圣诞礼物

Crooked man
There was a crooked man,
and he walked a crooked mile,
He found a crooked sixpence
against a crooked stile;
He bought a crooked cat,
which caught a crooked mouse,
And they all lived together in a little crooked house.
有个性格扭曲的男人
走在一条长一里的扭曲的路上
手里那着扭曲的六便士
踏在扭曲的台阶上
他买了一只扭曲的猫
猫捉了一只扭曲的老鼠
他们一起住在扭曲的小房子里

 

备注: 出自<God Child vol.1> - The Little Crooked House
因为扭曲的爱成为了扭曲的人,然后住在了一栋扭曲的房子里。因为不想要失去,所以杀了她,做成人偶。扭曲的心灵,扭曲的孩子。童谣和漫画的意境真是配合的好啊!
经常被用在电影等当中,Mother Goose中的一首。因为是童谣,为了求压韵而玩了不少文字游戏,所以很多文字是无意义的。

Little Miss Muffet
Little Miss Muffet
Sat on a tuffet,
Eating her curds and whey;
There came a big spider,
Who sat down beside her
And frightened Miss Muffet away
小玛菲特小姐
坐在垫子上
吃着乳酪
然后来了一只蜘蛛
坐在她旁边
吓跑了玛菲特小姐

备注: 出自 <God Child vol.3> - <Little Miss Muffet>

我是个人偶娃娃......
女孩给我穿上漂亮的衣服。男孩把送给女孩的花环给我带上。我就看着他们长大,恋爱,结婚......
后来,女孩把男孩杀了......埋在樱花树下。这个秘密,只有我知道......
我坐在樱花树下等女孩回来,一坐,便是千年........
Georgie Porgie
Georgie Porgie,
pudding and pie,
Kissed the girls and made them cry;
When the boys came out to play,
Georgie Porgie ran away. 乔治•珀治
布丁和派
亲吻女孩惹她们哭
男孩们来了
乔治•珀治就跑了

备注: 出自 <God Child vol.2> - Bloodyberry Jam

Baa, Baa, Black sheep
Baa, baa, black sheep,
Have you any wool ?
Yes, sir, yes, sir,
Three bags full;
One for the master,
And one for the dame,
And one for the little boy
Who lives down the lane.
咩,咩,黑羊啊
你有羊毛吗?
是的,先生。是的,先生
三袋满满的
一袋给男主人
一袋给女主人
还有一袋给那个
住在街尾的小男孩
备注: 出自<God Child vol.1> - Black Sheep
在最早的时候,最后一句是:什么都没有给小男孩。童谣里“master”指的是国王,“dame”指的是贵族,“little boy”即是最底层的平民。揭示了上流社会的有钱人对底层人的压迫和榨取。

What are little boys made of ?
What are little boys made of ?Frogs and snails
And puppy-dogs' tails,
小男孩是由什么做的?
青蛙和蜗牛
还有小狗的尾巴
What are little girls made of ?
Suger and spice
And all that's nice, 小女孩是由什么做的?
糖和香料
都是那么的美好呀
备注:出自<God Child vol.4> - Bloody Maria
这是吉倍尔医生回忆小时候时出现的。放在这章里的具体用意觉得很隐晦。小男孩是由什么做的?好象就是在质问吉倍尔的存在一样。

Lizzie Borden

Lizzie Borden took an axe,
Hit her father forty whacks.
When she saw what she had done,
She hit her mother forty-one.
丽兹玻顿拿起斧头,
砍了爸爸四十下。
当她意识到她做了甚麼,
她砍她妈妈四十一下
备注: 出自〈少年的孵化之音〉- 布丁小姐的悲剧

一个女孩如此拭杀父母的事是真实存在的。1893年美国的麻萨诸塞州,32岁的里兹•波顿在家中拿起斧头杀害了自己的父亲和继母,手段残忍。在19世纪的美国引起轩然大波。如今事发的那间屋子成为了博物馆,而里兹杀人事件到现在还是研究的对象,还被拍成电影等。在网上可以找到不少相关的资料。
安妮在《天遣女王》里,简克宝贝劈死自己父亲的时候,引用了这个典故——源于十九世纪轰动美国麻省的凶杀案。莉兹·玻顿并非与简克宝贝同年龄的小女孩,凶杀案发生时她已30岁。1892年8月4日中午,莉兹·玻顿叫唤她的邻居说,她的父亲被杀了,警察到来时,发现她的母亲也死了。母亲被斧子砍了18下,父亲被砍了10下。消息立即被传开了,媒体认为莉兹本人极有谋杀嫌疑。然而次年六月,法庭宣判莉兹无罪。此后,她的故事广为流传,被写成了小说,芭蕾,百老汇,歌剧。最后是日本的教科书将她的童谣作为鹅妈妈童话收录的。

Solomon Grundy
Solomon Grundy,
Born on a Monday,
Christened on Tuesday,
Married on Wednesday,
Took ill on Thursday,
Worse on Friday,
Died on Saturday,
Buried on Sunday.
This is the end
Of Solomon Grundy.
所罗门格兰德
在星期一出生
在星期二受洗
在星期三结婚
在星期四生病
在星期五病危
在星期六死亡
在星期天焚尸
这就是
所罗门格兰德的最后

备注: 出自<God Child vol 5> - 周日的所罗门格兰德
这个算是<God Child>里的一个特别短篇。这首童谣我自己是很喜欢啦。把人的一生所会经历到的事融汇在这个短短的童谣里——一个星期里的7天。后来想到也看到过类似的诗歌,就是用一个星期来描述一桩事的,那个格式就是源自于此吧。

There was an old man

There was an old man
And he had a calf
And that's half
从前有个老人
他养了一头小牛
现在说到一半
He took him out of the stall
And put his on the wall
And that's all
老人把小牛带出牛舍
再把它系在墙上
这就是全部

备注 : 出自<Mad tea party>
<Scold's Bridle>
<Zigeunerweisen>
<Mortician's daughter>
<Little Miss Muffet>
<Bloody Maria>
<Castrato>
<ユダの接吻>
<エディプスの刃>
<Misericorde>

每一章的最后一句"And that's all"出自于此

Simple Simon
Simple Simon met a pieman
Going to the fair;
Says Simple Simon to the pieman,
"Let me taste your ware."
无知的西蒙遇见一个卖派的商人
正要赶往集市
无知的西蒙对卖派的商人说:
“让我尝尝你的派吧 ”
Says the pieman to Simple Simon,
"Show me first your penny."
Says Simple Simon to the pieman,
"Indeed I have not any."
商人对无知的西蒙说:
“先让我看看你的便士吧”
无知的西蒙对商人说:
“其实我一分也没有”
He went to catch a dickey bird,
And thought he could not fail,
Because he'd got a little salt,
To put upon his tail.
他去抓小鸟
认为自己不会失败
因为他有一把盐
撒在它的尾巴上
He went to take a bird's nest,
Was built upon a bough;
The branch gave way and Simon fell
Into a dirty slough.
他去取小鸟的窝
那个筑在一根大树枝上的鸟窝
树枝断了,无知的西蒙掉下来
落在脏脏的泥沼里
He went to shoot a wild duck,
But wild duck flew away;
Say Simon, I can't hit him,
Because he will not stay."
他去打野鸭
但是野鸭飞走了
西蒙说,我打不中它
因为他不呆在那里
Simple Simon went a-fishing,
For to catch a whale;
All the water he had got
Was in his mother's pail.
无知的西蒙去钓鱼
想要钓一条鲸鱼
然而他所有的水
都在他*的水桶里
Simple Simon went a-hunting,
For to catch a hare;
He rode an ass about the streets,
But couldn't find one there.
无知的西蒙去打猎
想要打中一只野兔
他骑着驴穿过街道
那里找不到一只野兔
He went for to eat honey,
Out of the mustard pot;
He bit his tongue until he cried,
That was all the good he got.
他去吃蜂蜜
从一只餐桌上的芥末罐子
他咬着自己的舌头直到哭出来
这就是他吃到的全部
He went to ride a spotted cow
That had a little calf;
She threw him down upon the ground,
Which made the people laugh.
他去骑头花斑牛
可母牛还有头小牛
母牛甩他在地上
惹的人们笑哈哈
Once Simon made a great snowball,
And brought it in to roast;
He laid it down before the fire,
And soon the ball was lost.
一次西蒙做了个大雪球
把它带回来烤一烤
把它放在火前面
雪球一会儿不见了
He went to slide upon the ice
Before the ice would bear;
Then he plunged in above his knees,
Which made poor Simon stare.
他到冰上去滑冰
在冰还能支撑前
然后他把膝盖插到冰里面
可怜的西蒙睁大了眼
He washed himself with blacking ball,
Because he had no soap;
Then said unto his mother,
"I'm a beauty now, I hope."
他用黑色的鞋油来洗澡
因为他没有肥皂
然后他对妈妈说:
“我想现在自己很漂亮吧”
Simple Simon went to look
If plums grew on a thistle;
He pricked his fingers very much,
Which made poor Simon whistle.
无知的西蒙去赏花
李子长在蓟上
手被刺伤了好几次
可怜的西蒙大叫着
He went for water in a sieve,
But soon it all ran through.
And now poor Simple Simon
Bids you all adieu.
他坐在笼子里到了水里
但是很快就沉了下去
可怜而又无知的西蒙啊
永远地再见了

备注: 出自<God Child vol.8> - Godless

最后一章的最后一句"Bids you all adieu"因该就是出自这首童谣吧。"Bids you all adieu"可以理解为“永别”的意思。“bid"是在这里是“吩咐,告诉”的意思。"adieu"是从法语衍生而来的。"adieu"是“再见,辞别”的意思。从中古英语"adew"变化而来,这个词又是从古代法语"adieu"(à + dieu)来的,意义为“献身于神”,"dieu"是“神”的意思。综合起来看,就可以理解为“永别”的意思了。哎……也就是说该隐的故事再也不会有了,那是最终的了。他带着优雅的微笑,Bids you all adieu.

My mother has killed me,
My father is eating me,
My brothers and sisters sit under the table,
Picking up my bones,
And they bury them under the cold marble stones.
我的妈妈杀了我,
我的爸爸在吃我,
我的兄弟和我的姊妹坐在餐桌底,
捡起我的骨头,埋了它们,
埋到冰冷的石碑下。

这是一个扭曲到极至的童话里面的一段歌...剧情大约是这样:

有个男的,他有个儿子.有一天,孩子的妈妈死了,她下葬之后,一家人在她的墓上种了一棵杜松树.
之后的日子里,那个孩子便经常为他的妈妈扫墓,并对着杜松树祈祷.
不过,在别人的催促下,他的父亲终于又取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有个女儿,但她对两个孩子都像自己亲生的一样.
然而,以前的那个男孩并不喜欢她.于是,她渐渐地讨厌起这个孩子来了.
有一天,两个孩子正在屋里完捉迷藏.后母把小男孩叫来,对他说:
"壁橱里有个苹果,你去把它拿出来吃了吧."
于是小男孩满心欢喜地跑到壁橱寻找苹果.后母提着她刚磨好的斧子站在了他的身后,然后,她挥动斧子,男孩的头滚了下来.
后母冷静地呼吸着,她从没想到杀人居然这么简单.她把男孩的尸体拣起来,准备拿它去做当天的肉汤.但那女孩子目睹了这一切,吓得不敢出声.
那个男人回来之后,后母便把烧好的肉汤乘给他.
"今天的肉好嫩啊!对了,怎么不见儿子呢?"他问
"大约是在朋友家玩吧."后母不动声色地回答.
这时,女孩正躲在桌子底下.捡着哥哥的骨头.
父亲吃完,又出去工作了.后母回去洗盘子.而女孩拿着哥哥的一包骨头,哭着将它埋在杜松树下.
这是,杜松树忽然发出了火焰一样的光芒,树枝像手一样拍打着,树的中心飞出了一只美丽的鸟儿,唱着一首动听而奇怪的歌(就是上面那首).
鸟儿飞到金匠家拿了一串金链子,到鞋匠家拿了一双皮鞋,又到磨坊把一个磨盘套在脖子上(这些都是他唱那首歌换来的...),然后他又飞回了家.把金链子给了父亲,把皮鞋给了妹妹,最后,他飞到了后母身边.
后母一听他唱着的歌就吓的瘫软了.他于是将脖子上的磨盘丢下来,把后母砸死了(..)
鸟儿重新变成了小男孩.他收拾起后母的尸骨,拿它去烧了另一锅肉汤.
父亲回到家,尝着肉汤,不满的说:
"今天的肉汤怎么这么老?对了,怎么不见你们的妈妈呢?"
"大约是到亲戚家探望去了."小男孩回答...
谁杀了知更鸟?
是我,麻雀说,
用我的弓和箭,
我杀了知更鸟。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苍蝇说,
用我的小眼睛,
我看见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鱼说,
用我的小碟子,
我取走他的血。

谁为他做寿衣?
是我,甲虫说,
用我的针和线,
我会来做寿衣。

谁来挖坟墓?
是我,猫头鹰说,
用我的凿子铲子,
我会来挖坟墓。

谁来当牧师?
乌鸦说,是我,
用我的小本子,
我会来做牧师。

谁来当执事?
是我,云雀说,
只要不在夜晚,
我就会当执事。

谁来拿火炬?
红雀说,是我,
我立刻把它拿来。
我将会拿火炬。

谁来当主祭?
是我,鸽子说,
我要哀悼挚爱,
我将会当主祭。

谁来抬棺?
是我,鸢说,
如果不走夜路,
我就会来抬棺。

谁来扶棺?
是我们,鹪鹩说,
还有公鸡和母鸡,
我们会来扶棺。

谁来唱赞美诗?
画眉说,是我,
她站在灌木丛上,
我将唱赞美诗。

谁来敲丧钟?
是我,牛说,
因为我能拉牦。

所以,再会了,知更鸟。
空中所有的鸟,
全都叹息哭泣,
当他们听见丧钟,
为可怜的知更鸟响起。

启事
通告所有关系人,
这则启事通知,
下回鸟儿法庭,
将要审判麻雀。
Who killed Cock Robin?
I, said the Sparrow,
With my bow and arrow,
I killed Cock Robin.

Who saw him die?
I, said the Fly.
With my little eye,
I saw him die.

Who caught his blood?
I, said the Fish,
With my little dish,
I caught his blood.

Who'll make his shroud?
I, said the Beetle,
With my thread and needle,
I'll make the shroud.

Who'll dig his grave?
I, said the Owl,
With my pick and shovel,
I'll dig his grave.

Who'll be the person?
I, said the Rook,
With my little book,
I'll be the parson.

Who'll be the clerk?
I, said the Lark,
If it's not in the dark,
I'll be the clerk.

Who'll carry the link?
I, said the Linnet,
I'll fetch it in a minute,
I'll carry the link.

Who'll be chief mourner?
I, said the Dove,
I mourn for my love,
I'll be chief mourner.

Who'll carry the coffin?
I, said the Kite,
If it's not through the night,
I'll carry the coffin.

Who'll bear the pall?
We, said the Wren,
Both the cock and the hen,
We'll bear the pall.

Who'll sing a psalm?
I, said the Thrush,
As she sat on a bush,
I'll sing a psalm.

Who'll toll the bell?
I, said the Bull,
Because I can pull,

So Cock Robin, farewell.
All the birds of the air
Fell a-sighing and a-sobbing,
When they heard the bell toll
For poor Cock Robin.

NOTICE
To all it concerns,
This notice apprises,
The Sparrow's for trial,
At next bird assizes.

