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 "少儿" 的存档

《父与女》:这张照片真实吗?

天哪,这个可爱的女孩怎么被粘在墙上了呢,而且,居然是父亲用吹风机给吹上去的呢,你知道这里面的玄机吗?

father

张之路:《非法智慧》到《极限幻觉》

作者:韩进

ps:《极限幻觉》曾被改编为电影《疯狂的兔子》

  张之路原本不是写科幻小说的。他写科幻应该是有感而发,甚至是“发愤”之作,因为那时我国的科幻小说创作太不景气了,没有好的作品可以理解,因为出好作品太难了,需要很多条件;没有人写科幻,甚至连原本就以科幻起家的科幻作家们也不写科幻了,人们在不得理解之余便跌入了失望。中国的科幻小说真的到了没有希望的“极限”了吗?这不是危言耸听,已连续两届(三届四届,6年呀)中国作协儿童文学评奖科幻作品空缺了。

  就在这时,大小说家张之路突然改写科幻,创作了《非法智慧》,并以绝对高票获得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奖(五届),同时又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一本好书奖,接着又被改编为电视剧。《非法智慧》的非同寻常,让人们有理由期待张之路应该沿着这条“科幻之路”继续走下去,期盼他能以“一木支大厦”的英雄气概,撑起中国科幻文学的一片蓝天;而且相信张之路若有新的科幻作品也一定会有他新的艺术追求。果然,科幻小说家张之路没有让人失望,他不失时机地推出了《非法智慧》的姊妹篇《极限幻觉》,延续他的“智慧路线”,在回归科幻传统中大胆超越,为人们描绘了一个科学家的“双重人格”所展现的两个全然不同又互为表里的“极限幻觉”世界,给人耳目一新的阅读快感与发人深省的阅读体味。

  《极限幻觉》讲的是发生在高科技时代的“极限幻觉”,在由“天外来客”、地下实验室、游戏光碟、网上追踪、人脑磁晶体排列图谱、射电天文学家袁宇宙和“业余科学家”孟大环等众多高科技符号组合的科幻舞台里,上演的一场扑朔迷离又惊心动魄的侦探大片。传闻飞碟神秘地降落在S市市郊的森林公园附近,市民极度恐慌,但没有一个人亲眼看见过飞碟。就在此时,艺术学院附小的一个男孩神秘失踪,警方迅速介入,却始终不能破案,而且奇事怪事又在这座城市不断发生。一种叫做“疯狂的兔子”的游戏光碟能够改变人脑的生理结构,让每一个接触者变得没有人性的疯狂,行动完全受到一种未知力的控制;更可怕的是手持游戏光盘的神秘人之一就酷似那个失踪的男孩,而神出鬼没的疯老头狂言人类马上就要遭到灭顶之灾,整个城市陷入一片恐慌和混乱之中……公安局和宇航安全局的警官以及失踪男孩的“姐姐”跟踪追击,意外地将科学家袁教授和一位“业余科学家”孟老头纳入破案视野,他俩一明一暗地与“飞碟”“兔子”发生着某种说不明白的联系,直到有一天人们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极限幻觉”的事实———袁教授和孟老头原来是一个人!至此谜底完全解开,读者却仍然沉陷在这意外的情节里不能自拔。

  《极限幻觉》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极度夸张的幻想故事,幻想的核心是人物形象的极限夸张,一个人可以用两种完全不同甚至截然对立的形象出现在现实生活中———一个是气宇轩昂德高望重的科学家袁教授,一个是勾腰驼背疯疯癫癫的“业余科学家”孟老头———其实这只是同一个人在不同状态不同时间(时期)的表现形式(其实生活中的人又何止只有两面性呢),两两之间都觉得对方似曾相识,对方的影子依稀飘零在记忆的海洋里,直到一天被人们发现走进大楼的是疯老头而走出大楼的却是科学家时,人们才开始将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物联系起来,虽然有很强烈的感觉却仍然找不出两者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以及两者是如何置换的。作者给了这样一个奇特的人物和典型的生活环境———“飞碟”光临的城市、“兔子”疯狂的城市……而这一切其实又与这个奇特的人物命运密切相连。原来“飞碟”不是来自宇宙,而是来自这位奇特人物的创造———一种畸形病态心理支配下的准备用以报复社会的一种工具;杀人软件“疯狂的兔子”也是这位奇特人物用以反社会的一种方式。问题的症结最终归咎到一个病态甚至变态社会的科学家的性格悲剧,而科学家的个人悲剧也正是那个特定时代的社会悲剧,君不见那是怎样的一个社会———缺乏科学、没有思想、盲目崇拜、个性膨胀、弱肉强食……科学家之所以得了精神病而至人格分裂,是因为在他的童年时代受到极不公平的待遇,养成了他孤僻、冷漠、自私、自闭,甚至内心阴暗的病态心理,从这个原点来剖析人物的悲剧命运,使得这部科幻小说走出了囿于自然科学或科学技术的藩篱,有了更多更深刻的社会科学的内容,让人们自然联想到在一个科技发达的社会里,如果不能处理好社会矛盾,发达的科技一旦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就会给人类、社会带来更大的灾难。

