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 "图画书" 的存档

评绘本《年》:传统文化与现代意识的结晶


余治莹(台湾麦克公司总编辑、图画书作家、推广人)
    “年”这个传说中的怪物,在中国流传久远,大家对他似乎耳熟能详,却又十分陌生,因为没有一个人能确切地描绘他的长相,也正因为如此,越是增添他的神秘性,也就越发引人好奇,于是“年”成为大家心目中一个神秘的可怕怪物。
    由于“年”在中国人的眼中是那么的独一而奇特,有关他的故事不胜枚举,但内容却大同小异,大多叙述他如何出来欺负人,大家如何用鞭炮驱赶他,接着又如何庆祝。大家都轻忽“年”到底是谁,为什么想欺负人,除了年终岁末出来,其他日子里他都做些什么,说到底,大家对“年”的了解有多少?
   然而,我们却可以在由熊亮与耳火共同创作绘制的绘本——《年》中,一窥“年”的真面貌。在故事中,“年”是一个住在高山上的可怕怪物,每当岁末之际,会出来吓唬人,不过令人惊讶的是,它竟然是由孤独所聚积起来的一只怪物,因为没有人和他玩,内心空虚,情绪全都转成怒气,才会有伤人的举动。咦,这不是跟人很相似吗?其实,“年”不是山野中的怪物,而是人心灵深处的孤独怪物,平时躲在人的心中,时而出来啃噬他的主人,每到岁末,所有人都齐聚一堂,共享亲情、爱情及友情之乐时,“年”这个孤独的怪物的情绪会产生一连串的变化:由孤独→嫉妒→愤怒→想伤人,于是脱离主人的内心,表现于外,到处吓唬人。这就是让人闻之丧胆的“年”的实际由来啊!
    作者不忍大家对“年”束手无策,任由“年”霸住众人的心灵。造成自伤伤人的凄惨结局,于是提供了战胜“年”的成功绝招——打电话,只要打个电话给亲人、爱人或朋友,将孤独情绪自内心深处释放出来,就无法凝聚成“年”这个怪物,或许很多人会觉得错愕,作者竟然提供“打电话”这么简单的方式,未免太孩子气了,没错,越是简单的方法,越是致胜的关键,而这也是儿童解决问题的思维与作法,大人往往将问题复杂化而不知所措。
    作者是以儿童的观点来叙述故事,他在最前面就开宗明义的说明“年是由孤独慢慢聚积而成的”,接着直指孤独是会伤人的,而破除孤独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打电话找人聊天,吐露心事。这个故事简洁有力的诠释一个抽象的名词——孤独,而且也解开了千年之谜——“年”兽的由来。
    作者之所以以儿童观点为叙述手法,是体察了不是只有大人才会孤独,儿童也会觉得寂寞。尤其是现代家庭,父母亲工作忙碌,儿童又是独生子女,没有一个童伴,因此我们要鼓励孩子自己找出方法去克服。教会孩子以自己的智慧、自己的方法,去解决事情,才是教育最大的目的。这本绘本故事,将大家熟悉的“年”,化身成孤独的怪物,让儿童籍由简单可行的方法驱赶寂寞,我觉得它达成了某种奇特的目的,因此,这是一本让儿童有力量的绘本。
    在图画的绘制方面,同样也可体察画者的用心,尤其是在造型的设计上,画者承续了作者的精神,将“年”画得圆滚滚,没有尖锐的线条,而且整个脸部看起来憨憨的,倒有点像圆圆胖胖的小孩。无形中,拉近了儿童与“年”的距离,忍不住想贴近他,了解凶恶行为的背后所隐藏的真实情绪。……籍由阅读的认同→移情→顿悟→启蒙→成长的历程,也逐渐学会了如何处理自己的情绪。
    此外,绘者大量用“红色”传达了中国年的特色,让整本绘本喜气洋洋,充满了年味再加上绘出过年的各种活动,包括放鞭炮、挂年画、提灯笼等,也让读者体会了过年的热闹气氛。
    在许多出版社纷纷引进国外各式各样绘本的当儿,由国内画者创作具有传统文化、本土味的绘本故事,让我们看见中国绘本也正以它的风格(不管是传统或新式)慢慢兴起,创造出属于自己风格的绘本。

