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难靠写作养活自己 - 所谓其他 - 作家 - 感悟 - 文学 - 稿费 - 小冲网
首页 > 所谓其他 > 作家难靠写作养活自己

作家难靠写作养活自己

作者:陈村

翻看各大畅销书排行榜,严肃文学的身影几乎已经消失不见。占据销售量前列的,除了严肃文学之外,任何题材都有可能,励志、管理、阴谋、历史、宫廷、穿越、养生……黄钟毁弃,瓦釜雷鸣。严肃文学最后的一点儿余光,只剩下经典名著、诺奖作品之类的,沾了一点儿广告效应的光。

以小说为例,畅销的小说大多和传统文学无关,比如去年火爆的畅销书《李可乐抗拆记》,虽然打着小说的旗号,但实际上并非真正的小说。正如清华大学教授肖鹰所说“严肃文学极度萎缩”,即便是原本知名的严肃文学作家,也走向玩弄技巧的歧途。

作家陈村说:“不用说娱乐写作、商业写作,就说纯文学写作,写到今天,大多数都已经是玩一玩的态度,那些小说不是写给读者看的,而是写给小说家看的,变成了炫技的地方。其实对读者来说,技巧不重要,就算你仍旧用章回体讲故事,也没什么问题。”

以人们的阅读来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多,陈村说:“传统社会印刷术落后,人们不可能普遍都有书读。在今天,技术空前发达,印刷传播不再是问题,而且在互联网上,文字的传播不但方便,而且也便宜了,网络上甚至流行连续剧式的写作,一本小说写几百万字”。

但那不是严肃文学,只是娱乐和消费而已。

写作难养活自己

几年前,一位当年知名的先锋作家称自己已经要沿街乞讨了。虽然这一事件引发了人们对作家制度的争议,但不可否认的是,作家确实很穷。

陈村算了一笔账,他说:“文学的生态在恶化,严肃文学无法让作家生存。作家的收入比民工还要少,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事实。一个作家一年写一部长篇,二十年就是二十部,算是很高产的作家了。他的收入是多少呢?以每一部小说印一万册,作家拿10%版税算,就是两万块,还要上税,落到手里一万多块钱,平均每个月一千多一点儿,很惨,根本不可能养活自己”。

即便如此的低收入,仍旧不能得到保障,陈村说:“书是出版了,但就这一点儿钱,也不一定能拿到手,出版社还可能会拖延、抵赖,还有盗版,如同百度一般侵害作家的权益。”

所以,作家首先要谋生,然后才有可能创作,陈村说:“中国人习惯免费服务,不愿意为文学付出,当有更便宜的盗版时,不会看正版,当有免费的网上阅读时,不会买书,自然而然,就没人写作了。”

  陈村

著名作家,上海作协副主席。著有《鲜花和》、《屋顶上的脚步》等。

这是一个光怪陆离的社会,这是一个无比丰富的时代,所有的小说都比不上现实的精彩。

这本是文学的盛世,任何一个时代的文学家,都没有碰见过如同今天一般复杂而且多变的时代。

然而,在这样一个足够让文学枝繁叶茂的土壤中,文学本身却变得前所未有地落寞。

是文学的错,是文学家的错,还是这个社会的错?

当下的文学生态在恶化,作家的收入比民工还要少,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事实。比如一个作家一年写一部长篇,版税收入为两万元,抛去缴税,平均每月才一千多元,想要养活自己根本不可能。

  作家们没法专心

谋生困难,然而社会却有各种各样的诱惑和干扰。

陈村说:“今天的社会是一个浮躁的社会,文学却需要沉静下来专心一意地探索和创作。但是作家们很难做到。其一,生活的焦灼让作家们定不下心来,他必须优先考虑生存的问题。其次,大量的信息让人浮躁。以我为例,我现在已经很难专心了。打开电脑,纷至沓来的东西随时让你分心。刚写两个字,又打开网页看看新闻,关注一下日本地震现在怎么样了,还有微博、手机等等,也让你随时分心。”

现代人生活太忙了,面对的信息太多、庞杂,而结果往往是无所适从,作者如是,读者也如是。陈村说:“读者不读小说吗?也未必,最起码,今天的人阅读量之大是前所未有的。但是为什么严肃文学很少人看了,其实不是不看,而是不知道看什么。社会在文学方面本应该付出成本,有客观的评价体系,批评家、媒体都应该建立比较公正权威而且独立的书评机制,但是现在的书评大多都是收费稿、宣传稿。以我为例,常有人让我给他们写书评,说是给多少钱,但是书还没出来呢,我怎么肯定就一定喜欢,一定能做出正面的评价呢?他们又不能接受批评,所以我干脆不写。”

  关怀不容易

严肃文学没落,小说变成了娱乐,是生活的问题,还是文学的问题?

陈村说:“现实其实很好玩,有太多可以写的东西了,但是作家们有很多局限,让他们无法去写,比如好好去写一个贪官,而不是写那种什么反贪小说,或者写一写民工的真实生活,写一个妓女的生存状态……文学的题材太多,可以写的事情太多,但是作家的局限也同样太多。而且容易得罪人,比如说你写一个妓女,你要是说禁绝娼妓吧,断了人家的财路,你要说开放禁制吧,显然于法不合。”

今天的社会无疑是文学的乐土,不过事实显然相反,严肃文学已经濒临绝境,如同丰美的草地上饿死瘦马,并非草地的错,也并非马的错,陈村说:“我们的社会很好玩,一边在扫黄,一边是某些色情东西在大肆地宣传。作家们无所适从,只能写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当然,不写现实也不是问题,因为文学从来也非要写现实不可。陈村说:“文学本来就不是解决现实问题的,而是探索人性的,是超越时间和空间,直指人类的普遍价值,社会的终极关怀的。但为什么现在写不了人性呢?其实文学关注人性,探讨人性都需要一定的条件和环境的,从人在各种境遇之下的状态、思想、精神、反应等等去找寻人性的本质,当这些境遇没办法写的时候,自然人性也就无从谈起了。”

  1. 还没有评论
评论提交中, 请稍候...
说点什么再走吧!0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
Trackbacks & Pingbacks ( 0 )
  1. 还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