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趣味杂谈 > 少儿科普图书原创何处觅?

少儿科普图书原创何处觅?

当记者拨通了著名科普作家叶永烈先生的手机时,他正在去往贵阳的旅途之中,叶先生告诉记者,他此次贵州之行是应一家国外公司的邀请,参加为贫困山区少年儿童的赠书活动。作为此次活动的赠书大使,他为贫困山区的少年儿童带去的是价值35万元的科普图书,而这批图书主要以《十万个为什么》和《小灵通漫游未来》为主。作为两部国内原创少儿科普的经典之作,在常销不衰的背后,似乎也折射出近年来少儿科普原创的无奈。

    曾经在2002年1月由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推出的“中国科普名家名作”丛书至今也销售了5个年头,仍然拥有不错的市场销量,这套丛书中的“院士数学讲座专辑”还曾在2003年获得了国家图书奖和全国优秀科普作品奖一等奖,在国内近年来的原创少儿科普图书中可谓一支独秀,但同时也显得有些独木难支。本套丛书的责任编辑、中少社科普读物编辑室主任薛晓哲告诉记者,他在2005年的全国少儿图书订货会和今年的北京全国图书订货会上也曾留意观察过,但原创的少儿科普图书确实稀少,成规模又有市场影响的作品则更是难觅踪迹,在谈到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时,薛晓哲则不假思索地表示:现在国内原创少儿科普的作者已近枯竭。

    几近枯竭的作者队伍

    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副编审颜小鹂曾在去年成功引进了美国最具影响力和最畅销的少儿科普丛书——“神奇校车”,她认为,目前国内的科普书作者大部分不具备深入浅出的能力,或者没有深度,或者无法浅出,而只是对知识进行一些片面的解说,这样往往会给小读者带来枯燥的感觉。他们也曾经试图模仿引进丛书的形式打造一套原创的中国版“神奇校车”,但请了很多作者尝试之后,感觉都很不满意,改写后的内容往往又回到了灌输和教育的老路上,因此颜小鹂也感觉到,仅从作者的角度来看,国内的科普出版资源就远远没有到位。

    相对于当前原创匮乏的情况,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和改革开放之初可以说是国内两个比较繁荣的时期,而《十万个为什么》和《小灵通漫游未来》则分别是这两个时期的代表作。

    现任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的王一方介绍说,当年少儿社推出《十万个为什么》应该说是在一个大时代背景下的成功,当时党中央提出了“向科学进军”的口号,与传统的科普理论高度契合,因此动员了一大批科学家参与到这套丛书的编写中去。并且这些科学家具有一个相同的时代特点,即他们都是“五四”时期受过很好的中国传统文化训练的科学家,具备良好的驾驭语言的能力。在政府、出版社以及高水平作者的强力支持下,这三重叠加起来的优势造就出了一套经典的科普作品。王一方指出,我们现在的科学家大多是上世纪50年代学院制培养的,而这种专才教育的结果,在某种程度上造成大部分人在大学时代人文板块的断裂,因此缺乏科学与文学这两支笔写作的能力。

    改革开放之初,我国迎来了一个科学的春天,这也使一大批科普作家再次焕发了创作的青春,在当时也涌现出了一批名家名作,《小灵通漫游未来》就是其中之一。但令人遗憾的是,当这一批老作家因为年龄的增长而渐渐淡出科普创作之后,国内的科普作家队伍则呈现出了青黄不接的形势。

    薛晓哲认为,科普作者队伍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明显的断裂现象,主要是因为在青老交替的关键时期恰恰遭遇了中国文化体制转制,由于现在出版社面临着大规模地从事业单位转化为企业,经济效益成为一个重要的考核指标,这就要求出版物不仅要盈利,而且还要迅速赚钱。但即使对于很成熟的科普作家来说,一部好的科普作品也需要相对的创作周期,雪上加霜的是,本来就为数不多的科普作者在面临出版社要求的写作进度与市场份额的双重压力下,导致了少儿科普作者队伍的迅速枯竭。