  显然,“极限幻觉”的产生有它深刻的社会原因,但作为一部科幻小说,最大特点应该是幻想以科学为原点,即便是最夸张最让人不解的“一人两貌”,也是一种“科学现象”———精神病学家和心理学家对孟大环的观察和研究表明,孟大环是一个罕见的有着双重人格的人,进而发展成精神分裂状态,也就是说,他是一个精神病人。精神分裂将他变成了两个完全可以独立行动、独立思考的个体———袁教授和疯老头,而且长期以来互不知晓。所以,把他们以不同身份记录的日记对在一起,就会发现是一部完整的记录,一天也不少。两种不同身份转换的地点,就是袁教授担任顾问的W公司里的秘密通道。这是这部科幻小说最大的科学看点。以心理学的观点看,双重人格是一种偏差行为,在特定的情况下,一个人甚至还会有多重人格并存,而双重人格的产生,是在个体成长过程中受到了某些致命伤害或挫折,迫使另外一个全然不同的“自我”自现有的人格中“抽离”出来,产生了一个具有足够的能力以面对危险的人。然而,因为彼此双方(“本我”与“新我”)各自拥有独立的人格,当“新我”在有所行动时,“本我”对于这一段时间的记忆必然会是一片空白,因为这一段时间的记忆根本就是属于“新我”的,反之亦然。

  “变身教授”是众多艺术形式争相表现的一种典型形象。19世纪英国著名科幻小说家史蒂文生的《变身怪医》(又译作《化身博士》)就是一部描写双重人格和人格分裂的科幻小说。史蒂文生创作这部小说源自一则社会新闻(张之路创作这部《极限幻觉》是否也来自现实的某个灵感,还不得而知)。报载一位名叫威利·布洛的英国人,以工会会长身份当选为市议员,在当地相当受人敬重。但是到了晚上他却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小偷,过这种双面人的生活18年,在一次偷画的过程中失手被捕,判了绞刑。史蒂文生由此生发了创作变身怪医的灵感,写一个医学博士杰克为名声所累,为了解放自己,用药物实验创造了一个新我———外貌与性格都与杰克相反的海德先生,最后是失去控制的海德反而完全取代了杰克。《变身怪医》的人物是“由一而二”,而《极限幻觉》由“一人两貌”到“合二为一”,虽然有所不同,但像这类人格分裂的惊险故事最能吸引读者,尤其是好奇心强的少年。从两部异曲同工的作品中还可以看出,如其说人格分裂是一种精神疾病,还不如说是对众多社会问题的一种生理与心理的反映,所以有研究者指出,“多重人格”的作品虽然出现在19世纪,却随着社会问题的不断突出,已经成为20世纪末的人类特征和文化主题,而且如果赖以发展的社会原因不能得到及时妥善的解决,这种“双重”乃至“多重人格”的病态文化还将延伸到21世纪,这无疑将让人们对新世纪的发展前景深感忧郁与悲观。这类现象在当今的影视文学里表现尤为突出。香港有一部很红的电视剧《陀枪师姐》(续集),就写了双重人格的人物,每到夜晚就会变成坏人的他,阴险毒辣,聪明绝顶,把一帮警察周旋得团团转,赔了几条人命,破坏了几个家庭的幸福,坏得让人恨之入骨。结果当他灵魂里的善回来的时候,为了战胜邪恶,他跳楼而亡,壮烈得又像个英雄。内地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等,也以表现双重人格的悲剧为主题。因而张之路将“双重人格”作为他科幻小说人物的性格特征,不仅是对科幻传统的回归,一定还有其更深层次的社会内涵,因而在他的《极限幻觉》里,以当代高科技时代为背景,大胆地以人的发展、科技发展与社会发展三者之间的辨证关系作为构建科幻大厦的三大基石,超越了一般科幻小说重在科学层面的展示与启示,通过极限幻觉的科幻世界,反映人性、反映社会、反映时代。而在艺术上的最宝贵特点,是将科幻当作小说艺术(不是科学故事或者科普小品)来写,自觉在塑造人物、讲好故事、写好细节和发挥科学魅力方面下功夫。作者不愧为小说艺术高手,他把古老的飞碟题材加以现代高科技的包装,一下子就吸引了读者的眼球;又十分了解读者的好奇求解心理,不断设置悬念;同时采用侦破小说的推理方式来推进情节发展,直到篇末才揭开包袱,让读者情不自禁地发出“原来如此”的感叹!出“新”的构思、出“奇”的故事、出“异”的人物,使《极限幻觉》成为一部十分“出色”的科幻小说。

