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所谓其他 > 《灰姑娘》文言文版

《灰姑娘》文言文版

  作者:方柯

  昔有一富人,其妻病危,唤其独女至前曰:“吾儿,母去后,黄泉之下亦佑汝。”言迄即卒。

  富人葬之于后园,其女良孝,日至坟前垂泪,冬夏不改。

  然冬去春来,人过境迁,富人继娶一妇,其妇先有两女,与之俱来。二女皆貌妍心恶,甫至即指其继妹曰:“此饭囊之辈焉可登堂入室?吾家不容白食之徒,速至厨下,以供粗使!”乃剥其华服,以敝衣衣之,嘲而驱之入厨。

  女每日未及窗白即起,担水烧火、为炊浣衣,无片时闲暇,二恶女漠然视之,时或打骂。捱至夜,已筋疲力尽,然无床可眠,乃卧于灶旁灰烬中,灰土满身,二女因以“灰姑娘”唤之。

  一日,富人欲之市,问继妇之二女愿何物为礼。一叫曰:“华服美裳。”一叫曰:“珠宝珍玩。”又问灰姑娘,灰姑娘曰:“父归时,若有触冠之枝,愿折赠我。”富人之市,购二恶女所欲之珠宝裳服。归,途经密林,一榛枝触其首,几扫落其冠,因折以携之归,赠与其女。灰姑娘植之于先母坟前,日三临泣,泪洒于枝,枝长而成嘉树。一小鸟飞来,筑巢于其上,灰姑娘常与之言,后灰姑娘所需之物,鸟即衔来予之。

  适王欲为其子择妃,盛宴三日,国中貌美少女受邀者甚众,二恶女亦在其中。二女唤灰姑娘至前,命曰:“吾等欲之国宴。汝来,为我梳头更衣,系我带,拭我屦。”灰姑娘亦欲前往,听命为二恶女妆扮毕,不禁落泪。求其继母,继母曰:“嘻!汝亦欲往?汝衣何衣?汝无华裳,又不能舞。嘻!汝亦欲往?”灰姑娘哀哀求之,继母厌曰:“此盆中之豆,吾倾于灰堆,一时辰之内,汝能尽拾之,即可往。”言毕,倾豆入灰而去。

  灰姑娘无奈,奔入后园唤曰:“空中之鸟,祈请下翔;白鸽斑鸠,飞来我房;燕雀乌雀,暂停汝唱;助我拾豆,遂我愿望。”

  空中翔鸟接踵而至,自厨窗入落于灰堆,以喙啄拾,置豆于盆中,豆已拾尽,时方过半。灰姑娘喜而谢之,群鸟又自窗飞去。

  乃端盆示继母,以为可遂己愿。然继母背其言曰:“腌股贱婢,汝无华服,又不能舞,安敢痴望?”灰姑娘求之益哀切,继母欲绝其望,故以言难之曰:“半时辰之内,汝能于灰中拾两盆之豆,方可往。”倾豆二盆于灰,并搅之,扬长而去。

  灰姑娘唤鸟如前,群鸟又至,啄拾其豆,置之于盆,漏方二刻,豆已尽拾。群鸟去后,灰姑娘以豆示继母,然继母曰:“绝汝望矣,休再徒劳。汝无华服,又不能舞,徒丢我等颜面。”言毕与夫及二女,扬扬而去。

  人去室空,灰姑娘独至榛树下,泣曰:“榛树榛树,祈请助吾,榛叶摇摇,赐我华服。”

