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图文故事" 的存档.

哪张画更符合“踏花归来马蹄香”的画意呢?

中国画以意境取胜,这点和西洋画有很大不同,下面两张画,哪个更符合这个“踏花归来马蹄香”的命题呢?

443

43

 

深夜食补第一碗:百合银耳莲子汤

用新买的小熊电炖锅炖的一碗汤,耗时4小时。添加了红枣和枸杞,不含冰糖。

IMG_4305-1024x768

【佛经故事】修慧不修福,罗汉托空钵。修福不修慧,象身挂璎珞

选自《杂譬喻经》

修慧不修福,罗汉托空钵。修福不修慧,象身挂璎珞

话说,在迦叶佛时代,佛徒遍及世界。
有兄弟二人,都出家做了沙门。二人皆欲成正果。
这兄弟俩平日倒是专心修道,诚心敬佛,只是两人做法有些不寻常,让人感到实在未全心全意供佛。
怎么回事呢?
原来,哥哥只一心一意坐禅求道,可是从不布施。而那个弟弟虽一心一意布施修福,但又常常破戒,仿佛存心似的。多少年来,二人都是如此。
后来,哥哥因为从释迦出家而得了罗汉道,把弟弟的羡慕得不得了。但是,他又吃不了哥哥的那种苦,便投生到大象群中,成了一头象。
由于这头象前世布施修福,此生颇有善缘,它长得威武雄壮,被国王相中,成了国王的宠物。
这头大象力大无比,能为国王抵抗外敌的入侵,周围的敌国都不敢轻举妄动。于是,国王便把大象封为"百户王",并用金银、珠宝、璎珞等把它装饰起来。它想要什么,国王就给什么,可以说是应有尽有。
可那个修成罗汉的哥哥情况就大不一样了。他衣衫褴褛,饮食缺乏,饥寒交迫一直在困扰着他。
一次,他一连七天未化到缘,饿得腰都直不起来了。万般无奈,他只好吃一些鹿群吃剩下的东西,才勉强保住了性命。
这位哥哥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去投奔他前世的弟弟--象王,以求吃顿饱饭。
象王正在跟自己的儿女们在一起,大吃美味鲜果。它现在过着如此舒适、奢华的生活,哪里还记得前世的因缘呢?
那象王正津津有味地大吃大喝,手下的一个象卫士进来报告:"我王,外面有一个沙门要见您。"
"宣他进来就是了。"象王根本没当回事,
"父王,他是给您送礼来的吧?"象王的女儿好奇地问。
"难道你不知道吗?只有人们给沙门吃的东西,哪有他给别人送礼的道理!"
象王的儿子听了这话,笑着问道:"那么,您会施舍吗?"
"爸爸的东西都是国王赏赐的,是不能随便施舍给哪种人的。"
这时,做了罗汉的哥哥走进门来,呆呆地望着象王。大概是鲜果的香味刺激了他的食欲,他一个劲地往下吞口水。
这前世的兄弟俩,就这样彼此对视着,半天没出一句话。
过了好一会儿,象王才开口问道:"你找我有么事吗?"
罗汉见象王高踞在上,对自己神情冷淡,毫无施舍之意,便不顾一切径直走上前去,抓住大象的两只大耳朵,轻身说道:"我与你前世都有罪呢!"
象王听到这话,顿时觉悟到自己的前世可能与这个沙门有什么关系。它立即感到非常沮丧,什么东西也吃不下去了。
罗汉见象王没有一点儿布施的意思,赌气转身走了。
象王身在豪门富贵之中,一贯得意非凡,突然遇到这么个穷沙门,还和自己前世有缘,让它打心里不痛快。
象王的儿女们见一向食欲极好的父王突然间食不甘味,都愁得不得了。可无论它们怎么劝父,父王总是郁闷不乐,无奈,象王的儿子只好到国王那里去求救。
国王正在宫中用膳,卫士进来报告说象王的儿子求见。
"就说我正在吃饭,让他稍候一会儿。"国王说道。
"陛下,它非常焦急,一定要立即见您。"
"那就让它进来吧。"
象王的儿子满面愁云的进来报告说:"尊敬的陛下,我父亲突然间非常郁闷,饭都吃不下去了。"
"赶快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国王听说他治国御敌的得力助手象王吃不下饭去,感到问题重大,着急起来。
"刚才有个穿得破破烂烂的沙门进来,抓着我父亲的耳朵说了句话,他就马上闷闷不乐,饭也不肯吃了。"
"那沙门到底说了什么?"国王有点愤怒地问。
"没有听清他说什么。"象王的儿子喃喃地说。
国王也不吃饭了,立即传卫士进来吩咐道:"你马上带几个人跟小象去把那个沙门给我抓来,我要亲自审讯他!"
卫士们跟象王的儿子一起出去了。国王吃罢饭便在宫中等着他们回来。
不一会,卫士们便将那个穷沙门带了来。
"该死的沙门,你知罪吗?"国王厉声问。
"尊敬的陛下,我犯了什么罪?请您指明。"
"你跟我的象王说了什么恶毒的话?"
"没有,没有啊。"
"那为什么我的象王吃不下饭去?它要病了,我饶不了你!"
"噢,是这么回事。"罗汉把前世因缘和刚才跟象王说过的话都告诉了国王。国王心中也有许多感喟。他对罗汉说:"既然你们前生有此缘,我也就恕你无罪。念你衣食无着,赶快回去忙你的衣食吧。"
罗汉走了。国王又费了一番口舌,才使象王新高兴起来,心安理得地过起了自己的舒服日子。