  (《极限幻觉》,张之路著,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年7月第一版)

少儿科幻的新收获——评杨向红科幻小说集《外星人的怪异行踪》

来源:文艺报 作者:吴岩 陈佳红

    《外星人的怪异行踪》是杨向红女士的新作,它由《奇异的外星人战争》和《外星隐身人的覆灭》两部分组成。两个故事独立成章,其中后者曾经以《A星球的隐身人》为名出版过。这次全新的作品是《奇异的外星人战争》。

    《奇异的外星人战争》是一篇少儿科幻,故事讲述了逃亡到地球的AA星球人在地球孩子的帮助下战胜KK星球人并重新回到AA星球。初读这样的作品,读者一定会发现许多奇怪的地方。例如,寻找AA星球人对KK星球而言是一件关系到国家安全的大事,但为什么会把重任交给来历不明的地球孩子?此外,AA星球的人大规模地到地面来晒太阳,为什么聪明的KK星球的人竟然没有发现?再有,这些AA星球人到了地球,竟然自称为“外星人”,难道外星人不是一个以地球为中心的人创造的说法?说自己是AA星人不就行了吗?原来,所有这些都是作者为儿童科幻所做的特殊设定,采用成年人一板一眼的逻辑思维,就无法读出故事中的童趣所在。

    我们在大学中研究科幻文学,早就发现了儿童科幻跟成人阅读的科幻之间存在差异。从小说的世界描述来讲,虽然都是写一些不存在的或变形的世界,但儿童科幻小说更加注重世界的稳定性,对知识的信赖、对未来的乐观倾向也相对较强。与此同时,成年人阅读的科幻小说,可能会破坏人类对现状的认识,激发人们采取全新观点看待世界。而对世界的态度,少儿科幻小说更加注重童趣,注重乐观幽默。从上述意义上观察杨向红的作品,我们就能找到解读一些奇怪之处的钥匙。毕竟,孩子都想成为世界上受人注意的人,希望有重任放在自己的肩膀,所以,把调查任务交给地球少年,就满足了读者的这种想被看成大人的心理。此外,孩子之间小小的遮挡、捉迷藏都玩得开心,那引入外星球人来进行一场全球捉迷藏,不正和他们的意愿?至于说外星人把自己叫外星人,更可不要太严肃。孩子本来自我中心意识就强,而且一般电视和科普作品中“外星人”叫惯了,谁会感到这一称呼奇怪?而故事中东东和他的同学们组织AA星球的人出来晒太阳并治好了他们的病、米西西培育出了帮助AA星球人战胜KK星球人的繁殖狗、东东请欧阳加把繁殖狗带到了KK星球、阿美的弟弟瓦西里多次帮助AA星球人获得重要情报等,都写得充满童趣,带有儿童生活的逻辑思维。

    杨向红是一个很有创作历史和成就的儿童文学作家,她的作品主要是童话。因此,在她的科幻作品中,科幻创意自然也带上了童话色彩。繁殖狗、AA星球人的第三只眼睛、分解手枪、激光*********、变色热气球、思维控制枪、改造的动物等等,在叙述时仅仅展示其作用,不涉及原理的方式(繁殖狗例外),这既是童话写法,也是因为,那些繁琐复杂的所谓科学原理,对孩子来讲接受有困难。但她还是认真地谈了谈所谓的“繁殖狗”,因为这是整个小说的核心创意,而且确实发挥了重要、神奇的作用。

    加拿大科幻文学批评家达科·苏恩文曾经指出,科幻小说是疏离和认知的相互作用。但儿童科幻通过童趣和幽默感进行疏离,又怎么做认知解释?杨向红的解释通常是借助儿童的经验的,故事中谈到了冬眠、蚯蚓、细菌等等,再从这些孩子们听说过或见到过的事情中讲到繁殖狗。

