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彩书评 > 童恩正和《珊瑚岛上的死光》

童恩正和《珊瑚岛上的死光》

作者:叶永烈

(原载于《世界科幻博览》2005年第8期)

1993年圣诞节前的美国,人们忙着回家过节,机票顿时紧张起来。正住在洛杉矶的我却在这时接到科幻作家童恩正的电话,希望我尽早飞往匹兹堡,因为他要在元旦飞往台湾。我不得不临时买票,这时,只能买到清晨6:30飞抵匹兹堡的机票。我实在不好意思这么大一大早要童恩正来接我,可是已别无选择……
所幸,飞机晚点了将近一个小时,我想,这下子童恩正可以晚一些去机场。可是,我刚从飞机的引桥走出,便见童恩正已等在那里。童恩正还是老脾气,办事一丝不苟。他早上5点多摸黑起床,冒着风雪开车离家,6点多便抵达机场。他说匹兹堡机场特别大,机场内既有地铁,又有公共汽车,下飞机后要乘地铁去取行李……他生怕我新来乍到,弄不清楚,便在引桥之侧等我。我深深地为童恩正的一片挚意所感动。
我第一次读到童恩正的科幻小说,是在1960年。当时,我读到少年儿童出版社刚刚出版的童恩正的《古峡迷雾》,我一下子就被这篇科幻小说深深吸引。作者具备文学与历史双重功底。《古峡迷雾》不仅注意运用悬念而使结构扑朔迷离,而且刻画了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环境描写、肖像描写以及对话都极具文学性。《人民文学》小说组组长王扶在与我聊天时,曾经随口说了一句:“在中国的科幻小说作家之中,童恩正的作品最具文学性。”我深有同感。我非常喜欢《古峡迷雾》,至今仍保存着《古峡迷雾》的初版本。在“文化大革命”之后,童恩正曾经重写《古峡迷雾》,从中篇扩大到长篇,我却仍以为初版本更精练、紧凑,所以我在主编《中国科幻小说世纪回眸丛书》时,选收了《古峡迷雾》的初版本。
自从《古峡迷雾》给我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之后,在《少年文艺》、《我们爱科学》等杂志上,凡是见到署名童恩正的作品,我必定一读为快。
我跟童恩正相识于1978年。当时,童恩正为了补充、修改《古峡迷雾》,来到了上海,住在他姐姐家。我们就在那里见面。他中等偏高的个子,风度潇洒,喜欢朗朗大笑。我们一见如故。在长谈之中,我发现,两人对于科幻创作的见解,竟是那样的一致。从此,我们结为挚友。在中国科幻界,我与童恩正相知相交是最深的。
童恩正出生于湖南宁乡的一个书香门第之家。他的父亲童凯毕业于哈佛大学电机工程系。1935年,童凯和妻子曹曼殊在旅居江西庐山时,生下了童恩正。他们总共有6个孩子,童恩正排行第三。
童恩正在抗日烽火中随母亲逃难,辗转于湘西山区。他没有受到正规的小学教育,而在私塾里读古文,无意之中打下很好的文学基础。童恩正的父亲去了重庆。抗日战争结束之后,父亲在湖南大学任教,童恩正考入长沙雅礼中学,成为学业优秀的学生。1956年,父亲调往成都电讯工程学院,童恩正也来到成都,并考入四川大学历史系,毕业后在那里执教,成为考古学教授。他早在大学一年级时就开始发表小说。毕业之后曾经一度在峨嵋电影制片厂担任编剧。
1978年,我到《人民文学》杂志社时,编辑王扶拿出一大叠手稿给我看,那便是她正准备发表的童恩正的科幻小说《珊瑚岛上的死光》。
《珊瑚岛上的死光》在《人民文学》上推出,使童恩正名震文坛。细细阅读童恩正的这一力作,我发现,童恩正远远超过我——因为那时我还只是停留在写儿童科幻小说《小灵通漫游未来》的稚嫩水平,而童恩正的科幻小说是真正的小说,不再是奇趣的儿童故事。
《珊瑚岛上的死光》在1978年荣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并被改编成电影,产生了广泛的影响。童恩正创造了“两个第一”:第一个荣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的科幻小说作家,第一部中国科幻电影。
记得,在1978年,我正忙于写长篇传记《高士其爷爷》一书,童恩正忽发奇想,说:“到了2000年,也许高士其会站起来,会从病魔的束缚中解放出来……”我当即说,你能不能以《2000年的高士其》为题,写一篇科幻小说,用作《高士其爷爷》一书的“尾声”一章?童恩正当即允诺,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写了出来,交给了我。我把《2000年的高士其》收入《高士其爷爷》一书。很遗憾,少年儿童出版社在审看《高士其爷爷》一书时,认为《2000年的高士其》与全书不协调,建议删去。这样,《2000年的高士其》一文,成了童恩正迄今尚未发表过的科幻小说。
1978年12月8日,我与童恩正、王亚法共同讨论,由我执笔写了《幻想是极其可贵的》一文,于1979年1月20日发表于上海《文汇报》。这篇由童恩正与我共同署名的文章,论述了提倡科幻小说的重要性。1980年8月,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童恩正与我合著的科幻电影剧本选《生死未卜》。
童恩正思想深邃,见解深刻。1979年第6期《人民文学》发表了他的《谈谈我对科学文艺的认识》。向中国科普界所谓的科幻小说是“科普工具”的传统观点发起挑战,指出科幻小说首先是文学,是小说,遵循的是文学的规律。