【福报故事】罗汉的善缘

话说,有一对夫妇,到年迈的时候才有个孩子,因而特别溺爱这个孩子。

一天,有个罗汉路过他们家,他们供养了罗汉,然后那个罗汉说,你们有什么愿望,我可以满足你们。

他们说没有别的愿望,只是希望晚年过得好。罗汉就问,你们家是不是有个孩子?让他们把孩子抱过来。罗汉接过孩子就把他扔进河里溺死了。

夫妻俩痛不欲生,正要质问罗汉,忽然河里冒出一团黑烟,里面传来孩子说话的声音:“我是你们的冤亲债主,特意托生为你们的孩子,就是为了让你们晚年不幸福不快乐。因为你们供养了罗汉,跟他结了善缘,所以我们的恶缘就了结了,你们可以幸福地过日子了。”

洞中方一日 世上已千年

    “洞中方一日 世上已千年”说的是当世人巧遇神仙,只与他们呆上一会,再返回人世间时,人间早已过了十几年,甚至百年、千年。神仙之所以为神仙是因为他们并不生活在我们常人所生活的这个空间,他们的时间自然与我们常人这个空间的时间也就不一样,他们的时间过得比人间的快。文广通碰巧遇见神仙,只是饮杯酒的功夫,人世间十二年的光阴已过。

    文广通是辰溪县滕村人。这个县归属辰州。从辰州乘船逆流而上约一百里处,在河的北岸有个叫滕村的地方,广通家就住在那儿。辰溪县在汉朝时叫辰陵县。

    《武陵记》中说,南朝宋文帝元嘉二十六年(公元424-454年),文广通看见有野猪吃他家地里的庄稼,就举箭射野猪。野猪中箭后,流血而逃。文广通循着血迹追了十几里地,进到一个洞中,在洞中行走了三百多步,豁然开朗,眼前忽然出现了几百家房舍,却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再看看他射中的猪,已经跑进村里人的猪圈中去了。过了一会,有个老翁从屋里出来,问他:“是不是你用箭射了我的猪?”文广通答道:“我并不是有意射它,是它吃我的庄稼,我才射它的。”老翁说:“牵着牛踩了人家田里的庄稼是不对,可因为这样就得把人家的牛抢走,就更不对了。”文广通忙走向老翁叩头赔礼道歉。老翁说:“知错就改,就没有过错了。因这猪命前世的罪过,今世该得这样的报应,你也就不必谢罪了。”

    老翁请文广通到厅里坐,只见屋里有十几个书生,都戴着章甫冠,穿着宽袖单衣,有位博士独自坐在一个卧榻上,面朝南谈论着《老子》。又见西屋有十几个人相对而坐,弹着琴,音律优美动听。这时有位童子上来斟酒,招呼着广通饮酒。文广通喝得半醉半醒,身体十分舒坦,就辞谢不再喝了。他走出屋子,仔细观察路上的行人和物事,其与外界并无两样,但是觉得这里远离尘世,清静虚空,是个难得的胜地,不愿离去。可老翁不肯收留广通,就遣派了一个小孩为他领路,送他出去,并嘱咐小孩关紧大门以防外人再进来。在回去的路上,文广通问那孩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小孩说:“屋里的那些人都是圣贤,他们当年为躲避夏朝的国君桀的暴虐无道来到这里,因学道而得道成了神仙。那位独坐卧榻谈《老子》的博士,就是河上公[1]。我是汉朝时山阳人王辅嗣,到这里来向河上公请教《老子》中的一些疑义。我在他门下当了十纪(十二年为一纪)的扫地仆人,才作上这守门人,至今我还没有领会道经的要诀,只能在此守门。”说话间,他们已走到来时的洞口,二人依依不舍地告别,皆知从今以后后会无期。