    就妙在“繁殖”两字,因为它们的繁殖方法与别的狗的繁殖方法不一样,怎么个不一样法呢?你们听说过微生物之一细菌的繁殖方法吗?它们每20分钟分裂一次,一个变两个,两个变四个,四个变八个,八个变十六个……外界条件允许时一昼夜能繁殖72代,就能获得47万亿亿个后代;36小时后就能传宗接代108次,全部菌体可以铺满地球一尺来厚。

    如果我们改变狗的胎生方法为细菌的分裂繁殖方法会怎样呢?哈!那就妙不可言了。那就会漫山遍野全是狗了。

    这种分裂繁殖的狗,如果再赋予它们某些动物冬眠时的特征以及蚯蚓,切成两三段后还能生存发育的特征,再注进不死的生命素,那么,这种狗就非常非常厉害了。

    上述描写,简单、通俗,有一种数学式的内涵。孩子可以通过这些数字,感受作者所陈述的那种繁殖的含义。不但如此,同样的概念作者还会多次使用。例如,在故事的另一处作者写道:“分解手枪打出去的子弹,一个变两个,两个变四个,四个变八个,八个变十六个……就这样一直变下去。被子弹打中的人,会立刻变成碎末;这些碎末喷到谁的身上,谁也会变成碎末……就这样循环下去,厉害极了。” 繁殖在这里变成了增生,数量以二次幂增加的增生方式儿童理解起来丝毫不困难,但却有“四两拨千斤”的作用。这种增生方式的速度不断增大,造成的数量上的变化也会越来越惊人,能给儿童读者带来不可思议、富有趣味的阅读体验。这样简单有趣的科幻创意是少儿科幻小说的极佳选择。

    杨向红介入儿童科幻创作和出版,其实已经多年。她不但在自己写过的40多本著作中多次涉及科幻题材,早在1977年,就曾经编辑过本文作者之一在中学时代所创作的科幻小说集。多年的编辑和创作实践给她许多启发,而她所擅长的儿童化的故事逻辑则赋予了小说引人入胜的故事形态,增添了别样的趣味和魅力。总之,《外星人的怪异行踪》是一部非常适宜低年级孩子阅读的有趣科幻故事集。

本文来自:科幻网(http://www.kehuan.net)详情参考:http://all.kehuan.net/201208/20120818024555.shtml

台灣大哥哥用法文講中國故事

陳恆光/整理

 跟法國小朋友講成語故事,邀法國插畫家為許地山和楊喚的著作繪製繪本書,定居法國的出版人葉俊良用法語對法國小朋友讀中國故事,在本地書市獨樹一格。

 中央社1日巴黎報導指出,巴黎近郊蒙特伊(Montreuil)今天起展開少年暨兒童書展,2樓1個展示位可見1位台灣人在賣法文書,並為自己法文著作幫讀者簽名。目前在法國經營出版社,本身也創作的葉俊良,台灣大學物理系畢業,讓人難與製作童書、用法語寫故事的形象聯想一起。

 其實,葉俊良從高中開始,便是文學青年,廣泛閱讀王爾德、赫曼赫塞、尼采等所著歐洲經典文學。

 他從未離開過文學。1990年代初留學法國時學的是建築,後來還是決定從事出版事業,翻譯了1本波特萊爾「人造天堂」。2007年10月與朋友黎雅格(LoicJacob )共同創立「鴻飛文化」出版社。

 葉俊良表示,在法國,常常可看到當地的中國故事,內容荒誕怪異,充滿對中國的刻板印象,人物都是丹鳳眼、留鬍子。一點也沒有中國故事的味道。

 他的原意很單純,希望法國小朋友可認識取材自日常生活的中國文化故事,如成語故事、二十四孝等。

他自行改寫二十四孝,然後編故事。故事內容參照法國文化觀點,比如,孫叔敖打死及埋的是雙頭蛇,對法國人來說,雙頭蛇是個難成立的概念,等同不吉利的象徵,於是以毒蘑菇取代。

 葉俊良一開始努力鑽研選書和翻譯部分,挑選許地山「再會」、「愛流汐漲」和楊喚「楊喚童歌」、「中國月亮」等著作翻譯成法文版。又精心挑選法國插畫家,為這些著作製作精美繪本,使用法國人的美學方式呈現來自台灣的文學著作。

 不過,他發現,文化差異和閱讀習性不同,同樣文字在法國讀者間引起的迴響與在台灣完全不同。葉俊良開始研究不同文化邏輯間的差異,修正文字取材。

 他說,反覆研究暢銷書風格走向,在創立出版社1年後,鴻飛文化出版「小石子」成為好賣書。

 「小石子」圖畫風格清新,故事性有東方味,在書展中直接受到讀者注意,證實是出版社長賣型的書。

 葉俊良每次為讀者簽書,都要細細磨,中法文都寫。合夥人黎雅格曾試圖希望他簽書速度快一點,能對賣書比較有幫助。黎雅格表示,後來觀察到讀者很高興買一本書能得到中文贈言,且作者還用中文唸一遍給他們聽,最後他完全被葉俊良說服。

