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彩书评 > 萧建亨和《布克的奇遇》

萧建亨和《布克的奇遇》

作者:叶永烈

(原载于《世界科幻博览》2005年第9期)

萧建亨通常被写作“肖建亨”,其实“肖”并非作为姓无的“萧”的简体字。
我最初是从作品中认识萧建亨的。20世纪60年代初,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创办了不定期的《我们爱科学》杂志,我常在这家杂志上发表作品。在1962年5月出版的笫七期《我们爱科学》杂志上,发表了我的科学童话《一根老虎毛》,而紧挨着我的作品的“邻居”,是一篇非常有趣的科学幻想小说《布克的奇遇》。小说描述一只名叫布克的小狗,在被汽车压死之后,科学家把布克的脑袋移植到另一只狗身上,出现了奇迹……这篇科学幻想小说富有儿童情趣,是一篇构思巧妙的佳作。从此,我记住了这篇科幻小说作者的名字:萧建亨。
后来,我又读了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描述人类征服北极历程的科普小册子《谜一样的地方》,作者也是萧建亨。
1963年我从北京大学毕业后,来到上海科学教育电影制片厂担任编导。我在厂资料室里查阅剧本时,见到一个名为《气泡的故事》的科教片文学剧本,编剧为萧建亨。那是上海科学教育电影制片厂为了繁荣科教片创作,曾经向社会发起科教片剧本有奖征文活动。这个《气泡的故事》剧本是从苏州寄来,获得了二等奖——最高奖(一等奖空缺)。可惜,《气泡的故事》剧本到了导演手中,却因诸多内容难以拍摄而搁浅,最终没有搬上银幕。
直到1978年在上海召开全国科普创作座谈会的时候,我才结识长方脸上戴一副深紫色边框眼镜的萧建亨。他祖籍福建长汀,1930年出生于苏州,年长我10岁,所以我总是称他为“老萧”。从此,我跟这位老成沉稳的科幻作家有了许多交往。
萧建亨跟我聊起他的身世,我才知道他的人生道路曾是那么的坎坷:他3岁丧父,4岁时随母躲避战乱,过着动荡的生活,到过九江、南昌、长沙、沅陵,然后经贵阳来到重庆。一直到抗战胜利才返回姑苏城。他曾回忆说:“在重庆念小学的时候,读了老翻译家符琪珣译的《少年电机工程师》,这本书使我爱上了电机专业和业余无线电,养成了从小动手的习惯。最后,终于使我选择了大学的无线电系。”1953年,他毕业于南京工学院,被分配到北京的一家电子管厂工作。然而,不久他因病不得不回故乡休养。就在这时候,他从报纸上见到上海科学教育电影制片厂征求剧本的消息,便写了《气泡的故事》应征,居然中奖,给了他极大的鼓励。从此,他在苏州开始科普、科幻写作。然而,在“文化大革命”中,没有稿费收入的他,不得不去做临时工,生活异常艰辛。直到十年浩劫过去,他才重新拿起笔来。他调到苏州市文化局创作室工作,专职从事创作……
萧建亨说,小时候读了法国儒勒•凡尔纳的科学幻想小说《十五小英雄》,这本书培养了他对科幻小说的兴趣。“文革”前,他创作了《布克的奇遇》、《钓鱼爱好者的唱片》、《奇异的机器狗》等科幻小说。随着“阶级斗争”的弦越绷越紧,科幻小说无处发表,从1964年起,萧建亨不得不中止创作。“文革”开始后,为了维持生计,他到苏州一家工厂当工人,做过电工、仪表工,他爬过电线木杆,也曾在积灰寸把厚的舞台下装电线……
1978年5月,萧建亨应邀出席全国科普创作座谈会。从上海回到苏州,之后,被调往苏州市科委工作。1979年,萧建亨被调往苏州市文化局创作室从事创作,他写出了《密林虎踪》、《梦》、《万能服务公司》等科幻小说。他的这些科幻小说,是为少年儿童写的,故事有趣,构思奇巧。他曾说:“我写作从来不快,一向感到吃力。我深感为少年儿童写好科学文章是件很不容易的事。”
1980年、1981年,萧建亨在《人民文学》杂志发表了纯文学科幻小说《沙洛姆教授的迷误》和《乔二患病记》,进入了创作的高峰期。
此后,中国科幻小说遭到非难,便几乎见不到他的新作。在中国科幻小说连遭“批判”的“非常时期”,萧建亨与我交往颇多。1982年11月,郑文光从北京来到上海。我当即发电报给苏州的萧建亨(当时打长途电话还很不方便),请他马上赶赴上海。这样,郑文光、萧建亨和我,在上海我家进行了长谈。紧接着,1982年12月18日童恩正从成都来到我家。我又发电报给萧建亨,请他来上海相聚。12月20日,萧建亨赶来了。童恩正、萧建亨和我在我家得以相聚。在一个多月之中,郑文光、童恩正、萧建亨和我的相聚,使我们之间有了直接的沟通,商讨了如何应对中国科幻小说面对的严峻局面。当时,中国科幻小说并没有专门的组织,而只有“科学文艺委员会”,主任是老干部郑公盾,郑文光、童恩正、萧建亨和我为副主任。然而,我们的努力和积极应对,仍然无法挽回中国科幻小说走向低谷的命运。后来,郑文光病倒,童恩正出国,萧建亨搁笔,而我转向纪实文学……
萧建亨在回顾自己的创作历程时,曾说:“我一直是在科普的旗帜下写作科幻小说。”后来,他非常感叹:“中国的科幻小说的发展一开始就伏下了一个潜在的危机。这危机就是‘工具意识’过于强烈一仅仅把科幻小说当成了一种普及科学知识的手段,而忽略了科幻小说作为文学品种之一的文学品质。”萧建亨经过反思,指出:“中国科幻小说如欲求得发展,只有反复其本来面目——应首先强调它是‘小说’,既是小说,当然就是文学作品。”萧建亨的这段话,可以说是对中国科幻小说走过的一段弯路的深刻反省。

2005年4月6日于上海“沉思斋”

  1. 还没有评论
评论提交中, 请稍候...
说点什么再走吧!0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
Trackbacks & Pingbacks ( 0 )
  1. 还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