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 "戏曲" 的存档

话说豫剧旦角的几大流派

作者:zhongguoxianre  摘自:百度豫剧贴吧
虽然身处距离豫剧中心河南有近3000公里的距离,但时不时还是要听一下豫剧的经典唱段,看一下豫剧的经典表演。
正如大家所知:作为表演艺术的一个门类,戏曲艺术是综合性的艺术,是唱、念、做、打、舞高度综合的艺术,这是作为一个称职的优秀戏曲表演艺术家的基础。
豫剧是戏曲的一个剧种,从它在20世纪的发展历史看,豫剧作为综合艺术来说,在早期发展历程中是比较粗狂的,且更注重唱功,唱词也较粗糙。优点是通俗易懂,因此流传范围遍及大半个北中国。豫剧行当发展很不均衡,生角比较著名的聊聊无几,无非就是唐玉成、唐喜成、王二顺、刘发印、黄儒秀、王素君这几位。丑角也就是高兴旺和牛得草。净角唯李斯忠可以称为一派。但旦角就发展很好,产生了陈、常、崔、马、阎、桑八大流派,此外早期的司风英、马双枝、田岫玲、大鳖妮、张岫云、宋桂玲、王秀兰、毛兰花等等也赫赫有名。唱现代戏的魏云、柳兰芳、高洁等人也很出名。

70年代末期开始听看一些豫剧传统戏。但主要是名旦的戏较多。

整体上感觉在这些名单中:

陈素真的戏更注重表演,表演艺术趋于化境,嗓音虽失润,但韵味悠长,唱词典雅。她的代表作主要是:《梵王宫》、《拾玉镯》、《宇宙锋》、《捡柴》等。她在80年代初期曾带领兰州豫剧二团和山东莘县剧团经常巡演,经常演出的也就是这几部戏。但她的《三上轿》和崔派的《三上轿》唱腔尽管各有特色,但我感觉是不如崔派的〈三上轿〉。她的《捡柴〉在阎派《捡柴》之上。

常香玉的戏更注重唱功,高亢激扬,唱词通俗易懂,但她表演水平很一般。《花木兰》、《拷红》、〈断桥〉是其代表作。至于〈大祭桩〉中的黄桂英根本表演的不像是相府千金,其在〈蝴蝶杯藏舟〉和〈秦雪梅〉中的整体艺术也远不及阎立品所演绎的闺门旦,她的《桃花庵》艺术成就不及崔兰田和桑振君的〈桃花庵〉,常的〈五世请缨〉和马金凤的〈百岁挂帅〉艺术上各有千秋。

崔兰田的戏多是悲剧,鼻音和脑后音被广泛应用以烘托气氛,韵味十足。她的代表作〈桃花庵〉、〈秦香莲〉、〈二度梅〉、《陈三两》、《对花枪》都很经典。崔兰田的〈桃花庵〉和桑振君的《桃花庵》各具特色,整体艺术水准在阎派和常派的〈桃花庵〉之上。崔兰田的〈对花枪〉整体成就又超过了马金凤和张岫云的〈对花枪〉。

马金凤的戏多是帅旦,表演水平略高于崔、常两位,唱腔比较直白。代表作〈穆桂英挂帅〉、《花打朝》、〈三上关〉、〈窦娥冤〉等。马金凤的〈百岁挂帅〉和常香玉的〈五世请缨〉只能说各具特色。她的《对花枪》整体成就应在崔兰田之〈对花枪〉之下。马金凤的〈三上关〉整体水准在阎立品的《三上关》之上。

阎立品的戏更多适合演绎闺门旦。唱腔清秀,表演上虽不及陈素真,但比其她几位要高出一截。代表作:《藏舟》、〈西厢记〉、〈秦雪梅〉、〈打金枝〉、《捡柴》等。阎立品的《西厢记》和常香玉的《拷红》各具艺术特色。阎派更近于原著,多表现莺莺,常派更是以红娘为主线。阎派的〈三上关〉不及马派的〈三上关〉,阎派〈桃花庵〉虽也有自己的特色,但整体上不及崔派和桑派的同名剧。阎的〈投衙〉艺术上也不及桑派的投衙。

桑振君的戏因为视频太少,只能靠听。主要代表作是〈投衙〉、〈桃花庵〉、〈白莲花〉、《秦雪梅》、〈对绣鞋〉等。桑派的《打金枝》自认为不及黄爱菊饰演的国母。《对绣鞋》这出戏尽管桑派、阎派都有,但最好的应该是大鳖妮演得最好。桑派的〈秦雪梅〉整体艺术成就在阎派同名剧之下。

常香玉和陈素真的情商对比分析

作者:曹桂锋 
 
在豫剧届,常香玉与陈素真到底谁是领军人物现在一直争论不休。关于两位大师的艺术水平的高低也存在很多争议。
 
我觉得,两位大师在艺术水平上是并驾齐驱的,也没有必要非要分出个高低。再说每一位艺术家的风格是不同的,不能互相比较。但是,两位大师在戏曲界、在全国的影响力,显然要常香玉要比陈素真大的多。在艺术水平都达到了大师级水平的情况下,影响力产生如此大的差异,确是我们应该认真研究的。
 
我试着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分析:
 
