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彩书评 > 小简报与大丛书:中国近代文学大系编纂一得

小简报与大丛书:中国近代文学大系编纂一得

 作者:郑晓方   原文选自《编辑工作研究》

1997 年,在第三届国家图书奖评选中,上海书店出版社编辑出版的“中国近代文学大系”获得了最高奖—— 国家图书奖的荣誉奖。这套被称为“集近代文学精萃,是现代文学桥梁”的大型套书,共12 专集、30 分册、2000万字。它的出版,凝聚了全国众多近代文学学者、专家、教授的智慧,是上海书店出版社领导和编辑共同劳动的成果。它为中国近代文学研究资料的整理和出版,填补了空白。

在获奖的同时,我们作为“中国近代文学大系”的编辑,比别人更多一份感受。回想10年来的编辑历程.回想出书过程的前前后后,回想老一辈编辑的谆谆

教导,我们更想起了在编辑过程中那份伴随我们工作的小小的《简报》 ,它的编辑和出版,为这套“中国近代文学大系”高质量的编纂工程起到了呼风唤雨的作用。很难想象,如果离开了这份《 简报》,如果没有范泉先生出的这个金点子,这套大型丛书不知将会编成什么样子,我们是否还能问鼎这样的大奖。

范泉知难而上

“中国近代文学大系”总编纂范泉,是一位老编辑、老出版家,三四十年代曾主编《 作品》半月刊、《文艺春秋》 月刊,一直活跃在我国进步文艺界。五十年代,在反右运动中,被错划为“右派”,流放到青海长达20 年,1979 年平反,在青海师大带了两批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生。1986 年,当他已经是70高龄的时候,终于调回上海,来到了上海书店。

有鉴于讲授“五四”新文学质变时,需要迫溯到近代文学的量变,而我国近代文学的研究和整理,由于难度较大,基本上还是空白,一直成为学术史上的一笔胡涂账。为了摸索中国近代文学的总体形象和基本内涵,范泉知难而上,大胆提出编篆一部多卷本“中国近代文学大系”的设想。但是,上海书店出版社是一个刚刚成立的小社,过去出版的主要是一些影印书刊,编辑力量十分有限。而且中国近代文学的时间跨度长达80 年,资料繁、散、乱,还要衡量取舍,组织导论,工程巨大,如果不依靠老一辈的学者、专家和教授,仅凭自己的努力是不行的。这时候,他考虑到自身的有利条件,他和这些专家学者大部分熟识,只要亲自恭请他们,妥善组织,适当引导,充分发挥集体智慧,小社一定能够编好大书。于是,他从上海、北京、开封、苏州、广州等地,先后聘请了老一辈近代文学研究者以及知名的近代文学教授学者陈子展、王元化等,组成25人的“大系”编委会,并且经过讨论和调整,确定了12 专集的主编和副主编。

编纂构架建成以后,接着便考虑如何提高各分集的编选质量问题。

由于各分集的主编和编辑成员散处各地,不可能经常集合,召开会议,为了集思广益,充分发挥编委、主编、编辑成员乃至国内专家学者的集体智慧,加强沟通,及时联络,统一思想认识,提高编纂质量,从1987年12月起,编辑了一份打印的16 开本、每期数千字到近两万字、装订成册的(简报》,这就是至今被大家所念念不忘的《“中国近代文学大系”编辑工作信息》 ,有人叫它《信息》 ,有人叫它《 简报》 。这份不定期的《简报》 ,每月出版2 至3 期,发表各位编委、各集主编、编辑成员、有关专家学者以及“大系”编辑室的书简、短文、编辑设想、选目、导言、悄况介绍、访问记、通知、新年贺词等等,包罗万象。在1987 年12 月20 日印发的第I 期上,《 开场白》 这样说:

为了沟通情况,协调部署,相互借鉴,以保证编选工作质量的不断提高,我们印发了这份不定期刊《 “中国近代文学大系”编挥工作信息》。

竭诚希望各位编辑、各集编辑同志随时惠踢意见或信息,如能介绍在编辑工作中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经验和教训,则更是欢迎。