 

十个小黑人出外用膳;
一个噎死,还剩九个。
九个小黑人熬夜到很晚;
一个睡过头,还剩八个。
八个小黑人在丹文游玩;
一个说要留在那儿,还剩七个。
七个小黑人在砍柴;
一个把自己砍成两半,还剩六个。
六个小黑人玩蜂窝;
一只黄蜂叮住一个,还剩五个。
五个小黑人进入法院;
一个被留下,还剩四个。
四个小黑人到海边去;
一条红鲱鱼吞下一个,还剩三个。
三个小黑人走进动物园里;
一只大熊抓走一个,还剩两个。
两个小黑人坐在太阳下;
一个热死,只剩一个。
一个小黑人终于活了下来;
最后结了婚,一个也没有了。
Ten little nigger boys went out to dine;
One choked his little self, and then there were nine.
Nine little nigger boys sat up very late;
One overslept himself, and then there were eight.
Eight little nigger boys travelling in Devon;
One said he'd stay there, and then there were seven.
Seven little nigger boys chopping up sticks;
One chopped himself in half, and then there were six.
Six little nigger boys playing with a hive;
A bumble-bee stung one, and then there were five.
Five little nigger boys going in for law;
One got in chancery, and then there were four.
Four little nigger boys going out to sea;
A red herring swallowed one, and then there were three.
Three little nigger boys walking in the Zoo;
A big bear bugged one, and then there were two.
Two little nigger boys sitting in the sun;
One got frizzled up, and then there was one.
One little nigger boy living all alone;
He got married, and then there were none.
死了一个男人,一个很邋遢的男人,
他的手指到处找不到,
没办法放进坟墓。
他的头远远滚到床底;
他的腿和手臂,
在房间里到处乱丢。
There was a man, a very untidy man,
Whose fingers could nowhere be found
to put in his tomb.
He had rolled his head far underneath the bed;
He had left legs and arms lying
all over the room.
三只瞎眼的老鼠!看它们跑的方式!
它们追着农夫的老婆,
她用餐刀切了它们的尾巴。
你这辈子见过像这样的东西吗?
三只瞎眼的老鼠。

Three blind mice! See how they run!
They all ran after the farmer's wife,
Who cut off their tails with a carving knife.
Did you ever see such a thing in your life
As three blind mice?
诗的历史

有这些诗的书对无数的附属历史有着重要意义。 举例来说,他们那 " 淑女在一匹白色的马之上"是多达第一位伊莉莎白皇后,而且 Muffet 小姐是被蜘蛛,约翰 Knox 惊吓而摊派的玛丽皇后。 有些研究给这些诗作星云的猜测。 有时候,真正的人名字确实出现过在历史上, 如罗宾头巾或开膛手杰克;历史里如英文地名中被发现了埃克塞特,格洛斯特 , 伦敦桥, 或在街道哭声中,旧关税,歌,摇篮曲,游戏等。这都反映着旧童谣发展的时代和地方。 他们的语言也反映他们的远古起源。 童谣中的 "doth" 和 "你" 和 "你", 在小南西(地方名)可以解释成蜡烛谜,而且那些 " 铃马,铃马。(像声词)那是什么日子的时候?" 那声音是城镇时钟。这些都是童谣中描写的语言和远古的小调情形。鹅妈妈的恐怖童谣还有很多,这里只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部分。感兴趣的话可去找全集来看。

PS:其他几首楼上说过了,我就不再列举了。

法国古典童话源远流长,早在中世纪,就产生了以动物为主人公的童话叙事诗《列那狐的故事》。以后,历代作家以民间传说为依据,经过自己加工改写,不断地创造出一个又一个脍炙人口的故事,使法国古典童话越来越丰富,越来越完善。
17世纪,法国文坛曾涌现出一大批著名的童话作家。其中,最为人们所熟悉的是佩罗(亦译贝洛,1628--1703)和多努瓦夫人(1650—1705),他们的作品如《小红帽》、《蓝胡子》、《睡美人》、《小拇指》、《驴皮》、《森林中的小鹿》等,这些童话语言生动,情节有趣,被誉为世界儿童文学的精品,至今仍在广泛流传。
18世纪法国的童话也出现了像博蒙夫人(1711—1780)那样著名的作家。她的《美人和怪兽》忠实地保留了口头传说形式,充满情感,娓娓动听。
进入19世纪以后,法国童话得到了新的发展,在故事情节和叙述手法上都有新的突破。最有代表性的作家是德·塞居尔夫人(1799—1874),她的作品有《金发公主》、《可爱的小亨利》、《小熊》等,这些童话较前几位作家的作品内容更为充实,情节也更加扣人心弦了。
为了让青少年读者及广大文学爱好者了解法国古典童话,我们在这本书中收入了佩罗、多努瓦夫人、博蒙夫人、德·塞居尔夫人的作品。这些童话赞美了人民正直、勤劳、善良、机智和勇敢的优秀品质,反映了他们的美好理想和对幸福生活的憧憬,无情地鞭笞了贪婪、愚蠢、专制的封建统治者,热情歌颂了广大被压迫者和被歧视者勇于斗争的反抗精神,告诉人们应该热爱生活,助人为乐,不畏强暴,勇于探索。我们真诚地希望这本书能受到广大小读者的喜爱。

鹅 妈 妈 的 恐 怖 童 话
Who Killed Cock Robin?
谁杀了知更鸟?
是我,麻雀说,
用我的弓和箭,
我杀了知更鸟。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苍蝇说,
用我的小眼睛,
我看见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鱼说,
用我的小碟子,
我取走他的血。

谁为他做寿衣?
是我,甲虫说,
用我的针和线,
我会来做寿衣。

谁来挖坟墓?
是我,猫头鹰说,
用我的凿子铲子,
我会来挖坟墓。

谁来当牧师?
乌鸦说,是我,
用我的小本子,
我会来做牧师。

谁来当执事?
是我,云雀说,
只要不在夜晚,
我就会当执事。

谁来拿火炬?
红雀说,是我,
我立刻把它拿来。
我将会拿火炬。

谁来当主祭?
是我,鸽子说,
我要哀悼挚爱,
我将会当主祭。

谁来抬棺?
是我,鸢说,
如果不走夜路,
我就会来抬棺。

谁来扶棺?
是我们,鹪鹩说,
还有公鸡和母鸡,
我们会来扶棺。

谁来唱赞美诗?
画眉说,是我,
她站在灌木丛上,
我将唱赞美诗。

谁来敲丧钟?
是我,牛说,
因为我能拉牦。

所以,再会了,知更鸟。
空中所有的鸟,
全都叹息哭泣,
当他们听见丧钟,
为可怜的知更鸟响起。

启事
通告所有关系人,
这则启事通知,
下回鸟儿法庭,

Ten little nigger boys went out to dine
十个小黑人出外用膳;
一个噎死,还剩九个。
九个小黑人熬夜到很晚;
一个睡过头,还剩八个。
八个小黑人在丹文游玩;
一个说要留在那儿,还剩七个。
七个小黑人在砍柴;
一个把自己砍成两半,还剩六个。
六个小黑人玩蜂窝;
一只黄蜂叮住一个,还剩五个。
五个小黑人进入法院;
一个被留下,还剩四个。
四个小黑人到海边去;
一条红鲱鱼吞下一个,还剩三个。
三个小黑人走进动物园里;
一只大熊抓走一个,还剩两个。
两个小黑人坐在太阳下;
一个热死,只剩一个。
一个小黑人终于活了下来;
最后结了婚,一个也没有了。

Lizzie Borden Took An Axe
莉兹·玻顿拿起斧头,
砍了她爸爸四十下。
当她意识到她做了甚么,
她砍她妈妈四十一下。

安妮在《天遣女王》里,简克宝贝劈死自己父亲的时候,引用了这个典故——源于十九世纪轰动美国麻省的凶杀案(按这里察看相关内容,英文,附照片)。莉兹·玻顿并非与简克宝贝同年龄的小女孩,凶杀案发生时她已30岁。1892年8月4日中午,莉兹·玻顿叫唤她的邻居说,她的父亲被杀了,警察到来时,发现她的母亲也死了。母亲被斧子砍了18下,父亲被砍了10下。消息立即被传开了,媒体认为莉兹本人极有谋杀嫌疑。然而次年六月,法庭宣判莉兹无罪。此后,她的故事广为流传,被写成了小说,芭蕾,百老汇,歌剧。最后是日本的教科书将她的童谣作为鹅妈妈童话收录的。

There was a crooked man, and he walked a crooked mile
一个扭曲的男人,走了一里扭曲的路。
手拿扭曲的六便士,踏上扭曲的台阶,
买一只歪歪扭扭的猫儿,猫儿抓了歪歪扭扭的老鼠。
他们一起住在歪歪扭扭的小屋里。 .

There was a man, a very untidy man
死了一个男人,一个很邋遢的男人,
他的手指到处找不到,
没办法放进坟墓。
他的头远远滚到床底;
他的腿和手臂,
在房间里到处乱丢。

My mother has killed me
我的妈妈杀了我,
我的爸爸在吃我,
我的兄弟和姊妹坐在餐桌底,
捡起我的骨头,
埋了它们,
埋到冰冷的石碑下。

Sing A Song of Sixpence
唱一首六便士之歌,
袋子里装满黑麦;
二十四只黑画眉,
被放在派里面烤!
当派被剥开,
画眉开始唱歌;
那不是为国王准备的
可口的一餐吗?

国王在帐房里
数着他的钱币;
王后在客厅里
吃着面包蜂蜜。

女仆在花园里,
晾晒一堆衣服;
一只黑画眉飞来,
啄走了她的鼻子。

.

Three Blind Mice
三只瞎眼的老鼠!看它们跑的方式!
它们追着农夫的老婆,
她用餐刀切了它们的尾巴。
你这辈子见过像这样的东西吗?
三只瞎眼的老鼠。

科学的体制:学派和文化

发信人: arthury (亚瑟)

科学的体制,学派和文化

科学中心的兴起和变迁

*教会大学:

我现在讲的科学是现代意义上的科学,虽然我们中国有很古老的传统,但是我个人认

为中国没有现代意义上的科学。所以真正科学的兴起还是从托莱梅,哥白尼那个时代

开始的,因为他们发展的东西是可以用观察来检验的定量的数学模型。真正科学的兴

起实际上是受到天主教的推动。以前一些讲科学史的人认为科学是生产力自动发展的

结果。实际上不是的。因为科学实际上是需要有闲的人来做的,而劳动者谋生都来不

及,是不可能超越它的生活经验去做科学的。也许你们会有印象天主教是压抑生产力

发展的,但是我自己读到的历史不尽然。罗马教会的范围主要是在地中海沿岸的,所

以与中国的儒家,佛家相比,它是一个重商的教会。如果你们有空去读罗马教会的历

史的话,你们会发现罗马教皇是非常会做生意的教皇。教会自己做生意,因为教会如

果不做生意,如果没有自己的资产的话,你们可以到梵蒂冈去看一看,它是不可能盖

那样辉煌的教堂的。从教堂的辉煌程度,你就可以坚决的判断出当时社会财富积累的

程度。实际上中国除了宫廷外,民间寺庙的建筑是不可能达到罗马教会那样的程度的

。意大利佛罗伦萨最有名的银行家叫马迪蒂家族,那个家族有好多人是被选上教皇的

,所以他们非常有资本主义头脑。比如说支持哥白尼写日心说的教皇实际上是从这个

家族出来的。所以最开始的大学是教会大学,在罗马,剑桥和牛津没有分离出来.

*科学与工业的结合

真正的科学和工业结合起来,和市场结合起来不是天主教能够做成的。在我看来科学

的下一个高峰实际上是战争的原因。首先应用科学的不是生产,而是战争。所以在我

查到的历史里,第一个懂得科学的统治者实际上是拿破仑。拿破仑时代法国新型的工

科学校是培养军官的,它从第一代起培养炮兵军官,你们都知道,以前的战争是靠步

兵列阵,骑兵是最重要的。而火药传到欧洲以后,尚没有人知道技术是可以改变体制

的。这里有一个很好的例子,产权学派的人认为制度决定一切,实际上你会发现制度

的改变是受技术推动的。拿破仑是第一个受过科学训练的炮兵军官,懂得把炮队集中

起来,这样一下子就把传统的骑兵的冲锋打垮了。所以拿破仑是第一个重视科学的统

治者,他远征埃及的时候带了一批数学家,像弗里亚那些人到埃及去考察。拿破仑建

立了《拿破仑法典》,他实际上是非常懂法律的.实际上是他建成了资本主义的体系

,并且在法国创立了一种新型的学校,叫多科理工学院。你们大概知道世界上最难考

的学校大概是法国的高等师范,一年才收几十个人,好多人都是大学念完了以后才去

考的。到现在为止,法国仍然是世界上所有国家中行政官员数学训练最多的。中国的

多数行政官员可能大多读不懂数学,但是清华出来的也许会好一些(笑声)。我实

际上是亲身接触过法国多科理工学院和法国高师出来的工程师将来要当行政官员的人

所受的数学训练比我们学理论物理的还要厉害。所以法国的理性教育就是从那个时候

开始的。因为法国的关系拿破仑后来横扫欧洲,一个月之内灭亡了德国。法国文化的

崛起对欧洲有非常大的冲击。

*德国

普鲁士首相俾斯麦统一德国就是以法国为榜样,并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德国是这

样的一个国家,首先是靠发展科学和教育来强大的。我给你们两个非常重要的例子,

一个比如从交通线上来说,德国不如英国和法国,因为它只有北部有出海口,其他

地方都是被海封住的。而德国的土地十分贫瘠,相对于法国来说没法比。所以德国一

开始要富国强兵,首先就是发展科学。一个非常有名的德国化学家叫第比士,他的一

个学生叫哈勃,发现了如何在空气里面合成氨。你们都知道制造炸药的话需要硝酸盐

,而硝酸盐主要产自拉美的智利。

所以文化革命后我想要说服当时的中央要重视科学,我讲了一个故事,说一次大战开

始的时候,英国海军的第一个战略行动是切断智利对德国的硝酸盐的供应,结果英国

人判断德国人支持战争不会超过半年,可是与德国的战争却打了很久。英国人不知道

秘密在什么地方,结果战后才知道。因为德国生产的化肥倾销到了英国,原来是德国

人发现了空气里面合成氨的办法,而氨既可以制炸药也可以制化肥。所以你们就知道

科学是可以改变一个国家的比较优势的。

我们中心的林毅夫老师强调廉价劳动力是比较优势,在我看来,有远见的科学战略会

改变你的战略优势。还有德国在统一国家的过程中,那个时候刚刚发明了电气,首先

被德国拿来作统一国家的工具。现在的西门子公司在当时是一个军事工程师,首先架

设起电报线,当时普鲁士是国家投资,类似于现在的社会主义。百分之七十的国家预

算投在修建铁路上,所以在俾斯麦挑动之下拿破仑第三帝国向普鲁士宣战的时候,德

军运用铁路和电报的优势,使得法军刚刚出了巴黎城就已经被德军包围并投降,结果

改变了欧洲历史。德国科学教育的兴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这和法国又进一步了

,他是系统的发展科学。

所以美国人鼓吹二十世纪是美国的世纪,从科学来讲是不对的,事实上是德国的世纪

。量子力学,相对论,核武器,导弹全都是德国的发明。但是德国人犯了一个很大的

错误,就是德国历史上在军事上从来不能避免两线作战先西后东,结果最后都败了。

最近我问一个德国的经济学家,欧洲的统一实际上是德国和法国带动的。统一使德国

人付出很高的代价,因为他们要付很高的税,等于是德国补贴全欧洲。所以现在你知

道台独是为什么了吧?像德国一些较富的加盟共和国一样,只要是富的地方就要独立

,因为可以少缴税嘛,他们不愿意补贴穷困地区。为什么德国人愿意统一?这个经济

学家的回答让人蛮感动的。就是和平的红利,德国打了两次世界大战,给欧洲带来了

高昂的代价,所以德国人愿意将创造的经济财富同欧洲其他贫穷的国家分享,来避免

战争。

*美国

实际上到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虽然美国出了很多的发明家,工业生产的产量,GDP

