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所谓其他 > 《幽城幻剑录》剧本

《幽城幻剑录》剧本

编剧:叶明璋

注:叶明璋,台湾游戏制作人,供职于汉堂国际,从事游戏企划和编剧。汉堂经典PC游戏炎龙骑士团系列(邪神之封印、黄金城之谜、外传:风之纹章)、天地劫系列(神魔至尊传幽城幻剑录寰神结)等的编剧。同时,叶明璋还是动漫EVA的忠实粉丝,著名的EVA长篇同人小说《Moon Child》就是出自他的手笔。

美丽的神话 1
001 河州小镇 1
002 兰州奇遇 9
003 迦夏之窟 16
004 剑使冰璃 20
005 凉州变故 25
006 神武观主 31
007 慕容璇玑 36
008 沙洲城堡 42
009 端倪乍现 49
010 大战周朱 56
011 一往情深 62
012 家遭剧变 71
013 西夏公主 78
014 勇闯石塔 83
015 千年轮回 89
016 神阙宫主 96
017 神兵利器 103
018 古城高昌 109
019 地宫探险 116
020 盲瘫之祸 122
021 时轮尊者 127
022 甘州情愫 132
023 首邑沙洲 139
024 尼雅见闻 146
025 神秘小村 153
026 冥皇郸阴 159
027 邪龙解臾 167
028 报仇雪恨 175
029 肃州奇人 180
030 冰窟之谜 188
031 四方奔波 193
032 天变之兆 201
033 神镜现踪 210
034 幻镜胧妖 215
035 佛窟探秘 221
036 刻盘碎片 228
037 西方圣枪 234
038 楼兰秘境 238
039 幻城再现 245
040 重回楼兰 252
041 再战皇甫 258
042 冰璃之惑 264
043 楼兰变故 268
044 千年真相 274
045 罗睺双使 278
046 起死回生 286
047 幽神罗睺 291
048 万事俱备 298
049 神将相胤 305
050 故里幽城 309
051 幻碑所载 314
052 力之仪式 319
053 封命之仪 325
054 大功告成 331
055 再战罗睺 336

美丽的神话
(假如它是主题歌就太好了)
梦中的人熟悉的脸孔 你是我守候的温柔
就算泪水淹没天地 我不会放手,
每一刻孤独的承受 只因我曾许下承诺
你我之间熟悉的感动 爱就要苏醒
万世沧桑唯有爱是永远的神话 潮起潮落始终不悔真爱的相约
几番若痛的纠缠多少黑夜掐扎 紧握双手让我和你再也不离分
枕上雪冰封的爱恋 真心相摇篮才能融解
风中摇曳炉上的火 不灭亦不休
等待花开春去春又来 无情岁月笑我痴狂
心如钢铁任世界荒芜 思念永相随
悲欢负月唯有爱是永远的神话 谁都没有遗忘古老,古老的誓言
你的泪水化为漫天飞舞的彩蝶 爱是翼下之风两心相随自在飞
你就是我心中唯一美丽的神话
001 河州小镇
开场动画:

“……我为何来到这里?”

“……而我,又将向何处去?”

“……我记不得那麽多了。但是……”

“……我知道,她还在那里等着我。”

“我来了……”

夏侯仪家中 夏侯仪房间

夏侯仪之母:“阿仪,起床啦!”

夏侯仪:“嗯……”

夏侯仪之母:“都日上三竿了,怎麽还不起床?我的儿子何时变成一条小懒虫啦?”

夏侯仪:“娘,不是我贪睡啦。刚刚做了个好奇怪的梦,也不知是不是这个梦的缘故,就昏昏沉沉的一路睡到现在。”

夏侯仪之母:“怎麽样的怪梦?该不会是给什麽鬼魅给缠身了吧?”

夏侯仪:“眼睛一睁开就忘了大半,大多记不得了,只是……有种很怀念的感觉。娘,不用担心啦,我想应该没大碍的。”

夏侯仪之母:“那就好。起床後快去梳洗,锅子里的鸡汤已经熬好了,就等着你送过去啦。”

夏侯仪:“什麽鸡汤?”