小石狮,故乡的守望与眷恋

彭懿(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化研究院副教授、《图画书:阅读与经典》作者)

  当我们长大,当我们远行,当我们对故乡的记忆渐渐地变得像雾一样漠糊不清的时候,远方,却有谁还在牵挂着我们。
  你想到了吗?这个谁,竟是故乡桥头的一座小石狮!
  一座不会说话,有生命的小石狮。
  我们走了,我们无牵无挂地走了,我们一走就是几年甚至几十年,但它却被永远地留在了那里,留在了小镇上,守着对我们童年的回忆,与岁月相伴。它是历史,是见证,更是故乡的一个化身。当我们这些背井离乡的人有一天突然回眸,突然回想起它的时候,我们会泪流满面,我们会发现,不仅仅是小石狮在几十年如一日地守望着我们,其实,我们也在几十年如一日地眷恋着它,因为那是母亲一般慈爱的目光。
  ……
  故事是从小石狮的自述开始的:我是小镇的守护神,小镇里唯一的石狮子,唯一的守护神……这本图画书的文字不多,一共只有173个字,作者惜墨如金。可能因为作者是一位画家的缘故吧,他不是想用文字“写”出一个故事,而是更想用图画“画”出一个唤起我们浓浓乡愁的故事。
  是的,与质朴到近乎直白、说话的文字相比,图画可就是浓墨重彩了!你看这一幅画,就是小石狮仰头望苍穹的那一幅,旁白只是淡淡的一句“也许他们会把我忘记……”但我们作为一个观者,却被画面传递的意境深深地打动了——这是一个寒冷的雪夜,小石狮被漆黑的夜色和漫天飞舞的雪花包围,天地苍茫,它看上去是那样的孤独与失落。然而,在这大面积的阴冷色调当中,却有那么一束自天而降的高光照亮了小石狮,多少冲淡了我们的悲凉。那应该不是月光,这样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不可能有月光,那应该是小石狮心头的一束希冀的光。没有一句多余的话,还用得着小石狮再多说什么吗?不用了,我想,任何一个人,不管你是一个粗线条还是一个情感澎湃的人,都不可不被感动。
  说到图画,我们就不能不多说几句了。
  一开始,当小石狮自述的旁白响起时,画家一连用了两个急速推进的镜头,从一个看得见小石狮全貌和一排村舍的中景,一跃就到了小石狮脸部的特写、大特写。接下来,镜头拉开来了,不疾不许地又来了一个中景。在这个中景中,多了一只黑猫,多了一个用手抚摸小石狮脑袋的人。这一张一弛,不仅很好地把握了节奏,一下子就把我们引入了小石狮的内心世界,还让我们哑然失笑,又有谁会料到矗立在桥头的石狮,竟会这么小,小到比一只黑猫还小呢!
  画家还用色彩的变化,来配合小石狮的心声。因为是一座“我的年纪,比镇里最老的人还大上许多”的小石狮在回首往昔,所以整本书的基调都是一种与之相配的旧旧的、岁月悠远的颜色。但当它说出那句让人心悸的内心独白“可是我记得他们,想念他们”时,画面突然一转,呈现出一抹温暖人心的春天般的亮色。那是一种美丽的、幻想般的色彩,红雨伞、提灯笼的小女孩、小船……都在这一片浓浓的绿色中浮现了出来,飞舞起来。看到了吗?小石狮的眼角还淌出了一滴眼泪呢,这应该是一滴幸福回忆的眼泪。
  可不是嘛,如果你注意看,还真的会发现小石狮的表情在变化呢——你看这一幅,当小石狮说“我什么都记得,记得镇上所有的人、所有发生过的事”时,就是有耕牛、长胡子老人、鸭子……飞起来的那一幅画面,它是不是追忆般地闭上了眼睛?你再看这一幅,这幅没有一个文字,一个身穿红袄的小女孩依偎在它的左边,一个手拿长长烟袋锅的老人用手摸着它站在右边,它的眼珠是不是不在中间,而是分别跑到了两边?
  这是一本需要静下心来慢慢品味的图画书。
  慢慢地读,读完了文字读画,读完了画再读文字,你才会读出它的意境,才会读出它的余韵。
  于是,你就会想,其实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座小石狮。
  只不过,我们常常会把它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