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彩书评 > 猫城:老舍笔下的格列夫游记

猫城:老舍笔下的格列夫游记

来自: 孙小社很知音 (不是留学生,问留学问题我也不懂)

话说恐惧的极点是愤怒,愤怒的极点是幽默,所谓讽刺文学,大抵如此。

西方文学历史中,以讽刺文学来说,长篇小说中当以斯威夫特的格列夫游记为翘楚。斯威夫特君批判之辛辣尖锐,后世很难超越,但就格列夫游记中一些段落而言,就马克吐温等晚辈也是不可比拟的。讽刺文学的通病,讥讽嘲弄,尖酸刻薄,斯威夫特也只能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简直是一位抨击起男人无能的高水平的深宫怨妇。

格列夫游记中有不少元素和老舍先生的这本猫城记相似,比如两个人都是落难,格列夫是沉船幸存的水手,“我”(猫城记的男一号)则是飞机坠毁的幸运儿;格列夫误入慧骃国,一个马统治的国家,而“我”则是客居猫城,满是猫儿的城市;格列夫在慧骃国吃牛奶燕麦,“我”在猫城吃迷叶。而格列夫和“我”所象征的人类,自然成了与动物建立的文明相对比的参照物,格列夫和慧骃们大谈人类社会制度,而猫儿们也免不得对“我”所描述的人类女性穿的高跟鞋表示出无限钦羡。

但两部讽刺文学的最大区别,在于作者对主角的塑造和定位。

简单来说,斯威夫特对自己创造的格列夫并没有过深的感情,格列夫只是他的一个用来反衬的工具。反观猫城记,老舍确实把“我”的叙述当成自白一样下笔,所以出现了大篇幅的主角内心斗争和独白的描写,这些情感波动在格列夫身上是少能深入的。

这里固然有社会文化背景的差异造成的区别,比如格列夫至始至终沿袭了英国人的对外扩张和殖民意识,他每到一处就会测量土地,记录风土和自然条件,一副开了清单要引海军前来殖民的派头。而“我”做为猫城里面最有分量,武装火力的外国人,不但不从利益角度分析猫城可能为人类带来的创收,更是陷入了对猫城的覆灭的无尽同情。

你很难想象恬不知耻地向大人国国王献出用来做征讨武器的火药秘方的格列夫,会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人。巨人国王对他献火药行为的无情蔑视,却只让他厚着脸皮得到一个大人国臣民不思进取的结论。若不是他和同胞在大人国连蜗牛的亏都能吃到,我想弱肉强食的心态肯定会驱使他率领洋枪洋炮的舰队开赴大人国竖米字旗的。

在慧骃国,一开始以人类身份暗自骄傲的格列夫,在马人面前不免要露出他瞧不起偶蹄类动物唱高调的社会。但慧骃国的丑恶,野生人类耶胡的出现让格列夫哑口无言,在这个荒诞的国家马儿成了文明的代表,而人类成了猪狗野兽,屎尿横流,又脏又臭。

即使如此,格列夫更多展示了他为耶胡伤了他作为人类的尊严的羞愧,却没有真正去同情马国的同胞,他甚至为了强调自己的文明身份,不惜和马人统一阵线,以抨击畜生的态度去批判那些耶胡。

但老舍笔下的“我“,对于猫城这个几乎可算得上是慧骃国的反义词的弱国的感情,远远不是出自侵略者和冒险家的角度,他在努力观察并适应猫城风土人情,为猫国的落后和野蛮感到伤心,也最终因为他对猫城即将面对的覆灭的清晰判断的实现而讶异不已。

在猫城里,”我“代表的人类是文明的光明面,猫代表的动物则成了阴暗面,这与慧骃和耶胡的地位关系恰好相反。

无奈的是,这本猫城记本来可以更惊世骇俗一些,可惜过多的指桑骂槐影响了开头很不错的想象路线。火星、猫人、迷叶、猫城,这些都是中国历代小说中找不到的创新,可惜到了中半段,老舍笔锋一转,把一座本该是新奇的猫城写成了民国前后中国社会的又一个缩影,几乎是按照比例尺复制的,因此等象征后半部分的全面抨击现实开始之时,所谓的猫国公使太太的出场,就使得科幻和想象力被大幅削弱,到后来仅仅是借物喻人明褒暗贬了一下当时的中国政府和社会。

因为猫城在老舍笔下,失去了创新的机会,变得和现实社会异常相似,使得读者不免失去了初读时新奇的快感。

因为与现实过分相似,所以读者很容易推断出侵略猫国的小个字们暗指的是中国的哪位狼子好邻居,而侵略者采取活埋的方式灭绝猫人的行径也是各大抗战纪念馆中广为传播的血泪史。这样的设定确实方便读者透过遮遮掩掩的讽刺看出作者的深意,相比斯威夫特更晦涩隐匿的借代讽刺相比,老舍对读者已经是溺爱了。

  1. 还没有评论
评论提交中, 请稍候...
说点什么再走吧!0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
Trackbacks & Pingbacks ( 0 )
  1. 还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