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彩书评 > 评《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你是否依然相信

评《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你是否依然相信

作者: 忽尔今夏

在看《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时,诗人第一次看到周蒙时,对她的评价不是漂亮,而是美好。也许如果他的评价是漂亮,杜晓彬不会那么挫败。

在看《小王子》和这本《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时,我同样深深地感觉到美好。当然除了美好,这本书蕴藉得太多。

一天下午,他回到家中,鼓足勇气对父亲说,他不想当神父,而且想外出旅行。男孩从父亲的眼神中看出,父亲同样也渴望周游世界,可是数十年来他只为了水和食物操劳,这种渴望被深埋。

当男孩解梦时,老妇说:“简单的事物却是最不寻常的,只有智者才能洞悉。既然我不是个智者,所以我必须熟悉其他的技艺,比如看手相。”老妇没有收取他任何费用,只要求得到他日后宝藏的十分之一。

在广场的长凳上,老翁告诉他:“在我们人生的某一时刻,我们失去了对人生的控制,人生转由命运来主宰,这就是世界上最大的谎言。”

这天开始,男孩开始知道“天命”。“天命就是你一直总希望去做的事情。所有的人在刚步入青年时代时,都知道自己的天命是什么。”“因为这个星球上存在着一种伟大的真理:无论你是谁,或无论你想做什么事,当你真心想得到某种东西时,那是因为这种愿望产生于宇宙的灵魂。当你渴望得到某种东西时,整个宇宙都会协力使你实现自己的愿望。”

为对撒冷之王的许诺,男孩在城堡的城墙上时,思索着在羊群和财宝之间作出抉择,“一个是他已然习惯了的东西,另一个是他想要拥有的东西,他只能选择其中之一。

当少年告别时,撒冷之王给了他两块叫乌陵和土明的宝石,并对他说出了惟一的忠告:“幸福的秘密在于欣赏世界上所有的奇观异景,同时永远不要忘记汤匙里的两滴油。”

在酒吧被骗走全部钱财之后,男孩第一次哭泣,但随着日出重新充满信心。为了有钱去埃及,男孩留在水晶店打工。这一次,他经历了最深刻的绝望。因为从丹吉尔到金字塔,要穿越几千里的沙漠。最后,他决定留下挣钱买羊,回到故土。

关于是否做个水晶展柜的问题上,男孩和店主有了深谈。店主说:“你和我不同,因为你希望实现你的梦想,而我只希望拥有去麦加的梦想。我害怕一旦实现了我的梦想,我就不再会有继续活下去的理由。”

展柜给水晶店带来了许多顾客,男孩认为可以用水晶杯卖茶水。店主第一次告诉他“注定”这个词。“有些时候,阻止生命之河向前流淌是不可能的。”

经过了十一个月零九天,男孩赚够了足够荣耀回乡的钱。老店主说:“你知道我不会去麦加,正如你知道你不会回去买羊一样。”是的,“它是一种热情的语言,是以爱和意志所造就的事物的语言,是寻找某种你所希望或是你所相信之物的语言。丹吉尔对他而言已不再是一个陌生的城市,男孩感到,他能够用征服这个地方的同样方式去征服世界。”

男孩遇上了一位寻找炼金术士的英国人,随商队继续往埃及出发。通过这位埋头书本的英国人,男孩开始接触炼金术,元精,“我学到了世界有一个灵魂,谁理解了这个灵魂,谁就能理解万物的语言。我学到了有许多炼金术士完成了他们的天命,最终发现了世界灵魂,哲人石,长命液。”“我尤其学到了这些事情都极其简单,以致可以书写在一块绿宝石上面。”

看到这里,我终于明白:这个男孩就是这本书的序言里提到的第三种炼金术士——“他们从未听说过炼金术,但是却通过自身的生活终于发现了哲人石。”而这位英国人,则正在成为第一种炼金术士——“第一种讲话之所以空洞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正在说些什么。”或努力成为第二种——“第二种讲话之所以空洞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正在说些什么。”是的,“由于人们执迷于图画与文字,最后便忘记了宇宙语言。”

这个时候,赶驼人比英国人有趣得多。因为洪水他另谋出路成为现在的赶驼人,并开始领悟到“任何人都不必担心未知的事情,因为谁都有能力获得他所渴望和所需要的一切。”也因此,在部落打仗的坏消息让所有人胆战心惊时,赶驼人说:“生活是一个节日,是一场盛大的聚会,因为它永远是又仅仅是我们正在度过的现在时光。”“我们现在需要睡觉。”

在沙漠的绿洲,男孩帮助英国人寻找炼金术士。在井边,男孩遇到了此生不知道期盼了多么久的“预兆”。他遇到了一位戴着面纱的少女——法蒂玛。“说这种话的人也许从不懂得宇宙语言,因为假如懂得的话,就很容易理解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正在等待着另外一个人,无论是在沙漠之中还是在大城市里。当这样的两个人相遇而且目光交汇在一起时,所有的过去和所有的未来便都失去了其重要性,存在的只有这一时刻本身,还有不可思议地确信太阳底下所有的事情都是由同一只手写定的。这是一只唤醒爱情的手,是为在太阳底下工作、休息和寻找财宝的人们铸造了同样灵魂的一只手,如果没有这一切,人类的梦想便没有任何意义。”