夏侯仪之母:“给高老丈养身子的鸡汤啊。怎麽,自从高老丈卧病在床以来,你不是每天三餐送汤粥过去给他麽?怎麽连这个都忘了?”

夏侯仪:“啊,对……是啊。想是我睡昏了头,脑袋有点不清楚。我这就去。”

夏侯仪之母:“那我去厨房忙啦。”

夏侯仪:“还是不行,怎麽样也回想不起梦中的情景……算啦,还是赶快起床办事吧。”

夏侯仪:“……是梦?”

夏侯仪家中 厨房

夏侯仪之母:“有事就快去办吧,男孩子做事别拖拖拉拉的。”

夏侯仪:“啊,要送去给老丈的鸡汤在这里。”

得到了鸡汤!

高老丈家中

夏侯仪:“老丈,老丈,我拿鸡汤来啦。”

高老丈:“是阿仪啊……真对不住,又劳烦你拿吃的来……”

夏侯仪:“老丈,您说这什麽见外话。平时都是您在教我诸般见识和武艺,您又是我的长辈,让我尽点照顾之劳也是应该的。”

高老丈:“好孩子,有你这分心意我就很高兴了。只不过我这病似非寻常,怕是好不了啦,说不定会辜负了你这些日子来的照顾……”

夏侯仪:“老丈,这话怎麽说?!”

高老丈:“昨日李大夫来替我把脉开药,我顺便问起药方之事,却见他面色一沈,似有难言之隐……想是我这病已入膏肓,药石罔效,这才令他如此为难罢。”

夏侯仪:“怎……怎有此事!李大夫性格虽然怪了些,但他医术之精却是大家有口皆碑的。老丈您这回不过是着了点凉,以李大夫的手腕,没有治不好的道理!”

高老丈:“……阿仪,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你就别太在意啦。”

夏侯仪:“不,既然李大夫没说不成,那一定是老丈您多心了,老丈您且先等着,我这就去李大夫那里问个清楚。”

高老丈:“也好……那就麻烦你啦。”

高老丈:“怎样?李大夫怎麽说?”

夏侯仪:“呃……我还没问,我这就过去。”

高老丈:“别急,慢慢来就好。”

李氏药铺 一楼

夏侯仪:“李大夫,李大夫!您在里面吗?”

李大夫:“……是谁啊?一早就来扰我清听!”

夏侯仪:“我是阿仪,想向您请教高老丈的病情。”

李大夫:“……我知道啦,进来吧。”

夏侯仪:“李大夫,高老丈的病……应该不要紧吧?”

李大夫:“……你去见过他了?”

夏侯仪:“是的。老丈说大夫您会诊之後面有难色,不知病情究竟如何,还请大夫赐教。”

李大夫:“嗯,其实也没什麽。我昨日替他把脉之後,发觉他的风寒牵动旧伤,外加他年岁已大,气血滞塞,药力难达,是以药方虽然对了,病情却拖了几日都不能见效。”

夏侯仪:“那……那该怎麽办才好?”

李大夫:“只需在药方里加上一味补气壮元、通脉行血的『金萼红花』,药方自然有效。只是我这里的红花不巧已经用完,非得跑一趟兰州城才能买到,而我炼的丹药也已到紧要关头,一时不能离开,说来也是挺为难的。”

夏侯仪:“是这样啊……既然是这样,那由我代劳跑一趟如何?”

李大夫:“若你愿意去一趟兰州,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只是你娘那麽疼你,不知舍不舍得让你出这趟远门。”

夏侯仪:“不论如何,还是老丈的病情要紧,我这就和娘商量去。”

李大夫:“也好,有了结果再来跟我说罢。”

河州镇

夏侯仪:还没得到娘的首肯,我可不能这样随便出门。

夏侯仪家中 厨房

夏侯仪之母:“阿仪,这麽快就回来啦?至少也陪着老丈聊一会儿天啊。怎麽,你好像面带忧色?”