    科普出版:一锅夹生饭

    多年以来,国内的科学家搞科普一直被人看作是“不务正业”,从事科普工作也无法得到正确的评价与认可;改革开放之后,相对于一本畅销书所能得到的可观的稿酬与版税,科普作品低廉的稿酬又使作者无法全力投入创作,于是,观念混乱、无人创作、无人投资、市场萎缩等等一系列问题都堆积在了科普出版业的门前。

    在很大程度上,原创少儿科普作品的困境似乎比整个科普出版的形势更加严峻。王一方认为,除了缺乏作者外,少儿科普出版仍然面临着众多的问题。

    首先,国内没有形成科普作品的创作传统,严格意义上说,《十万个为什么》都是简单地改编作品,是根据一些科学道理来讲故事,与国外的一些图书相比,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科学普及的原创作品。其次,国内对科普作品的写作理念也不够明确,是灌输教育还是平等科普,多种理念仍然存在着很大的争论。此外,科普图书市场的狭窄、出版的功利化以及评价体制的不健全等也都阻碍着科普作品的原创发展。

    薛晓哲也认为,当前国内科普出版的不景气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问题,要想彻底解决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他在1986年刚刚开始从事科普出版工作的时候,社会对科普缺乏重视就已经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了,20年来,虽然政府对科普的重视程度已经日益提升,尤其是近年来对科普图书设立了国家级的奖项,但社会多年形成的思维习惯仍然不是一朝一夕所能扭转的。

    王一方表示,现在他很欣赏1996年以前的科普作品,他认为近年来体制化的教育、管理和出版,不仅没有改善反而是大大僵化了。这就使当前的科普出版产生了一种矛盾的现象,一方面书的品种越来越多但好书却越来越少,另一方面读者的购买力日益增强,但对真正有价值的作品却失去了判断力,不会欣赏和阅读。因此,对于国内当前的科普出版现状,王一方形象地将其比喻为“一锅夹生饭”:品种“糊”了,作者没“熟”,创作和翻译质量很“稀”,传统的科普理念又很“硬”。面对这锅夹生饭,出版和科普界都感到双重的迷茫,科普出版这碗饭到底还怎么“吃”?

    引进:不得不选择的捷径

    汉唐阳光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在近年来推出了不少受到市场认可的畅销图书,今年年初,他们从英国引进了一套《有趣的科学实验》,在谈到为何引进这套少儿科普图书时,汉唐阳光的负责人尚红科表示,由于目前国内这类图书比较缺少,而做实验又非常符合小孩爱玩的天性,现在国内的家长和孩子缺乏满意的沟通桥梁,找不到可以共同进行的游戏,但这套丛书中介绍的许多实验却可以满足这一点。同时他也表示,目前这套丛书的市场表现还不是特别理想,主要是由于推广手段有限,但他认为这套丛书可以成为一套长销的儿童科普作品。

    正因为国内原创作品的缺乏,因此,一大批国外优秀的科普图书被引入进来,在湖南科技出版社成功地引进了&ldquo
;第一推动”丛书之后,越来越多的出版社加入到引进的队伍中来,近年来,《可怕的科学》、《游戏中的科学》、《剑桥少儿百科全书》、《神奇校车》、《有趣的科学实验》、《沸腾的科学》……等一大批国外优秀儿童科普作品进入了中国图书市场。

    继去年引进了《神奇校车》之后,川少社又在不久前推出了一套《沸腾的科学》,在谈到为何大规模引进国外作品时,颜小鹂表示,她感觉国外的科普读物比较严谨,这些作品的作者即使不是有名的科学家,但至少是在某个行业里进行过深入的研究,并且他们具备给孩子讲科学道理的热情。颜小鹂认为,国外科学家这种科普的热情是传承下来的,他们同时也是科学普及的宣传者,所以每一代作者传下来的理念首先就定位在为孩子们服务,而不是将知识简单地灌输给孩子,他们是处在一种平等的视角上,在传播的过程中去发现孩子们到底喜欢哪些知识、喜欢什么形式,这种态度就是比较值得赞赏的。