文广通到了洞的入口处,发现射野猪的弓箭都已腐朽断裂。他在洞中只呆了那么一会,世上已过了十二年。文广通家中以为他早已逝去,已为他办过丧事,如今见他又回来了,全村上下大吃一惊,深感疑惑。第二天他和村里人找到那个洞口,只见一巨石已将洞口堵住,怎么烧凿也凿不开那洞口了,巨石与山已融为一体。

最后的母爱

抢救人员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死了。是被垮塌下来的房子压死的,透过那一堆废墟的的间隙可以看到她死亡的姿势,双膝跪着,整个上身向前匍匐着,双手扶着地支撑着身体,有些象古人行跪拜礼,只是身体被压的变形了,看上去有些诡异。
救援人员从废墟的空隙伸手进去确认了她已经死亡,又在冲着废墟喊了几声,用撬棍在在砖头上敲了几下,里面没有任何回应。当人群走到下一个建筑物的时候,救援队长忽然往回跑,边跑变喊“快过来”。他又来到她的尸体前,费力的把手伸进女人的身子底下摸索,他摸了几下高声的喊“有人,有个孩子 ,还活着”。
经过一番努力,人们小心的把挡着她的废墟清理开,在她的身体下面躺着她的孩子,包在一个红色带黄花的小被子里,大概有3、4个月大,因为母亲身体庇护着,他毫发未伤,抱出来的时候,他还安静的睡着,他熟睡的脸让所有在场的人感到很温暖。
随行的医生过来解开被子准备做些检查,发现有一部手机塞在被子里,医生下意识的看了下手机屏幕,发现屏幕上是一条已经写好的短信“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看惯了生离死别的医生却在这一刻落泪了,手机传递着,每个看到短信的人都落泪了。

活了100万次的猫

作者: 佐野洋子 

有一只活了一百万次的猫,它死了一百万次,
也活了一百万次。但猫不喜欢任何人。
有一次,猫被国王收养了,国王很喜欢猫,
做了一个美丽的篮子,把猫放在里面,
每次国王要打扙都把猫带在身边。
不过,猫活得很不快乐,有一次在打扙时,
猫被箭打死了,国王抱着猫,哭得好伤心、好伤心,但猫没有哭,猫不喜欢国王。
有一次,猫是渔夫的猫,渔夫很喜欢猫,
每次出海捕鱼,他都会带着猫,不过猫很不快乐。
在一次打渔时,猫掉进海里,渔夫赶紧拿网子把猫捞起来,
不过猫已经死了,渔夫抱着它哭得好伤心、好伤心,
但是猫并没有哭,猫不喜欢渔夫。
有一次,猫是马戏团的猫。
马戏团的魔术师喜欢表演一样魔术,就是把猫放在箱子里,
把箱子和猫一起切开,然后再把箱子合起来,
而猫又变回一只活蹦乱跳的猫,不过猫很不快乐。
有一次魔术师在表演这一个魔术时,
不小心将猫真的切成了两半,猫死了,
魔术师抱着切成了两半的猫,哭得好伤心、好伤心;
不过,猫并没有哭,猫不喜欢马戏团。
有一次,猫是老婆婆的猫,猫很不快乐,
因为老婆婆喜欢静静的抱着猫,
坐在窗前看着行人来来往往,
就这样过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有一天,猫在老婆婆的怀里一动也不动,猫又死了,
老婆婆抱着猫哭得好伤心、好伤心,
但是猫并没有哭,猫不喜欢老婆婆。
有一次,猫不是任何人的猫,猫是一只野猫,
猫很快乐,每天猫有吃不完的鱼,
每天都有母猫送鱼来给它吃。
它的身旁总是围了一群美丽的母猫,不过猫并不喜欢它们。
猫每次都是骄傲的说:「我可是一只活过一百万次的猫喔!」
有一天,猫遇到了一只白猫,白猫看都不看猫一眼,
猫很生气的走到白猫面前对白猫说
:「我可是一只活过一百万次的猫喔!」
而白猫只是轻轻的「哼!」了一声,就把头转开了。
之后,猫每次遇到白猫,都会故意走到白猫面前说:
「我可是一只活过一百万次的猫喔!」
而白猫每次也都只是轻轻的「哼!」了一声,就把头转开。
猫变得很不快乐,一天,猫又遇到白猫,
刚开始,猫在白猫身边独自玩耍,后来渐渐的走到白猫身边,轻轻的问了一句话:「我们在一起好吗?」
而白猫也轻轻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猫好高兴、好高兴,它们每天都在一起,
白猫生了好多小猫,猫很用心的照顾小猫们,
小猫长大了,一个个离开了,猫很骄傲,
因为猫知道:小猫们是一只活过一百万次的猫的小孩!
白猫老了,猫很细心的照顾着白猫,
每天猫都抱着白猫说故事给白猫听,直到睡着,
一天,白猫在猫的怀里一动也不动了,白猫死了。
猫抱着白猫哭了,猫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
直到有一天,猫不哭了,猫再也不动了,