夏侯仪:“娘,我有件事想求妳……”

夏侯仪将在高老丈和李大夫那里听到的一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母亲。

夏侯仪之母:“是麽,李大夫这麽说啊……”

夏侯仪:“嗯,李大夫说,药方里还需要一味金萼红花才能生效,可是不巧他手边没这味药材,得到兰州城才能买到,可是他又有事不能出门,所以……”

夏侯仪之母:“所以你就想帮忙跑这一趟?”

夏侯仪:“娘,您真是料事如神。”

夏侯仪之母:“呵呵,你是我从小养大的,你的心思我哪会看不出来……为了你爹的生意之故,这些年来一直要你待在这穷僻小镇,只有高老丈陪着你谈天说地,也真是难为你了。也罢,你已经长大了,总会想去外头的世界看看。反正凡事都有第一次,这次就让你去好了。”

夏侯仪:“……真的?!娘,您答应让我去麽?”

夏侯仪之母:“兰州城不是顶远,你一个人去应该也没问题。喏,这些银子给你当盘缠,可别乱买东西就花光光喽。”

得到了一百五十两银子!

夏侯仪:“……谢谢娘!我一定会省着用的。”

夏侯仪之母:“那倒无妨,不过别忘记你这回是为了高老丈的病才出门的,可别一时贪玩就忘了回来了。”

夏侯仪:“娘放心,我会快去快回的。”

夏侯仪之母:“那就好。快去整理东西吧!”

夏侯仪家中 夏侯仪房间

夏侯仪:“啊,桌上的笔台正可用来写下到目前为止的经历。”

夏侯仪:“衣柜里只有一件布袍……就带着好了。”

找到了一件布袍!

夏侯仪:“嗯,我记得平常存的一些小钱都放在这里……”

得到了二十两银子!

夏侯仪家中 前厅

夏侯仪:“这一趟出门,说不定会遇上什麽毒虫异草,还是带一点李大夫上回给我的解毒药粉吧!”

得到『化毒散』!

夏侯仪:“嗯,带点疗伤药总是没错的。”

得到『金创药』!

夏侯仪家中 卧室

夏侯仪:“……爹在外经商时,经常收买各式来自中土的经书文典,经过这些年来的收集,就堆成了这麽一大堆。”

夏侯仪:“在老丈教我读书识字之後,这些书大多都被我读了去。不过那只是囫囵吞枣的乱读,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夏侯仪:“……不知道爹什麽时候回来?”

河州镇

夏侯仪:有关那红花的事情,还是再向李大夫问清楚点比较好。

李氏药铺

李大夫:“嘿,瞧你脸上的表情,想是你娘准你去了。”

夏侯仪:“是啊!李大夫,您要的药材就只有金萼红花麽?”

李大夫:“先买这个就可以了,别的我都还有。兰州城只有一间药铺,你应该不会找不到地方才对。”

夏侯仪:“嗯,我知道了。”

李大夫:“那就快去快回吧。须知药不及时,亦是枉然。”

河州镇

夏侯仪:啊,临走前得去向高老丈说一声才行。

高老丈家中

夏侯仪:“老丈,李大夫说您的病不碍事,只是缺了一种红花,所以之前的药方才迟不见效,而他手头的红花正好也用完了,他那时之所以面有难色,其实是为了这个缘故。”

高老丈:“原来如此。那……这却该如何才好?”

夏侯仪:“我已经得到娘的首肯,就要去兰州帮您买药材,您只要再等上几天就行了。”

高老丈:“此事当真?那真是麻烦你了。想不到你娘会愿意让你出门,阿仪,想来她也承认你是个大人啦。”

夏侯仪:“我娘从小就不放心我,其实我早就可以自己照料自己了。”

高老丈:“嗯,话虽如此,你这回毕竟还是第一次出远门,身上啥都没带的总是不妥。这样吧,你带着我这柄匕首去,要是有了什麽万一,至少也有它可以护身。”

得到『护身匕首』!

