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所谓其他 > 《白雪公主》文言文版

《白雪公主》文言文版

  作者:方柯

  时值严冬,大雪纷飞,一美后凭窗而坐,为其幼女针黹,朔风卷雪,飘落乌木窗台。后之指不慎为针所伤。鲜血点染落雪。后因感而祷曰:“愿吾女肌肤胜雪,血色红艳,发若乌木。”

  其女渐长,果如其愿。鸦鬓如墨,艳若丹霞,肤白如雪,因名之曰:“白雪公主。”

  然人世无常,公主未及长成,后即染病仙逝。

  王继娶一妇,甚美艳,然性自矜善妒。闻他人之美胜于己则怒。有魔镜一面,能人语,言万事。常临之自赏,问之曰:“镜告我,孰为世上最美之人?”

  镜答曰:“娘娘最美,盖世无匹。”后闻之则喜而笑。

  然公主渐大,益愈秀丽,至七龄,已灿若春光,美逾继母。一日,后询镜如常,镜忽易其言曰:“后美甚,虽然,白雪公主美逾汝。”后闻之色变,既妒且怒,遂唤一仆近前,命之曰:“汝携白雪公主入林而杀之,剜其心予吾。”

  仆携公主去,入林欲杀之。公主哀哀而告,仆不忍,乃纵之。猎一小鹿而代,剜其心,返报后。

  白雪公主孤身徘徊,心甚恐,兽吼之声在侧,而无一害之。至夜,遇一小屋,当是时,公主疲惫已极,遂入之求宿。屋颇净洁,内无人,中有一桌,上置七盘,盘中皆有食,盘侧各有一杯,皆有酒,另有刀叉等物,式式各七。贴壁有七床。

  公主饥渴难禁,遂稍食各盘中食,稍饮各杯中酒。吃喝毕,公主欲稍歇,然各床非长既短,唯末一正合,公主卧于上,迅即入眠。

  未几,主人归,乃掘金山穴之小矮人七也。七人即入,便觉屋中之物已为人所动。

  一曰:“谁曾坐我凳?”

  一曰:“谁曾吃我食?”

  一曰:“谁曾食我面包?”

  一曰:“谁曾动我匙?”

  一曰:“谁曾用我叉?”

  一曰:“谁曾使我刀?”

  一曰:“谁曾饮我酒?”

  其一步至床前,叫曰:“谁曾睡我床?”余者闻言而来,扰嚷纷纷,因各床皆有睡卧之余迹也。最末一人见白雪公主卧于其床,乃唤其同伴,提灯而照之,俱讶其秀美。且喜且怜。未敢惊动。

  翌晨,公主觉,见众矮人围其侧,颇惊惧,矮人安之,询其名,问所从来,公主俱答之,述其身世备详。矮人皆悯而叹。遂容留公主于室。

  七人乃每日入山寻金,公主为炊洒扫,浆补纺绩,矮人告之曰:“吾等恐毒后将知,前来害汝,严守房门,莫令人入。”

  后见小鹿之心,以白雪公主已死,天下最美之人舍己无他,甚自得,扬扬于镜前问曰:“镜告我!孰为世上最美之人?”

  镜答曰:“娘娘之美,此地无人可比。虽然,高山之外,树荫之下,矮人之居,白雪公主匿于是,噫!其美娘娘莫能匹也!”

  后大惊,方知仆言为诈。怒气冲天,必欲杀公主而后快。乃伪为一走乡贩货之妪,至矮人之所,叩门叫卖。白雪公主自窗询之,妪乃以好货相诈,曰:“吾有各色缎带,俱上上之品。”公主素纯良,未能识其伪,因启门纳之。妪入而谀曰:“君何其美也,然君胸带已敝,不堪衬君之娇艳,窃愿以吾之美带饰君。”公主万不能料其中之诈,从其言。妪乃为其系带于胸,猛然狠勒之。公主窒息倒地,状若已卒。毒后见状笑曰:“汝之美今毕于此!”怡然而去。

  至夜,七矮人归,见公主仆于地,状若卒,大惊失色。立扶之起,以剪断其带。稍顷,公主渐有息,片刻方苏。告矮人以始末,众矮人曰:“此妪必毒后也。此后吾等未归,万莫纳人入。”

  毒后归,急至镜前,问以常言。未料,镜依前答曰:“娘娘之美,此地无人可比。虽然,高山之外,树荫之下,矮人之居,白雪公主匿于是,噫!其美娘娘莫能匹也!”