古今书房:御伽草纸给谁听

文/唐澄暐

我们这一代普通人除非有什么离奇际遇,否则小时候的阅读经验,很难离开童话故事。从冒险浩大如史诗的「冰雪女王」到没人死掉就平安结束的「一休和尚」,童话故事不论历经多少曲折,主角终究赢了些什么,象是永远幸福的生活或来自大将军的赏赐之类的;即便是不幸丧生的小锡兵或美人鱼(那几年看了总觉得挺讨厌的角色们),至少也成就了一个意义,一个要其他活着见证的人都永远记住的意义。
我觉得童话的禁忌并非血腥残暴或死亡——不少故事中妖怪觅食繁衍的方式连大人都要作恶,而牠们被屠杀的惨状也不遑多让——,它们极力避免的,反而是结局的意义丧失。换句话说,让儿童听不下去的往往不是恐惧,而是到了结尾发现这整件事没有太大的意义。试想对小孩子说一个故事,最后完了,里面的人没有因为他做了什么而得到什么结果,什么都没有。总不能在此时对小孩说「人生很多事本来就没有意义啊!」这种台词,得等小孩都老了,挫折多了,意志都消沉了,才能在青春扮相中无奈地认同下去。所以对于《御伽草纸》开场所说,太宰治在空袭下的防空洞里,用自己从故事书中发想的诠释来安抚孩童,我是相当怀疑其功效的。

藏身故事的太宰治

《御伽草纸》里的民间故事不论出自日本《宇治拾遗物语》还是清代的《聊斋志异》,今日都已有不少修饰并重赋教诲意义的童书、绘本或漫画。像《肉瘤公公》告诉我们不要贪心觊觎别人的好,《喀嗤喀嗤山》告诉我们偷东西伤害别人的一定会有恶报;但也有些顽强的故事,无论人们如何修饰改编,都无法生出一个教训意义来,例如《浦岛太郎》的结尾——救龟一命,换得的却是一个很坏但没有坏到极点的魔法,让他在一瞬间老了几百岁。
是说太宰治相信只要自己多说点什么,孩子自然就会感受到趣味与温暖而能在轰炸中稍微舒坦吗?不然在死亡的威胁下,说最后打开礼物的惊喜是瞬间老了几百岁,孩子真的会被安抚到吗?在太宰治的诠释中,孩童最需要的明确意义早被舍弃,反而象是太宰治为了在空袭中安定自己,而将自身种种面向化为故事主角,以无意义之姿藏匿在被他翻案的民间故事中。
高明的是,《御伽草纸》并不是民间故事的全新开展或重写,像孙悟空最后变身超级赛亚人3那样夸张;故事的主干变化不大,反而是太宰治这个人,巧妙地隐身在这几个精挑细选的故事中。《桃太郎》这种故事老早就舍去不用了,因为在这举国颂扬的英雄男儿传记里,根本没有太宰治这样的弱者(在文中如此自称)能安身之处。在《浦岛先生》里就适合多了——浪荡青年般的浦岛被乌龟领入远超自身心灵层次的境界,在龙宫与乙姬象征的高雅意象中深切地自惭形秽;或是在《喀嗤喀嗤山》里,人兽间的怨仇早被丢到一边,真正一再折磨狸猫至死的,是那份对处女般白兔的盲恋,以及相应而生如恶魔般的憎恶。又或像《舌切雀》一样的痴梦,追求无欲不成而无用至极的男子,终于在俗世的障壁中找到一丝救赎;一只青春少女般的小麻雀带他远离窒碍的世界,顺便把他的糟糠妻一并弄掉,还附赠一笔现实的犒赏让他回到俗世享用不尽。
至于最后两个来自《聊斋志异》的故事《清贫谭》(原作名:黄英)和《竹青》,只能说怀才不遇的蒲松龄和老想灿烂死去却不成的太宰治,还真是跨越时代的知己;《黄英》中爱菊却不如菊精纯粹,精神追求清贫又再再与菊精姐弟达成物质妥协的马子才身上,彷彿能直见太宰治在艺术理想与现实之间的挣扎;《竹青》也是一样纠葛的故事,落第书生鱼容向往乌鸦的自由自在却又放不下现世,即便现世中对失败者的眼神从不温暖;或可说鱼容真正放不下的,是一股超脱后还想被世俗目光肯定的矛盾。太宰治的结尾比蒲松龄更为冷漠——你要回去就回去吧,自由对你的摆荡不定是有容忍限度的。
最奇特的一篇应该就是《肉瘤公公》了。在太宰治的翻案中,两个长肉瘤的老爷爷没有什么人品高下之差,只是人生际遇略不同,甚至在太宰治眼中,朴实的人生带来的还比较是苦闷呢。有趣的是在这故事中,太宰治居然倾全力在故事外评论那些饮酒的山鬼,那段对「文坛鬼才」中「鬼」字的挖苦更是一绝。至于为什么一个老爷爷会被摘掉肉瘤,一个会被装上肉瘤呢?没有什么意义,就是一个跳舞正好顺了鬼的意,一个跳得不好(尽管鬼从没搞清楚肉瘤对人类的价值),就这样而已。