已经达到世界第一,但美国的科学实际上是完全依赖欧洲的。美国并没有能够培养出

自己的科学家,美国后来科学的强大完全是发欧洲的国难财--大批接管欧洲的科学家

。当时还有故事,比如美军与苏军抢夺火箭科学家,抢夺核物理学家。所以你现在看

美国大学里面老一代的科学家几乎全是欧洲人或者是欧洲人的学生。

美国的兴起又有非常有趣的地方。美国这个国家非常像中国的乡镇企业家创立的国度

,没有贵族文化的传统,教育文化都很浅,而且老百姓基本上是不相信理论家的,也

不相信高雅文化。到现在还非常有意思,美国的教育保持了高度分散的传统。每一个

州都可以制定自己的课程,找来的一个学监给学校发的教材都是活页文选。这个办法

曾被列宁的夫人搬到苏联去,结果搞的苏联一塌糊涂,后来被斯大林立刻扭转过来。

斯大林采取了德国的教育系统,使得苏联的基础科学如数学什么的非常好。

但美国这个办法也有意想不到的产品,就是美国人在创新方面胆量非常大。原因是美

国的中学和小学的老师从来不讲哪个学生好,所以美国人人相信自己,相信自己能够

靠发明变成百万富翁。美国人做出来得机械的发明,各种各样的小发明简直是不可胜

数,尤其像计算机这种东西。写软件大概有算术就够了,代数都不需要。你会发现美

国人发明的能力是很大的,所以从这个问题上来说到是一个反例。

但是现在很多人送小孩到美国上中学,小学,我认为是非常可怕的。因为你学坏的可

能远远超过学好的可能。所以比较好的办法是让美国人在报废的人才中冒出几个优秀

的成果以后,你再拣回来对中国可能来说比较合算。如果中国人像美国人这样办教育

的话,中国的教育会一塌糊涂。因为美国有办法付起这个代价,它很富,所以它可以

不依赖本国培养的研究生,它可以从全世界买最好的人才。而中国现在大概做不到。

当然我不排斥美国东部和西部会有一些少数的中学,小学和大学仍然遵循严格的古典

教育的传统。比如芝加哥大学是沿袭德国的传统,美国常青藤的一些院校像哈佛等是

沿袭英国的传统。但多数美国的公立大学是美国自己的传统。美国教育多样化的程度

是非常高的。这一点上我觉得中国的教育特别好的也不见得有,然后多样化特别多的

也很少,大批学校是average,就是平均水平上的学校特别多,有特色的学校特别少。

主要国家的科教体制的比较

*英国的导师制和学院制

到现在为止还保持着非常古典的传统的是牛津剑桥的导师制度。你们知道中国以前的

"传道,授业,解惑也"吧。它的好处是一个老师带的学生很少,所以你会有很多的时

间讨论。现在我就比较困惑像我要教你们几百个学生,怎么有时间去发现人才。所以

你们就知道要再这么多同学中间脱颖而出是比较困难的,而且老师也没有办法保证他

是没有偏见的。所以要讲对学生待遇最好的话当然还数英国的导师制度,它一个人带

一个学生最多带两三个学生,所以他很多时间可以与你讨论。那么这种导师制有没有

问题呢?我觉得有问题。要看这个老师水平有多高了,如果你大学三年都跟一个老师

,而且这个老师是一个过时的传统的人,你的后果可想而知。所以导师制度现在在英

国已经受到很大的冲击,另外导师制这种制度非常昂贵,只有以前的贵族的学生才能

付得起,如果是平民化的话是不行的。所以当时英国独霸世界的时候搞导师制还行,

后来兴起的国家都上来的话,英国的这个system就不行了。但是我不反对他的历史传

统,现在我想不出来将来如果有谁赞助我们钱的话,学问做到后面我们就讨论哲学问

题了,大概我不需要五百个学生,大概三五个学生就可以了。那你现在做模型大概就

不行了。所以我觉得中国应该有多种多样的system。现在也有中国的企业家想办一个

什么经济学家俱乐部啊,科学家俱乐部啊来讨论一些基本问题,人少一点,像那个诸

子一样。所以这个导师制也是蛮有意思的。

*德国的研讨班(seminar)

我是非常喜欢德国的seminar,实际上在我上课的时候都是seminar制度,什么是seminar

制度呢?这个制度实际上是一个研讨班。像相对论,量子物理得出来实际上都是靠seminar

制度的。而且后来俄国的发展实际上也是按照德国的这个制度发展起来的。那么seminar

这个制度呢它的最好特点是它不像传统的教育制度那样老师教学生模仿,它是老师和

学生平等的讨论,而且好多科学发现的重大问题不是老师想好以后教给学生的。老师

在那里想什么就在黑板上讨论什么,然后学生可以随时指出老师什么地方错了,接着

学生和老师在一块讨论。那么这个制度到目前为止我认为除了科学院出身的老师在科

大试验过,好像北大清华还缺少这种气氛,现在起码在我们中心局部还有这种气氛。

因为关键是这个老师自己要有开放的胸怀而且自己要有前沿上的工作才能讨论的起来

,否则的话要是你讨论家庭作业有什么好讨论的。

*法国的精英开放制

法国的系统呢?我没有亲自去过,而我的老师严济慈教课的时候完全是法国的方式,

所以我就知道法国的系统还是不错的。法国的系统比德国的系统还要有意思,它是完

全开放的,比如说当年居里夫人也好法国的其他一些著名的科学家也好,他们的讲座

据说是贩夫走卒都可以听的。但是法国的考试是非常厉害的,全世界最难考的博士是

法国。比如我以前讲的像德波洛伊的波获了诺贝尔奖就出自他的博士论文,所以你凭

着考试就可以拿学位。我知道的中国人最厉害的就是严济慈,他没有上过课,就是夏

天跑到法国的一个村庄里补习了几个月的法文,回去几门考试就过了,而且还是第一

名,所以你就知道中国人是非常厉害的。那么对于这点的话我倒知道北大有一个非常

好的传统,我在教课的时候发现有很多的非常好的学生都是外面来的,清华大概就不

行。所以我觉得北大在这一点上倒是有一点法国自由平等博爱的风度。

*美国的多元化与实验班,创新与跨学科研究

美国的特点我讲了,一个是它的多元化,另一个它是有实验班的。什么是实验班呢?

就是美国的学校是没有自卑感的,绝对没有像中国一样什么你进了北大了不起之类的

,美国的每个学校都认为自己是最好的。既然美国的每个学校都认为自己了不起,那

它怎么爬上去?这一点是美国文化和中国文化非常不一样的地方。中国文化只要想爬

上去就是赶热门,你今天讲产权大家都搞产权,你明天讲基本粒子,大家都搞基本粒

子。美国却不是。美国这个国家非常创新而且非常强调自己的特点,所以比如说你东

部的学校在传统的领域上是很好的,那我西部和南部的学院要爬起来,就是我要立刻

找到一个领域是你那里不怎么样的我这边就可以上去,这样就很容易变成No.1。

所以在这个领域里你会发现在北大开一门新课非常困难,原因是投票管理的这些人都

是传统领域的委员会,他不让你开新课。但是如果在美国的话任命一个新的校长,新

的院长,新的系主任他首先就识别说"哦,现在有什么新的领域出来?"别人还没有占

,马上我就在全世界招人,宝就压在上头,马上就上去。这个特点上来说,你就会发

现在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很多基础科学是欧洲和苏联保持基础地位,但是新的领域新

的学科几乎都是美国人后来居上,这跟它这种方针非常有关系。

*俄国的改革弯路:从彼得大帝的科学院到苏联的军工科学体系,严谨与专业分工的

代价

我觉得比较有趣的是俄国的科学道路,因为俄国和中国比较像。什么地方比较像呢?

就是中央集权的传统,政府起了很大的作用。当然俄国与中国又有很多的不同,就是

他的科学传统一开始是彼得大帝建起来的。到现在为止中国没有出现一个皇帝像彼得

大帝那样。你们大概都知道彼得大帝的故事,他真的是彻底的全盘西化,连俄国人的

大胡子也给剪掉,衣服也给改掉,亲自跑到西方国家去学造船,然后从西方请回科学

家来办了一个彼得堡科学院。所以俄国从彼得堡科学院建成到现在基本上是科学家自

己治理的科学院,不像中国的科学院从一开始就是政府管制,中国的科学院院长几乎

都是政治上任命的,而俄国科学院却是科学家管理的。俄国的科学到十月革命以前,

仍然像西欧的贵族式的科学,所以有一些很好的科学家。比如像你们知道的数学家欧

拉①,可能是瑞士的吧。

所以俄国的数学是做得非常好的。因为彼得大帝是非常重视科学的,而斯大林对科学

的重视程度远远超过毛泽东。我这里给你们讲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苏联在十月革命

以后一跃从二流的科学大国成为一流的科学大国,实际上得益于两个人,一个是卡皮

查,一个是朗道。

卡皮查是什么样的人呢?卡皮查是一个做实验物理的人,他是卢瑟福的学生。二十世

纪初期实验物理的中心在剑桥的卡文迪许实验室,里面大概除了十几个获诺贝尔奖的

。最开始发现原子核的是卢瑟福的实验,而卢瑟福这个人又培养出非常多的人。卡皮

查当时就跑到卢瑟福那里想要当他的学生,卢瑟福说已经没有名额了,卡皮查说那我

能不能参观你的实验室啊?卢瑟福说可以。卡皮查就去看他的实验室,一边看一边就

问卢瑟福说你这个仪器的实验误差多少啊?卢瑟福说百分之五吧。卡皮查说那你招我

一个也没有超过你的误差范围啊。卢瑟福听了感觉这个人反应真够快的,就把卡皮查

要了。要了以后他就发现卡皮查是一个宝贝,因为卡皮查这个人的胆量其大无比。你

们知道做实验要冒很大的险的。你要想新的话你就要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情,当时卡皮

查就作高压物理,高压物理那个设备经常会有爆炸的可能,别人不敢做,卡皮查就敢

做。卡皮查的能量非常大,他在实验室的地下室组织了一个学生的讨论班,参加讨论

班的有好多人后来都得了诺贝尔奖,这种非正式的聚会被称为卡皮查俱乐部。卡皮查

俱乐部的最后一次聚会是卡皮查被斯大林关回苏联以后,到七十年代苏联解冻把他放

出来,重返剑桥时所有以前卡皮查俱乐部的成员欢迎他举行报告会这样一个辉煌的时

候。

所以后来我一直在我们那个班上讲卡皮查的故事,叫我们同学一定要组织卡皮查俱乐

部,同学里面互相讨论学到的东西比与老师讨论学到的东西还要多。所以我们那个卡

皮查俱乐部也有一个很好的成果,我的一个学生叫熊鹏后来还建立了一个公司,组织

了一个北京地区跨校跨地区的讨论班。所以我建议同学们真有雄心步入世界民族之林

的话,北大的同学应该搞一些科学的制度。当然你也可以请老师来参加,但主要还是

同学们自己做。

后来苏联爆炸原子弹,西方人猜这一定是卡皮查干的。实际上卡皮查拒绝研究军事,

原子弹是他的学生做的。那卡皮查后来为什么会培养出一代苏联的实验物理科学家呢

?是因为卡皮查这个人很爱国,他在英国做试验做的非常有名,但他始终保持苏联国

籍而没有加入英国国籍。然后斯大林就邀请他回苏联参观访问,保证他来去自由,头

两次是来去自由,卡皮查非常兴奋,说苏联进步得非常快。但是第三次回去斯大林就

不让他回来了,说你有两个选择,一个选择你要回西方的话枪毙,另一个选择是你留

下来的话给你办一个全世界最好的物理研究所,而且一切权力交给你,人也全归你挑

,当然卡皮查还是愿意留下来了。所以斯大林给了他莫斯科郊外最好的一处贵族庄园

。这就是后来非常有名的苏联物理研究所,里面培养出一大批人才。这个问题非常重

要,就是中国解放后从国外回来得很大的一批科学家,开始的时候,在聂荣臻的支持

下人是可以自己挑的。到后来运动一搞,都是转业军人挑了。他们哪里能挑出谁是科

学做得好的。所以是你看起来非常小的事情实际上是差别非常大的事情。

但是卡皮查本人是做实验的而不是做理论的。当然理论作的最好的实际上是朗道。二

十三四岁就报了大名是波尔学派下最有才华的人,朗道也是被卡皮查拉回来的。肃反

时由于朗道是犹太人所以差一点被斯大林枪毙,后来为了这个问题波尔亲自写信给斯

大林说朗道是个天才,卡皮查也拿自己的脑袋担保朗道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后来苏联

培养出一大批的理论物理学家,都是朗道的学生。所以苏联真正的转变就是卡皮查和

朗道这两个人。

还有一件事情你们可以看出来斯大林虽然非常多疑,但是斯大林在用人方面,对科学

家的重视程度与比中国领导人强。你们都知道苏联最著名的飞机设计师图波列夫,它

设计的飞机非常有名,曾在苏联航空节进行表演。可是表演时飞机失误栽了下来,给

苏联丢了很大的面子,斯大林大怒就把图波列夫给抓了起来,但并没有把他送到劳改

营里面,而是下令在监狱里面给他建立了一个航空研究所,说你什么时候设计出飞机

来什么时候把你放了。所以在二次大战中图波列夫有很大的功劳是像喷气式飞机图114

什么的都是他设计的。到现在为止你们都知道苏联的飞机系列还是以设计师的名字命

名,像米格啊,图啊什么的。

这一点上我认为中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建立中国的科学传统。前几年上海建立了一个

非常高的建筑东方明珠,非常漂亮,那次我陪一个诺贝尔奖的获得者访问,他们看到

这个建筑后非常钦佩说,这个建筑是谁设计的,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陪同的人就说

是中国人设计的。那么中国设计师是谁呢?那里的一排照片全是朱镕基领导人握手见

面,有一个人像是工程方面的人,但是没有他的名字。我猜即使把名字放上去也是设

计院的院长,不见得是设计师的名字。从这个事情上可以看出在一件非常小的事情上

中国还有官本位的传统,并没有真正尊重科学。大家可以去莫斯科大学看一下,他与

北大的传统完全不一样,莫斯科大学大道两边全是科学家的雕塑。没有政治领导人的

像,没有列宁,斯大林的像。它的大厅里世界各国的科学家包括中国的张衡,祖冲之

都有。而咱们北大有谁的像呢?蔡元培?李大钊?还有谁?马寅初.什么时候北大改了

中国的科学就上了一个台阶.所以两年以前我在中国两院一会,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

科学院,中国科学学会举行的国际研讨会,讨论李约瑟问题和中国未来发展的会上我有

一个建议.建议是说中国现在发什么重奖并不能改变中国的文化,如果人民大会堂里面

的每个厅都悬挂科学家发明家的肖像,而不是文人的墨宝之类的,我想会对中国的青年

有非常大的影响.

