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所谓其他, 特别推荐 > 数独之路尚远

数独之路尚远

当下生活中,游戏取代电影、电视占据人们更多的娱乐时间,休闲游戏则默默地依靠着数亿的玩家群体在现代生活中建立起自己不可缺少的地位。而内容通俗、上手难度低、画面简单直观的休闲游戏或将成为大众生活的一个导向,“数独”恰恰就是这样的一款游戏。

辽宁教育出版社2006年前后出版的“挑战数独”系列称得上是早期普及数独知识的代表性读本,由于幕后策划团队的变化,虽这套书目前在市面上仍有销售,但该社相关人员表示,这类选题没有再继续。据记者了解,数独书市场正处于新一轮从波谷向波峰爬升的过程。几年前与科学普及出版社合作的数独联盟近来与中国工人出版社接上了头,开始展开合作。2005年前后在数独市场有过耕耘的诸如中国画报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天津教育出版社等正被另一拨新力量——中国铁道出版社、工人出版社、人民邮电出版社、化学工业出版社、科学出版社等替代。消费者尚需引导
 打电话给《益智数独:妙趣横生320题》的责任编辑周莉时,她正在社里的库房清点图书。青岛出版社的《益智数独:妙趣横生320题》是她责编的第一本数独书,“以前社里也从未出过,报选题的时候,领导还有点忐忑,现在书上市半个月,动销情况不错,在社里也排到了前90位”,这个成绩让周莉的心总算放了下来。之所以有这样的成绩,她认为是“打好了一个数量差。”周莉发现,市场上数独书的价格是随着题目的多少走的,100题的定价大概在20块钱左右,而这次的引进版每册有324题,定价在19元。
数独市场是一个很极端的板块,不知道的人完全不懂,迷进去的人已经玩到了很高的层次。周莉回忆,当时向社里的发行员咨询选题可行性的时候,有个“骨灰级”的同事说,“现在不用出纸版了吧,我都是直接从网站下载到手机里玩的。”但她转身又问其他人时,很多还向她请教:“数独的独是读书的读吗?”这让周莉很受启发:数独并没有被很多人了解,还需要一个普及的过程。接下来,她考虑做不同年龄阶段的数独书。虽然智力游戏谁都能玩,但她发现,有些数独太难,让青少年产生厌烦情绪,而有些本来很适合老年人玩的数独,却因为版式不好,失掉了很多读者。
中国铁道出版社编辑范晓婷最开始关注数独,是看了一档采访奥运健儿的节目。女乒冠军张怡宁说,她喜欢数独,这个游戏“特别能锻炼人的专注力。”随后,她策划的一系列数独书,市场反响都不错,其中“玩数独·赢100元”丛书由于加进了玩家“有奖解答”环节,“确确实实起到了衔接数独与读者的桥梁作用”,面对大量的读者参与,他们很快就推出一套“玩数独·赢200元”的续作产品,并在新书中公布之前的中奖名单,让诚信、娱乐、互动成为休闲类图书的主题。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教辅分社的编辑庄玉辉从日本引进的“聪明格”与数独有些差别,但她希望借数独在国内已有的知名度,打一个“升级版”的擦边球。可一轮宣传攻势下来,销量并不可观,“没有出现国外火爆的热销场面。”在卖场的陈列也让她有些头疼,有的店摆在教辅类,有的店摆在益智类,前者由于并不是纯粹的助学读物而被家长“怀疑”。今年年初,她又重新设计了版式,将11个分册改为上下册,定价压缩了一半,市场才开始有所起色。让庄玉辉感到欣喜的是,有学校的老师看到“聪明格”后,团购了一批,给全班的孩子玩儿。数独由老师推介进校园让她看到了新的希望。

规则让市场更加活跃
科学普及出版社从2005年就出版过《开心数独》,并于2008年正式开始成规摸地策划数独选题。该社与数独联盟一直有合作,其中出版最多的是赛事题集和教程。数独联盟作为世界谜题联合会中国唯一会员机构,承担着在中国普及推广数独谜题工作。可惜的是,由于种种原因,数独联盟的影响力还未形成气候,目前只是“挂在《北京晚报》的一个栏目”。工人社职工教育编室主任姚远建议,完全可以借助企业冠名大赛的方式吸引公众的注意。形成一年一年的赛事后,借助规则推进市场的成熟(数独联盟独家拥有选拔中国选手参加每年一届世界数独锦标赛的资格。数独联盟将爱好者段位分为一至九段,九段为最高段位。经过考核通过的数独选手可获得数独联盟认证颁发的数独段位证书,该证书是数独选手竞技水平高低的唯一标志)。据记者了解,数独联盟正在完善进驻中小学的课程课件,北京市的一些中小学已经开始尝试这场“学习的革命”。说起自己的策划经历,姚远说,2007年她在去美国书展的飞机上,看到不少外国乘客在很专注地做厚厚的数独书。当时她对数独还没什么概念,但很好奇这本满是数字的小书会有这么大的魅力。回国之后,她做了一个全面的市场调查,发现出版物和涉足的出版社并不是很多,尚处于“游兵散将”的状态。于是今年初她策划了一套“全世界聪明人都在玩的数独游戏”,从入门级到骨灰级共5册。由于书的反响不错,很快数独联盟就与其取得了联系。这套书出版后,姚远表示,不想做容易被复制的产品。于是,她与数独联盟的研发团队从专题角度开发了一系列新的选题,包括创新能力培养的题型,人际沟通、团队协作题型,逻辑思维训练题型,执行力题型等7个系列,预计今年下半年推出市场。“这样不仅可以与市场同类品区分开来,而且还能结合出版社的工会背景开展企业员工培训。”姚远很好看这个市场。

在线版VS纸版:后者仍有潜力
 范晓婷觉得,网上的手机版数独以及一些在线的数独游戏,确实有一定的受众基础,“我们可以看到在地铁、公交车等公共场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用手机、PSP等阅读”,但电脑做出来的休闲游戏无论是在操作方式还是视觉效果上都与纸质书有明显的区别,由于载体的不同,会给玩家带来不同的感受。“尤其40岁以上的读者还是更喜欢纸质书,阅读习惯还在影响着读者。”益智类图书领域,除了数独,范晓婷还看到了很多别的可能。比如铁道社还推出了《火柴棍游戏》等图书。此外,他们还将推出填字游戏系列丛书等,玩家在动手做填字的时候,可以同时达到开发智力和提高智商的目的。
科学出版社科龙编辑室的策划编辑王炜说自己也玩过手机版的数独游戏,“找答案很不方便,修改的过程也很麻烦”,所以今年他设计的该社第一套数独书就采取了32开的窄开本。读者可以在地铁里或者休息的时候随时随地做题,而“如果是在线游戏,则需要配上网本,也不便于携带。”由于“第一套脑保健操——数独”每册的销量都在7000册,使他对休闲类读物的纸质版前景抱持乐观态度。接下来,他还会继续跟进两本数独书,“解题思路会更丰富一些,因为市场正在慢慢地成熟。”

来源:《中国图书商报》2010年4月9日

  1. 还没有评论
评论提交中, 请稍候...
说点什么再走吧!0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
Trackbacks & Pingbacks ( 0 )
  1. 还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