 黎雅格放棄法律史教師職位,與葉俊良合創鴻飛文化,不會中文的他負責行銷。他表示,法國書市蓬勃,一定要建立特色才找得到利基。

 鴻飛文化與多名不同創作風格的法國年輕插畫家合作,引介古老的中國故事、現代文學及當代創作。下一個出版計畫是台灣童書作家施佩君的「獸與一群長得像的小魚」。

 葉俊良表示,希望這些書能幫助法國小朋友多認識中華文化,以後有機會去中國或台灣旅行,能吸收各種不同文化。

欧普艺术中的动态幻觉

转载自独角兽博客

大部分的幻觉图形都不是科学家发明的。它们是视觉艺术家的作品,这些艺术家们致力于通过洞察视觉系统的工作方式,在他们的艺术作品中创造视觉错觉(visual illusion)。早在视觉科学作为一个正式学科出现之前,画家们就已经设计出了欺骗大脑,让我们以为那块平坦的画布是三维的,再用娴熟的画技让我们把眼前的静物画当成了一盘甘美的果实。在发现视觉的基本原理方面,视觉艺术常常利用系统的研究方法(虽然多半依赖直觉)领先于视觉科学。从这个角度讲,美术、错觉和视觉科学实际上,常常环环相扣。

直到欧普艺术(op art)运动诞生,视觉错觉才被认可为一种艺术形式。20世纪60年代,这一运动同时在欧洲和美国开始,1964年,《时代》杂志赋予了它们“欧普艺术”这一术语。1965年,纽约现代美术馆(Museum of Modern Art)举办了“眼睛的反应”(The Responsive Eye)展览会。在展览会上,欧普艺术家们探究了视觉感知的许多方面,例如几何形体之间的关系,在现实中不会存在的“不可能图形”,以及关于光亮、颜色和形状感知的幻觉。但是“会动”的幻觉图片引起了特别的关注。在这些欺骗眼睛的诡计中,静止的图案让观看者在主观上产生了强烈的错觉,误认为它们是在动的。

下面的示例图片是完全静止的,但看起来却在动。并且,它们还证明了,关于视觉系统研究的许多重要发现来自于对视觉艺术的研究。欧普艺术的奠基人维克多·瓦萨雷利(Victor Vasarely)曾说:“在基础研究中,有必要让智力方面的严格和情感方面的自由交替。”下面展示的欧普艺术,一些来自于欧普艺术家的创作,另一些是视觉科学家按照欧普艺术的惯例创作。但它们都很明显地显示,欧普这种艺术风格本身就是一种连接艺术和幻觉感知的桥梁。

这一系列图片中大部分运动错觉产生的潜在原因都是眼睛运动,包括明显的和细微的。 由欧普艺术家布里吉特?赖利(Bridget Riley)创作的这个图案,当观察者转动眼睛观看图案时,会发现快速的螺旋式运动。

作为对赖利的又一献礼,这是苏格兰邓迪大学的视觉科学家尼克?韦德(Nick Wade)创作了画面上同时有流动的和闪烁的运动的作品。使人想起许多赖利的著名艺术作品。

这是欧普艺术家大内初(Hajime Ouchi)创作的错觉图案。前后移动你的头,并让眼睛在画面上转动,注意中间的圆圈和其背景互相独立的移动。 德国弗莱堡大学视觉科学家洛萨?斯皮尔曼在浏览(Lothar Spillmann)大内的《日本光学和几何学艺术》一书时,偶然见到这一错觉。之后,大内错觉被斯皮尔曼介绍到视觉科学界,并大受欢迎。

北冈创作的帽针海胆,生动地显示出眼睛运动在感知这一动态错觉时的重要性。

圣诞节灯光错觉,来自幻视艺术家吉安尼?A?萨尔孔(Gianni A. Sarcone)。这也是一幅基于勒维安特英格玛错觉的作品。注意沿着黄绿条纹的流动感。


圣诞节灯光错觉

看着瞳孔中央,你会发现其周围的紫色环中出现了快速转动的错觉。这是来自神经学家兼工程师乔治?奥特罗-米兰(Jorge Otero-Millan)对英格玛错觉图的贡献,它也反映了眼睛运动在对错觉感知过程中的作用。