科学学派的成长

*波尔和哥本哈根学派

下面来讲一下科学学派的意义。我为什么要强调科学学派呢?因为科学是一个非常系

统化的东西。你们会发现,早期的科学发展基本是个人起作用,包括哥白尼也好,牛

顿也好,都是个人,你不会听说牛顿手下有一大批学生。但是你会发现,在20世纪初

,学派开始兴起,真正的学派兴起是20世纪的现象,19世纪没有什么学派。如果你要

说到德国的化学学派,好像有点萌芽。最最有名的学派,我这里提几个学派的名字,

像你们知道的物理里面最重要的是波尔和哥本哈根学派。我自己去过丹麦的哥本哈根

研究所,哥本哈根研究所房子的面积远远比不上我们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所以,山不

在高,有仙则灵。中国人一搞科学发展,象中关村一条街,马上请段永基②,然后就

搞房地产。中国人搞科学好像就是搞房地产。其实,最重要是要有指导思想,其次是

人才。我看过波尔的研究所。实际上它的讨论会议厅大概只能有30来人坐在里面讨论

,很小的地方。北大有很多很多研究所,可以和波尔研究所比大,而且大的多,但在

世界上的影响,我觉得没办法和它相比。然后剑桥的卡文迪许实验室,我前面已经讲

过,在物理学上起过非常大的作用。

我顺便还讲一讲科学家的佳话。英国曾经参与封锁苏联,而且出动军队进行干涉。但

当斯大林把卡皮查扣下来,不让他回去以后,卢瑟福非常伤心,他象嫁女儿一样,把

卡皮查建起来的最好的全套高压实验物理设备拆下来,当嫁妆送给斯大林。斯大林也

很讲义气,给卢瑟福寄去了一大笔钱,建了一套设备。但卢瑟福在得意门生走了以后

,精神马上萎靡不振,卡文迪尔实验室也再没出什么大人才。所以说,老师和学生的

关系有时候胜过父子。

*奥地利学派和芝加哥学派

最有意思的是,奥地利虽然不是一个很大的国家,但在20世纪上半叶,奥地利出了很

多人才,包括哲学、心理学、经济学和语言学等。当时奥地利的沙龙文化气氛非常重

要。而且在这种沙龙文化氛围中,Intelligent的women--有才智的女性起了非常大的

作用。后来芝加哥学派在某种程度上满受奥地利学派的影响,他们很多重要的成果都

不是很正式地、象德国那种gentle地讨论,而是有时候是好多人聚在一起在咖啡馆里

聊天。要知道,德国、奥地利人比较好客,不象英国人比较conservative。象普里高

津,经常会举行家庭宴会,一班人就在那高谈阔论。师母都是非常喜欢那些才子才女

的。这很重要,要是师母看见人就妒忌,那就麻烦了。这种文化气氛是满重要的。北

大到目前为之,好像还没有这种文化气氛。不知是学者家里地方太小,还是教课负担

很重,压得起不来。曾经有清华的王江给我建议,能不能在北京搞个俱乐部。这个事

情我也挺喜欢,但没有精神,搞不起来,也没有地方。北大都没有像样的地方,可以

一边喝咖啡,一边听音乐、跳舞。

*Cowels Foundation 与计量经济学会的创立:结合经济,数学,与统计

美国经济学的崛起和占据世界主导地位,实际上得益于一个私人基金会,叫Cowels

Foundation。那时,由于大萧条的缘故,他们感到经济的研究非常落后,于是出了一

些钱来研究经济学。他们有一个想法,想结合三个领域:经济学,数学,还有统计学

(statistics),因为经济学有很多数字统计。后来,几乎前二三十年经济学诺贝尔

奖大部分都发给这些人了,包括弗里德曼③和库兹列兹。但后来Cowels Foundation

从芝加哥搬到纽约,后又搬到耶鲁去了,就不怎么行了。当然这个学派有非常大的局

限性,原因是什么呢?它里面没有搞物理学的,都是统计学家。统计学家有一个非常

大的偏见,即把数据假设成一定服从高斯分布,正态分布,一个随机变量,甭管里面

有没有波,统统处理为随机变量。所以现在这个词是叫计量经济学,依我来看,是一

种误导。实际上经济学非常象生物学的系统,波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假设,事先定好

工具--数学加统计的话,视线就会非常窄。

所以你就知道,一个科学的兴起,跟它的创始人非常有关系。生物学一开始就是物理

学家做的,它从来就没有这个问题。但是计量经济学上来就是数学家、统计学家在那

里指导,那就会产生非常大的问题。

*普里高津和布鲁塞尔-奥斯汀学派

普里高津学派,我们已经非常了解,前面讲的比较多。有同学给我提意见,说我提普

里高津的次数太多。我的回答是这样,普里高津学派的东西我可以讲的很具体,而其

他学派的则是道听途说。你们是愿意我讲道听途说的,还是亲身经历的。你们大家可

以举手表决。多少人愿意,赞成我讲普里高津的故事?(笑)ok。我来给你们讲讲他

的故事。原来我还以为,普里高津的上台是什么人的远见,最近才知道,是出于完全

偶然的原因。索尔维(SOLVAY)国际物理化学研究所在历史上非常有名。因为在20世

纪开始的时候,爱因斯坦与波尔有个大辩论,几次都是在梭维会议上开的。梭维是什

么人呢?他是和诺贝尔齐名的一个比利时商人。他发明了苏打,诺贝尔发明了炸药。

要知道炸药和苏打的销量都是非常大的,所以他们的家族都变得非常富裕。富裕以后

,都想要支持科学。第一代诺贝尔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举办量子力学讨论会。如果你

看物理学史的话,当时最好的物理学家,包括居里夫人、爱因斯坦,都在那个会议上

辩论。辩论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结束,量子力学和相对论的矛盾到现在都还在继续。

中间谁当研究所所长,我就不记得了。二次大战以后,出了一件非常意外的事情:美

国做成原子弹。原子弹之父是奥本海默④,他是一位留学欧洲的美国物理学家。这个

人在学问上对欧洲非常崇拜,但他又有美国人的自大。战后有一次,奥本海默到比利

时访问。比利时给他很高的待遇,国王和王后邀请他赴宴。这对比利时来说,是给了

最高荣誉。结果,欧本海默不把国王放在眼里,根本没去。比利时全国上下大怒,认

为这是对民族自尊心的一次很大的羞辱。结果就问,是谁请来欧本海默的。原来是梭

维研究所所长。马上,梭维研究所所长就引咎辞职。那有什么人可以替代呢?没什么

人可以,于是就请了普里高津。普里高津那时候还很年轻,才四十岁左右。普里高津

是我知道的执政时间最久,好像比周恩来执政还久的科学家,直到去年才去世。

我发现,普里高津就任时做的几件事,是和所有的科学家都不一样的。第一,他有非

常明确的科学目标,前面我已经讲过,那就是,想要挑战物理学里最基本的东西,即

力学是时间对称的,可逆的,牛顿力学和量子力学,但看到的生物演化是不可能的。

他一辈子都在研究这个问题。第二,他有非常广泛的科学兴趣。他的用人比韩信还要

高明。韩信就"带兵,多多益善"。普里高津还不是多多益善。我认为,普里高津是一

个下围棋的高手,所有的科学布局,他都希望有他的学生去占领阵地。所以,他做科

学的方法就像是开拓殖民地一样。在普里高津手下做的人,很少,很少有重复建设,

象中国那样。你要跟他做,你就得攻坚。所以真正跟普里高津做不可逆性的人,就我

所知,一共换了四代。几乎每一代人都会发现一些数学攻关的办法,解决一个问题,

上了一个台阶,然后就走不动了。普里高津又用同样的方式找一批新的人,又换一代

。他的核心队伍是换了四代人,而他自己还永远在前沿上走。这点让我佩服的不得了

。后来,我也跟不上他了,他的数学研究,方向我是知道的,但已经搞不懂了。科学

家得了诺贝尔奖还不断往前走的,我是再没看过的。第三,我觉得他是个非常好的政

治家。我讲两件和我自己有关的事情。一个是,普里高津有那么多的研究领域,你看

他手下的几个学生,最开始,最得意的一个学生是做非线性、混沌的,做的非常好,

是个希腊人。后面有一个做统计物理、等离子物理的,非常好,罗马尼亚人。还有一

个女的,做癌症,神经里的混沌,是个伊朗人。然后有一个做蚂蚁劳动分工的,是个

地质学家。底下还有人类科学家,做哲学。在我们那边有一个印度人。在我之前,他

算是在那呆了最久的,博士毕业后呆了七年,是个驼背和鸡胸,非常非常矮。那个人

非常聪明,后来解决了一个问题:在化学反应里面,你们知道,大部分生物分子的左

旋和右旋是不对称的,他从理论上和实验上都可以证明,为什么左旋会占据主导地位

,做的非常漂亮。上次我讲了,有个英国人,做生态学演化,做到经济学,做到城市

的发展,做到学习行为,在他那当了18年的博士后。世界上没有这样强的人。北大在

讨论这类问题时,通常很极端。如果近亲繁殖不许留下来,那这个18年的博士后就很

惨了。我也在普里高津那呆了23年,比我世界上的任何其他地方呆得都久。而且你要

知道我是最喜欢变的,呆在他那儿,就不想变了。为什么?但它不封闭。全世界只要

和它的研究有关,都会被请去。所以我到欧洲去的时候,发现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如果你看布鲁塞尔大学的图书馆,比北大、科学院、科大的都要差,很多杂志是没有

的,因为定不起。但是他们的世界前沿科学信息比我们中国任何科研单位的都多。原

因是什么?原因是普里高津花钱买idea的大方程度远远超过定杂志。他只要听说你有

一个好的想法,好的idea,他知道我搞多峰分布,我搞了半天,量子力学里面找不到

多峰分布,后来就猜,心理学里面应该右多峰分布吧。他马上就说,你可以到瑞士去

一趟,找人谈,问有没有数据。我就跑到欧洲去一趟。他每一个礼拜,奥斯汀也好,

布鲁塞尔也好,都会请世界上做的最好的科学家来讲演,而且讲演的工作都是没有正

式发表的。他们的信息非常灵通。你会知道,世界上做的最好的科学家,只要他想得

到世界上其他科学家的承认,首先就会自告奋勇的把他的文章送给普里高津学派的人

看。如果得到夸奖,请他飞过来做讲演的话,就感到是非常大的荣誉。象我们做经济

混沌,第一次报告是85年在布鲁塞尔做的。马上全世界都知道了。但主流派一直压着

我们,我们文章的正式发表是在1988年。但是你能压得住吗?如果我在北大就被压住

了,谁知道你在干什么。但在布鲁塞尔,根本压不住,因为全世界都有他的关系。然

后你想,普里高津学派付的钱不比美国人多,所以美国学派讲高薪吸引人,对他的学

派是不成立的。很多人愿意追随普里高津,原因是,第一,普里高津这个人非常慷慨

。他去世时,发表了上千篇文章。象我这种人,根本没有可能给他联名文章,只能写

一些纪念性的文章。如果没有奉献,他是不会承担责任的。但他想到的idea,整天都

会在那讲有哪些问题还没有解决。只要底下有学生愿意做,他就非常高兴。你只要能

作出成果来。全世界一天到晚都请他讲课,飞来飞去。他到一个地方,首先讲的是他

学生的最新成果。上哪去找比普里高津更好的超级推销员?而且普里高津推销成果的

时候,从来不像中国的学者那样倚老卖老。我当他研究生的时候,他报告我的学术成

果,介绍my friend Ping Chen做了什么事情。我刚拿到PH.D时,他说my college Ping

Chen--我的同事陈平,非常非常平等。中国老师,只要上过他的课,我不佩服他,

他走哪都吹牛,"我的学生陈平怎么怎么样"。(笑)所以现在你们叫我陈老师,我都

已经很惭愧了。如果我对你们没有贡献的话,我怎么能当"老师"呢想想在普里高津那

,说我是他的friend,一点没有摆老师的架子。

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是,在普里高津学派里工作,竞争非常厉害。我现在的胃被切了三

分之二。这个病是在困难时期饿出来的。那时没有饭吃,还要下乡劳动。但整个文化

革命,我的病都没有爆发过。在普里高津那干活,都抢着干。要知道,世界上的科学

家只有第一,没有第二。头一次胃出血,在医院住了三天,回来,我就碰见普里高津

。我说我已经回来工作了。我心里想,普里高津一定说,好好休息吧。结果他说:"

Very good"。他说very good,我可不又得去加班。加班完第二次又出血了,这回出

来,他看见我,也没说好坏,就说:"明年的钱有了"。这是生死存亡的事,right?

你们在北大当学生这么快活,哪有一年不知道下一年的钱在哪。他度假的时候也会打

电话问学生有什么进步,问what's new, what's the program?只要在前沿研究的学

生,一旦抓到课题,所有的考试作业统统都扔掉。实际上我做混沌的时候,我的PH.

D论文已经快弄好了,马上都扔掉,从头开始。没有人会讨价还价。因为你会发现,

这就是你一生的机会。但在北大做事情就完全没办法。招来很好的学生做世界上最前

沿性的工作。一招进来后,考试啊,作业啊,一堆莫名其妙的东西,人都被那些东西

给捆住了。所以这点是我对北大最大的意见,北大整个学校没有一个临战体制,完全

不像科学院、科大那些做原子弹的,就跟打战一样;北大文人的那种散漫的风气太重

。北大学生去我们那的很多,但能够survive的人好像没有。他们受不了,就走了。

还有一些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对我个人来说,有两件事情非常重要。为什么我们的工

作,主流派压制的那么厉害,还是能立刻在世界打起来?我觉得跟普里高津是一个科

学政治家非常有关系。一件事情是,德克萨斯为了把普里高津拉去,是跟芝加哥大学

竞争的。芝加哥的名气要比德克萨斯大很多。拿什么请普里高津呢?芝加哥offer一

个讲座教授,奥斯汀也是讲座教授,那有什么稀罕的。奥斯汀说,你要来的话,以你

的名字命名建立一个研究所。这是我知道的唯一一所以活人的名字命名的研究所:伊

立亚.普里高津研究所。第二,普里高津到去世都是比利时公民,没有拿美国国籍。

他每次到美国去都还要拿签证,跟我们中国学生一样。但普里高津在奥斯汀有绝对的

人事、财政大权。我想在中国这是不可能,建一个研究所,所长是外国人,每年只来

三个月。象教皇一样,所有的人事提拔、解雇权都掌握在他一个人手里,就他一个人

说了算。他只需要一个代理所长,在他不在的时候签字。实际上掌握日常全部运作的

就是一个半秘书,这个秘书也就是所长助理,所有开国际会议,联系世界上的科学家

,掌握钱,就是一个secretary。普里高津的办公室,与秘书的连在一块,外面就是

放办公用品的房间。我当研究生时,一去,只要是他的研究生,给你一把钥匙,任何

时候都可以打开普里高津办公室的门,去拿一些办公用品。可见,美国人对人的信任

到什么程度。你说北大现在,我是教授,给我一把钥匙,随时打开我们主任办公室的

门,不可思议,right?(笑)然后你可以知道为什么中国的效率那么低,就是人对

人的不信任。北大外面有院墙,院墙里面还有墙,墙里面还有锁。

你的学习需要的不断扩张,所以当初学校给你的基金肯定不够。任何一个学生作出成

绩,真正在世界上的一个领域站住脚,普里高津都会想办法让他自立门户。我印象非

常清楚的两件事,一件是我的经济学研究作出成绩以后,没有钱了(因为物理学的钱

是不给经济学的),然后普里高津亲自去跟一个非常有名的法国的寡妇,她是熊伯格

--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后勤供应商的太太。创始人先生不在了,钱归太太管。后来我拿

到她捐的款。那时候我才知道,文化的重要。我专门请她吃饭,送她一本画集。现在

我才知道那画是达利的画集。当时说是替陈平送的。我不知道达利是谁,当时我想,

我以前还学过画呢。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不知道达利是谁。我知道,我那时的知识就