陆续发表在本刊的各集的“编选设想”和选题计划,都是征求意见稿,请各位编委、各集编辑提出不同的意见,交流探讨。

这便是《简报》 的宗旨,也是《简报》 自始至终的中心内容。从此,这份《 简报》 成了“大系”编辑室与各地人员联系的一座桥梁。正如上海书店出版社前总编俞子林所说:“《信息》 是作为沟通信息、讨论问题、征求意见和建议的工具。”

编印《“中国近代文学大系”编辑工作信息》的所谓“编辑室”,其实不过三五个人。除范泉为总编纂,一位青年助手(后来又增加一位)外,另聘三位侮周来书店参加一次碰头会的老编审。可想而知,庞大的出书工作已经大大地超负荷运行,许多工作由范泉一人操作、全面掌握,因为出版《简报》 是为了更好地出版”中国近代文学大系”,一部12 专集30 分卷么2000万字的出书计划丝毫不能松懈,在不间断地出版《 简报》的同时,势必加大编辑室的工作量,但首先又必须保障“大系”的正常运转。况且,《 简报》 的印数从一开始的100 份而发展为后来的250 份。这样的小小简报,看似简单,却非常繁琐,编、校、订、发,都由编辑室两个人来完成。范泉包揽了每一期的编、校工作,而他对于装订的要求也特别高,每份《简报》都必须严格装订整齐,不许马马虎虎。我们这些在他手下工作多年的小编辑对他的“严”字都深有体会。跟着范泉既学习编大书,又学习编小简报,这是我们的荣幸,为此常引起同行的羡慕。据当年与范泉共事的一位老师介绍:范泉在五十年代初,任新闻出版印刷学校副校长时,也编了一份学校的简报,坚持每周一期,自己排版,办得相当出色。也许,范泉最初办《 “中国近代文学大系”编辑工作信息》 的始发点是来源于他当年办学校简报的延续。

《 简报》 的内容

《 “中国近代文学人系”编辑工作信息》 共出版了74 期。我们充分利用这个媒体,有意识地组织了各位编委、各集主编、编辑成员,以及有关专家学者.着重讨论了以下几方面内容。

首先,审议“大系”的构架是否合适。

我们要求从总体上,审议2000万字30分卷应该如何分理给各个专集的问题。经过讨论,认为有必要从原定的10 个专集增加到12 个专集,即增加《 民间文学集》 和《 少数民族文学集》各一集,使被忽视的“民间文学”和“少数民族文学”得到了应有的地位。在卷数分配上,也作了相应的调整,即《 文学理论集》 、《 诗词集》 、《 戏剧集》和《俗文学集》 ,都从原来的3 卷减为2 卷,面原定5 卷的《 小说集》 增加到7 卷。为此,我们增聘了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钟敬文任《 民间文学集》主编,中央民族学院教授马学良任《 少数民族文学集》 主编。

其次,探讨各集主编的编选指导思想。

我们要求各集主编按照各自对选材特点的认识,首先在《 信息》 上公布自己的《 编选设想》 ,然后在编选材料搜集得差不多时,再公布《选目初稿), 让大家审议。在审议过程巾,由编委伍盆甫的书简,引出了编选指导思想上可能存在的一些问题,于是我们组织大家争呜,集中在三个问题上讨论:( l 、“文学作品选”和”文选&
rdquo;的界限在哪里?“大系”应该按怎样的标准选材2 ( 2 ) “中国近代文学”究竟有哪些特色?怎样从选材上反映这些特色?( 3 )如何理解近代文学是古代文学和现代文学的桥梁?应该怎样通过选材,体现这种承启作用?

经过讨论,认为“文选”和“文学作品选”有区别,但是这个问题,主要存在于《散文集),与其他各集关系不大,而编选散文,当然要选文学散文,但又不能离开救亡图强的时代背景,不能认为所有政治论文都不该选,那些确有文学价值的政治论文,也应归属于文学散文的范畴,可以人选。从这一问题上,后来又引出了何满子和周振甫对“近代散文作品与文章的分野”这一问题的好几个回合的争鸣。关于中国近代文学的特色,大家认为,从时代背景理解,主要是救亡图强,反帝反封建和倡导旧民主主义革命,要求改革开放,经世致用。反帝反封建和争取民主独立,是近代文学的灵魂,没有这一主流及其思想脉络,便失去革新的色彩和时代的精神。因此近代文学作为古代文学和现代文学之间的桥梁,体现在思想上,从“载道”、“言志”到反帝反封建:题材上,从脱离现实到面对现实;方法上,从封闭到开放,从因袭陈规到接受外国影响;语言上,从文言开始走向白话。总起来说,完成盘变阶段的近代文学,是从思想到形式,为现代文学的质变准备了条件。但是所有这些,是反映在近代文学的众多作品上,而不是少数儿篇作品可以体现出来的。

