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 - 小冲网
标签为 "传统" 的存档

话说豫剧旦角的几大流派

作者:zhongguoxianre  摘自:百度豫剧贴吧
虽然身处距离豫剧中心河南有近3000公里的距离,但时不时还是要听一下豫剧的经典唱段,看一下豫剧的经典表演。
正如大家所知:作为表演艺术的一个门类,戏曲艺术是综合性的艺术,是唱、念、做、打、舞高度综合的艺术,这是作为一个称职的优秀戏曲表演艺术家的基础。
豫剧是戏曲的一个剧种,从它在20世纪的发展历史看,豫剧作为综合艺术来说,在早期发展历程中是比较粗狂的,且更注重唱功,唱词也较粗糙。优点是通俗易懂,因此流传范围遍及大半个北中国。豫剧行当发展很不均衡,生角比较著名的聊聊无几,无非就是唐玉成、唐喜成、王二顺、刘发印、黄儒秀、王素君这几位。丑角也就是高兴旺和牛得草。净角唯李斯忠可以称为一派。但旦角就发展很好,产生了陈、常、崔、马、阎、桑八大流派,此外早期的司风英、马双枝、田岫玲、大鳖妮、张岫云、宋桂玲、王秀兰、毛兰花等等也赫赫有名。唱现代戏的魏云、柳兰芳、高洁等人也很出名。

70年代末期开始听看一些豫剧传统戏。但主要是名旦的戏较多。

整体上感觉在这些名单中:

陈素真的戏更注重表演,表演艺术趋于化境,嗓音虽失润,但韵味悠长,唱词典雅。她的代表作主要是:《梵王宫》、《拾玉镯》、《宇宙锋》、《捡柴》等。她在80年代初期曾带领兰州豫剧二团和山东莘县剧团经常巡演,经常演出的也就是这几部戏。但她的《三上轿》和崔派的《三上轿》唱腔尽管各有特色,但我感觉是不如崔派的〈三上轿〉。她的《捡柴〉在阎派《捡柴》之上。

常香玉的戏更注重唱功,高亢激扬,唱词通俗易懂,但她表演水平很一般。《花木兰》、《拷红》、〈断桥〉是其代表作。至于〈大祭桩〉中的黄桂英根本表演的不像是相府千金,其在〈蝴蝶杯藏舟〉和〈秦雪梅〉中的整体艺术也远不及阎立品所演绎的闺门旦,她的《桃花庵》艺术成就不及崔兰田和桑振君的〈桃花庵〉,常的〈五世请缨〉和马金凤的〈百岁挂帅〉艺术上各有千秋。

崔兰田的戏多是悲剧,鼻音和脑后音被广泛应用以烘托气氛,韵味十足。她的代表作〈桃花庵〉、〈秦香莲〉、〈二度梅〉、《陈三两》、《对花枪》都很经典。崔兰田的〈桃花庵〉和桑振君的《桃花庵》各具特色,整体艺术水准在阎派和常派的〈桃花庵〉之上。崔兰田的〈对花枪〉整体成就又超过了马金凤和张岫云的〈对花枪〉。

马金凤的戏多是帅旦,表演水平略高于崔、常两位,唱腔比较直白。代表作〈穆桂英挂帅〉、《花打朝》、〈三上关〉、〈窦娥冤〉等。马金凤的〈百岁挂帅〉和常香玉的〈五世请缨〉只能说各具特色。她的《对花枪》整体成就应在崔兰田之〈对花枪〉之下。马金凤的〈三上关〉整体水准在阎立品的《三上关》之上。

阎立品的戏更多适合演绎闺门旦。唱腔清秀,表演上虽不及陈素真,但比其她几位要高出一截。代表作:《藏舟》、〈西厢记〉、〈秦雪梅〉、〈打金枝〉、《捡柴》等。阎立品的《西厢记》和常香玉的《拷红》各具艺术特色。阎派更近于原著,多表现莺莺,常派更是以红娘为主线。阎派的〈三上关〉不及马派的〈三上关〉,阎派〈桃花庵〉虽也有自己的特色,但整体上不及崔派和桑派的同名剧。阎的〈投衙〉艺术上也不及桑派的投衙。

桑振君的戏因为视频太少,只能靠听。主要代表作是〈投衙〉、〈桃花庵〉、〈白莲花〉、《秦雪梅》、〈对绣鞋〉等。桑派的《打金枝》自认为不及黄爱菊饰演的国母。《对绣鞋》这出戏尽管桑派、阎派都有,但最好的应该是大鳖妮演得最好。桑派的〈秦雪梅〉整体艺术成就在阎派同名剧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