夏侯仪:“多谢老丈,那我就收下啦。”

高老丈:“呵呵,可是我劳烦你跑这一趟的,不用客气啦。後头仓库里好像还放着一些以前我用的旧东西,如果用的着的话,你就找出来带去用罢。一路上多加小心,老丈就靠你带药回来了。”

夏侯仪:“这就交给我罢,我会尽快回来的。老丈您先好好休息吧。”

高老丈:“那一切就拜托你啦。咳、咳……”

夏侯仪:“老丈正在休息,没事就别去打扰他了。”

高老丈家 储藏室

夏侯仪:“咦!?这是什麽?看来又不似丹丸……”

获得两颗『雷火弹』!

获得『金创药』!

夏侯仪:“嗯?这书里夹着一些奇怪的符纸……”

获得『披甲符』!

河州镇:

老人:“阿仪,早啊。待会要不要陪我去林里劈些柴火?年轻人要常活动筋骨才好。”

夏侯仪:“沈伯伯您先等一下,如果待会没事的话,我就陪您去。”

老人:“怎麽,瞧你满脸喜色,莫非是有什麽好事?”

夏侯仪:“……呃,说来惭愧,其实……其实是我待会要去兰州帮高老丈买药。”

老人:“原来如此,难得可以出趟远门,也难怪你难掩喜色。不过你可别得意忘形了,路上要多小心些!”

阿玲:“呜……呜……”

夏侯仪:“阿铃,到底是怎麽啦?为何哭成这样子?”

阿玲:“夏侯哥哥,我哥……他欺负我……呜……把人家的婷婷藏了起来……”

夏侯仪:“又是阿平在作怪啊。是你的娃娃麽?别哭,我帮你找去。”

阿玲:“真的?那我不哭了。”

阿玲:“夏侯大哥,还没找到我的婷婷吗?”

夏侯仪:“……阿平,你躲在这里干什麽?”

小男孩:“夏侯大哥,这里挤不下两个人,你找别的地方好吗?”

夏侯仪:“谁要陪你玩躲猫猫啊!你把阿铃的娃娃藏起来,害她哭得乱七八糟的。快拿去还她!”

小男孩:“不行啦,我和大毛他们打赌,今天天黑以前绝不让他们找到我,我现在出去就输啦。”

夏侯仪:“喂,那你是打算让阿铃哭到天黑为止吗?”

小男孩:“那你帮我找给阿铃好了,我把它藏在一个箱子里……糟了,我得躲好才行!”

夏侯仪:“喂,阿平!把话说清楚啊!……真是没办法,只好自己找找看了。”

夏侯仪:“这里有个布娃娃,想必就是阿铃的了。”

发现了一个旧布娃娃!

夏侯仪:“阿铃,这是不是你的婷婷?”

阿玲:“啊,是……是我的婷婷!”

夏侯仪:“是的话就好,总算帮你找回来啦。”

阿玲:“……夏侯大哥,谢谢你帮我找回婷婷,这个……给你。”

得到『彩石弹珠』!

夏侯仪:“好漂亮的弹珠。阿铃,谢啦,我会好好珍惜的。”

阿玲:“嗯!”

阿玲:“婷婷最乖了,她总是不哭不闹,静静的听我说话。你说是不是?”

中年妇人:“阿吉这死小子又不知道野到哪里去了,整天不见人影,找到他之後非好好教训他一顿不可。”

夏侯仪:……是第一次出远门的紧张吧?心里老觉得骚动不已,像是有什麽事要发生一般……算啦,一定是我多心了。总而言之,先到兰州城再说吧!

野外

夏侯仪:“咦?好像有人呼救的声音?”

小男孩:“救……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我不要死……”

夏侯仪:“……阿吉?你怎麽在这里?”