英格玛之瞳

视觉科学家西蒙?戈里(Simone Gori)和盖?汉堡(Kai Hamburger)在德国弗莱堡大学时创作的旋转斜线错觉,这是一个新奇的变化,将英格玛效应与布里奇特?赖利的火焰效果结合了起来。 观察这一错觉的最佳方法是,先靠近显示屏然后再往后移动。当你接近图片时,可以观察到辐射线逆时针转动。当你远离图片时,它们则顺时针转动。这一错觉入选了第一版《最佳视觉错觉年度大赛》(2005年8月23日在西班牙拉科鲁尼亚举办)。


旋转斜线错觉

戈里和汉堡将旋转斜线和英格玛错觉结合,不仅显示出引人注目的视觉效果,也是静态图像产生运动错觉的有力证明。1981年,差不多三十年前利维安特创造出的英格玛错觉,至今仍然为视觉科学和视觉艺术提供着灵感。


旋转斜线和英格玛的结合

下图是1957年,当时就职于英国伦敦国王学院神经科学家唐纳德·M·麦凯(Donald M. MacKay)所作。该图显示出,这类规则或反复性的刺激,例如雷射线[麦凯射线(MacKay rays)] 在直视时会产生闪烁或运动的错觉。注视圆心,注意边缘的闪烁,就是这幅图产生的幻觉。


麦凯射线

这一图形来自一次偶然的观察。麦凯是在BBC的一个录音室里第一次看到这个效果的:那位播音员被平行线柱之间的空白里间上下跳动的阴影错觉搞得很不耐烦。


BBC墙板

欧普艺术家以赛亚·勒维安特(Isia Leviant)无意中将麦凯射线和BBC墙板结合到了经典的英格玛(Enigma,意为“谜”)错觉中。旧金山探索馆中悬挂着几幅表现这一效应的勒维安特的原版画作,包括这幅图的最初版本[即著名的交通错觉(Traffic Illusion)]。 当你注视着英格玛图时,这些紫色的同心圆环仿佛充满了飞快环形运动的粒子,好像无数的微小到几乎看不见的汽车拼命地绕着轨道行驶。但这个错觉是从我们脑子里还是眼睛里产生的?证据是互相矛盾的,直到我们与美国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巴罗神经学研究所的神经学家Xoana G. Troncoso和Jorge Otero-Millan在合作中发现,这一运动是由微跳视(microsaccade)所引起的:凝视的时候,眼球会发生无意识的细微颤动。然而,导致这个错觉发生的确切大脑机制还不明确。一种可能性是,微跳视会使图片外围部分的几何图形发生小幅移动。这些移动产生的反差就使运动的错觉发生。神经学家和艺术家贝维尔·康威(Bevil Conway)和他哈佛医学院的同事最近证明,成对的不同对比率的色质刺激能在视觉皮层的神经元上产生运动信号。他们还主张这一神经机制可能就是某些静止图案产生运动错觉的基础。


交通错觉

日本东京立命馆大学的视觉科学家北冈明佳(Akiyoshi Kitaoka),追随着几十年前那些伟大的欧普艺术家们的足迹。“水路螺旋”(Waterway Spirals)就是对勒维安特的英格玛错觉进行的“改版”,这一版本引人注目,效果强烈。请注意蓝色螺旋纹上强烈的运动错觉。


水路螺旋

视觉的魔法师:埃舍尔

转载自独角兽博客

一些自相缠绕的怪圈、一段永远走不完的楼梯或者两个不同视角所看到的两种场景……半个世纪以前,荷兰著名版画艺术家埃舍尔所营造的“一个不可能世界”至今仍独树一帜、风靡世界。

埃舍尔(Maurits Cornelis Escher)1898年出生于荷兰吕伐登,是一位水利工程师的儿子。在学生时代,埃舍尔“算不上好学生”。他在学校里那可怜的成绩以及对于绘画和设计的偏爱最终使得他从事图形艺术的职业。在他从事艺术创作很长一段时间内,“几乎所有的荷兰版画集都没有给他的作品以一个恰当的章节”,对他的作品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却是数学家、晶体学家和物理学家。他的工作成果直到五十年代才被注意,1956年他举办了他的第一次重要的画展, 这个画展得到了《时代》杂志的好评,并且获得了世界范围的名望。