到毕加索为止,后面的东西中国国内都不介绍了。达利最有名的一副画是一个钟,是

变形的,是一个软的钟。这个代表普里高津的思想,就是,钟是象生物一样,是演变

的。如果是个圆的、机械钟的话,就是均匀的。所以普里高津会把艺术和他的哲学结

合到一块,送给她。所以这是普里高津迷倒那些有教养,有文化的贵夫人的本事。他

要是没这个本事,研究也是做不下去的。

我刚刚把混沌做完。普里高津研究所差不多每两年开一次国际科研研讨会,而且每年

都会变换主题,选一个世界上最重要的,然后把全世界的科学家请来。但会议的规模

都不是很大,重要的演讲人就十几个人。能够得到邀请,都变成一种荣誉,就是说被

普里高津学派承认,是这个领域世界上的领先人物。所以全世界的科学家都打破头,

争取得到普里高津学派的邀请。开这种国际会议,我后来发现,是普里高津最好的组

织全世界统一战线来推进他的指导思想的一个办法。我是87年拿到博士学位的,当时

,我们正筹备一个非线性动力学和演化经济学的国际研讨会。谁组织呢?就交给我组

织。我就找了一个联盟人,Richard Gay,后来是南加州最早做混沌的人。我们就算

,哪些人会支持我们,哪些人会和我们辩论,象MIT的系统工程、心理学的,还有社

会学的沃伦斯坦,这些人来了。我现在的朋友都是在那一次结成的,那时我还只是个

博士后,还包括去年得诺贝尔奖的实验经济学家Vernon L. Smith,我们都是在那次

的会上认识的。一开会就形成一个新的联谊。那时正值美国股票市场垮台,我们的这

次会议很时髦了一阵。按照中国的传统或美国的传统,我们当时就非常有可能立刻扩

张,成立一个新的研究所,或者一个新的研究机构,就做这个经济混沌。而普里高津

和我讨论说,成立一个研究所对你并不有利。实际上普里高津非常明白,做经济混沌

的只有我一个人,但要成立一个研究所的话,就会派一个senior的人来做所长,你就

会被管住,所以实际上对你并没有好处。后来我一想,这是对的。我又是一个中国人

,而且当时美国人对"红色中国"非常恐惧。后来普里高津想一个办法,他说:"可以

这样,把我们中心改名字。"当时,普里高津研究所已经办了十几年,一直叫"伊立亚

.普里高津热力学与统计力学研究中心",然后为了让我的工作合法化,就给学校校长

打报告,改名为"伊立亚.普里高津统计力学和复杂系统研究中心",我这个研究的就

是复杂系统。我想在中国历史上是不可能的,一个老师为了一个学生的工作合法化和

持续,而改名。由此,你可以知道,为什么普里高津学派有大的影响,不仅在物理、

化学、生物、人类学、社会学、历史学,后来到经济学和哲学都有很大影响,完全是

和普里高津的个人风格和他的远见有关系。我在他那学的最困难的是,普里高津做宣

传的本事,可以和列宁、毛泽东相比。为什么呢?开始时有记者采访我,问我什么叫

经济混沌,我根本不说不出来:他们根本不懂数学,我怎么跟他们讲这些东西?!但

你要问普里高津,他可以和任何凡夫走卒、资本家、政治家谈物理学问题,讲的头头

是道,而且还会把自己做的事情讲给别人听。

我还可以提一件事,我发现经济混沌是一个偶然,是普里高津个性。一开始我们找经

济混沌,我们直觉猜是,股票市场可能存在经济混沌,但我们用的数学变换不好,找

的数据不好,结果非常糟糕。我们找了半天,一个经济混沌也找不着。我这个人非常

爱好社会活动。我刚去时,台湾人非常猖狂。他们占据了中国学生学会的牌子,双十

节的时候发表国情演说,代表全体中国人,包括大陆人向蒋经国致敬。我非常恼火,

就组织一个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我这个人是很喜欢搞社会活动的。一搞中国学生联

谊会后,就要比赛,看谁在学校里的势力范围大。你开双十节,我就庆祝国庆。我怎

么来提高我的地位呢?就请最有影响的科学家来讲话。头一次,我就请了普里高津和

另外一位科学家来参加我们中国学生庆祝十一的联欢会。因为我当学生会主席,就忙

的鸡飞狗跳。因为我请了普里高津,还请了一位我去旁听课的,做微观经济学和货币

经济学做的非常好的老师,叫威廉达耐斯,现在据说也在诺贝尔奖提名上头。当时我

并不知道,只晓得他的经济学做的很好。因为我没时间照顾这两位,就把他们两放一

块,让他们去聊天好了,我又去维持会场秩序。普里高津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

你知道我为什么反对产权吗?完全是受普里高津经验的影响。在美国,一般来说,科

学家是非常自私的。为什么呢?他东西没有发表以前,唯恐成果被别人抢去,所以绝

对不会讲他在干什么。你要问他,他一定会把他发表过的东西吹的天上地下的,最好

你就去引证他的文章。可普里高津这个人愿意和任何人share他的idea,他坐在达耐

斯旁边,就说,陈平正在找经济混沌,我们觉得非常有意思,但是没有数据,到现在

为止还没有找出来达耐斯就说,你没有数据呀,我有的是数据,叫陈平来问我要数据

好了。那时,我们是大海捞针,你晓得问题出在哪里呀。结果,我找了很多经济数据

都不行,把他的货币指数拿来一试,混沌就找到了。两家都高兴的不得了。因为以前

在货币理论领域,弗里德曼鼓吹货币政策应该是常数的发行。那你看哪个指数,不知

道,货币有好多好多指数。达耐斯做过很多工作,用统计的方法翻来覆去的做,联邦

银行的指数是不怎么样的,他构造了一套理论指数比那个好。然后就分析哪个指数好

。我是完全不知道他在干什么的,但在做混沌测量时,发现好的指数跟达耐斯用统计

办法弄的结果是完全一样。两家都高兴坏了。所以说,很多科学的发现是偶然产生的

。但偶然产生的运气为什么掉在你头上,而不是他头上?后来我发现,为什么那么多

人当年愿意跟随波尔,和在我那时候那么多人跟随普里高津,跟这两个人的魅力有非

常大的关系。普里高津象波尔一样,从来不怕丢面子,他总坐在第一排问问题。你学

生做的东西,数学都比普里高津好,你做了报告,他就会问你,问到后来,你已经不

知道你在那里干什么了,然后普里高津告诉你,到底你发现的东西有什么意义。什么

样才是一个科学大师的胸怀?我觉得中国将来要是能出几个这样的人物,中国科学就

会马上换一个时代。我认为中国现在有这么大的科学成就,跟当年的严济慈、华罗庚

、钱学森等这些人非常有关系。我不知道下一代的科学家有没有老一代科学家那样的

胸怀。我认为,对在座的同学,有一件事非常重要:知识和技能不是重要的,但远见

、思想的细量是非常重要的。

科学教育的激励机制

*欧洲与美国教授体制的不同

好,我来讲讲各个国家的科学教育激励机制是不一样的。这里我要重新强调没有一种

激励机制是最好的,每一种机制都会有优点和缺点。那么欧洲的激励机制怎么样呢?

欧洲直到现在还是这样:一个系一个研究所只有一个教授、只有一个主任,所以他选

一个主任非常不容易。但是你也会知道有像牛顿那样子二十几岁就当教授的,中国的

话,你要按照论资排辈的话,等到他当了教授大概也就该退休了。所以你就知道如何

在一个国家里面只有一个人当所长--像普利高津那样支撑那么长时间而且又在他科学

鼎盛时期就能挑大任是非常难的事情。我亲眼所见的就是现在每年和我们经济中心讨

论的美国最好的研究机构叫NBER,就是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⑤那

个总裁叫Martin Feldstein, 原来是里根的经济顾问,他四十多岁就当顾问,后来就

当NBER的总裁,在NBER当了二十多年,现在六十多岁了,精力无穷。我想中国到现在

为止还没有看见一个研究机构会找到这么一个人。欧洲在这一点上的话呢,他如果是

选的教授虽然很少,但是如果选得比较好的话,他有一个很重要的结果,是什么呢?

欧洲发展原创性的科学思想、科学学派远比美国要好,因为不用worry什么待遇呀,

什么问题,所以我们现在都有一个印象,好像日本人是抄美国人的,美国人是原创的

,No,大部分的原创科学思想是欧洲人,美国人因为竞争非常激烈,所以美国的短评

快,抄袭欧洲的非常快,把它放大,日本抄美国的更快,现在中国抄日本的大概也很

快,所以大概都是这条系统下来的。那美国和欧洲有什么不同呢?美国有很大的不同

就是它没有科学传统,而且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又富起来,所以美国的资源要比欧洲多

很多,所以你就会发现助教授就可以带博士,现在我们中国还搞一个博士生导师,现

在我不愿意印在名片上,明明是正教授了你还在上面印个博士生导师。好像博士生导

师是一个头衔似的,这是非常奇怪的事情,但是在欧洲的话你会觉得很奇怪,只有教

授才能带博士生,而在美国的话,一个助教授,一个年轻人,他就可以带博士。美国

的好处就是广种薄收。所以他出东西出人才的机会也非常多,但是反过来良莠不齐,

所以美国很多大学的博士在英国的系统里面是不被承认的,然后你名牌大学出来的人

如果不是有名的导师或者做出有名的工作,就是名牌大学里出来的你也不见得可以找

到好的工作,这一点和中国有很大的不同,中国到现在为止还是看名牌,甭管他做得

了怎么样,噢,只要北大清华就抢着要,不是北大清华就不行,在美国的话他已经看

你做什么东西,这也是欧洲和美国非常大的区别。

*教授终生制和美国与中国不同的评级方法

另外就是终身制的问题,美国这个终身制和欧洲不大一样,因为欧洲只有很少人是终

身制,对吗?当教授的人很少,美国的话呢,大部分从助教授到副教授,副教授里面

有一个门槛,叫tenure制度,你拿到副教授以后呢,那么这个系统是怎么产生的呢

?据说一开始的是为了保证学术自由,因为美国在二三十年代的时候实际上受教会的

影响还是很大,如果教授批评教会或者批评政府,就有可能被炒鱿鱼。为了保证学术

自由,后来就设立了终身制度。但是这个终身制度设立了以后就产生了很大的问题,

在美国你就看得很清楚,比如说,美国物理学的大扩张是冷战时代,尤其是苏联人造

卫星发射以后,美国大大加强了科学研究,请了一大批物理学家。普利高津在奥斯汀

的研究所的三个教授,三个三分之一,三分之一是普利高津,三个是美国的正教授,

刚进去的时候能够很好地工作,等到他拿了终身教授以后,实际上真正在干活的人只

有一个半人,还有一个半人已经不干活了,为什么讲半个人呢?因为半个教授人很厉

害,提问题很厉害,但是都叫学生干活,自己不干什么活,当年是他还是能够判断学

生干得怎么样,所以奥斯汀大概在七十年代到现在后来的三十年过程里面,绝大部分

世界前沿的成果都是没有tenure的人做的,都是研究生,博士生,博士后或者作像我

这种没有终身制的研究员做的,从我来说去年北大辩论终身制的问题我认为终身制是

不重要的,竞争是重要的。而且从我们来看,实际上后面的工作研究生比终身教授做

得好,所以实际上美国这些年来已经开始反省终身制,很多大学里面已经开始取消终

身制,但不是全国统一的,而是各个学校自己做的,开始对拿到终身制的教授进行review

,然后一开始review,有些人名气很大,()一看到review,还没等到你review,不

等到你请他走,他自己已经开路了,因为他可以到竞争不那么厉害学校里去。我觉得

北大的改革为什么这么困难呢?实际上中国的教育部比较保守。如果中国的所有学校

都开始竞争的话,人才可以流动的话,那你在北大拿不到终身制没有什么关系,我跑

到科大去,或者云南大学去,可能我还做得更好,北大你很难将你的选拔一定是公平

的,因为选拔投票教授是一个委员会,大部分人自己可能都不做研究,他怎么能够选

得出来?然后我觉得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中国的报纸一直在那里鼓吹办世界上一流

的大学,甚至有一个我的好朋友,原来在香港科技大学的,现在在香港大学吧,叫丁

学良,在报纸上写文章,说tenure制度是保证世界一流大学的一个制度,我觉得这种

说法是很幼稚的事情,美国的三流大学也有tenure制度,这和世界一流大学没有什么

关系,而真正重要的地方在于美国和中国的评级办法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件事情决定

中国的学术水平。我们做政治学的同学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大概会非常崇拜民主制度

,民主制度在科学上是非常有害的,为什么呢?任何科学上的发明,如果多数人都赞

同的话,这已经不是科学前沿了,所以认为民主制度能够防止腐败,能够保证科学进

步实际上很坏的,民主制度可以防止最愚蠢的错误,但是不可能选优,所以中国的科

学上不去,我认为有两个原因,就在于中国没有建立一个好的选优标准,中国的教

育,中国的金融实际上都没有一个选优的标准,不知道谁是好的学生,不知道谁是能

够做出成绩的。中国只有一个东西能够选优,就是内战。打仗的时候打出来的那些将

军,那个不是皇帝钦命的。但是一旦进入和平,建立官僚系统,里边选拔的人,中国

从来就难得选出优来。所以像中国的汽车,定什么三大三小,定下来的那些厂,生产

出来的汽车都没有办法竞争,然而黑马冒出来还能竞争,所以中国始终没有解决的问

题,然后我给你们讲解决办法实际上是很容易的。很容易的办法就是评级的问题,这

件事情最近我在我们的中心讲过,大部分人都反对,我给你们讲讲看,看你们赞不赞

成。中国怎么评级呢?很简单,就是领导提名,right?然后全体表决。然后呢,表

决的时候,底下就有很多动作,所以你就会发现,能够被选上去的人,多半不是研究

做得好的人,而是群众关系比较好的人。如果拼命做研究的人,我哪有时间和你去喝

酒啊,家庭拜访啊,照顾你的小孩啊,或者嘘寒问暖啊,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而且

科学家一般来说包括许多艺术家也是一样,他越是做得好的人,一般都有一些怪癖,

像我的怪癖还少一点,因为下乡啊,给改造得差不多了。但是很多科学家,艺术家都

有怪癖。你要是民主投票,他一定不行。那美国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它很简单,设立

一个委员会,所以民主制是很重要的事情,但是关键问题是谁有投票权。美国的提级

不是全体教员投票,尤其不是所有资深的资浅的,做研究的和不做研究的都来投票,

中国的很多学术委员会投票包括北大,首先占主导地位的是各级行政领导。美国分工

很清楚,你是行政领导的人员一般是不做研究的,或者你曾经做过研究但是现在没有

时间做研究,你是为大家服务的,他这个commission 里面最重要的是学术带头人,

有他们来投票。他的目标只有一个:我这个学校,在前沿上要争取世界一流。那么我

要招世界上最好的人,你要知道凡是到了世界第一流的东西,一定是曲高和寡的,所

以即使这个科学家他们不能判断是不是他们这个领域里面坐的世界上最好的,那他怎

么做呢?假设今年我有两个名额,是终身制的候选人,好,现在竞争的人大概有五个

,你们每一个人写一份报告,说你做了什么事情,你要在全系上做一个讲演,同时你

还要提名全世界范围内哪些科学家可以对你的工作做出评价,所以它的国际标准根本

就没有单位里人际关系的问题。然后你就面临一个风险咯,你提名的这个科学家在你

这个领域里面,知名度越高,他说话的分量越大,但是说话分量越大的科学家你想要

买通他的可能性越小,right?你打个电话,说:"哎呀,做点好事吧,帮帮我一把吧

。"不可能。很可能他写来的信把你说得一塌糊涂,所以你的风险就很大,当然你要

安全吧,我要找一个哥们,我们经常见面的,请他解决这件事情,他的分量又小,这

个信每个人就3封到5封,送到委员会里面,委员们读这个信,委员会一看了这个信以

后大概也就知道哪个人做的东西是最重要的,然后进行投票。这是很简单的事情,然

后你就知道一个非常简单的游戏规则,就会改变学校的提升的标准,究竟是全球的竞

争标准,还是单位里的人际关系,It's simple,right?你们假如将来有机会当什么

学校的校长你可以试验看看,你只要试验一下,我想你可以在很短的时间里面改变你

的学校的面貌。

*历史上的四次体制改革浪潮

我讲一下世界历史上科教体制其实有几次很大的改变。当然讲四次浪潮是我说的,你

们要是发现五次浪潮我也不反对,因为我不是专门做世界科学史的,我只是业余关心

一下,第一次我觉得是英国从古典式的系统到学习法国的办法,后来创办的学校比如

伦敦大学呀,那是新型的大学,和原来的剑桥牛津是不一样的,它里面有很多工业应

用的学科。然后第二次我觉得德国把研究和教育结合起来成为新科学主导的国家是非

常成功的,后来好的学校,我想研究型大学都是遵循德国的榜样,在这个意义上,中

国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实现这个转变,为什么?因为最好的学校--北大,还不是一个真

