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中秋

by云层后的月亮

中秋,在我的印象里,一直是一个很重要的节日,不仅仅是因为有很多好吃的,还有那多种多样的活动,特别是在田村过的节。每每思及于此,总会勾起我一声轻轻的叹息,然后,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思绪已经回到了家里……
记得小时候过中秋, 妈妈总是会早早的买好月饼、柚子,有时候也会买一点酸的掉牙的桔子,我们是早早的就盼着,掰着手指头数还有几天过节,到了中秋那天晚上,全家人早早的就吃完晚饭,收拾好饭桌,然后,就张罗着在院子里赏月吃东西了。说实话,在农村里,单纯赏月的成份并不高,大多数还是就着月光,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东西,扯闲天,小孩子坐不住,东闯西跑的,就到处找吃的了,那个时候,吃的就只有麻饼(单面和双面的,我最喜欢的就是那种一面有白芝麻,其他什么都没有的饼了)、柚子、花生,有点脱皮饼吃就算蛮好了,然后泡一壶绿茶,就着这些东西,全家人一坐就能坐到十来点钟。那个时候,我家人挺多的,小叔还没结婚,小姑也还没有嫁人,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小叔小姑、哥哥和我,一家人非常的热闹。因为小叔小姑的年龄比我们只大了十来岁,所以,小的时候我经常跟着小姑,而哥哥就常跟在小叔的屁股后面,过中秋的那天,我们除了吃东西赏月之外,还有两个活动,那就是照月亮和烧瓦塔。这是最吸引小孩子的活动了。先说照月亮,在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也就是月亮最大最圆的时候,我们会装一脸盆清水,然后拿一面镜子,在坪上找到一个能很好的看到月亮的地方,然后就把镜子放到水中,通过水中的镜子来看月亮,这个时候看到的月亮非常的美,因为,在水里看月亮,能看到赤、橙、黄、绿、青、蓝、紫这七种颜色,就像一个缩小版的彩虹,真的很漂亮!那时候年纪小,每次数颜色的时候都因为说的不一样而争个不停,然后就反复的看反复的争,争到最后没有结果就请爸爸或者爷爷来看一下,做最后的定夺,呵呵。再说烧瓦塔,相对于照月亮,烧塔可就要复杂多了,这可是有一定的技术含量的活儿,因为我们要用那些碎瓦片堆成一个上尖下宽的小塔,最下面的底基还不能全封住了,得留一个口子放柴烧火。所以在堆的时候要全神贯注、小心冀冀的,稍微哪里不小心没有堆好或者哪个碰了一下,那就前功尽弃了。小塔堆的越高越大越好,我记得那个时候我们的分工很明确,女孩子负责捡烧火的柴,男孩子负责捡瓦片,有的为了视觉效果,还会到处去收集一点硝。材料到位了以后,在中秋那天的下午,大家就一起来堆塔了,塔堆好了以后,大家就各自回家吃晚饭,晚饭一过,马上就又聚在一起,正式的点火烧塔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时那刻,似乎有些庄重的感觉,就像是大家看神舟六号上天一样,期待中带着担忧,沉默中藏着兴奋……小塔越烧越红,直到瓦片全部烧成了大红色,然后就向塔身上丢洒一些硝,碰到火花的哨就像烟花一样,发出噼里叭啦的声音,散发出耀眼的光,给这个小塔披上了一件华丽的外衣,到了这个时候,所有的小孩子都会欢呼跳跃起来,那也是小塔最辉煌的时刻。等到捡的柴火烧完,大家也都尽兴了,于是都带着快乐、带着满足各自回家去了。这就是我们小时候的中秋节,也是让我记忆最深的过节方式。
后来,长大了,去外面读书、参加工作,再回家过中秋,就不参与这些小朋友们热衷的活动了,但是,在没结婚之前,每年还是一样要在院子里赏月的,月亮也还是会照的,中秋,还是热闹的。结了婚以后,这几个中秋都是在城市过的,虽然也是过节,但是,总感觉在城市里过节的氛围要比农村淡许多,没有这么热闹,没有这些让人可以去回忆、去收藏的快乐。当然,长大了的我们,中秋,也应该是另一种过法了。

  1. 还没有评论
评论提交中, 请稍候...
说点什么再走吧!0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
Trackbacks & Pingbacks ( 0 )
  1. 还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