那些数学家们认为,在他的作品中数学的原则和思想得到了非同寻常的形象化。因为这个荷兰的艺术家没有受过中学以外的正式的数学训练,因而这一点尤其令人赞叹。随着他的创作的发展,他从他读到的数学的思想中获得了巨大灵感,他工作中经常直接用平面几何和射影几何的结构,这使他的作品深刻地反映了非欧几里德几何学的精髓。他也被悖论和“不可能”图形结构所迷惑,并使用了罗杰·彭罗斯的一个想法发展了许多吸引人的艺术成果。 对于学数学的学生,埃舍尔的工作主要体现在两个广阔的区域:“空间几何学”和“空间逻辑学”。

埃舍尔是一名无法“归类”的艺术家。他的许多版画都源于悖论、幻觉和双重意义,他努力追求图景的完备而不顾及它们的不一致,或者说让那些不可能同时在场者同时在常他像一名施展了魔法的魔术师,利用几乎没有人能摆脱的逻辑和高超的画技,将一个极具魅力的“不可能世界”立体地呈现在人们面前。他创作的《画手》、《凸与凹》、《画廊》、《圆极限》、《深度》等许多作品都是“无人能够企及的传世佳作”。

很多艺术家被埃舍尔的版画成就所激励,甚至产生了一个可以命名为“埃舍尔主义”的流派。但人们对埃舍尔的研究往往各取所需,对埃舍尔的误解也十分常见。单纯从科学、心理学或者美学的角度,都无法对他的作品作出公正的评价。正如《魔镜——埃舍尔的不可能世界》的中文译者、北京大学哲学系田松说:“埃舍尔其实是一位思想家,只不过他的作品不是付诸语言,而是形诸绘画。他的每一幅作品,都是他思想探索的一个总结和记录。”

他的传记名为《魔镜——埃舍尔的不可能世界》,是埃舍尔的朋友、荷兰数学家布鲁诺·恩斯特20多年前所著,并得到了艺术家本人的校正。书中运用优美的语言和250幅精致的图片,描绘了“艺术怪才”埃舍尔的生平、创作和他对版画艺术的独到见解。这本书已经被翻译成十几种文字。上海科学教育出版社此次出版的中译本将使我国读者能够系统地、不失真实地了解埃舍尔本人的思想和作品。该传记近日在我国正式出版!

 

北岡明佳:眼睛的诡计

看北岡明佳的作品你要作好看到眼晕恶心的准备,我是一次没法看完的。那些可都是北岡明佳策划的眼睛的诡计。

北岡明佳生于1961年,现在是日本家喻户晓的错视画家。他最早学习生物学,1991年获得教育学博士学位,后就职于东京都神经科学综合研究所。北岡在世界首个错视网页“错视之会”上发表研究文章后,声名大震。2005年,《朝日新闻》连续12期登载了他的系列作品《眼睛的冒险》,日本的各大媒体都对他做过相关报道。在纪念错觉鼻祖埃舍尔的巡回展“超感觉美术馆展”(1999年~2000年)上,北岡的作品也被一同展出。

北岡认为,错视是一种眼睛的错觉,也属于心理学领域。因此他并未将视野局限在绘画上,而是将范围扩展到心理学方面。北岡在错视领域很活跃,不仅有独特的设计思想和独创性作品、在国际核心期刊发表论文、获得大额科研经费,还建立自己的错视主页,新作品更是源源不断。世界第一本研究错觉的书《眼睛的诡计》出自北岡之手。

2005年,北岡凭借作品《乌龟》,获得金井奖(错视之馆奖)。在《乌龟》中,北岡通过将错视进行二次元扩张,使图像具有了独特的风格。乌龟的错视其实是通过相同白黑图形的重复叠加实现的。仔细看这张图,当把白色的方格当作乌龟时,黑色的图案就成为了地面。反之则白色的图案成为地面。而且不管怎么看,乌龟都是一样的。这幅作品中还有一个有趣现象——乌龟们排成的横线和竖线都是水平和垂直的,因为作者巧妙利用了线条和色彩,从而成功欺骗了读者的眼睛,看上去横线似乎在往外扩张,竖线则向内挤压。

2006年,北岡作品又获得第9届欧莱雅颜色科学与艺术奖金奖。2006年6月,北岡被著名的立命馆大学聘为文学部教授,从事知觉心理学方面研究。

 

2007年,在日本认知心理学会第五次大会上北岡又斩获了独创奖。北岡最新著作《被欺骗的视觉》在日本被誉为“错视必读书”,北岡也由此被称作“日本错视研究第一人”。

评《动物庄园》:没有剑柄的利剑

有些书如同没有剑柄的剑,不论你从哪个角度去握它,它都要把你割的鲜血泠泠,但你为了欣赏它,就不得不拿起它。
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庄园》就是这样一本书,它躺在那里,灿灿光芒照得的眼花缭乱,但你敢拿起来看么?它是没有剑柄的剑,霍的一声就会触疼你。
《动物庄园》是童话,它符合我们传统意义上那些童话的所有要素,以动物为主角的中篇故事,会说话的动物。但我不想去普及《动物庄园》在说些什么之类的干巴巴的东西,如果你不了解20世纪的人类世界发生了什么,那你根本就无法明白这个荒谬的童话在影射什么。

