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出版社也能赚大钱 - 所谓其他 - 出版社 - 私人‘ - 选题 - 小冲网
首页 > 所谓其他 > 小出版社也能赚大钱

小出版社也能赚大钱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 理查德•米尔恩

英国出版商Folio Society有向囚犯赠书的传统。一名关押在死囚区多年的囚犯致信该公司,索取几本书籍,该公司将自己出版的一套优质插图精装书送给了他。

Folio的所有者兼董事长加夫龙勋爵(Lord Gavron)表示,他还主动给关押在狱中、也有着贵族头衔的康拉德•布莱克(Conrad Black)送了几本书。布莱克很喜欢《历史目击者》(Eyewitness to History)一书,还给他回了一封信。《历史目击者》一共四卷,是对几个时代的一手报道。

赠书给囚犯,突显出Folio Society堂吉诃德式的独特运营模式。加夫龙勋爵将其形容为一种“文化图标”,更多追求的是阅读的乐趣,而非利润。在1982年收购Folio之前,加夫龙通过出版业务发迹。

但Folio既有钱可赚,同时也是一家国际化企业:该公司去年销售额为2300万英镑,实现利润100万英镑,其中仅有40%的收入来自英国。它与少数其它英国独立出版商共同证明,在这个iPad和Kindle横行的时代,人们仍然能够通过往往较为昂贵的实体书赚钱。“我们是英国出版业应如何发展的缩影。我们是英国文化的传播者,”在自己堆满了书的办公室里,加龙夫如是说道。

英国其它小型出版商——如Profile Books和Quadrille Publishing——也同样成功找到了有利可图的利基市场,并成功地从事图书出口业务。

安德鲁•富兰克林(Andrew Franklin)是Profile总裁兼创始人,曾担任过企鹅出版社(Penguin)编辑。他着重指出了小型出版商相对于行业巨擘的优势,“规模小让你更容易迅速做出反应,不用每天开会。你不用承担像大公司那样沉重的管理费用,而且,作为私人公司,你可以冒一些风险。”林恩•特拉斯(Lynne Truss)的畅销书Eats, Shoots & Leaves就由富兰克林出版。

富兰克林表示,他在广播中听到特拉斯的讲话时,脑海中突然闪现了出版这本语法指导书的想法,他随后便接洽了特拉斯。Eats, Shoots & Leaves在英国售出140万册,而购买了该书在美国市场出版权的企鹅出版社,也在美售出了140万册。

Profile出版的书题材多样:从金融专栏作家罗伯特•科尔(Robert Cole)的《理财投资不成文规定》(The Unwritten Laws of Finance and Investment),到剑桥(Cambridge)古典学教授玛丽•比尔德(Mary Beard)的《庞贝》(Pompeii)。它还有一些有利可图的合作项目,即为《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与《新科学家》(New Scientist)出版图书。

Profile去年销售额为830万英镑,税前利润为140万英镑。富兰克林将这种好运气主要归因于它的“全能型”战略。在Profile,高级经理人不是只有一个领域的专业技能,出版社的编辑也关注企业运转:“大公司或许不让编辑插手商业(运营)方面的事情:他们不会知道如何阅读资产负债表。”富兰克林表示,作家们之所以受到吸引,是因为他们来公司一次,就可以会见从支付版税到负责营销的所有人。

Quadrille主要出版烹饪类图书,比如,戈登•拉姆齐(Gordon Ramsay)的《世界厨房》(World Kitchen)。该出版商也通过创新创造出了一个利基市场,40%的销售额来自于海外。

Quadrille董事总经理艾莉森•凯西(Alison Cathie)讲述了公司如何开展内部竞赛,鼓励员工设计一本新学生烹饪书的事例。该书最后定名为《从意大利通心粉到松饼》(From Pasta to Pancakes),以连环画的形式呈现750个烹饪步骤。凯西表示,Quadrille的成功一定程度上得益于“非常迅速地决策……(以及尽量减少)繁琐的程序。”

Folio是历史更为悠久、地位更加显赫的小型出版商之一。自1947年创立以来,一直出版经典著作与小众著作的精装本——装帧精美,但也让读者支付得起。每出版一本狄更斯(Dickens)或奥斯汀(Austen)的作品,也会相应地出版普卢塔克(Plutarch)的作品,或威廉•特雷弗(William Trevor)的短篇小说。该公司最近出版的图书包括,沃德豪斯(P.G. Wodehouse)的短篇小说《吉夫斯》(Jeeves),以及艾伦•穆尔黑德(Alan Moorehead)的《沙漠战争三部曲》(The Desert War Trilogy)。

该出版商拥有11.5万名会员,目前正在制作数百本书籍,这的确让法国大型出版商阿歇特(Hachette)负责人去年的预测落空:即精装书会被电子书消灭。

它的运营模式不像典型的读书俱乐部:会员承诺每年购买四本全价书(通常每本售价20到40英镑),作为回报,他们会得到几本免费图书,比如,比阿特丽克斯•波特(Beatrix Potter)全集,或四本伊丽莎白•大卫(Elizabeth David)烹饪书。该公司从不主动寄书给会员。

加夫龙勋爵承认,Folio的运营模式更像“公众机构,而不是企业”,但这意味着他们非常关注客户服务与会员所受的待遇。你无法想象其他总裁会像加夫龙那样,把客户形容为“乖宝贝”。

生产成本相当高,因为这些书可能在一个地方排版,在另一个地方印刷,然后再到另一个地方装订,横跨欧洲大陆许多地区。加夫龙表示:“我们在成本上毫不吝啬——我们印刷的字体很大,编辑标准很高,并且有出色的美编师。”但质量是赚得回头客的主要原因,近来的设计大奖与出口情况证明了这一点。

加夫龙勋爵甚至承认,Folio可以提高书的价格——“如果我们的经营宗旨是追求利润,我们将肯定比现在更赚钱。”他没有从这家出版商赚取一分钱:他不拿工资、不接受分红、买书自己掏钱,还买下了Folio位于伦敦的总部,以便让公司不用支付租金。但他确信,Folio的现金流为正,而且他坚持认为,如果Folio被纳入一家大型出版社,将会是不同的情况。至少,Folio会不那么有特色——比如,它曾经雇了一辆货车,将数百本(乃至数千本)书运给法国南部地区的一位富人。

他表示:“我们所想要的是,我们的会员有机会,广泛涉猎各类书籍。”Folio出版的图书,从波伊提乌(Boethius)到维塔•萨克维尔-维斯特(Vita Sackville-West),再到沃尔特•惠特曼(Walt Whitman)以及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我们的模式是,我们的会员发现东西。他们需要均衡的饮食。”

本文作者为Folio Society会员

译者/何黎

  1. 还没有评论
评论提交中, 请稍候...
说点什么再走吧!0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
Trackbacks & Pingbacks ( 0 )
  1. 还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