小男孩:“……夏侯大哥?!救……救我啊!”

夏侯仪:“你这小子还真会给人找麻烦啊……你别乱动,我这就过去!”

夏侯仪:“阿吉,这蝎子由我来挡住,你趁这机会快逃!”

小男孩:“夏侯大哥,那……那你怎麽办?”

夏侯仪:“我会自己找机会溜掉的,总之你先逃再说。快走!”

小男孩:“嗯……嗯!夏侯大哥,你自己也要小心哦!”

夏侯仪:“好蝎子,要来就来罢!”

夏侯仪:“没想到在野外会有这麽恐怖的怪物……不过总算是没事了。”

河州镇

小男孩:“夏侯大哥,蝎子的事拜托你帮我保密,要是传了出去,我不但会被我娘打个半死,还会被阿钦他们笑死。拜托拜托!”

夏侯仪:“知道啦,下次别再惹这种麻烦就好。”

西域辽疆

夏侯仪:“过了这渡口就是黄河对岸了。嗯,我只是来买药的,不用到对岸去吧?”

002 兰州奇遇
兰州城:

西夏士兵:“……等等,给我站住!”

夏侯仪:“啊?……怎麽了?现在不可以进城吗?”

西夏士兵:“小子,你大概不知道刚才城里出了奸细,赫兰大人下令我们把守城门,在他们抓到人犯之前,不许任何人离开。”

西夏士兵:“是啊,现在城里风声鹤唳、人人自危,小哥你若不想惹祸上身,劝你还是过几天再来的好。”

夏侯仪:“怎会这麽凑巧?我大老远从河州跑来这里买药,要治好高老丈的病得靠这味药,我不能空手而回啊。两位卫兵大哥行行好,放我进去买药好吗?”

西夏士兵:“原来是要买药治病啊。唔,俗话说救人要紧……这该怎麽办?”

西夏士兵:“……嗯,放人出来自然是不成的,但放人进去应该不打紧吧。小哥,咱们先把话说在前面,放你进城是可以,但是在统领撤队之前谁都不准出城,到时候可别来为难我们。你明白吗?”

夏侯仪:“我明白。药材是早买早安心,之後我在城里慢慢等便是。”

西夏士兵:“你明白那就好。喏,进去吧!”

夏侯仪:“多谢两位大哥!”

西夏士兵:“小哥,咱们先前说好了的,现在可不能让你出城了。”

夏侯仪:“啊,我知道。”

西夏士兵:“……小子!你不知道赫兰统领有令,现在谁都不准出城吗?”

夏侯仪:“我知道啦。我回去就是。”

长生药铺

夏侯仪:“老板,打听一下,您这里有卖一味『金萼红花』麽?”

药铺老板:“金萼红花啊!那自然是有的,不过前些日子城里流行风寒,我这里的红花都给大夫开方用完了,得等下次草药商来才有货。”

夏侯仪:“这……这里的红花也卖完了?”

药铺老板:“是啊。别的药材都有,就是红花没货。小伙子,你非要这味药不可麽?

夏侯仪:“我有一位长辈卧病在床,大夫说要有这种红花才能使药力透入,所以我专程从河州来这里买药,可是这里竟然也没货了……唉,我白跑一趟是没关系,可是老丈的病却该怎麽办?”

药铺老板:“啊,原来你是从河州来这里买药的啊,那你一定认识李大夫吧。这倒不成问题,我这里卖的红花,是一个住在天山的草药商转卖给我的。他每隔两个月会来这里一次,现在是初五,如果没差错的话,了不起再过两天他就会来啦。”

夏侯仪:“啊,那就好,只是一两天的话我还可以等。”

药铺老板:“不用这麽麻烦,我曾经听他提起过,河州镇的李大夫常向他订些奇奇怪怪的药草,有时他也会直接把货送过去。既然红花缺货缺得这麽厉害,等他送货过来之後,我就请他顺便跑一趟河州好啦。”