第三,重点讨论了《小说集》 的三次选目。

《 小说集》 的篇幅占“大系”全书篇幅的三分之一以上,是“大系”的重要部分,种经展开过较长时间的争鸣。《 小说集》最初由编委章培恒任主编,他在1988 年5 月辞去编务后,我们又邀请吴组湘、端木慈良、时萌任主编。两任主编都曾公布了《编选设想》 和《 选目初稿》 。经过反复、热烈的讨论以后,继任的主编在1988 年12 月乃日印发的《 简报》 第30 期上公布了《 选目二稿),同时发表了《 诚恳的答复》一文,对各家热情关注并惠赐宝贵意见,表示感谢。除部分采纳外,对若干尚有争议的问题,作了说明。各家对《 小说集· 选目二稿》反映较好。季镇淮认为’‘许多短篇被发掘出来,开眼界,增知识,明源流,考优劣,确是讨论的结果”。他特别赞赏端木燕良的意见,即要求选目能“反映出时代发展的脉络来”。他认为《小说集》 选目确实做到到了这一点。

第四,全文印发《总序》初稿,广泛征询各家意见。

我们非常重视各集导言的写作,要求具有一定的数量(字数)和质量,确实具备各专集文学品种从历史到现状以及欣赏选材本身的指导性阐述。最早出书的<翻译文学集》导言,就曾一再改写过。而写整部“大系”的《 总序》,更必须是画龙点睛之作,因此我们邀请了明清文学研究家、北京大学教授吴组缃,中国近代文学研究家、北京大学教授季镇淮,《 中国近代文学史》作者、中山大学教授陈则光合写一篇《 总序),由陈则光执笔。为了撰写《 总序》 ,“大系”的总编篆范泉曾与陈则光两次长谈,要求把《 总序》写好,从社会历史背景和文学发展渊源出发,梳理出近代文学的主流、支流、逆流和回流,给人以宏观的理解和微观的指南。此后,当两万字的《 总序》(初稿)经吴、季两位教授审议同意后,我们立即在1989 年6 月5 日印发了《简报》第38 期的“号外”,广泛征询“大系”编委和国内专家学者的意见。经过讨论,在同年10 月11 日《 简报》 第45 期上,发表了三位教授合写的《 关于<总序)初稿的几点说明》,表示将接受各家所提意见,尽可能结合具体的作家作品谈理论,但同时说明,有些如近代文学的性质、特点、分期等问题,尚无权威性的定论,分歧难以统一,《 总序》所说,只能算是一家之言。

《 简报》 最活跃的时期是1988 年1 月至1990年6 月。参加讨论的人即使不是我们的主编、编委,即使只是一个普通的读者或热心人,只要有一得之见,只要对编辑出版“大系”有所建议,我们都给予刊登,平等地开展讨论。为这个《简报》写稿的有编委马学良、王元化、任访秋、伍盆甫、吴初之、吴组细、陈子展、陈则光、时萌、张庚、郑逸梅、周振甫、季镇淮、范伯群、柯灵、钟敬文、施蛰存、徐中玉、钱仲联、贾植芳、章堵恒、楼适夷、端木旗良、魏绍昌等。国内专家学者参加争鸣的,有何满子、郭豫适、冯至、丁景唐、孙文光、刘北祀、叶至善、钟贤培、吴泰昌、锡金、袁进、裴效维、汤钟玻、徐开拿、陈子善、左鹏军、吉少甫、姚福申、林其钱、秦痰鸥、陈鸣树、郭延礼、赵家璧、王勉、关德栋、蒋星坦、周而复、赛先艾、马荫良、徐铸成、陆佩弦、曹树钧、骆宾基、许杰等。