  小鸟飞出,予之金银织衣并丝履。灰姑娘衣之,至于王庭。华裳衬之,高雅绝尘,秀美无匹,众人视之若天人。父母与姊皆不能识,以之为异国公主。

  王子见之,立请其共舞,寸步不离,眼中再无他人。每有人向其请舞,王子皆拒之曰:“此我舞伴也。”舞至深夜,灰姑娘方忆及归家。王子极欲知其所,故请陪送之,灰姑娘应之,然趁其不意而走,王子紧追不舍,乃跳入鸽房,严闭其门。王子守之至富人归,告之曰:“君之鸽房,王庭共舞之无名女匿于是。”因破门以入,未料其中空无一人,王子失望而归。父母入门时,灰姑娘已着其败衣卧于灰堆之侧。初,灰姑娘甫入鸽房,即自墙洞中穿出,至于榛树之前,脱其华服,令小鸟衔去,己返至厨中,衣其敝衣,卧于灰侧。无人知之曾离也。

  次日,伺家人去,灰姑娘复至树下曰:“榛树榛树,祈请助吾,榛叶摇摇,赐我华服。”

  小鸟又至,予灰姑娘之服倍丽于前者。灰姑娘至于王庭,众望之惊艳。王子候之已久,立上前挽其手,请其共舞。每有人请舞,王子皆拒之如昨。至夜欲归时,王子亦尾之,然灰姑娘又伺机脱身,跳入后园。园中有一大梨树,果实累累。灰姑娘匿于树上,王子未见其人,唯守至富人归。告之曰:“君之梨树,王庭共舞之无名女匿于是。”富人疑为灰姑娘,乃令人取斧斫树,树倒于地,空无一人。父母入门时,灰姑娘已着其败衣卧于灰堆之侧,初,灰姑娘趁王子不备,自树后跳下,如前脱其华服,着其败装。

  次日,家人去后,灰姑娘再至树下曰:“榛树榛树,祈请助吾,榛叶摇摇,赐我华服。”

  其良友又予之益艳之华服,并纯金织就之舞履。灰姑娘至于王庭,众望之哑口无言,皆为其美绝倒。王子独与之舞,凡请舞之人概拒之。午夜将近,王子又欲陪送之,暗自曰:“此番必不能令其消失于吾前。”然,灰姑娘终设法脱身,匆忙之中,失其左履。

  王子拾履,翌日告其父王曰:“我必欲娶其足正合此履者为妻。”

  二恶女闻之甚喜,因其皆有美足也,自以必合金履。其姊先试之,然其趾不能入,其母曰:“无他,切之,汝为王后,何须以足行?趾无用矣,”女然其言,忍痛切其一趾,勉着之。王子见其着履,以之为新娘,携之去,并辔而行。途经后园榛树,一鸟于上歌曰:“且归,且归,履不适足,此女必伪。归觅汝妇,此女其非。”

  王子闻之,下马视其足,血流至踵,王子知为诈,掉马而归,令次女试其履。其妹试之,踵不能入,母令其削踵以试,勉着之至王子之前,王子见其着履,以为新娘,乃携之去,并辔而行。途经后园榛树,鸟又于上歌曰:“且归,且归,履不适足,此女必伪。归觅汝妇,此女其非。”

  王子低头视之,血染其袜,王子归曰:“此女亦非,汝更有女乎?”富人曰:“无也。然,有先妇之女一,名曰灰姑娘,腌臜不堪,定非新娘。”然王子必令之试履,灰姑娘净其手面,方入问安,彬彬有礼。王子命予之履,履合其足,天衣无缝。王子细详其面,识之。喜曰:“此正吾妃也!”母与二姊大惊失色,且妒且怨。王子携之去,路经榛树时,小鸟歌曰:“且归,且归,履适其足,此真汝妃。白首恩爱,之子同归。”

  歌毕,小鸟飞落于灰姑娘之肩,与其同归王庭。

  

  1. 创业计划书 8月 27th, 2011 @ 01:24 | #-49

    [ 小墙判断这是Spam! ]
    请求: /wp-comments-post.php
    來路: http://shanhuji.com
    IP: 202.181.214.204 (通过代理)
    方式: 未经评论表格
    內容: 无意中搜索到你的博客,发现很对味道,以后有机会会常来的。
    -- 记录成功 --

评论提交中, 请稍候...
说点什么再走吧!0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
Trackbacks & Pingbacks ( 0 )
  1. 还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