洞穴里的读者回应

这些被翻案的故事,有些还原了童话过度修饰的面貌,回到传奇本身原始野性的面貌;有些让太宰治本人的美学和理想得到彰显与寄托。但对书中开头所提的那孩子来说呢?当轰炸机滚雷般的巨响横扫头顶,尖锐的墬落声划破天空而下,寒毛感受得到土地震动,此时故作镇定但更希望自身潇洒陨落的爸爸,随手拿起了童话书,看似对着她轻柔说着故事,其实是在对自己喃喃着自身生命的不遇,并告诉她,其实故事到最后未必有什么意义的……也许这也是一种保护吧,防空洞里听了这些童话的读者,从此学会了舍弃外在的烟硝,而朝向更宁静的深处走去。

送我假项链的男人要结婚了

我和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在同学和邻居的眼里,我们就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

有一天,他牵着我的手去逛街。当经过一家首饰店门口时,我一眼看见了摆在玻璃柜中里的那条心形的金项链。那时我就想:我的脖子这么白,配上这条项链一定很漂亮。

他看见了我眼中的那依依不舍的目光,他摸摸自己的钱包,脸红了,拉着我去另外一个地方。

几个月后,我的20岁生日到了。那天晚上,我请了同学还有友好的同事,生日宴会开始了,后来,他喝了很多酒,琢磨着才把送我的礼物拿出来,那不是我喜欢的那条心形金项链吗?好幸福哦,那时,我高兴地当着同学和同事的吻了一下他的脸。

一会,他的脸红了,搓着手,嗫嚅地说:“不过,这、这项链是……铜的……”当时,他说的很小声,但同学和同事们都听见了。

当时,我的脸突然红了起来,本想把那项链戴上,可一听这项链,于是把它揉成一团随便放在口袋里。

“来,喝酒!”很快我的生日宴会就要结束了,就这样我们各走各的路。

我生日宴会结束后,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后来,我号码换了。半年过后,听说一个女孩闯进了他的生活,那女孩愿意为他付出,即使他什么都没有,她还是愿意跟着他受苦。不久,那女孩怀孕了,他们快要结婚了。

可我听到他快结婚就觉得心很不安,不知为什么,以前总在埋怨他给不起我金首饰和CBD软床的生活,可现在他都要结婚了,我还对人家依恋什么呢?

看来这条项链留着对我也没什么意义了,虽然我们曾经有爱过彼此,但现在他不属于我了。还是把这项链还给他吧。

过几天他就要结婚了,通过同学联系上了他。我们就约在以前经常去的那个亭子里见面,半个小时之后,他带着一个挺着大肚子的老婆走了过来。当时,我心很不是滋味,他们现在恩爱的走在一起,让我回忆起我们曾经的过去。因为他明天就属于别人了,我装着,老同学,谢谢你借我这条项链去相亲,我跟他谈成了,现在是来祝福你们的,这项链该还给主人了,谢谢你。他笑着回我,呵呵…..没事,这项链就算送你作纪念呗,我们做同学也有十几年了。他老婆伸手过来拿到我手里的项链打开,哎呀,老公,你够意思呀你,从来没有送我什么礼物,你送同学还送个金项链呢,你老听你爸妈的话,结婚就送我一款奢爱软床,其它什么都没送,你真行啊,你们什么关系啊你们。我当时懵了,什么金项链啊,这不是一条普通的铜项链吗?她说,还好与你相亲的那个男人没看清这项链,不然啊,他就算没钱也会跟定你了。

难道真的是金项链,我怎么就……后来,我去打听他的家境情况。结果他家是开公司的,他是家里的大少爷,他当时骗我说项链是铜的,为的就是看清我是不是为了钱才跟他在一起。我真不该拒绝他,怎么我偏偏就认为他是送假项链的男人?原来他是爱我的,他只想得到我的真心,我真傻,真傻…….