《 中国近代文学大系争鸣》 的出版

出于《 简报》一直保持着百家争鸣、学术民主的作风,成为研讨中国近代文学的一个场地,而且发表的大部分争鸣文章,对一些文学爱好者、中国近代文学和现代文学研究工作者,都有着比较重要的参考价值,其中有些文章已由报刊转载,因此不少大学科研单位和图书馆同志,纷纷口头或来信建议出版“选刊”,公开发行。所以,在《简报》 已出版到第35 期而“中国近代文学大系”还没有开始出书的时候,千1989 年10月,先从这份不定期刊《 “中国近代文学大系”编辑工作信息》上发表的文章中,编选出部分文章,出版了一本《 中国近代文学争鸣),以飨读者。

《中国近代文学争鸣》 的出版,可以说是编辑出版“中国近代文学大系”的额外收获。

 

专家夸《 简报》

1996年8 月,2000万字的“中国近代文学大系”全书出版。《文汇报》首先以头版头条的显著地位作了报道。在“大系”的出版座谈会上,与会者纷纷赞扬上海书店出版社“功德无量、造福后人”,为中国文学的史料系列填补了空白。在会上印发了一些书面发言,更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施蛰存先生在书面发言中说:

在编辑过程中,印发一种《 编辑工作信息》简报,使散居各地的编委、各分集主编、编辑工作人员乃至有关专家学者,有一个互通信息、互相讨论的场地,有利于提高编选质诬,加快编辑进程。这一方法,以前各出版社编辑大型丛书、辞书、类书,似乎都没有用过。我建议把这74 期《 简报》合为一书,选编出版,给今后各出版社编辑大书时作一个榜样,也可以给近代文学研究者和爱好者提供一批有关近代文学几个专题的争鸣资料。

季镇淮先生为这套书的出版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为了使各集主编在统一认识的基础上提高编选质量,通过《简报),组织大家争鸣,尽全发表不同意见,最终使大家取得思想认识上的一致。所以这部书是编得有特色,编得好的。

钱仲联先生在谈到《简报》 时说:

通过(简报》 争鸣,各专家发表意见与建议,集思广益,俾全书于不到10 年时间里,较快完成,这是集众多人智慧的结晶。

曹旭博士则认为:


1987年12 月开始到1992年4 月,“大系”编辑室出版了74 期《简报》,就编写的大致方针、编纂方法以及各种技术问题展开争鸣,对确保编纂工作的顺利进行,功不可没。这就是一条非常成功的经验,值得同行们学习。

由此可见,这份小小的《简报》 ,种经受到专家学者的充分肯定和赞赏,深得人心。它的编辑出版,为“中国近代文学大系”的高质量、按计划地胜利完成,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三点体会

大型套书的编纂工作,特别像“中国近代文学大系”那样,由于从无到有地搜集和甄别资料,时间跨度大.编选人员多,而且又不在一地工作,不可能经常集中研讨,如何发现问题及时交换意见,如何在个别编选人员取得局部经验或教训后及时交流,如何将不同意见通过争鸣取得一致,作为交流的桥梁和争鸣的园地,编印一份“编辑工作信息”一类的(简报》是完全必要的。《 简报》 缩短了散处各地的各位编委和专家教授们的距离。

其次,编印为大型套书编纂工作服务的《简报),总编纂必须心中有数,按照既定的架构体系,有针对性地组织稿源,适当引导,在宏观调控的前提下,做到微观探索,并及时作出相应的小结,以便继续深人这方面的探索,或另行开展新一轮主题的讨论。

第三,编印《简报》,发表各个专集主编的选题初稿、编选计划(包括编选指导思想)乃至各集“导言”初稿或节录,既可以促发各位编委和其他各集主编或编辑成员发表意见,而且还可以将《简报》 寄赚给有关专题的国内专家学者发表意见,拉开探索的网络,吸取更广泛的意见,真正做到“集各家智慧,编大型套书”的目的。

通过《简报》的编印,集中了国内第一流近代文学(包括部分古典文学)研究工作者的智慧,群策群力,共同合作,高质量地完成了“中国近代文学大系”的编其工程,充分证明小社也能出大书,而且还在这部大书的编共实践过程中,培养了一批青年编辑,使这个创立不久的上海书店出版社的编辑力量很快壮大了起来。

  1. 还没有评论
评论提交中, 请稍候...
说点什么再走吧!0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
Trackbacks & Pingbacks ( 0 )
  1. 还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