    此外,由于国外科普图书的内容和图片都是很专业的,在制作方面也投入了很大花费,而国内出版社在这方面就显得有些底气不足,而且这方面的资源也不是很多。颜小鹂举例说,国外在做一本动物的科普画册时,照片一般都是去国家地理杂志或相关研究者处购买,都是有特色和高品位的图片,借用这些图片库的资料为科普服务,甚至有的还专门为一本书去拍摄,这种投入与国内都不是对等的。而国内要做这种书,可能就去一些图片库里找找,不会为每一本书或某一本书去花费这么大的精力和财力。所以国内原创科普图书与发达国家相比确实还有比较大的差距。

    王一方认为,目前科普出版的一些引进行为并不是坏事,一方面是一种替代,同时也是一种引导。他说,既然我们的科普出版做成了一锅夹生饭,那么就不妨先去别人的锅里盛一碗吃着,等我们把夹生饭做好了后,再吃自己的也不晚。同时,他也对目前国内缺乏原创的这种状况表示并不乐观,认为至少还要延续十到十五年。

    王一方说,翻译科普作为一种替代遮掩国内原创不足,这种做法肯定是需要的。科普的消沉也是一个重要的晴雨表,就证明公众理解科学水平下降了,同时也说明我们的科学预备队的创新意识和能力缺乏。美国倡导公众理解科学,倡导科学阅读,实际上是在打造下一代的创造力,虽然美国也面临网络化及现代媒体的冲击,但在这种情况下,仍然着力坚守传统媒体的价值和尊严。因此,科普图书是传统媒体的最后一块领地,也是一块高地。

    我们需要原创吗?

    由于翻译科普的大量引进,目前国内少儿科普图书市场似乎也呈现出一种回暖的现象,那么,引进是否可以完全替代原创?我们还需要原创吗?

    薛晓哲认为,引进版在具有自身优势的同时也存在一些弊端。因为西方的文化背景不同,在给孩子讲述科学的过程中经常需要举例,而这些例子中关联的一些文化元素又都是西方的,这种文化层面的不同,势必导致中国的孩子们在阅读时不如原创作品那样顺畅。

    薛晓哲多年来一直力主以原创为主,他解释说,这里有两个原因:首先,中国是一个历史文化源远流长的文明古国,拥有自己的文化体系,因此,只要能用心去做,总会发现一些有价值的内容,而读者对此也会认可;其次,要真正把引进的工作做好,可能比原创还要困难,因为引进不仅首先语言要过关,并且还要熟悉对方国家的历史文化背景,还要进行商业谈判,最重要的是要懂书,所以这样对引进版的出版人要求更高。

    颜小鹂也表示,不见得国外所有的科普图书都适合中国读者,其中也有一个本土化的问题。因此,他们在选择引进的时候,第一是选择比较符合小孩心理喜好的题材,第二,对12岁以下儿童的科普书主要偏向于浪漫科学的角度,不是要去研究,主要是培养孩子对科研探索的热情与喜爱,所以她觉得浪漫科学是我们目前引进图书中的一个重点,就是科学道理要严谨,但在制作上应给予读者想象,这才会提高孩子对科学的热情。

    近年来,国内的科普出版界也在就少儿科普的原创进行着努力和探索,据王一方介绍说,目前少儿社正在准备编写一套《十万个怎么办》,这套丛书由张开逊先生策划,将技术发明和人类文明结合起来,放在人类文明的大背景下来认识技术发明的意义。这套丛书从两年前已开始筹备,目前仍然面临缺乏作者的困难。但王一方表示,目前这套丛书已经纳入到“十一五”国家重点项目中,下一步就是要寻求基金和一流的作者队伍,并加强编辑培训,他们希望把气运足点儿,把弓拉满一些,避免急急忙忙形成短平快的作品。王一方说,做这部书要有熬鸡汤的功夫,争取从容地去做,他希望通过这部丛书为这个时代贡献一部科普精品,与一流科学家对话,用这种文化背景下的技术发明理念来弘扬文化画布上的科学风景,并通过这部书的运作提升自身的创作出版能力。

    对于目前少儿科普出版的现状,叶永烈也表示,原创作品非常重要,新一代科普作家还没有出现有影响的人,因此要耐住寂寞。叶永烈说,少儿科普是一个非常有前途的创作领域,我们的科普作家需要进一步努力。

  1. 还没有评论
评论提交中, 请稍候...
说点什么再走吧!0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
Trackbacks & Pingbacks ( 0 )
  1. 还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