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彩书评 > 黑暗中的杨柳风——评童话《杨柳风》

黑暗中的杨柳风——评童话《杨柳风》

       原作者:肖毛 转自:天涯社区

  《杨柳风》(The wind in the willows)肯尼恩·格雷厄姆著 杨静远译 辽宁教育出版社1997年3月第1版定价7.2元

  

  “他们茫茫然凝望着,慢慢地意识到,转瞬就失去了他们所看到的一切,一种说不出的怅惘袭上心头。这时,一阵忽忽悠悠的微风,飘过水面,摇着白杨树,晃着含露的玫瑰花,轻柔爱抚地吹拂到他们脸上,随着和风轻柔的触摸,顷刻间,他们忘掉了一切。”

  ——《杨柳风·黎明前的笛声》

  

  窗外的风,冷冷地呼啸着扑打着窗子;一阵急促的刹车声提醒我,我仍生活在这个黑暗的人的世界;房间里弥漫着秋夜的浓浓寒意;喝一口冰冷的残茶,听一听墙上的钟,知道就在我的钢笔在纸上书写的时候,有些生命已经不可挽回的逝去了…

  

  不再有杨柳风了,因为这个世界并不是那个世界。也许我该为此而感伤,在这个灯光不能温暖我的夜里。但是,此刻我的心里却有一种喜悦,因为我又捧起了这本已经读了两遍的小书。

  拿起它,我的心里就感到了温暖,我的眼就看见了光。

  

  《杨柳风》,你能在顷刻间让我“忘掉了一切”,就像潘神的笛声。

  

  童年时没有读到它,这当然是遗憾的,但现在已无须抱怨这些;书里的冒险故事,现在看起来自然不是那么的吸引我,这也很正常,因为我早已不是一个男孩了。

  

  但是,我仍然觉得《杨柳风》是一本好书,因为它不仅仅是童话。

  

  童话里有五个快乐的小动物:河鼠,鼹鼠,蟾蜍,獾,航海鼠,他们五个代表了五种类型的人。

  蟾蜍是一位梦想家。他对新奇、刺激的追求显然是不可取的,尽管其执著的精神可嘉,但他所追求的却是时髦、无聊的东西,因而他的追求只是徒然浪费生命而已。

  

  安于现状的河鼠,偶尔也会向往新的生活,如他在听了航海鼠的叙述后,就恨不得立刻到南方去看一看。但这念头不久就消失了,因为正如獾所说,河鼠毕竟是个诗人而已。他的那些浪漫从来就不能持久。对他来说,在灵感来的时候,作几首无病******的诗就算得到了精神的享受。

  獾是一位能看透人与自然的关系的思想者。獾曾对鼹鼠这么说过:

  

  “他们盖的房屋经久耐用,因为他们以为,他们的城市是永存不灭的…人们来了,繁荣兴旺了一阵子,大兴土木——过后又离开了。他们照例总是这样来来去去。可我们始终留下不走…我们是一批常住的动物…永远是这样。”

  

  正因为明白了这些道理,獾从来都是不慌不忙的,只知道享受今天的生活,从来也不为明天发愁。其实,他和河鼠的区别并不大,都是安于现实的人物。

  

  航海鼠是一位流浪歌手。他的生命只有在流动中才有意义。他对生活是这么看的:“冒一次险吧,注意听从召唤,趁着时光还没有溜走!你只消砰地关上身后的门,迈开可喜的一步,你就走出了旧生活,跨入了新生活!过了很久很久,有一天,杯中的酒饮干了,好戏演完了,如果愿意,你就溜溜达达往家走,在你安静的河边坐下来,揣着满脑子精彩的回忆,款待你的朋友们。”

  

  对航海鼠来说,最值得歌唱的永远是新的地方,新的生活。这种生活方式当然是最浪漫的,但是河鼠等四个“有产者”却做不到这一点,因为他们不能抛开自己所拥有的一切,离开熟悉的土地,改变过去的生活方式。

  

  鼹鼠和他们四个都不同,因为他没有獾那么睿智,没有蟾蜍那么狂热,没有河鼠那么浪漫,也没有航海鼠那么喜欢漂泊。

  

  他也喜欢在浪游中充实自己,但最后他总要回来的,因为家对他来说是无比重要的:“他清楚地看到,他的家是多么平凡简陋,多么狭小,可同时也清楚,它对他有多么重要,在他的一生中,这样的一种避风港具有多么特殊的意义。他并不打算抛开新的生活和明朗的广阔天地,不打算离开阳光空气和它们赐予他的一切欢乐,爬到地下,呆在家里…不过,有个什么地方可以回归,总是件好事。”

  