正意义上的研究型大学,还是以教学为主而不是研究为主的大学。第三次的话呢,实

际上是苏联的卫星上天以后,对美国有非常大的冲击,所以美国全国有个大辩论,然

后检讨美国落后的原因,得到一个基本的结论,就认为美国忽略了基础科学教育的重

要性,而基础科学教育是以知识为主,而不是培养人的创造发明能力为主,所以他们

后来出版了一系列改革的教材,其中最重要的一套教材以前讲课中已经提到,就是Berkeley

(加州伯克利大学)编的那套物理学讲义,所以你们有兴趣的话还可以看一看,中国

是翻译过来的,但是我怀疑中国又回到传统的教育里面去了。最近一次呢我觉得是冷

战结束以后,这次的结构调整,实际上有很大的差别,因为苏联人垮了以后,美国没

有军事上的对手,然后就削减经济预算,美国有很多小的学校,就发现没有学生修物

理了,这物理系都给关门了,然后也有很多传统的学科都关门了,有很多新的学科开

起来。最后一次的改革毁誉参半,好的地方就是推进学校的商业化,所以有很多创新

课程,比如说类似于企业家精神呀,怎么创办小企业呀,这种课都是在MBA里开的。

北大也有--不知道光华有没有这种课,那么这种就成了他们很重要的卖点,所以美国

在这种商业化里面非常时髦。那么艺术系里面开的很多课,跟科学结合起来,然后把

舞台啊,灯光啊,服装呀,设计呀都搞得非常fancy,这点北大好像做得不错。北大

的艺术系好像不是正统的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开的,所以请来的人里面结合艺术交叉的

地方,什么电影呀,电视呀,广告呀,好像北大还做得不错,北大现在有艺术系的同

学吗?我明天要到艺术系去讲演。所以你就发现北大有很保守的地方也有很前卫的地

方。但是它也有很大的问题,就是最近这几年的改革基础科学被忽视了,美国现在又

重新搞导弹防御系统,我觉得他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认为中国真正是一个威胁,实际上

是通过军备竞赛恢复美国的高科技领先地位。因为他们吃的老本已经差不多了。

科技教育体制的具体安排

*科技领导体制:导师制,老板制,与单位制

我讲一些非常具体的东西。你们将来毕业走到社会上去,就会发现书本上教的那些大

道理比如产权,其实很少有用。但是小的制度安排我觉得非常有用。我给你们讲一些

非常小的制度安排。实际上我觉得一个科技教育体制它有没有效率完全取决于谁说了

算。在我看来,现在的科教体制大致有三种:欧洲是导师制;象普里高津、波尔这种

导师,如果这个领导人选得对,他一个人决定这个研究所里的一切东西,用中国的话来

说是一人化领导。中国只有战争时期,第四野战军的林彪是书记兼司令。一到战争结

束就是党政分开,互相牵制。所以中国大概从未实行过真正的导师制。第二种实际上

是美国的制度,它叫老板制。为什么叫老板制?因为它的基金是按人分进来的。所以

你真的是给老师打工。他们不叫老师,叫"My Boss"。有的Boss会好点,多数的Boss

用美国人的说法是"Slave Driver",拿着鞭子赶slave,学生都是cheap labor。它的

一个好处是非常出活。你们不要小看美国人,美国学生的勤奋程度远远超过中国学生

。中国现在的工人、经理远远比美国人勤奋。美国人一到假期就度假,中国人打电话

去加工产品,一天24小时都接。但是中国的大学研究生院不是。我每次回奥斯汀,任

何时候开车到学校去,无论是1点,早上3点还是5点,很多大楼灯火通明。那些学生

就彻夜在那里。图书馆24小时开放。图书馆里会有长沙发,你累了可以在那里睡觉,

然后起来继续干。可见美国人做科学研究的拼命程度不是我们北大同学可以想象的。

所以你就知道你们活得太舒服了。原因是什么呢?你们的老板没有一个有权力当"Slave

Driver"。我给一个同学不及格,我就怕这个同学自杀,所以我给你们都及格,只好

靠理想来鼓舞你们。但是如果在美国的系统下,非常简单--生存竞争,炒鱿鱼。考一

次1/3不及格,划一个高斯曲线卡一下。开始进来一看,哇!热闹得很,五十几个学

生,一直到博士论文答辩大概只剩几个。过几年大部分人都disappeared,学术市场上

见不到了。淘汰率非常非常高。最后一个当然就是中国的体制--单位制。我觉得中国

的问题与产权无关,就跟这个有关系。

*基金的分配:学术带头人制与单位制

到底这个经费的分配是否应该按单位分?现在要强调科学,几个大学往下分,分完以

后什么结果都看不到。美国和欧洲是落实到人。只有打胜战的将军才能拿到钱,打不

胜将军是要被开掉的。但在中国,只要元帅的资格足够老,底下的人就象老母鸡孵小

鸡一样,都被照顾。这基金的分配也非常简单,到底该用学术带头人制还是单位制。

美国人为什么会花一个很大的价钱去挖一个学术带头人(它挖一个人都是百万以上)

。因为这些人是带嫁妆的,你要明白。因为科学基金会、私人基金会给钱认的不是学

校的牌子,是这个人的声誉。钱给他,看他能做出什么。我现在挖北大一个非常出众

的教授到复旦去,你别看复旦给他一百万,马上,他为复旦带来的钱可能就是一千万

。实际上最重要的不是钱,而是一个政策环境,能让你充分施展。我记得当时奥斯汀

把做基本粒子的带头人Wilbarger (实现了杨政宁的统一理论)从Harvard挖到Texas

,你知道是什么道理吗?抓住Harvard的一个政策弊端:Harvard虽然是个非常有名的

学校,但是Harvard对女性看不见的歧视非常厉害……Wilbarger 的太太想从副教授

升为正教授……Texas给他的激励机制非常简单,你只要过来,你太太在Texas就升正

教授。而且给他offer的是整个Texas公务员系统中最高的工资,比Texas州长的工资

还要多好几万。北大的校长最高待遇是副部级,科大以前校长最高待遇是委员长级,

后来每换一个书记就降一级,从委员长级,国家领导人级降到副总理级再到副部长级

。中国解放以后知识分子的地位不断下降。但美国要赶科学上去。为什么?因为当时

国会议员抢来抢去,Texas才从Chicago抢来一个美国最大的加速器项目。当时以为这

个项目建起来会带动整个Texas的科技起飞,结果后来冷战结束以后付不起钱了,就

把那个超导加速器关掉了。但即使是这样,奥斯汀在基本粒子领域内仍然是全世界最

好的,原因就是它把那个学术带头人挖过去了。

*人员提升与流动:终生制,合同制,流转制(日本)

还有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就是人才的聘用制度。如果现在复旦叫我去建一个研究所

的话,我就会试验试验普里高津的体制。中国非常大的问题就是--成立研究所就要给

编制。在研究所还没有成长起来的时候就要进编制,就为了证明你的山头足够大。现

在教委评基地都要求多少人,要底下人多才给基地称号。你就发现人越多内斗就越厉

害就越出不了活。什么西方经济学什么金融理论要十几个人干什么,两三个就好,甚

至一个人就够了。你完全可以把哪些编制空出来。在国外,人员的聘用终身制非常少

,大部分是合同制。干得好就延长,干不好就开路。我记得还有一个制度非常好,是

日本的。我把它叫流转制度。中国科学教育医疗卫生的分布是非常不合理的。现在中

国大城市的医生富余,医院的很多床位都是空的。我在美国住院--胃出血,住三天就

把你赶出来。为什么?它要省钱。在美国生娃娃也是三天就把你赶出来。在中国你要

住院,巴不得你住一辈子。因为它的床位是空着的,住进去好收钱。但是中国的中小

城市、农村根本就缺少医院。我认为北大积压的人才不晓得有多少。你去看中国其他

学校。我去看过中国的福州大学--省一级的大学。在美国的话,你要在省一级的大学

拿到一个助教授的位置,那是非常非常好的运气了,非常厉害。比福州大学低两个档

次的大学你都要打破头才能进去。你到那去看,根本没有几个像样的老师。一个非常

重要的原因:大家好像以为呆在北大好,就不愿意走。实际上北大是条虫,出去是条

龙。因为论资排辈压得很厉害。日本的名牌大学比如说东京大学、帝国大学也象北大

一样特权非常高。你要去做官,如果不是东京帝大的根本就进不去。大公司看重的都

是东京大学。日本有一个制度非常有意思:到了退休年龄,名牌大学的教师就得离开

这个学校,到低一档的民办大学去教书。现在科学寿命是很长的。很多科学家到了退

休年龄仍然是非常好的科学家。他到其他学校去任教的话,就把知识传播开来了。我

认为中国这点做得非常差。在北大那么好的学校,到了年龄60岁,就强迫教授退休。

整天在燕北园里没事干就跳秧歌舞、交际舞、打太极拳。把他们送到省一级的大学,

那都是宝贝呀。所以中国人才的浪费与中国体制的僵硬非常有关系。

*人员待遇:等级制,年资制,竞争制;保密与攀比

另外这个人员待遇也非常有意思。你怎么给他涨工资。

最最糟糕的一种办法就是中国的办法--年资制度,按多少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

给他提钱。我知道在美国包括Chicago、奥斯汀,很多人当了二十多年的讲师,就当

不上副教授。为什么?教书教得非常好,没有research competition。那你说他为什

么不走,他就enjoy呆在 Chicago。要到小学校去当个教授、副教授是个非常容易的

事情。这是个人的双向选择。但你在中国,你在北大呆了五年,你还不给人家提,十

年再不提就过不去了。在美国是分得非常清楚的。你是做行政、教书还是research的

,标准完全不一样。第二条就是等级制。等级制和竞争制还不一样。欧洲很多系统都

是等级制,提上去后只能上不能下。如果科学进步很快的话,年轻人的出路就比较少

。现在你就会发现欧洲国家越来越难找到好的年轻人做教职。原因是什么?工业界会

高薪把人才挖走。所以学校招的人越来越差。但是你要知道一件很有趣的事情。美国

教授的薪水是竞争制的。你们知道什么教竞争制吗?譬如现在有一个新的领域--纳米

,大家都在抢纳米技术的人才。一去抢就有市场价格。譬如我要聘一个纳米的助教授

,他的工资可能比传统领域的正教授工资还要高。在中国马上就要翻天了。一个助教

授的工资怎么能比正教授的还高?这就是市场竞争的结果。所以你就知道美国的官员

为什么能守住非常能干的核心技术人员,美国的小的学校为什么能爬得那么快。取决

于公司的compete。

在政府部门搞一个银行监管,台湾银行监管人员都被民营银行挖走了,那你还监管什

么。找一群羊来管老鼠肯定没戏,只能养猫来抓老鼠。美国所有的薪水全都是保密的

。除了老板知道你知道,没有其他人知道。美国人非常忌讳别人问自己挣多少钱。但

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攀比。人人都知道谁挣多少钱,然后天天就觉得自己不公平。中

国是全世界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中国也是全世界抱怨最多的国家。人人都不满意。

人比人气死人。中国的文化有很多优点。但有两点必须要改:中国人喜欢吃,世界上

几乎所有的珍稀动物都吃过了;第二就是攀比。所以你就会发现中国的文学自己觉得

很得意,但是世界上很少有人欣赏,天天在抱怨。抱怨得最好听的,翻译成英文卖,

人家不买。墨西哥人、吉普赛人穷得不得了,手风琴一拉,琵琶一弹,照样兴高采烈

。中国人就在那里抱怨。

*待遇的差距:竞争制大,等级制小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差距到底是大好还是小好。我告诉你们美国的差距要比中

