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推荐 > 金锁记中的月亮

金锁记中的月亮

作者:不孤独的根号三

说起张爱玲,有一句评论必不可少:彗星经天惊鸿一瞥的天才女作家。夏志清说她是中国现代小说史里唯一能与鲁迅并列的天才女作家。她真是文学里的另类,在最风华绝代的时候承受灿烂夺目的光辉和极度的孤寂,在和胡兰成在一起最柔情蜜意的时候写出金锁记那样不忍卒读的小说,她生前的喧闹又愈发印照出死时的凄凉。像李碧华说的“张的小说是小说,张本身,也成了小说。”

她善写月亮,却不写团圆,那么多温柔可亲的意象在她手里都营造出冷冰冰毫无生气的氛围。华丽精致的文字却堆砌成冰冷的语调,这可能来源于她那置身事外,无关痛痒的叙事,犹如高处俯瞰世间感情的角度和一笔洞穿人性的勇气。人们也说她俗,这让我有些不理解,因为写缠绵悱恻,因为没有弘扬真善美抨击假恶丑所以俗?这就有点那什么了,张爱玲是聪明人啊,深知自己的长处和不足,所以她只写爱情,其余一切都是这个词的注脚,就像是 倾城之恋 里面香港的沦陷只是根本只是背景图片的稍微转变,不仅无所谓,而且成全了白流苏。

至于她的一生,缓缓铺展开,由悲至喜,又由喜到悲,痴情与辜负,相聚与孤独,飞扬与落寞,都总会让人有些许感慨。无论是怎样的孤芳自赏独标高格,她都始终是个弱女子。张爱玲和胡兰成在一起的日子,我觉得应该是她最开心的时候了吧,她说: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她与他相识于1944年,分别于1947年,这三年里是张爱玲写作的黄金时期,在胡兰成负心薄幸后,张”亦不至于再爱别人,只是萎谢了”她是真的萎谢了,连同她的文采和青春。

突然觉得晚年的张爱玲要比她年轻时更加有风致和气度,逝去了一些华丽和轻狂多了些淡漠与沧桑。时间终会磨平所有人的棱角,飞扬会归于沉寂和落寞。出名要趁早,一点都不错。

“年轻的人想着三十年前的月亮该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像朵云轩信笺上落了一滴泪珠,陈旧而迷糊。老年人回忆中的三十年前的月亮是欢愉的,比眼前的月亮大、圆、白;然而隔着三十年的辛苦路望回看,再好的月色也不免带点凄凉。”在三十年后,我看着三十年前年少无知时写的这种生涩幼稚无病******不知所云莫名其妙的东西,大概也会感到一点凄凉,也会会心一笑,但是无论怎么样,总该给三十年后的自己留点东西吧。

  1. 青岛婚纱摄影 8月 26th, 2012 @ 10:58 | #-49

    博主写的不错。。。很稀饭。。。

评论提交中, 请稍候...
说点什么再走吧!0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
Trackbacks & Pingbacks ( 0 )
  1. 还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