夏侯仪:“啊,这样的话就再好不过了,那就麻烦老板您啦。”

药铺老板:“好说。如果还想买些什麽的话,就请自己四处看看吧。”

兰州城

夏侯仪:“没想到这麽快就把事情办完了,这下子却该做什麽好?嗯,反正现下也还出不了城,既然来都来了,就先在城里逛逛吧。”

神秘客:“……真是不甘心啊,我不惜一切手段才弄到的密卷……虽然和这次西夏军要搜的东西没有关系,但是一定会被他们找借口给抢走……可恶,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不如早点高价卖给别人算了……这位小哥,你来的正好,这个羊皮封卷你有没有兴趣?”

夏侯仪:“啊?我吗?”

神秘客:“废话,这里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这羊皮封卷里藏着至关重大的秘密,是我花了半辈子的时间才弄到的。如今逼不得已,就以三百五十两卖给你好了,这大概是你一生一次的机会,怎样?你有兴趣麽?”

夏侯仪:“三百五十两……这可不是一笔小钱。让我看看身上的钱够不够……”

夏侯仪:“幸好我带的银两还够……这里是三百五十两,请点一下。”

神秘客:“……好,这笔生意成交!这就是『羊皮封卷』,请你好好保存,我现下得赶快离开,失陪了。”

得到『羊皮封卷』!

夏侯仪:“这羊皮封卷若有如此价值,不知道里面到底记载些什麽?这……这是怎麽一回事?!这羊皮封卷上空白一片,什麽都没有!!我……我被骗了?!等等!可恶,那家伙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回去一定会被娘骂个半死,唉,就当做上一次当学一次乖吧。”

兰州城 无人废屋:

夏侯仪:“这废屋里好像弥漫着一股不祥之气……不知道这里以前发生过什麽事情?……在这里待久了,还真有点令人不舒服,我还是出去外面好了。……有人?……妳是?”

封铃笙:“……是位小兄弟啊,还好不是西夏兵士,真是吓了我一大跳。”

夏侯仪:“……对不起,我以为这里没有人住,这才贸然闯入,绝非有意打扰姑娘……”

封铃笙:“呵呵,没想到会被你这小伙子称做『姑娘』,我的年纪可以当你姐姐了呢。你别在意,这废屋本就没人住,我也只是刚刚才躲进这里而已……”

夏侯仪:“躲在这里?……莫非你就是西夏兵正在满城搜找的女贼?!”

封铃笙:“呵呵,说女贼多难听。我只是和他们借用一下某物,没想到那西夏军统领小气得紧,竟然因此就下令关城抓人,给大家惹来这些麻烦,真是令我过意不去。怎麽,你想出去通报西夏军来抓我,好领赏麽?”

夏侯仪:“这位姑……姐姐,我瞧你外貌秀丽聪慧、谈吐文雅大方,一点都不像是个偷鸡摸狗之辈,我倒宁可相信是……是那些西夏兵士们自己搞错了。”

封铃笙:“啊哟,瞧你一脸老实像,倒看不出你的嘴这麽甜,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拿这麽多美词称赞我。你叫什麽名字呢?”

夏侯仪:“……呃,我……我叫做夏侯仪。”

封铃笙:“好个文雅的名字,和你很相称啊。我叫做封铃笙,封侯封爵的封,铃铛的铃,笙鼓齐鸣的笙。呵呵,看在我年纪大你几岁的份上,你就委屈点叫我封姐姐好了。”

夏侯仪:“封……铃……笙,嗯,铃清笙润,天乐合鸣,封姐姐的名字也很好听啊。”

封铃笙:“啐,你这坏孩子,从哪学来这些讨人欢心的词儿的?你平时都这样拐骗别的姑娘对不对?”

夏侯仪:“啊?没有啊。我……我只是一时有感而发,心里便自然而然想到这些词语。如果这样说话不妥的话,我以後就不说了。”

封铃笙:“瞧你一副老实像,也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算我错怪你啦。对了,现在外头的情况如何?”