国大很多。原因非常简单:竞争体制。要挖来一个学术带头人,需要非常高的代价。

解决办法就是压低中低级人员的代价。很多人以为到MIT、Chicago去读书肯定奖学金

高。实际上它们给的奖学金最低。为什么?它们不怕你不来。它要招的是领导人。反

过来差的学校要往上爬,怎么办?它没有办法挖好的老师就挖好的学生。所以你们记

住一个经验:如果你们申请美国学校,哪个学校奖学金多你就上哪儿去,你多半是上

当了,因为奖学金多的学校多半是不怎么样。它挖你去希望能改善它的形象。所以在

这个世界上,想要钱就少有成就。中国文化有一个非常糟糕的传统,认为名利权三收

,甚至还加女孩子--四收。实际上要有所不为才能有所为。要做科学就不要在乎名利

*制度的得与失:竞争制短期有效,等级制鼓励原创;关键:创始人与路径依赖

当然这些制度没有一个是最好的,它都有得有失。譬如我非常欣赏研究性的大学,但

是代价就是活着出来的很难--那里都是助教教书。要是我在那些研究性大学里,我真

是没有时间给你们讲这些故事。我看起来好像很悠闲,其实我挺累的,要放弃好多做

科研的时间。如果在研究性大学,基本上就是让你们自生自灭。我女儿在MIT念书的

时候,题目根本不懂,问助教,印度助教,英文一塌糊涂,也听不懂。没有办法,只

好打电话回来问老爸。在这点上,中国学生还是挺合算的。在北大,教育部就有莫名

其妙的规定:科学院院士必须上一线教书。对学生倒是一件好事,只是院士就不在前

沿上了。另外不管怎样,你设计一个好的制度都不可能自动成功。原因就是你在任何

一个学校,任何一个科研系统,它对自身文化--选美标准、选择机制--都会有传承。

北大虽然经过那么多运动仍然在中国老百姓心中有那么大的声誉。现在想起来还得感

谢当年的蔡元培。他留下了一种精神、一种风气。不论后来有什么干扰,都有一种文

化传统。然后你才知道历史上可以有这种事情--考不上北大可以当北大教授。现在没

有人敢说这种事情。

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在科学院曾经工作过两个所,产权是一样的,都是中国共产党

领导之下,文化完全不同,但创始人不同。开始我在中科院物理所工作,物理所是严

济慈建立,人员都是他选拔的。这里的科学家经过多少次运动仍然是非常敬业,非常

有科学精神。你可以跟任何人讨论问题,没有人嫉妒贤才。等到后来要建核能装置,

因为耗能非常大,一个试验就好几百万,北京就吃不消了,就建在安徽。我认为中国

历史上非常大的错误就是限制人口流动。然后谁都不愿意离开北京,因为北京有特权

。北京隐形的补贴非常多,特别是教育的特权。所以北京好的科学家,有希望往上提

拔的都不愿意去。结果谁去呢?谁解决不了夫妻关系,两地分居的就去。所以如果你

娶了一个农村户口的太太,不想永远分居,没办法就到安徽去。就这样组建出一个研

究所,党政人员就调物理所的转业军人。原来是一个试验员的就调去当党委书记。好

家伙!这么一搞,一个研究所就没法做研究了。为什么?派去的书记是一个军队干部

,人非常好,但从未做过科学研究。谁是好的研究人员,他的标准就是就看谁坐在办

公室里好好看书。我们那些人忙得鸡飞狗跳的到处搜集文献,采购材料,几乎都没有

时间回家睡觉。他在办公室里看不到你,就大怒,你们这些人都在干什么?你说我要

在办公室里呆着,我还做什么研究。我发现中国后来放大起来建的许多工厂、研究所

就是这么拼装起来的,根本没有办法打战。我想这个事情是非常重要的。我再给你们

讲一个故事,你们就知道中国领导人的观念了。激光技术刚出来的时候,中国和世界

的差距很小。激光刚刚发现,科大就已经建立了一个激光专业。然后在安徽建立了一

个激光研究所。后来传达了一个文件,我都没有看懂,口头传达:毛主席最高指示-

-找一批人来,给他们饭吃,叫他们把东西搞出来。你说说找一批人来就能干吗?科

学家有水平的没水平的差别非常大。所以作科学如果不讲究发掘人才,而是以为钦定

的部队就能打战就错了。现在讨论半天产权,国有企业也搞不上去。国有企业有做得

非常好的,也有非常差的。关键就在于创建这个企业的领导班子,当时是一个什么样

的队伍,带出来一批什么样的人。然后你就知道当年打战的时候。我经过文化革命,

我调查得非常明白。彭真,原北京市委书记,去了以后就把以前的土匪、部队全都收

编了,解放军就扩大了很多。林彪从关内带去的那些军队身经百战打出来的,徒手进

关。然后一打战,彭真收编的军队马上就垮了,能打的还是老八路,林彪、聂荣臻带

去的军队。你就知道这个部队是打出来的,还是拼装出来的了。前些年,朱鎔基搞的

企业集团作大,包装上市,搞那些名堂。其实企业作大,是上头给的特殊政策,让你

往里添人,但是核心队伍不变。中国有句老话,英雄雄一个,降熊熊一窝。我来讲这

课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你们这里有人才冒出来,将来能给领导推荐推荐,缩小你们

走上前沿的时间。中国不晓得还要经过多长时间才能把这个问题解决。

中国科教体制改革的探讨

最后我讲一点我个人对中国科技体制的一些看法。

*技术赶超,轻视理论

我觉得中国到目前为止科学体制的改革还是落在经济改革的后面,一个非常重要的原

因就是中国到目前为止还是技术上的赶超方式,轻视理论。这个非常有意思,中国的

这种轻视理论,每次运动一搞,包括***时代,都要反对科学院理论不结合实际,

本来就没有理论,还结合什么实际。Right? 实际上中国对理论花的钱非常少,而且

老一代科学家跟我讲,他们说:"中国在原子弹和导弹方面那么成功,但在中国的航

空方面那么差,一个非常简单的原因就是,原子弹和导弹的研究,在最开始时是理论

的科学家在主导,所以能够看很远,发展方向很远。然后航空呢?就是技术工程的模

仿,这样,中国的航空一定上不去。" 所以中国这个民族,轻视理论,轻视基础科学

是根深蒂固的东西,到现在为止,我认为中国还落在俄国,落在法国,甚至还落在以

色列后面,也就是说,中国的理论人才极为的缺乏。当然你可以安慰说,中国比日本

差不多,但是实际上日本已经有很好的理论科学家。

*工匠式教育

第二我认为,中国的教育整个是工匠式教育。我觉得非常可笑的是,北大好些院系,

我现在不愿意提了,为了创收,开的那些课程,我觉得根本就是大专的课程。开很多

的课程,所以现在北大的学生负担非常的重,但是真正开得好的核心的课程,我觉得

是不多的,但是杂七杂八赚钱的课程,给老师涨工资的课程开得却比较多,所以北大

这个教育我认为是需要非常大胆的改革。当然到目前来说,我还是觉得,我对我们

的书记和校长还是非常的佩服,但是北大的这个老的传统非常难改革,所以北大有一

个老师,物理学院的老师说过一句话,我觉得还是挺深刻的,他说:"北大的好处是

什么话都可以说,所以现在我可以批评,但问题是什么事也做不成。"所以这件事情

,我也就是觉得希望能够改变。

*行政主导,设备优先,轻视个人的作用

那么一个非常大的原因就是中国的大学的行政主导,我认为这是解放以后的问题,而

不是解放前的,现在再有个蔡元培想要聘梁簌溟我想大概是不可能。行政主导然后

设备优先,上面拨了多少钱。实际上拨给北大的钱多得不得了,买设备,盖房子,当

然花在人上的钱,我认为是微不足道的,非常之少。这就非常的奇怪,西方国家如果

是想要提升学校的地位,一定是花钱重金请那个前沿的学科带头人,重金不是说光给

些工资,还有建有关的实验室啊,聘请他的助手啊,建立一个团队。我在北大看见

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所有的系都变成院,物理系变成物理学院,数学系变成数学学院

,级别都升了,但是对做科学的人来说,麻烦就更多了,不是更少了,要出去,批的

东西就更多,这个风气什么时候开始我不知道,但是如果北大作为天下先,有这样一

种发展的模式,我是觉得非常奇怪的。所以你就会发现在国外,在近二十年,交叉学

科发展得非常得快,交叉学科的科研中心发展的非常快,当然北大是传统的学科的升

级,所有的学院都改成叫大学,所有的系就都改成学院,就换一个牌子,实际上的问

题呢,并没有解决,这应该算是比较差的中国特色,我个人认为。

*改革建议

所以我的看法呢,中国真正重要的事情,第一重要的事情,是要建立国际竞争的评价

和选择规则,如果靠近亲繁殖的从事多数的投票选举,任何学校都不可能建设成具有

国际范围内竞争力的学校。

第二个的话,就是设立新的机构,我认为是要因神社庙,而不是没有神就圈地,中国

办了好多的研究所,什么系啊,就挂一个牌子,然后里面根本就没有人,你挂了牌子

后,里面的人在那里权力斗争,而不是做研究。

另外的话,我觉得真正有贡献的科学家应该是封侯而不应该是封官,我们北大有非常

好的科学家,只要刚刚一出成果,马上就变成政协啊,什么官啊,科学就甭做了。这

个事情,当年我就和我的老师严济慈 ⑦ 有过争论,当年郭沫若请严济慈去当科学院

副院长的时候,严济慈就有犹豫,他就说:"我要离开实验室的话,我就不再是科学

家了。"当时郭沫若的话说得好象非常有道理,他说:"你一个人离开实验室,可以让

千万个人走进实验室。"然后,严济慈就接受了郭沫若的邀请。但是过了几十年以后

,我回来,我再想这件事情,我觉得这件事情不对,今天你邀请我离开实验室,我就

不会干,萨缪尔森⑦就拒绝当肯尼迪的总统经济顾问,所以后来你看萨缪尔森培养出

多少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各个人的特点不一样,当然,严济慈他有很高的政治上的

素养。但对多数的科学家来说,你要让他去当行政官员,我觉得是非常地得不偿失

,比如说,我认为我们的北大校长,是非常好的科学家,结果出了点小问题,有一个

女孩子,在外面被强奸死了,然后马上学生就在办公大楼前静坐,当时我是北大老师

,我感到非常悲哀,北大的同学没有反省过五四的传统,我觉得你们应该看一看蒋梦

麟写的回忆录。实际上五四传统在好的地方是在参与政治,弱的地方是在完全打破了

科学的尊严,你说北大的一个校长怎么能管得着这个犯罪,美国每天校园里面抢的杀

的有多少,而北大学生轻易的就静坐示威。实际上的结果我认为,中国历来的学生运

动从来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削弱知识分子在中国社会的地位。你去看看中国现在的

知识分子和科学家的地位,什么时候能比得上五四运动的时候,现在中国哪个校长在

社会上讲话的作用能比一个副总理影响大,没有。所以我觉得同学们实际上应该想

一想看,我们北大每年庆祝校庆,永远是自吹自擂,北大的光荣传统,你付出了什么

代价,所以我觉得北大很难成为一个世界上很好的科研中心的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北大

学子自己不尊重科学,不尊重科学家,人人都认为自己是半个政治家,我认为这个事

情非常危险。中国将来经济发展的好,北大应该是一个学术中心,而不是一个政治中

心。

另外,我非常反对现在中国片面的学美国搞一些无记名的评选,然后在美国主流杂志

上发表一篇文章,一中奖就得多少奖金,如果这种办法作为中国科学主导方针的话,

就会跟台湾一样,把中国科学变成了美国的附庸,中国科学的上去实际上是与周恩来

搞得十二年发展规划有非常重要的关系的,所以中国在从飞机到原子弹到火箭到半导

体,所有这种科学的上去都不是以在国外发表文章,而是以在科学上填补空白来作为

科学家的目标的,所以后来我到台湾去,台湾的科学院院长很感慨,说台湾的科研条

件比大陆好得多,台湾的任何学生可以到美国最好的大学留学,但台湾的科技研究和

大陆根本没办法比。但最近二十年来,我认为中国的市场化的改革,***同样搬到

科学院里来,要科学院也要向市场化看齐,我认为这件事情是非常可以批评的,现在

中国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对西方科学的依赖实际上是加深了而不是减少了。所以我的看

法是,在中国经济起飞以后,美国已经非常明确地把中国作为头号的敌人和竞争对手

,加强对中国科学技术转移的限制,也加强限制中国留学生去美国的重要科技部门留

学,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中国应该有非常远见的科学规划,然后把科学规划适当地结

合,否则的话是不行的。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从历史经验上来看,你看法国、德国

、苏联包括以色列和中国科学的崛起,基本上靠的是社会主义的办法,也就是说国家

规划然后重点支持,而不是市场化的办法,所以以为市场是万能的,教育变成产业这

种说法,假如不是为了给自己涨工资的话,实际上是摧毁中国科学的前途的。

所以在这点上我会强调,中国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就业的压力,就业的压力的话,你就

看任何一个支柱的产业包括钢铁工业、纺织工业在世界上都是产量最大的,但是雇的

工人却是不断下降,原因是什么,技术进步。所以中国不可能找到任何一个产业解决

中国几亿工人的就业问题。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发展产业多元化,产业多元化必须要

教育多元化,所以我认为中国的教育部必须尽快改革这种一元化的考试方式,这是一

种非常糟糕的制度,然后要从小鼓励学生和学校的多元创新。那么现在稍微改了一点

,但是我觉得这个东西也不要怎么管,大概明年开始我要招博士生的话,可以自己出

题了,而不是统一考试,但是我认为光是这样是不够的,但起码的是一个好的方向。

最后今天我就差不多讲完了,如果你们要是感兴趣的话,两个礼拜以前在奥斯丁举办

的一个复杂科学的讨论会,有非常重要的成果,你们要是感兴趣的话,他们讲演的内

容直接从网上下载,你们可以去看。

今天给大家一个娱乐的是,是上次我们没有放的电影,这个电影和科学体制有关系,

是《Camille Claudel》。在这其中,你会发现罗丹是一个很成功的雕塑家,他运作

他的雕塑在某种意义上很像是半个普里高津的研究所,他是相当于企业化的一个运营

的,但他和普里高津的差别就是他对待学生有点像资本家对待工人一样,到后来他的

情人和他的学生都和他起了冲突,你们可以看这个故事。这里面有一个warning,

你们要看西方的艺术电影,不可避免其中的裸体镜头,所以在座的要是有十八岁以下

的要抗议的可以现在先说。但我认为中国传统上讲的对性的禁忌,其实并不好,我小

的时候自学西方的绘画,学素描,我们小的时候会对女性美有崇拜,会知道怎么爱美

。所以,中国的很多社会犯罪,我认为不是说他看见过裸体的画或者雕塑,就要产生

犯罪的感觉,我觉得他们对于美没有概念,只有动物的******,但我话说在前面,我也

不敢担保,再有十年文化革命,你们要批判我的话,我现在就给你们批判的机会:有

没有同学要抗议,有的话就举手,不然的话,我们就集体决定我们开始放电影。

另外我还要讲两个事情,我们这一期的上课,我个人感到非常有成就感,因为好多同

学做的研究非常有创造性,所以我现在征询我们同学自愿的贡献,我们同学有做得非

常好的,有分析《猫》的,分析帝王的封号然后来研究中国文化的变化的。那么我想

你们给我报告一下,有的话,我准备下节课,大概还有两三节课了,做得好的同学可

以给十分钟或者十五分钟报告你们的成果,你们准备一个Powerpoint,要非常像国际

科学会议上的那种报告,如果这个报告我认为很满意的话,我现在还没有想好时间,

我准备搞一个全校的Presentation,把我两个班的同学,自己做研究的做一个报告,

我想请北大的各个系的和有关老师来,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请我们的校长和书记来,

原因是什么呢,我想我们对北大的教改做一个建设性的贡献,不是说北大的人文和科

学不能打通吗?北大的同学必须要以学习知识为重,不可能从第一年开始就做研究,

而我认为是可以的。那么,可不可以我们就试试看,如果有同学赞同我这个理念,那

么你就自告奋勇,跟我打一个招呼;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我们最后的成绩还是跟讲课

的整理有很大的联系,所以你们还没有整理的同学,要抓紧时间和助教联系,另外我

还有一件事,你们在座同学有学法文的吗?我这里有一篇文章需要翻译,所以你们谁

能帮我翻译的话,可以算本课的成绩。那么,下面你们休息十分钟,我们就来放电影

。谢谢大家!

注释:

① 欧 拉 (Leonhard Euler 公元1707-1783年) 1707年出生在瑞士的巴塞尔(Basel

)城,13岁就进巴塞尔大学读书,得到当时最有名的数学家约翰·伯努利(Johann

Bernoulli,1667-1748年)的精心指导.他从19岁开始发表论文,直到76岁,半个多

世纪写下了浩如烟海的书籍和论文.到今几乎每一个数学领域都可以看到欧拉的名字

,从初等几何的欧拉线,多面体的欧拉定理,立体解析几何的欧拉变换公式,四次方

程的欧拉解法到数论中的欧拉函数,微分方程的欧拉方程,级数论的欧拉常数,变分

学的欧拉方程,复变函数的欧拉公式等等,数也数不清.他对数学分析的贡献更独具

匠心,《无穷小分析引论》一书便是他划时代的代表作,当时数学家们称他为"分析

学的化身".同时,欧拉是科学史上最多产的一位杰出的数学家,据统计他那不倦的

一生,共写下了886本书籍和论文,其中分析、代数、数论占40%,几何占18%,物理

和力学占28%,天文学占11%,弹道学、航海学、建筑学等占3%

②段永基男,1946年7月出生于北京,硕士,中关村科技发展(控股)股份有限公

司总裁。197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后在北京市176中学任教。 1979年重返校园,获北京

航空学院硕士学位。 1982年在中国航空材料研究中心任研究室副主任。 1985年,正

式加入四通公司,历任副总经理兼OA部部长,副总裁等职。 1991年至1999年9月,担

任四通集团总裁。 1999年9月至今任四通集团董事长。 1999年8月北京中

关村科技发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总裁。自1996年起,当选为全国政协第八届、第

九届委员。名言:不上高山兀颠连,怎见人间足壮观。

③弗里德曼出生日期  1912年7月31日

  学历

   1932年  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学士

   1933年  芝加哥大学硕士

   1946年  哥伦比亚大学博士

  经历

   1937年~1940年  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讲师

   1940年~1941年  威斯康辛大学经济学客座教授

   1945年~1946年  明尼苏达大学经济学与企管副教授

   1946年~1948年  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副教授

   1948年~1963年  芝加哥大学经济学教授

   1963年~1982年  芝加哥大学罗素杰出服务经济学教授

   1953年~1954年  剑侨大学傅尔布莱特客座学者

   1964年~1965年  哥伦比亚米契尔客座研究教授

   1967年冬   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客座教授

   1972年冬   夏威夷大学客座教授

1976年获诺贝尔经济学奖

  目前

  胡佛研究所(斯坦福)高组研究员

  重要著作《实证经济学论文集》(Essays in Positive Economics

  《消费函数理范》(A Theory of the Consumption Function)