它影射的是极权主义。
其实任何童话都有所影射,你以为神经兮兮的安徒生写的那些故事全然是为了逗小孩子乐么?你以为格林童话里没有凄惨恐怖的欧洲中世纪生活么?奥威尔生活的年代叫做20世纪上半叶。

《动物庄园》里的很多思想后来在《1984》里发扬光大了,比如抹去记忆这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在动物庄园里,“拿破仑”的宣传家斯奎拉为了抹去早期的庄园早期领导人斯诺鲍在人们心目中的记忆用尽了很多手法,逐步把他丑化成大叛徒,后来干脆就不是叛徒,斯诺鲍成了从起义一开始就混到队伍里来的奸细。在《1984》中,“英社”开动宣传机器不停的变更人们的记忆,把历史玩弄于鼓掌之上,昨日之白即是顷刻之黑。非常令人眼熟的是斯奎拉对数字的摆弄,他总是力图要让动物们相信自己比起义前过的好,总是要用数字证明每年每年的产品增长了多少;《1984》也是如此,这些做法的根本保障在于,已经没有人记得革命或者起义前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子了。没有比较。

你不能说《1984》比《动物庄园》更伟大,毕竟后者还是前者的前身,我觉得《动物庄园》更注重于描写一个国家的诞生以及变化的全过程,以粗线条的方式来展现,而1984则是深入到已经成型并且无比夸张化的未来极权主义国家中一对恋人的故事来细细的刻画这个制度。

很多事情就是常识!虽然《动物庄园》会看的你心惊肉跳,《1984》看的你目瞪口呆,这仅仅说明你连常识也不知。看了这两本书,就多了一些常识。

其实说起来,《1984》里除了那句BB IS WATCHING YOU!之外,最直指人心,让我们这些唯唯诺诺的人一辈子胆战心惊的还是真理部墙上的那几行字儿:

战争就是和平
自由就是奴役
愚昧就是力量

啧啧,而《动物庄园》里最令人恐怖的还是那句话,被篡改的只剩下一条的戒律:

所有动物一例平等
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
更加平等

猛然看到这句话……就什么也不用说了,点破了,奥威尔点破了这个事情的全部本质。

最后想谈谈结尾,个人感觉《动物庄园》的结尾固然很好(猪变成人),但仍不够震撼,应该说,是一种在预料之中的结尾吧,而且来的那么理所当然……远没有《1984》来的残酷,1984的结尾也是可以预料的,甚至你在看全书的第一章第一节就能预料到结尾,但你还是如同被抛入冰河的人一般,没办法,看着这个结尾慢慢来临,真的,那颗子弹杀不杀温斯顿又有什么区别,2+2都等于5了。

在遮荫的
栗树下
我出卖了你
你出卖了我
他们躺在那里
我们躺在这里

老舍《猫城记》自序

我向来不给自己的作品写序。怕麻烦;很立得住的一个理由。还有呢,要说的话已都在书中说了,何必再絮絮叨叨?再说,夸奖自己吧,不好;咒骂自己吧,更合不着。 莫若不言不语,随它去。

此次现代书局嘱令给《猫城记》作序,天大的难题!引证莎士比亚需要翻书;记性 向来不强。自道身世说起来管保又臭又长,因为一肚子倒有半肚子牢骚,哭哭啼啼也不 象个样子——本来长得就不十分体面。怎办?

好吧,这么说:《猫城记》是个恶梦。为什么写它?最大的原因——吃多了。可是 写得很不错,因为二姐和外甥都向我伸大拇指,虽然我自己还有一点点不满意。不很幽 默。

但是吃多了大笑,震破肚皮还怎再吃?不满意,可也无法。人不为面包而生。是的, 火腿面包其庶几乎?

二姐嫌它太悲观,我告诉她,猫人是猫人,与我们不相干,管它悲观不悲观。二姐 点头不已。

外甥问我是哪一派的写家?属于哪一阶级?代表哪种人讲话?是否脊椎动物?得了 多少稿费?我给他买了十斤苹果,堵上他的嘴。他不再问,我乐得去睡大觉。梦中倘有 所见,也许()还能写本“狗城记”。是为序。

年月日,刚睡醒,不大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