在中国科幻小说遭到“大批判”,被斥为“伪科学”、“污染”的那些阴冷的日子里,我和童恩正成了主要目标。我挨批判的是作品,而童恩正则是他对于“科幻小说首先应当是小说”、“科幻小说姓‘文’”的主张……我和童恩正成了站在同一战壕里的战友,反击着那些“批判”炮弹。那时,我们之间的通信十分频繁。在那些日子里,我和童恩正都是中国科普创作协会科学文艺委员会副主任。我们在北京的会议上,在上海的会议上,一次次并肩抗争。他用带点湖南口音的普通话发言,话不多,话不长,但他的见解比我深刻,所以他的反击力度远远胜过我。在我看来,他是中国科幻的“主帅”。
即使在那些寒风刺骨的日子里,童恩正仍非常乐观、豁达。他的话富有幽默感。记得,天津一家报纸在刊登我和他的照片时,把说明弄反。恩正一见,哈哈大笑。那笑声持续了近一分钟!
童恩正曾两度去美国:20世纪80年代初,他作为访问学者去美国;90年代则侨居美国,担任匹兹堡大学教授。他曾对我说,在他出国期间,授权我作为他在科幻小说创作方面的代表,可以替他表态,也可以处理他的作品版权事宜……
我与童恩正在匹兹堡相聚,畅叙着别后的情景。我注意到,他的白发明显地增多了。他在美国,是以教授立足,而不是以作家谋生。在美国当教授,要比在中国当教授付出多倍的精力。他在美国,已开了七八门中国考古新课。最为吃力的是,他不是用汉语向中国学生讲课,而是用英语向美国学生讲课。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靠着自学,在国内把英语学得不错。不过,一般性的英语会话并不难,用英语上专业课就不那么容易了。他又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人。每开一门新课,就用英文详细写好讲稿。在上课时,他几乎是在那里“朗诵”讲义。这样,备课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他说,美国学生是花钱交了学费,希望从教授那里得到知识,所以教学半点都马虎不得。再说,作为教授,他绝不误人子弟,所以备课从来都是认认真真的。
我问起他是否还写小说?他摇摇头,叹道:“我得完成我的教学呀!”教授沉重的工作担子几乎占用了他的全部时间。他只是给美国的华文杂志写点短文。他说,等孩子们都工作了,他退休了,打算完成长篇自传,记述自己一生的道路。他的业余兴趣是汽车。他订有汽车杂志,非常熟悉汽车行情。哪个朋友要买车,他会给你出很好的主意。他的“大灰狼”,便是按照匹兹堡多坡的特点而精心挑选的大马力轿车。
他既订有《人民日报》海外版,也订有台湾报系在美国出版的《世界日报》。他无时无刻不在关心着中国的命运。我在他家最大的享受,是饱览各种海外杂志。我住的房间里,整整一书柜,全是各种杂志。我整天就看杂志。他对他的夫人说:“没错吧,我说过,叶永烈在我们家看书,会比游匹兹堡更有兴趣!”
圣诞节前的傍晚,他的3个孩子驾着一辆轿车回家了。他们的车子刚在后院停下,前门又来了一辆轿车,那是我的长子的车,几乎同时到达他家。于是,小楼里发出一阵欢呼……
1997年4月21日,我接到刘兴诗从成都打来的电话,告诉我,童恩正在20日因急性肝炎病逝的消息,年仅61岁,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我连夜发了唁电到美国给童恩正夫人:“恩正是我多年挚友。迄今,我仍深深记得我们在匹兹堡相聚的印象。不科那次分手竟成永别。今年,我正准备赴美国,本以为可以再与恩正欢聚,却得此噩耗。恩正为人正直,为人诚恳,工作认真,而且见解远远比我深刻。在此悲痛时刻,我和内子以及兴诗谨向您表示我们深深的怀念之情。望节哀,多多保重。”
在收到我的唁电后,他的夫人杨亮升给我发来传真。她写道:“恩正一生坎坷,但勇于抗争。他是那么充满活力、充满智慧和充满着对未来的憧憬,我实在难以接受眼前的事实。回忆在匹兹堡的相聚,历历如在眼前。恩正走得太匆忙,我的悲痛无法表达。他未竟的事还很多,我与子女将尽力完成他未完成的工作,以便永远纪念他。”
童恩正不仅对中国科幻小说做出重大贡献,而且在考古学上建树颇多。他兼教授、学者、作家于一身。在他去世之后,经过四川文友们的努力,由重庆出版社出版了六卷本《童恩正文集》,作为对他的永久纪念。
童恩正豪爽,仗义,勤奋,执著,思想敏锐,才华横溢,我永远怀念他!

2005年4月9日于上海“沉思斋”

  1. ナイキ フリー 4月 4th, 2014 @ 12:09 | #-49

    暗い限界評論家ガースフランクリン」乗組員はそのクリス松は、誰が最高のスクリーン時間の圧倒的な量によって彼を助けました
    ナイキ フリー http://www.ampmz.com

  2. ナイキ コルテッツ 3月 21st, 2014 @ 04:59 | #-48

    また、あなたが薬局から彼らの許可を得ることができるだけです裏面で、他の痩身茶とともにtava茶は、一般的に天然成分からつくられます
    ナイキ コルテッツ http://www.cniumart.com

评论提交中, 请稍候...
说点什么再走吧!0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
Trackbacks & Pingbacks ( 1 )
  1. 1月 2nd, 2020 @ 18:35 | #1
    Trackback: abortion-info-wayne-count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