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彩书评 > 河洛文化沃野上的陈年鲜果——《洛阳传统儿歌游戏》序

河洛文化沃野上的陈年鲜果——《洛阳传统儿歌游戏》序

作者:秋水红尘 

儿童,是近年来许多作家和学者关注的对象。当物质诱惑、浅薄功利和人性扭曲的暗流四处涌动,一个民族的核心价值观的重塑和建设受到严重挑战的时候,那些有识之士们都会把关注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孩子们。

因此,当我读到赵金昭先生以5年之功收集整理的《洛阳传统儿歌游戏》时,心中真的充满了喜悦和感动。

本书收集了1949年以前洛阳地区流传的儿歌410首,游戏90个,葱茏丰沛,五彩缤纷,蔚为大观。

我们每个人都会有孩童时期在父母亲人膝下吟唱儿歌童谣的记忆,这种记忆伴随着童年生活的甜蜜和欢乐,也伴随着对自然社会人生的最初认知和文化启蒙。阅读这些儿歌和游戏,打开了我们许多尘封的记忆,使我们的心里充溢着愉悦和感慨。

儿歌是民间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包含了许多民俗的内容,许多传统的生产生活方式和社会情绪都在其中留下了生动印记。由于这些儿歌产生于山野民间,率真自然,口口相传,代代相传,没有经过刻意的筛淘加工,像一条没有污染的清澈的河流,对于我们了解研究当时的社会形态民族心理具有巨大的认识价值。应该说,这是民间文化遗产抢救保护工作的重要内容,也是河洛文化开发研究的重要内容。

河洛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包含了政治、经济、文学、民俗等等多方面的内容。这些年来,洛阳文化界史学界对河洛文化的研究热情甚高,文章著述也很多。但这些文章著作以历史、考古的内容居多,而对文学类的内容较少涉及,对儿童文学更是少有问津者。金昭先生的这本著作,填补了这个空白,也开启了河洛文化研究的新的领域和思路。

其实,文学在河洛文化的孕育,发展和传播中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从多个角度和层面,对洛阳的古代和近现代文学资源进行挖掘和研究,是洛阳的作家和学者们的文化责任。

民间文学从来都是文学创作的主要源头。古今中外的许多著名文学家都对民间文学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唐代的刘禹锡,明代的袁中郎,冯梦龙、凌濛初,都非常重视和喜爱民歌。冯梦龙还收集编辑了民歌童谣的专著《童痴一弄》《童痴二弄》。

上个世纪的“五四”新文化运动前后,周作人曾连续发表了多篇研究儿歌的专论文章,比如《读<童谣大观>》,《儿歌之研究》等,对儿歌源流和现状从理论上作了深入的阐述。

儿歌是人的一生中最早接触的文学样式。儿歌也是诗。在这本《洛阳传统儿歌游戏》中,许多篇什既洋溢着童稚童趣之美,也蕴含着文学之美,艺术之美。

语言的晓畅流利,人物场景描摹的生动和形象,比喻、夸张、拟人、讽刺、象征、联想等各种修辞手法的熟练运用,以及含蕴其中的对传统美德的守护和张扬,使这些儿歌具有强大的艺术感染力。

“月奶奶,明晃晃/开开后门洗衣裳/洗哩净,捶哩光/打发哥哥上学堂/读诗书,念文章/红旗插到咱门上/看那排场不排场。”这首流传甚广的儿歌,描绘了一幅简洁明丽的场景,这里既是对儿孙的励志教育,也是农耕时代人们理想生活的形象写照。

“一位爷爷他姓顾/上街打醋又买布/买了布,打了醋/回头看见鹰抓兔/ 放下布,搁下醋/上前去追鹰和兔/飞了鹰,跑了兔/打翻醋,醋湿布。”寥寥几句,就勾画出一个典型环境中的一种典型性格,这实际上也是一则人生寓言,这对今天处于浮躁中的人们不是一个很好的启示吗?

“小槐树,结樱桃/杨柳树上结辣椒/吹着鼓,打着号/抬着大车拉着轿/蝇子踏死驴/蚂蚁踩塌桥/木头沉了底/石头水中漂/小鸡叼个黑老雕/小老鼠拉个大狸猫/你说好笑不好笑?”这是一首专说反话的儿歌,不仅使人哑然失笑,奇特的想象也使人的思维顿时开拓了广阔的空间。这使我想起了河南著名作家李洱的一篇长篇小说的书名:《石榴树上结樱桃》,这本书的德译本还被德国总理默克尔作为礼物送给温家宝总理。这个奇特的书名是否也来自儿歌的启发呢?

诸如此类生动形象,感染力强的儿歌的例子在本书中举不胜举,俯拾皆是。传统儿歌中的很多篇什,至今还充盈着鲜活的生命力,仍在民间广泛流传。

传统儿歌也为我们今天新儿歌的创作提供了借鉴和启发:要尽量贴近儿童,融入生活,在健康的基调上,体现生活化,趣味化,以清新、浅显、活泼、形象的语言满足孩子喜好新奇的天性,淡化政治说理,寓教于乐,在特定的儿歌情绪体验中自觉接受美德的濡化。

本书中的传统游戏,也是一种重要的民间文化形式,金昭先生在他的自序中已经作了很好的阐述,我在这里不想更多地饶舌。用文字和简图的形式记录这些游戏,是个创新,无疑也是对这种文化遗产的抢救。至于如何更好地去借鉴和利用,则是各方有关人士应关心的问题了。

孩子是民族的未来,是我们共同的永远的希望。儿童和儿童文学、儿童文艺应成为当代文化建设中不容忽视的呵护对象和思想资源。这本书所传达给人们的,似乎还有一种意味:面对浮躁和喧嚣,读这些儿歌和游戏是否能唤起我们蕴藏于心的天真、童趣?是否能唤起我们对自然、质朴、直率的向往和努力?

赵金昭先生曾长期担任地方和高校的党政领导,同时也是洛阳文化建设的积极推进者和践行者。他独辟蹊径,在公务之余以极大的热情和持之以恒的执着努力,广泛收集,集腋成裘,终于辑成《洛阳传统儿歌游戏》一书,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他性格中极为可贵的热情和童真,也显示了他作为学者的一种眼光和高度的文化自觉与文化责任。这本书为河洛文化研究,为洛阳儿童文学事业的繁荣作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功莫大焉。

《洛阳传统儿歌游戏》是赵金昭先生不惮辛劳,在河洛文化积淀深厚的沃野上采撷的陈年鲜果,读者诸君一定会在自己的阅读品尝中感受到它的味道的芳香和悠长。

是为序。

2009年4月6日 于洛阳

 

  1. Kacy 7月 22nd, 2011 @ 03:08 | #-49

    [ 小墙判断这是Spam! ]
    请求: /wp-comments-post.php
    來路: http://shanhuji.com/?p=107
    IP: 193.226.51.57
    方式: 手动操作
    內容: Yup, that souhld defo do the trick!
    -- 记录成功 --

评论提交中, 请稍候...
说点什么再走吧!0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
Trackbacks & Pingbacks ( 0 )
  1. 还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