一对模范夫妻的典范:评《大內密探零零發》 (1996)

来自: 北。 (总有一些事让你爱之如生命)

从来不敢妄加评论星爷的电影。但是。这确实是我看完这个电影最大的感受。当然周星驰和刘嘉玲都是指他们在电影中的角色。这样的一对夫妇。称得上是恩爱夫妻的典范了吧。相亲相爱互相包容并且默契十足。一个女人充其一生。也就是找个爱护自己疼惜自己的人。而男人呢,不过是希望有个懂你爱你的女人。

周星驰是位台词很出彩的导演。每部作品中都会有很经典的台词。星迷们也乐此不疲的学着他的台词。或幽默或诚恳或现实或残忍。大内密探虽然是平凡小夫妻的小生活。但最出彩的却是两个人吵架的片段。

你最么会知道我每次都躲在桌下面。
你每次都躲在桌下面啊。我有什么办法能够不知道你躲在桌下面呢。拜托你用点脑子想一想。再找几个新的地方躲。好让我有点新鲜感。好吧。
可是我不躲在桌下面我怕你找不到我嘛。
啊!!!!啊!!!!我真受不了你。拜托你不要这样。我拜托你好不好老婆。你不要这个样子。谢谢谢谢谢谢。。。
诶!我只是个血肉之躯。你每次都这样骂我。我不知道哪一天我就忍不下去了。
忍不下去那你走啊。
我去洗澡了。
我叫你走啊。
诶。你会不会肚子饿啊。我下碗面给你吃。

我下碗面给你吃。这句话真是摆平家庭争端的好武器啊。试想你同爱人吵得不可开交。突然他关切地问这么一句。你还能发得出火来么。哈哈。可是很少有人放得下那一点点自私的尊严吧。

之后的故事便是落入俗套也津津有味。两个人手拉手上蜀山。音乐轻松。对外面的险恶丝毫未知。靠着原先被人不屑一顾的发明救回皇上。加官进爵。值得一提的是。嘉玲姐在整个绞杀过程中完全不经世事。天真烂漫。真是很有爱啊。这样的老婆应该说是被老公保护得太好了还是性格真就如此浪漫呢。哈哈哈。
周星驰你可以看出。虽然很大男人。但是老婆在他心中的地位确是高于自己的。永远为了让老婆高兴而努力。就算最后怠慢皇上。也要带老婆去见识新的发明。她高兴。他也高兴。她认为他的发明最棒。他愿意倾其一生只为让她高兴。既是只有她认为他的发明是有用的。也因为她认可他。

他爱她。她爱他。两个人吃喝玩乐到天涯。多简单。多美好。

《今昔物语》:日本的《一千零一夜》

来自: 孙智正老师 (玩真的。)

