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主义大师的杰作——评《王尔德童话》 - 精彩书评 - 童话 - 小冲网
首页 > 精彩书评 > 唯美主义大师的杰作——评《王尔德童话》

唯美主义大师的杰作——评《王尔德童话》

 原作者:肖毛 转自:天涯社区

 
最初接触王尔德童话,是在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因为我的学习成绩好,在家里又乖(现在正相反),所以家里给我订阅了《儿童文学》——那是我少年时得到的第一份儿童刊物,所以我很喜欢,每期必看几遍,现在还记得那里登的精彩故事的大概。就在某期的《儿童文学》上,我看到了一篇王尔德的童话“少年国王”,它在当时给我的印象就很深,尤其是王子做过的那三个滴血的梦。后来想再找别的王尔德童话而不可得,再后来就失掉了看童话的兴趣了。

二十年后,并没有成为“一条好汉”的我,偶然从网上看到了王林翻译的王尔德童话的电子版,才算第一次过了把读全王尔德童话的瘾。(再后来才弄到了这童话的英文原版的电子版)
近来每读一部童话都有恨不早点识荆之想,但读完王尔德的全部童话,却没太多这样的感觉。除“快乐王子”、“少年国王”、“忠实的朋友”、“星孩”外,其余诸篇我若在童年读只能明白个大概,体会绝没有现在深,因为王尔德的童话虽是为孩子写的,文字外的深意却往往只有成人才体会得真切,所以王尔德童话里的多数还要18岁以后读才好。(上述四篇对孩子却比较适合)
这原因大抵在于王尔德童话中对社会和人生的感喟分子较多,这些都是小孩子不能领会的。作为唯美派艺术的代表人物,王尔德在他的童话里也不忘宣扬他的唯美追求,尽管这追求也能感动孩子,但孩子们也多是“不明所以”的被感动,这也是王尔德童话的多数真髓不宜为孩子把握的原因之一。

周作人对王尔德童话的评价最为恰当,让我抄它下来:

“王尔德的‘石榴之家’与‘幸福王子’两卷书…纯粹是诗人的诗…这九篇都是空想的童话,中间贯穿着敏感而美的社会的哀怜,恰如几幅锦绣镶嵌的织物,用一条深红发线坚固的缀成一帜。
王尔德的文艺上的特色,据我想来是在于他的美丽的辞藻和精练的机智,他的喜剧的价值便在这里,童话也是如此;所以…王尔德的特点可以说是在‘非小儿说话一样的文体’了。因此他的童话是诗人的,而非是儿童的文学。”——《自己的园地·王尔德童话》

的确,《王尔德童话》是成人式的,但这不表明它们本身不是童话,孩子不可以读,只能说它们是童话的“另类”,最“高级”的童话罢了。

王尔德童话中,《快乐王子》、《夜莺与玫瑰》最为感人,简直是诗的散文化翻译,故事里的那种为爱献身的精神相信定会打动一代又一代的大人与儿童的。

王尔德最珍爱的一篇《自私的巨人》,在我看来倒很一般,不知道它“完美”在哪里。

“少年国王”对社会制度的抨击最为深刻,读来也最让人感动和无奈。恐怕那三个浸血的梦人类将永远做下去,只要世上还有国家的存在的话。

“渔夫和他的灵魂”最长,也最是成人化,寓意自然最深刻。

周作人称王尔德在文艺上的特色之一是“美丽的辞藻”,真是一言中的。这九篇童话的寓言就如草叶上的露滴,针刺出来的血珠,圆润而纯美,令人惊叹。可惜译文虽然基本准确,却难以完全传达出原著的神采。像《夜莺与玫瑰》一篇,不少地方译得就不让我满意。如夜莺死的那一段,译者译为:

“这时她唱出了最后一曲。明月听着歌声,竟然忘记了黎明,只顾在天空中徘徊。红玫瑰听到歌声,更是欣喜若狂,张开了所有的花瓣去迎接凉凉的晨风。回声把歌声带回自己山中的紫色洞穴中,把酣睡的牧童从梦乡中唤醒。歌声飘越过河中的芦苇,芦苇又把声音传给了大海。”

我觉得译得感情不够,语言也有些涩,自己试着再翻译了一遍,内容如下:

“这时,她的胸膛中迸发出最后的歌。白白的月儿听了,忘了黎明的迫近,徘徊在天际不忍离去。红红的玫瑰听了,不觉随之起舞,在清凉的晨风中抖开它所有的花瓣。这歌声被回声托到她在山上的紫洞中,让沉睡的牧童从梦中惊醒。这歌声被河中的芦苇轻轻带远,大海也听得到其中蕴涵的深情。”

可是,我觉得我的翻译也很罗嗦,还是原文更精彩。请看原文:

“Then she gave one last burst of music. The white Moon heard it, and she forgot the dawn, and lingered on in the sky. The red rose heard it, and it trembled all over with ecstasy, and opened its petals to the cold morning air. Echo bore it to her purple cavern in the hills, and woke the sleeping shepherds from their dreams. It floated through the reeds of the river, and they carried its message to the sea. ”

哎,这样的好文字怎么翻译也不妥呀!

听说巴金、穆木天也译过王尔德,却一直没有见到他们的译本,估计都应该比这个译本好。尤其是诗人穆木天的,他比巴金更有艺术天分,更懂得去追求艺术美感,他的译本想必更佳。

1999.12.26夜8:55写;1999.12.31下午2:10录入 

 

 

 

 

  1. 还没有评论
评论提交中, 请稍候...
说点什么再走吧!0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
Trackbacks & Pingbacks ( 0 )
  1. 还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