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趣味杂谈 > 出版社的胆量:从林徽因译《夜莺与玫瑰》伪书谈起

出版社的胆量:从林徽因译《夜莺与玫瑰》伪书谈起

笔者注:这本书从装帧设计到排版等都无可挑剔,这个一向是磨铁文化的强项,但是,林译本的宣传口号以及不靠谱的插图,因为一些插图很模糊就很让人怀疑真实性。。。。。。不知道出版方对此问题会做出什么解释否。。。。。

 (1 /1张)

 

有学者质疑“林徽因译”———

民国第一才女林徽因唯一文学译作《夜莺与玫瑰》首次出版在去年底引起了不小的关注。然而,近日,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子善却指出,辽教版《夜莺》书中此文译文与真正的林译完全不同。“更何况书中另6篇译文是出自林徽因之手吗?根据何在?我不客气地说这是一本打着林徽因招牌的伪书!”记者联系到本书策划方磨铁图书公司相关负责人,称可能是大家考据不同,但其他则无可奉告。

■陈子善:

辽教版《夜莺》译文与真正的林译完全不同

陈子善说,“辽宁教育社版《夜莺与玫瑰》署林徽因译,且说是林‘唯一文学译作首次出版’。”但是得书—翻,不禁傻了眼,“此书装帧插图均佳,对王尔德原著版本也有介绍,但是林徽因译的吗?”他不禁有些疑惑。

经过了解,他发现林确实译了王尔德《夜莺与玫瑰》童话集中第一篇《夜莺与玫瑰》,发表于1923年12月1日《晨报五周年纪念增刊》,署名尺棰。经核对,他指出,辽教版《夜莺》书中此文译文与真正的林译完全不同,每句都不同!

记者登录当当网该书的主页,内容介绍写道,“本书是王尔德所著的童话作品经典选集,共收录了他的《夜莺与玫瑰》、《幸福王子》、《巨人的花园》、《忠实的朋友》、《驰名的火箭》和《星孩儿》七部脍炙人口的经典作品。这些作品,由民国时期著名的大才女林徽因翻译而成。林徽因的文字优美自然、富有灵气,充满了恬静的女性美。”

然而,也有一些读者提出和陈子善一样的疑惑,“没有听说林还翻译过剩下的六篇。”

■专家:林徽因就译过一篇

南通大学文学院教授、林徽因研究专家陈学勇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肯定地表示,林徽因就翻译过《夜莺与玫瑰》这一篇,其他几篇不可能是她的译作,此外,她还和梁思成合译了《苏联卫国战争被毁地区之重建》,1952年由上海龙门书局出版。和陈子善一样,他指出,这篇文章的出处乃1923年12月1日《晨报五周年纪念增刊》,署名尺棰。“这个笔名不大为人所知,因此这篇林氏译作也就几乎无人知道。”后来,这篇文章曾被收入《林徽因文存:散文·书信·评论·翻译》。

在《晨报五周年纪念增刊》中,《夜莺与玫瑰——奥司克魏尔德神话》一章中开头写道:“她说我若为她采得红玫瑰,便与我跳舞。”青年学生哭着说,“但我全园里何曾有一朵红玫瑰。”夜莺在橡树上巢中听见,从叶丛里往外看,心中诧异。青年哭道,“我园中并没有红玫瑰!”他秀眼里满含着泪珠。

辽教版是这样写的:“她说只要我为她采得一朵红玫瑰,便与我跳舞”,青年学生哭着说,“但我的花园里何曾有一朵红玫瑰?”橡树上的夜莺在巢中听见了,从叶丛里往外望,心中诧异。“我的园子中并没有红玫瑰”,青年学生的秀眼里满含泪珠。

陈学勇说,林徽因翻译这篇童话时才19岁,还是个中学生。她译笔的稚嫩、欠流畅是显然的,但典雅、秀丽也是显然的。

■出版方:

考据不同,其他无可奉告

记者联系到该书的策划出版方磨铁图书公司,相关负责人回应道,“这可能是大家考据不同造成的。”他说这些文字的来源是一些收藏家的藏品,至于具体的考据和其他六篇的译者是不是林徽因,他则表示无可奉告。

  1. 还没有评论
评论提交中, 请稍候...
说点什么再走吧!0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
Trackbacks & Pingbacks ( 0 )
  1. 还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