由于看到了老鹰飞翔的预兆,男孩预料到中立地带的绿洲将会有一场战争。“奥秘就存在于现时之中。假如你关注现时,你就能够改善它。假如你改善了现时,那么将要发生的事情也将会变得更好。”部落因此避免了一场入侵。

男孩遇见了炼金术士,就是英国人一直在找寻的那位。是的,炼金术士的出现又是引导他直达自己的天命。“爱情从不阻止一个男人去追随他的天命。万一发生了这种情况,那是因为它不是真正的爱情,不是宇宙语言所讲的那种爱情。”

男孩重新出发,与炼金术士在沙漠中同行。“你甚至无须理解沙漠,只要你静观一粒简单的沙子,你就能从中看到天地万物的全部神奇所在。”——“我怎么才能深入到沙漠中去呢?”——“倾听你的心灵。”

“告诉它,畏惧忍受痛苦比忍受痛苦本身更加糟糕。没有一个心灵在追寻它的梦想时会忍受痛苦,因为追寻中的每一刻都是与上帝和永恒相遇的时刻。”

到现在,所有寻梦者已不再拥有新手运气,而是步步艰难。“每一次寻梦都以创始者的运气开始,又总是以对征服者的考验结束。

最大的危险来临,他们被劫持进敌方部落军营。唯一的希望,是男孩把自己变成风,用三天的时间。男孩爬上高处,与风,与太阳交谈。最后,“男孩没有讲任何话,他感到整个宇宙都沉静了下来,于是他也沉静下来。”“男孩知道,那些预兆遍布大地与太空,表面上没有任何目的或意义,但是那只手作出这一切都有其原因,而且只有它能够创造奇迹,能够把海洋变成沙漠,把人变成风。”在许多世代里,阿拉伯人都在流传着这个男孩的神话。

他终于来到了自己的财宝所在之地,男孩在选定的地方不断挖掘却一无所获。就在这时,男孩遇到了抢劫钱财的难民,死亡又一次逼近。当男孩终于告诉他们自己在寻找一笔财宝时,劫匪放过了他。正如炼金术士所说:“当我们眼前拥有巨大的财宝时,我们却永远不会察觉。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人们不肯相信这些财宝的存在。”

男孩还是牧羊少年的时候,他总是在一座废弃的古老教堂过夜。教堂有一棵巨大的埃及榕。他连续两次做了同一个梦,梦见一个孩子把他带到了埃及的金字塔。那个小孩对他说:“如果你来到这里,就会找到一批埋藏着的财宝。”

劫匪在走前说:“两年前,我也两次做了同一个梦,梦见我应该到西班牙的原野上去,寻找一座倒塌的教堂,牧羊人经常带着他们的羊群在那里过夜,圣器室里生长着一棵埃及榕,如果我从这棵埃及榕的根部挖下去,就一定会找到一批埋藏着的财宝。可是我并不愚蠢,不会仅仅因为一个做过两次的梦而穿越一座沙漠。”

“生活对追随自己天命之人是慷慨的。”男孩穿过一座沙漠来到埃及,才知道财富就在那座他牧羊时过夜的教堂。可是,更大的财富却在这一路上的追随天命,倾听心灵,关注预兆,学会语言。

“一个寻找藏宝的故事,变成了一个关于人类生存深厚尺度的寓言。”

  1. 冷色 7月 26th, 2011 @ 17:41 | #-49

    这是一个浮华喧嚣的时代,要多好有多好,要多坏有多坏。
      这是一个真实的时代,大街小巷都没有一丝影子。
      这个时代的每一处,奔跑的都是经济学家、律师、电脑高手、股票操盘手……
      这个时代既缺乏文青,也缺乏愤怒青。
      这本书选择的来得有些不合适宜,因为读这本书,不会有任何效益。
      有许多书都是这样,包括这本书封面上总提到的《圣经》。
      它似乎比《追风筝的人》差了许多,因为《追风筝的人》讲了一个令人无比动容的残忍故事。
      它似乎比《巴别塔之犬》差了许多,因为《巴别塔之犬》讲了一个悬疑得要命的勾人故事。
      它比许多书都似乎不如,因为它只讲了一个不甚清晰、甚至只有一个影子的故事。
      
      但这个故事不平常。
      这个故事不是十年一出,也非二十年一出,就像寻常普通的《西游记》在中国其实也就一本。
      这个故事属于孩子,只有用清澈宁静的孩童眼睛来读,才能读出字里行间的真诚与纯粹。
      这个故事属于老人,只有用饱经风雨的老人眼睛来读,才能读文词之间的厚重与沧桑。
      这个故事不属于奔跑在城市的白领,除非能真正安宁下来,心如止水。
      
      人的心永远想去山那边看上一眼。
      永远。
      并非为了明白,也非为了征服。
      人的心总在远方:财富、权力、名声,以及许多。
      人常常会忘记当下。
      牧羊少年的财富究竟在哪里呢?
      不在金字塔旁边,也不在炼金术士的提醒里。
      为了奔向远方,必须怀揣一颗奔腾的心。宁静的心。大地一般的心。孩子一般的心。
      否则,远方永远是他乡。

评论提交中, 请稍候...
说点什么再走吧!0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
Trackbacks & Pingbacks ( 0 )
  1. 还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