  毒后知公主未卒,益怒,切齿欲碎。复饰为一妪,非同前者,携一毒梳,至矮人之居,叩其门叫卖。白雪公主闻之,启门微隙,自中曰:“吾不敢纳人入。”

  毒后忙曰:“君但一观吾梳即可。”乃自隙中递入。此梳颇精美,公主见而爱之,欲梳头以试,梳适触发,药力便发,公主仆地昏死。毒后冷笑曰:“贱婢早应若此。”弗顾而去。

  是夜,众矮人早归,见白雪公主僵卧于地,知事不祥,急抱起验看,毒梳现于发间。取之少时,公主乃苏,告之始末。众矮人严嘱之。

  此际,后已返宫,询其镜,镜答之如前。毒后怒发上指,遍体斛粟。狂号曰:“吾与白雪不共戴天!非鱼死,即网破,吾必杀之!”遂秘至一室,以巫法精炼毒果一。此果红艳诱人,剧毒无比,少食即亡。又伪为一农妇,再至矮人之居叩其门。白雪公主自窗探首告之曰:“吾不敢纳君入室,众矮人诫我慎莫启门。”

  “凭君所愿,”妇现果而言曰,“虽然,吾有嘉果,愿赠于君。”

  公主曰:“吾不敢取。”

  妇急曰:“吾子何畏耶?疑吾果有毒乎?我与子分食之。”言毕剖其果为二。

  初,后制果时,仅下毒于其半,另半实无毒也。公主爱果红艳,实亦欲食,见妇食之无恙,亦食之。甫啮,倒地而亡。毒后见之狞笑不已,曰:“此回再可救汝命之人也!”

  毒后返宫至镜前而问曰:“镜告我,孰为世上最美之人?”

  镜答曰:“娘娘最美,盖世无匹。”

  毒后闻言方安,心中顿觉爽然痛快,欢乐无极。

  入夜,众矮人归,见公主卧于地,气息全无。矮人不敢信其亡,抱之起,极力施救,然徒劳无功。众人悲痛欲绝,守之于侧三日三夜,公主终未复苏。众人绝其望,欲葬之,然公主面色红润如昔,栩栩如生,众矮人不忍葬之于黄泉地下阴冷之所,乃做一水晶棺殓之。外以金线嵌白雪公主之名及铭文。置于小山之上,一矮人永守之。飞鸟下翔,皆为悲歌。

  数年后,一王子过于矮人之居而访之,随众往拜白雪公主之棺。公主面容如旧,肌肤胜雪,血色红艳,发若乌木。王子观其容,读其铭,爱而怜之,心不能平,欲购此棺,携之归国。矮人坚拒之曰:“遍世上黄金,亦不能令公主离吾辈去。”王子求之甚哀切。矮人感其诚,然之。

  王子命人抬棺起,不慎磕之。毒果忽自公主口中呕出,公主立觉,茫然不知所之。王子告之始末,曰:“吾爱子之心甚于世上之一切,愿与子归父王之宫,谐白首之好。”白雪公主从其言,随之归国。

  婚礼之日,皇庭一新,富丽堂皇,嘉宾满座,毒后亦在其中。

  先是,毒后受邀甚喜,极妆扮,至镜前问曰:“镜告我,孰为世上最美之人?”

  镜答曰:“此地娘娘无匹。然,新妇美艳,大胜于汝。”

  毒后闻言勃然大怒,然亦无可奈何,且嫉且奇之。至于婚所,方知新妇正白雪公主也。

  1. 还没有评论
评论提交中, 请稍候...
说点什么再走吧!0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
Trackbacks & Pingbacks ( 0 )
  1. 还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