夏侯仪:“呃……简单的说,街上现在半个人都没有,大家因为怕事全都躲回家里去了,西夏兵正在挨家挨户的搜,不知道何时会搜到这里来。”

封铃笙:“唉,看来我是在劫难逃喽。你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别要和我牵扯进来,要是让西夏兵撞见了就麻烦了。”

夏侯仪:“可是,这样子……也不顶妥当啊,如果还有其他方法可以离城,我愿意尽力帮忙。”

封铃笙:“呵呵,你有这份心意,我就很高兴啦。虽然咱们相识时浅,不过看来挺投缘的,如果得能逃过此劫,将来必会有机会再聚首罢。”

夏侯仪:“可是……”

西夏士兵:“……谁在屋子里面?!”

封铃笙:“……糟了!”

西夏士兵:“找到啦,女贼在这里!”

西夏士兵:“咦,不只是女贼,还有一个小贼……”

封铃笙:“几位军爷们,东西是我偷的,这位小哥只是凑巧路过,和这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就放他走吧。”

西夏军队长:“少啰唆,不管是女贼还是小贼,只要在场的就通通给我拿下!统领有命,胆敢拒捕的一律格杀勿论!”

夏侯仪:“你们忒也蛮横,我真的和这件事没关系……”

西夏士兵:“嘿,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来你是不会乖乖束手就擒……”

夏侯仪:“好痛!你们竟然……”

西夏士兵:“像你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和我们讲什麽道理?到了铁牢里再慢慢说罢……咦?”

夏侯仪:“……唔!我的头……”

西夏士兵:“你还在那里装神弄鬼?想再吃我一刀麽?”

夏侯仪:“……居然胆敢伤吾尊体,无知下辈……尔等万死亦难偿此罪……”

封铃笙:“……夏侯仪?你怎麽了?!”

夏侯仪:“……死罢!”

封铃笙:“夏侯仪?你究竟是……”

西夏士兵:“……妖怪!这小子是妖怪!!”

西夏军队长:“胡说,那是妖术!没想到你这小子竟然……别怕了他!把他们给我拿下,死活不论!上啊!”

西夏军队长:“好、好家伙,算你们厉害……等着瞧吧!”

夏侯仪:“这……这是我做的麽?”

封铃笙:“没想到你如此年纪便已能掌控离火之气,只是……这似乎并非你本来之力,是麽?”

夏侯仪:“我也不知道,只记得……那士兵砍伤我的手臂时,忽然有一股不知名的热流涌向全身,心里不自觉的念起了引焚聚焰的咒语,于是就……”

封铃笙:“这倒奇了,引气之诀可不是一时三刻学得起来的,你以前从未学过天法魔道等咒术麽?”

夏侯仪:“剑术倒还学过一些,咒术可是半点没有。说来奇怪,现在我还记得刚才那火咒的咒言。煌兮诸火,灵氛化焰……”

封铃笙:“快别念啦,你这咒语听来不假,别要又烧了起来才好。不过你这咒语到底是从哪学来的?总不会是在上辈子学的吧?”

夏侯仪:“这……我也不知道耶。”

封铃笙:“算啦,现在要紧的是此地不可久留,刚才逃掉的西夏队长一定会去通风报信,如今你又已经牵扯其中,想置身事外也难啦。既然如此,咱们不妨就此结伴同行,有了你新得的火咒之力,或许咱们能合力逃出生天也不一定。”

夏侯仪:“封姐姐你说的对。这些西夏军看来蛮横得紧,与其落入他们手中受苦,不如拼命全力冲杀出去。”

封铃笙:“好!难得你年纪轻轻便有如此胆识。对了,既然我们此後便是伙伴,需得先彼此定个称谓,也方便日後互相称呼。”

夏侯仪:“你年纪

  1. 还没有评论
评论提交中, 请稍候...
说点什么再走吧!0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
Trackbacks & Pingbacks ( 0 )
  1. 还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