古时,在日本有一本书,这本书讲了一千多个故事,每个故事的开头都是“古时,……”,所以这本书被命名为《今昔物语》。“古时”是个非常好的词语,虽然从口感上说,说成“古时候”可能会更好。“古时候……”,很多神话、民间故事都是这样开头的;夏天黄昏的某个竹影院落里,一个老成了奶奶的女人,她的故事也是这样开头的,但她说“从前,……”。 在“古时”这个虚设的时空框架中,什么样的故事都可能发生。在古时,满世界的神仙鬼怪英雄美女,在古时,每时每刻都有大事件,在古时,人生充满剧烈的喜怒哀乐。古时的生活很刺激,不像现时这样枯燥无味,每天不过上班下班吃饭睡觉而已。
《今昔物语》的“古时”,有化凡入圣的太子,上天入地的和尚,好色的“天狗”,海上漂来的巨大浮尸巨小船只……这里插一句,我想告诉UFO爱好者,这可能是日本“古时”关于外星人的最早记载,蠢笨的外星生物选择了和她(据故事记载,巨大浮尸可能是女性)身形不配的飞行器,结果超载导致飞行失事遗尸地球,小船是飞行器的残骸。至于神通广大的太子、和尚什么的,可能是外星生物的成功登陆者,他们(它们?)寄生人形,留恋地球的红尘生活,乐而忘返。
此外,还有那些奇怪的鬼怪,有的明明是个男鬼却喜欢化身女人,有的喜欢化身成兽,有的居然喜欢变成一块木板,有的喜欢在天上飞来飞去,从中国飞到日本,听厕所里流出的污水诵唱佛经。
至于那些奇怪的动植物,一般情况下,我们认为它们不是弱智就是无智无识,结果谁曾料想,在“古时”,也发生了很多故事。动物:抓蚌的猴子善于用树枝作弹器击杀猛鹫,三足老虎海边诱捕鲨鱼,猎狗咬杀巨蛇;植物:男子与蔓菁交合,女子食蔓菁而孕……
连宁静植物也不甘落后,生出这么个不堪事端,古时的社会真是一个乱字了得,乱世出英雄,所以古时有很多英雄好汉,不像现在,街上到处是穿西装的白领委琐男。那时的英雄一般出身高贵,不是皇家血统,就是高官子弟,他们白天杀敌拒盗,晚上捉鬼拿贼,实在英勇了得,就差上天揽月,下海捉鳖。从故事里看,这些人实际上跟他们抓的强盗一般凶横。
但,我佛认为,这纷繁复杂的一切不过是“宿报”。《今昔物语》看上去像印度的《五卷书》,也像中国的“三言两拍”、《聊斋志异》,说不完的世间稀奇事,当然它更像一本民间故事集,讲的可能不是老百姓自己的故事,但表达的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样老百姓喜闻乐见的道理。
说到底,《今昔物语》就是一本佛法故事集,它讲了以上那些书都讲过的故事,但宣扬的是佛教功德和因果报应。世间万相乱得很,只有我佛看得很明白,分辨善恶基本上只用奉行一条原则,用一句不太妥当的话形容就是:信我者生,挡我者死。信佛者生孩子,满室生辉,生下的孩子身有异香,长大了动不动额头就放出一道金光。不信佛者,本来好好的,突然有一天就身患毒疮,甚至全家乃至全国都同罹此难,直到有一天幡然悔悟皈依我佛,或者许诺以后化些钱替我佛塑个金身偶像,全国上下的毒疮乃不医而愈……阿弥陀佛。这是干嘛啊,跟耶稣一个样,不听话的就让他得麻风病,就水淹全城。这样的行为太霸道了。我佛不是很慈悲的吗,想不明白,所以我佛,不是我的佛。
《一千零一夜》的故事,桑鲁卓讲了一千零一夜,终于感动了国王。他说:“凭安拉的名义起誓,我决心不杀你了,你的故事让我感动。我将把这些故事记录下来,永远保存。”
《今昔物语》的故事可能还要比《一千零一夜》多讲那么几十天,不知道国王会不会烦,但看来,它至少可以保存得像《一千零一夜》那样长久。
《今昔物语》约成书于12世纪上半叶,是与《源氏物语》并重的日本古典文学名著,分天竺(印度)、震旦(中国)和本朝(日本)三部分,记录日本平安朝末期故事,内容涉及印度、中国、阿拉伯、波斯、希腊、罗马等国。文学评论者或历史研究者会喜欢这样的作品,他们钟爱古典文学作品丰富的历史性和社会性,因为这充满了在文学之外阐释的机会。所以,可爱的他们,常常在几百年前的作品前滔滔不绝,在还不具备历史性的当代作品前哑然失语。在文学面前,他们只会说些和文学无关的东西,实在不能说些什么,就只能闭目塞听,哀嚎文学一代不如一代,代代出末代。
从译笔来看,《今昔物语》的语言质朴粗砺,故事像民间故事惯有的那样,忽略细节着重大概,人物也是粗线条速写,只介绍家世出身,很少涉及性格心理,一切都处在现代小说的雏形期。但这些千奇百怪的故事,为后世小说家提供了丰富的素材,据说芥川龙之介的历史小说,大约有五分之一取材于《今昔物语》,包括名作《竹林中》、《罗生门》。黑泽明的电影《罗生门》正是改编自《竹林中》。这没什么好奇怪的,电影一向最缺乏原创性,一直以来它都是文学的吸血鬼,为了公允一点,应该说有些导演是作家的吸血鬼,学马克·吐温更公允一点的说法是,有些导演不是作家的吸血鬼。
日本的文学,就像它的电影一样,两个明显的特征是:唯美或者变态。菊花和刀,这两个现代的评语,实在很难套到《今昔物语》这样的古典作品的头上,它原始、粗糙、朴素,展现了日本文学的另一面,同时又很丰富,它可能不适合一气读完,但显然,它会让你冷不丁地记起,并时时翻读。