  《资本王义与自由》(Capitalism and Freedom)

  《价格理论:初稿》(Price Theory:A Provisional Text)

  《美国货币史·1867年~1960年》与施瓦兹合著(摘自《诺贝尔之

路》)

④奥本海默美国理论物理学家和科学组织家。美国研制第一批原子弹的"曼哈顿计

划"的主要技术负责人。1904年4 月22日生于纽约,1925年毕业于哈佛大学,其后两

年间,先后在英国剑桥大学卡文迪什实验室和德国格丁根大学研读,在M.玻恩指导下

于1927年获得格丁根大学博士学位。1929年再次去欧洲,先后在荷兰莱顿大学和瑞士

苏黎世大学工作,得识W.泡利。回国后,1929~1942年在加利福尼亚大学和加利福尼

亚理工学院任教和做研究工作。1946~1966年任普林斯顿高级研究院院长。1967年2

月18日患喉癌在美国普林斯顿逝世。

奥本海默从青年时代起主要从事物理学的理论工作,在原子核理论、量子场论等方面

都有过贡献。早在1926年,他就利用量子力学方法研究了分子振动光谱;1930年指出P

.A.M.狄拉克电子理论中的"空穴"不是质子,而应是质量与电子相同的一种带正电的

新粒子;后来又同别人合作,提出了中子星的质量上限,即奥本海默极限。1939年还

根据广义相对论提出黑洞理论。

1942年奥本海默负责筹组了属于曼哈顿计划的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次年任该实验室

主任。在此期间,他组织领导了一大批世界著名的物理学家,研究、设计了首批原

子弹。被称为"原子弹之父"。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他反对美国制造氢弹,主张原子

能的和平利用;曾受到麦卡锡主义者的迫害(即所谓奥本海默案件)。

奥本海默培养了许多理论物理学家,促进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的新的物理学中心

的形成

⑤NBER 即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 创

立于1920年,是一个民间的、非盈利性、非党派性研究机构,其宗旨是促进对经济运

作更深的理解。该局致力于在公共政策颁布者、商业人员和学术界发展和传播公正的

经济研究。Martin Feldstein是该局的主席和行政主管

⑥严济慈(1901-1996) 著名物理学家、教育家,我国现代物理研究奠基者之一

。字慕光,号岸佛,1901年12月29日出生于浙江省东阳县。1923年夏以第一名成绩毕

业于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数理化部,因修满大学规定的学分,同时毕业于国立东南大学

物理系获理学学士学位,成为东南大学第一届唯一的毕业生。同年11月他到法国巴黎

大学求学,1925年获数理硕士学位,1927年获法国国家科学博士学位。是年回国担任

上海大同大学、中国公学、暨南大学及南京第四中山大学教授。1928年冬再度赴法,

在巴黎大学和法国科学院从事光学与电磁铁的研究。1930年底回国后任北平研究院物

理研究所所长,后又兼任镭学研究所所长。1935年被选为法国物理学会理事。抗战中

,他在昆明率领北平研究院物理研究所全体职工从事多种军需用品的研制工作。1948

年当选为中央研究院首批院士,出任中国物理学会理事长。

  北平解放后不久,严济慈任中华全国自然科学工作者代表会议筹委会秘书长。中

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即投身中国科学院的建设,任科学院办公厅主任兼应用物理

研究所所长。1952年任东北分院院长。1955年当选中科院数理化学部委员、技术科学

部主任,继而任中科院副院长。他还先后任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书记处书记、副主席,

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校长,《科学通报》和《中国科学》主编、《中国大百科全书

》副主编等职。他是第一、二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一、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三、四

、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1980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从

1983年起,他连续被选为第六、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复又任中国科学技术

协会名誉主席、九三学社中央名誉主席、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名誉校长、中国光学学会

名誉理事长、东南大学校务委员会名誉主任等职务。

  严济慈在物理学方面的研究和教育成绩卓著,在压电晶体学、光谱学、地球物理

学、大气物理学、应用光学等方面都取得了重要成果。他精确测定居里压电效应"反

现象",发现了光双折射的新效应;系统研究了石英圆柱体施加扭力起电的现象,发

现了石英扭电定律;深入研究光谱学,为丰富和发展原子、分子光谱学作出了贡献;

精确测定臭氧紫外吸收系数,为大气物理学中臭氧层测试研究做出重要贡献;研究压

力对照相乳胶感光性能的影响,此项研究对于工业生产、民用和科学实验均有密切关

系,时北平研究院院长李石曾曾撰文称其为"国学中光学之发明而为国学之光"和"国

学中物理学之曙光"。抗日战争期间,在昆明领导开展应用光学研究,研制成大批军

用、医用光学仪器设备,供我国抗日前线和驻印度的英国盟军使用,荣获胜利勋章。

他还发表了许多论文,仅在1927-1938年间就在法、英、美、德等国学术刊物上发表

论文50多篇(部分与他人合作)。1986年科学出版社汇集出版了《严济慈科学论文集》

  严济慈20年代编著的《初中算术》被教育部审定为教科书,延用了近20年;40年

代先后编著了《普通物理学》、《高中物理学》、《初中物理学》和《初中理化课本

》;60年代在中国科技大学授课时编著了《热力学第一和第二定律》和《电磁学》等

教材。

  严济慈参与了中国科技大学的创办和建设,1978年接任校长,在高校中率先创办

了研究生院。30年代主持北平研究院物理研究所期间,参与负责中英、中美、中法、

中比留学物理考试的命题、评审和录取工作,先后选拔了20多人出国深造,这些人后

来均成为著名科学家。70年代末在教育部领导下,他与李政道合作实施中美联合招考

赴美物理研究生项目的考选工作,他任CUSPEA委员会主席,历经9届,共派出900多

人。1996年11月2日严济慈病逝于北京。

⑦保罗·萨缪尔森出生于1915年5月15日。1935年获芝加哥大学学士;1936年获哈佛

大学硕士;1941年获哈佛大学博士。 1940年任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助理教授;1944

年任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副教授;1947年任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教授;1955年任麻省

理工学院客座教授;1945年任弗莱契法律与外交学院(Fletcher School of Law and

Diplomacy)国际经济关系教授。现为麻省理工学院经济终身教授。还在就读哈佛

大学期间,萨缪尔森就以其优秀的毕业论文获得了哈佛颁发的威尔士奖。萨缪尔森1947

年被美国经济学会授予克拉克奖。1970年,萨缪尔森以其无可争议的对古典经济学理

论的重要贡献成为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第一个美国人。萨缪尔森在包括微观经济学、

宏观经济学、国际贸易以及资本理论等几乎经济学的所有领域都有重要建树,他自称

是经济学专业化时代的最后一个杂家。他开创了经济学的数量化时代,是后瓦尔拉斯

主义(微观经济学)和后凯恩斯主义综合学派(宏观经济学)战后复兴崛起的鼻祖

.重要著作有《经济分析基础》(Foundations of Economic Analysis)《经济学》

(Economics)《线性规划写经济分析》(Linear Programming and EconomicAnalysis

),与多夫曼(Dorfman)及索洛合著《经济学文选》(Readings in Economics)

《萨缪尔森科学论文选》(The Collected Scientific Papers of Paul A.Samuelson

).

Vernon L. Smith:即佛农·史密斯 200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史密斯1927

年出生于美国堪萨斯州的威奇托,1955年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史密斯拥有珀

杜大学、马萨诸塞大学和亚利桑那大学教授头衔。自2001年起,史密斯担任美国

乔治·梅森大学经济学和法律教授。史密斯由于其对实证经济学研究的贡献而获得今

年的另一半诺贝尔经济学奖金。皇家科学院说,史密斯为实证经济学奠定了基础。他

发明了一系列的实验方法,从而为对经济学进行可靠的试验确立了标准.

 

 

出版社的胆量:从林徽因译《夜莺与玫瑰》伪书谈起

笔者注:这本书从装帧设计到排版等都无可挑剔,这个一向是磨铁文化的强项,但是,林译本的宣传口号以及不靠谱的插图,因为一些插图很模糊就很让人怀疑真实性。。。。。。不知道出版方对此问题会做出什么解释否。。。。。

 (1 /1张)

 

有学者质疑“林徽因译”———

民国第一才女林徽因唯一文学译作《夜莺与玫瑰》首次出版在去年底引起了不小的关注。然而,近日,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子善却指出,辽教版《夜莺》书中此文译文与真正的林译完全不同。“更何况书中另6篇译文是出自林徽因之手吗?根据何在?我不客气地说这是一本打着林徽因招牌的伪书!”记者联系到本书策划方磨铁图书公司相关负责人,称可能是大家考据不同,但其他则无可奉告。

■陈子善:

辽教版《夜莺》译文与真正的林译完全不同

陈子善说,“辽宁教育社版《夜莺与玫瑰》署林徽因译,且说是林‘唯一文学译作首次出版’。”但是得书—翻,不禁傻了眼,“此书装帧插图均佳,对王尔德原著版本也有介绍,但是林徽因译的吗?”他不禁有些疑惑。

经过了解,他发现林确实译了王尔德《夜莺与玫瑰》童话集中第一篇《夜莺与玫瑰》,发表于1923年12月1日《晨报五周年纪念增刊》,署名尺棰。经核对,他指出,辽教版《夜莺》书中此文译文与真正的林译完全不同,每句都不同!

记者登录当当网该书的主页,内容介绍写道,“本书是王尔德所著的童话作品经典选集,共收录了他的《夜莺与玫瑰》、《幸福王子》、《巨人的花园》、《忠实的朋友》、《驰名的火箭》和《星孩儿》七部脍炙人口的经典作品。这些作品,由民国时期著名的大才女林徽因翻译而成。林徽因的文字优美自然、富有灵气,充满了恬静的女性美。”

然而,也有一些读者提出和陈子善一样的疑惑,“没有听说林还翻译过剩下的六篇。”

■专家:林徽因就译过一篇

南通大学文学院教授、林徽因研究专家陈学勇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肯定地表示,林徽因就翻译过《夜莺与玫瑰》这一篇,其他几篇不可能是她的译作,此外,她还和梁思成合译了《苏联卫国战争被毁地区之重建》,1952年由上海龙门书局出版。和陈子善一样,他指出,这篇文章的出处乃1923年12月1日《晨报五周年纪念增刊》,署名尺棰。“这个笔名不大为人所知,因此这篇林氏译作也就几乎无人知道。”后来,这篇文章曾被收入《林徽因文存:散文·书信·评论·翻译》。

在《晨报五周年纪念增刊》中,《夜莺与玫瑰——奥司克魏尔德神话》一章中开头写道:“她说我若为她采得红玫瑰,便与我跳舞。”青年学生哭着说,“但我全园里何曾有一朵红玫瑰。”夜莺在橡树上巢中听见,从叶丛里往外看,心中诧异。青年哭道,“我园中并没有红玫瑰!”他秀眼里满含着泪珠。

辽教版是这样写的:“她说只要我为她采得一朵红玫瑰,便与我跳舞”,青年学生哭着说,“但我的花园里何曾有一朵红玫瑰?”橡树上的夜莺在巢中听见了,从叶丛里往外望,心中诧异。“我的园子中并没有红玫瑰”,青年学生的秀眼里满含泪珠。

陈学勇说,林徽因翻译这篇童话时才19岁,还是个中学生。她译笔的稚嫩、欠流畅是显然的,但典雅、秀丽也是显然的。

■出版方:

考据不同,其他无可奉告

记者联系到该书的策划出版方磨铁图书公司,相关负责人回应道,“这可能是大家考据不同造成的。”他说这些文字的来源是一些收藏家的藏品,至于具体的考据和其他六篇的译者是不是林徽因,他则表示无可奉告。

饭岛爱与松子

来自: 黑色镜框

一代名优饭岛爱于2008年平安夜被发现死于家中,而她的一生,无疑是松子的惊人现实版。

我是了解一些饭岛爱的身世的,在她轰动一时的半自传体小说《柏拉图式性爱》中,她不讳言自己不堪回首的过去:从小被父亲毒打,13岁时随小男朋友私奔,却没想到他是个瘾君子,男朋友被抓后求助男朋友的朋友,同住第一晚就被强奸。爱上一个男子却是牛郎,还利用饭岛爱的身体赚钱,帮自己脱离苦海。自杀了两次,却轻生未果……多年的职业生涯留下的是一身的伤痕累累:背部刺痛、肾功能失调、小便刺痛,以及风传的艾滋和抑郁。

她的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生,与一生被人嫌弃的松子何其相似!一辈子爱爱情,爱世界,却一辈子被爱情抛弃、被世界抛弃,写下“对不起,生而为人”后悲怆地死去。更惊人相似的是两人都有Daddy Issue。蔡康永就在书中提到,他当时问饭岛爱:“你这么恨你爸爸,但又想再见到他,这不是很矛盾吗?”饭岛爱用着日本式的敬语回答“老师,人生本来就是由矛盾组成的啊”。松子从小得不到父亲的爱,却拼着命想要博得父亲一笑。如果说她们的一生就是一连串由男人构成的伤害,那么第一个造成伤害的男人,无一都是她们的父亲。

那么,她们的一生是男权社会的殉葬品吗?在某种程度上的确如此。日本AV里那声声销人魂魄的******,无一不是作为一种商品供男人消费的。那些女性的身体,在被滴上了无数日本、中国、韩国叔叔们的涎水后,很难说还存在一星点尊严。在看与被看、窥视与被窥视、觊觎与被觊觎的世界里,她们总是被看、被窥视、被觊觎的。而在真实世界里,她们因为天生的弱点:奉感情为至上,而成为视利益、理性为至上的男人们的猎物,沦为现实版的王佳芝:饭岛爱在知道最后一任男妓男友利用自己后,还变本加厉地用身体挣钱维持感情,那又是何种的心酸!

而要把这完全归罪于男权社会,又要冒“简单化”的危险。在《性工作者十日谈》中,让人触目惊心的是被压迫者之间的压迫:鸭侮辱鸡,鸡又反过来侮辱鸭,妈妈桑侮辱鸡,鸡之间又相互侮辱,而变性人祖儿使男性这样一个传统上的“压迫者”的群像分崩离析。当家家喊出“他们逼我从良”、“我要抗议他们剥夺我做鸡的权利”时,为鸡争权益的知识分子的呼喊成为一种自恋式的一厢情愿,他们振振有声的“父权社会”、“性工作者”之类的辞藻呆滞成为一个尴尬的漂移在空气中的声音,一个无处下落的拳头。现实永远比理论要来得丰富。女人总被男人伤害,女人却总是离不开男人,离不开男人的爱。

好比松子,宁愿千百次地被欺骗,千百次遭鄙夷,也不愿要一分一秒的寂寞!

而男人何尝离得了女人。在苏童的《红粉》中,即使是在决意根除娼妓这个罪恶的阶级压迫形式的红色中国,妓女们仍保持着朴素的信念:男人不能没有我们这群娘们儿。

对此,我们又能说什么呢?除了要求女人们自尊、自爱,有一个更自觉的独立的人格意识(在此严重质疑影片的ending,企图把为男人牺牲的的松子圣母化,居心何在?!),我们还要求相对占据这个社会优势地位的男人们,给予弱势的女人们发自内心的尊重,不要对舒淇这样的明星另眼相看(那绝对是她们百般无奈下的选择。再说为何社会对任达华的宽容度远低于对舒淇?),不要在用AV解决生理需求后还对里面的女优来一句“瞧这婊子多脏!”

生而为人,已属不易,为何还要互轻互贱?

而对真实世界里的饭岛爱君,光影世界里的松子君,我要对你们说一句沙扬娜拉。但愿天国里再没有伤害你的人,但愿你能在天国里找到那份你未在人间觅得的温暖。

是为一篇绝非影评的应时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