  他也爱自然的美。表面上看,他对自然的美的感悟没有河鼠深,但那是因为他已在不觉中与自然溶为一体,本身成了自然的一部分而不自知。

  

  对鼹鼠来说,有了朋友,有了可以休憩的家,有了自然的恩赐,生活就是美好的。

  

  如果要我选择,我想做哪一种人呢?我想,如果我非常富有的话,我会过航海鼠的生活,但这太不现实了。如果我不需要为生活的温饱而奔波,又有足够的自由的话,我会做鼹鼠这种类型的人。

  温暖的时候,我就会钻出地面,享受阳光和杨柳风;寒冷的时候,我就回到地洞,回忆着曾有过的快乐时光。寂寞的时候,我会出去远行,看看新的世界;疲惫的时候,我会回到家里,让身心得到充分的休养。另外,我也要交上三两个知心的朋友,闲时可以一起冒险,一起谈天…

  

  这真是个美丽的梦想。但是,合上《杨柳风》,心又回到这个黑夜的时候,我的梦想不见了,因为我已经从童话里走了出来。

  

  《杨柳风》就是那个能带来好梦的枕头。黄粱梦醒后,我不想抱怨这个世界,却想感谢给我带来美梦的《杨柳风》。

  

  窗外的风声更大了。在这种时候应该现实一些才对。那么,我就抛开我的美梦,再来谈一谈《杨柳风》这本书吧。

  

  《杨柳风》虽然是一部真正的童话,但也是一部关于自然与人生的寓言,更是一首写给自然的赞颂诗。这本书可以有多种读法,因为它的内涵极其丰富,每换一种角度,可能就会有新的发现。不过,这里我只想谈谈它的语言。

  

  我曾经以为,我看过的所有童话中,语言最美的当属王尔德童话,可是看完《杨柳风》后,我觉得应该这么说才对:我读过的童话中,语言最美的是王尔德童话与《杨柳风》,两者是不相上下的。

  

  《杨柳风》的语言,是美得能让你秉住呼吸的语言。这本书虽然是本童话,但也算得上一部文风优美的散文杰作,如果把散文的标准放宽一些的话。提起英国散文,大家津津乐道的多是培根,兰姆,吉辛,罗斯金等人的散文,可我觉得《杨柳风》与这四人的散文名作相比,似乎更为出色,尤其是它的第七章“黎明前的笛声”,简直是世间少有的美文。

  

  周作人曾在《杨柳风》一文(收于《看云集》)中说过,这一章的文字“写得很美”,可见他也注意到了这本书文字的美。

  

  写到这里,我觉得应该对译者杨静远说声谢谢,因为他的译文太精彩了。如果换了别人来译,译文可能会平淡得多。我曾经在书店翻过两本别人的译本,看起来都是淡而无味。尤其是任溶溶的译本,连书名都译得毫无生气。他居然把书名译成了“杨柳中间的风”,简直是韵味全无。

  

  所以,相比之下,我这个译本是最好的。杨静远这个译者我并不熟悉,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名家,但我的确喜欢他的译文。我手上还有一本他翻译的《彼得·潘》,译文也相当的出色,估计这个人的中文修养一定很深。真希望以后能多读到他的译作。

  

  不过,这个译本里也有一些遗憾,因为书里附的那些所谓“传神的炭笔画插图”在我看来很是糟糕。据说《杨柳风》的插图有很多种,可我看过的三种都不能让我满意。

  

  夜深了,我也累了,对《杨柳风》就说到这里吧。

  

  四周很静。我忽然想起了今天春天我家附近因修立交桥而砍倒的那些大树。被砍倒的树中,有杨树,也有柳树。现在,桥修好了,路变宽了,路上却不再有树了。

  

  不再有杨柳风了。如今的路上,只有飞扬的尘土,肮脏的风,无数的汽车…

  

  窗外,又传来了汽车驶过的声音。风还在急急地吹着。

  没有了杨柳,风也似乎变得茫然了。

  

  这是一个肮脏的世界,只有我们的心中才会有净土,才会有清新的杨柳风。

  

  谢谢你,格雷厄姆,谢谢你在黑暗中给我送来了杨柳风。

  

  2000.10.19夜10:30写;2000.10.20上午10:35录入

  

  1. Patsy 7月 22nd, 2011 @ 06:17 | #-49

    [ 小墙判断这是Spam! ]
    请求: /wp-comments-post.php
    來路: http://shanhuji.com/?p=10
    IP: 193.104.3.135
    方式: 手动操作
    內容: I don't know who you wrote this for but you heelpd a brother out.
    -- 记录成功 --

评论提交中, 请稍候...
说点什么再走吧!0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
Trackbacks & Pingbacks ( 0 )
  1. 还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