2006.10.29

哦,菲菲: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 Four Weddings and a Funeral (1994)影评

来自: 上帝在高处吸烟 (上帝他沉默无言)

           她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他,多年后清楚地记得当时的场景。她对查尔斯说,在拥挤的房间里,或者是在草坪上。
   第一眼,从看到他,她眼中就只有他。
  
   他们后来成了好友,这里面有多少她的苦心经营不得而知,死党一群,各具形态,一起赶一场又一场的婚礼。然而不管婚礼多么纷乱复杂,她总能看得到查尔斯的一举一动,她说:那个美国女子是个slut,只结交特炫的人,你没份。但是她知道这阻挡不了他迈向艳遇的脚步,她看过很多次了,查尔斯的数个前女友,她看他一次次堕入情网,一次次离开,看那个“duck face”在查尔斯面前哭泣,她在心里说,也许,做朋友也好,做朋友起码不会被抛弃。
  
   她也遭遇着单身可能有的尴尬,那个邻座太太直接问她,你结婚了吗?得到否定答案之后又问,你是同性恋吗?这次的问题更让人大跌眼镜,对方说,这总比说,哦,亲爱的,还没遇到中意的人哪?要有趣得多。
   那个邻座的太太,大概也是厌倦了婚礼上的你来我往令人瞌睡的客套,故作惊人语,然而,她没想到还有一种情形。
   菲说,其实我有中意的人,一直有,只是,他不爱我。
  
   菲知道查尔斯喜欢谁,没有谁比她更清楚,她甚至比查尔斯自己还要知道,她看他在凯莉的婚礼上失神,她把下巴枕在他肩上,用老朋友的熟稔贴心,轻轻问他。
  为了把自己从失落中打捞出来,他故作轻松地反问她是否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菲说,找到了,我爱一个家伙很久了。就是你。
   起初的愣怔和随后的沉默,说明了一切。
   菲转身,走进房间。她原来就知道可能性渺茫,这次,这个不可能结结实实落到了地面上。
   查尔斯,真的很君子亦很聪明,他没说,我从没往这方面想过,我一直把你当好朋友……他没说多余的话,只是端着酒杯站在那儿。沉默其实就是最好的尊重,不说什么,反而比一切话语都更体贴。
   菲菲,她更是好样的,她瞬间就释然了,她反而去安慰查尔斯,这就是生活,没什么大不了,做朋友不错,朋友也很重要。
   查尔斯去握她的手,他说,这不容易,是吗?
   菲说,忘了这事吧。
   她马上就注意到了门边的马修,扬声问盖瑞在哪里。只一句一声,马上又重回了好朋友的状态。
  
   她多么洒脱,转身多么漂亮,没有哭泣,没有拖泥带水,知道一种限制,也尊重这种限制,当返身时,并没有失去什么。得不到就是得不到,命中无时莫强求。
   查尔斯也是聪明的,他也洒脱大方,他给不出对等的情感,也绝不玩什么暧昧。他们如此心照不宣。还是好友,丝毫不避嫌,也不用刻意保持距离,在盖瑞的葬礼上,他依然如前,坐在她身边,揽住她的肩膀,这亲密的分担,不是爱情,但也情意绵长。
  
   第四个婚礼,狡猾的编剧故意给大家一个悬念,让观众猜,是不是他俩。
   如果是他俩,查尔斯反而不好意思最后悔婚,他无法对菲这么做,她对他一直有情有义,他也得回桃报李。
   最爱的人要结婚了,菲菲,一改以往风格,穿上了鲜明亮丽的礼服,她说,我也要放手去找真爱了。这话,给了查尔斯多么大的心理安慰。这姿态真是太优美:自己心里放不放得下是自己的事,一定要让自己所爱的人感觉轻松。
  给查尔斯的那颊上一吻,多么大方,多么温暖。
  
   这个故事里,菲奥娜不是主角,很容易被观众忽略,可是,在查尔斯心里,这个朋友,是无法忽略的。讲故事的人,一定也是敬爱着菲菲的,所以,给她这么优美洒脱的举止,这么从容可爱的态度。
   她的爱,单纯透明,无怨无尤,如同细雨,如同和风,如同英伦四月天。
   所以当婚礼前他们拥抱时,查尔斯一定会在心里说:
   哦,菲菲,有你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