一、          常香玉大师有一副好嗓子,而陈素真却过早地坏嗓。
 
常大师有一副好嗓子,而且得到了很好的保护,一直到晚年嗓子都很好。而陈大师却过早地坏了嗓子,这对一个戏曲演员来说是致命的。我们很多人看戏主要是听戏曲的唱腔,甚至于很多人把看戏说成听戏,可见唱腔在戏曲里面的重要性。有人说陈大师是自己故意坏了嗓子,也有人说是樊粹庭当初让陈大师录制唱片时让陈用本嗓演唱而坏了嗓子。不管怎样,坏了嗓子对扩大陈派的影响是极为不利的。在传媒很不发达的建国前后,戏曲是主要靠唱片和广播来推广的。唱片和广播只能听到声音,却看不到图像,所以传播的只能是唱腔。陈大师虽然后期主要致力于做功戏,但是做功戏除了能有幸去现场观看演出的观众能欣赏到,是无法通过唱片和广播传播的。当常大师优美的唱腔通过广播、磁带、唱片广为流传的时候,陈大师的细腻的做功却无法让更多的人看到。影响力自然就小了很多。
 
二、          常香玉找到了好丈夫陈宪章,而陈素真婚姻不幸。
 
常香玉大师很幸运地找到了陈宪章,一生幸福。更为重要的是,陈宪章不但是一个好丈夫,还是一个剧作家,能够为常香玉写剧本,为常香玉在艺术上的进步很有帮助。而陈素真婚姻却很不幸,影响了在事业上的发展。找一个有文化、肯帮助自己的丈夫,对基本上没有什么文化的老艺术家来说是非常幸运的。在几十年的婚姻生活中,陈宪章一直是常香玉事业上的坚强后盾。可见,在婚姻上,常大师又胜出陈大师一筹。婚姻对二人在艺术上的发展进步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只不过常大师的婚姻能够起到促进的作用,陈大师的婚姻却对她的艺术起到了相反的作用。
 
三、          常香玉在抗美援朝捐献飞机,扩大了豫剧的影响。
 
常大师在抗美援朝捐献战斗机的壮举,知道现在还不断被人提起。虽然常大师当初捐献飞机一心想的是报效祖国,并没有其他的想法,但是捐献飞机这件事却对常大师的人生道路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作为一个爱国艺人,在政治上得到重视,也得到更了更多的机会,排演了很多新剧目,还有很多的现代戏。而陈大师由于性格直爽,在政治上屡受迫害,被排挤出了河南,自然机会就少了很多。在捐献飞机这件事上,常大师又胜出一筹。
 
四、          常香玉赶上了电视传媒发达的好时候,而陈大师却过早地离开了我们。
 
常大师在晚年赶上了电视文艺发达的好年代,经常参加各种晚会和演出,进一步扩大了自己的影响。尤其是录制了中央电视台的《艺术人生》,常大师的个人魅力通过央视的电波震撼了无数人。而陈大师却在1994年就已经去世了,没有能赶上电视文艺发展的好时候。
 
在艺术上两位大师难分高下,但是在以上的几个方面,常大师却高出陈大师很多。如何保护嗓子,找一个什么样的人结婚,如何得到政府的支持,如何使自己有一个好身体,这些都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这些方面其实是情商的具体表现。一个人要想取得成功,情商比智商起着更大的作用。常大师在艺术上并不逊色,但是在情商方面超出了陈大师,从而确立了自己在豫剧界的领军人物的地位。
 
现在很多人为陈大师鸣不平,但是历史是无法改写的,这些人应该正视这种现实。至于有些人不断地攻击常大师,想以此来提高陈大师的地位,这是不道德的,也是不现实的,这样做也只能给陈大师抹黑。我们应该爱护每一位为豫剧、为戏曲事业作出贡献的艺术家,尽力推广我们的民族戏曲,这才每一个戏迷朋友应该做的。

陈素真的遭遇——情商乎?

作者: 陈马唐     来源: 梨园豫曲

陈素真先生和与她同代的河南戏曲艺术家甚或地方戏艺术家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她有很高的文化造诣,这在解放前的戏曲界,尤其是地方戏里确是凤毛麟角。她熟读历史,能给弟子讲解点评历史人物;她喜爱诗词,数百首诗词能倒背如流,晚上无法入睡时就背诗词抒怀;她能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让擅画的新凤霞都佩服赞叹;她自己能写文章,近百万字的《情系舞台》是豫剧界、河南戏曲界第一部演员自己撰写的回忆录……深厚的文化修养赋予了陈派艺术独有的艺术特质。陈派戏之所以能够吸引从大学教授、知识分子、艺术大家到引车卖浆、走夫贩卒各阶层的观众,其艺术的文化内涵是根本原因。

先哲说,人生糊涂识字始。在亮看来,人生忧患、坎坷又何尝不是识字始呢?正因为陈老有文化,所以她对各种社会事件都有自己独立的观点、看法,不盲从于当局的权威,这一点和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完全一样。所以,她才被国民党指为“左倾”,被GCD打为“右派”。国民党时代,陈老初期有樊粹庭先生的庇护,后来张钫等大批国民党大员、军官成了她的戏迷,多多少少对她也有保护,加之后期演出不再跑高台了,比常香玉、申凤梅等艺术家处境要好,因此虽也遭受迫害,但程度不同,感受自然也不同。因此,解放后虽然也有“翻身感”,但并不如申凤梅、张新芳这些被恶霸欺凌得几难活命的艺人强烈。再加上解放初期党内、军内仍残存的封建意识、官僚思想,仍有要挟她演戏,侮辱她人格的现象发生。她又是个有独立思想、宁折不弯的人,不会迎合,以为“报恩无过于直言”,因此,“阳谋”一来,她就主动“出洞”、“上钩”,结果被人打翻在地还踏上了无数双脚。试想,在99%以上的艺人欢呼获得新生,被视为“人”来对待时,一个旧社会大红大紫,和“国民党反动派高官”有过交往,被国民党河南省主席挂匾表彰过的人竟然敢说党的不对,这不是反党是什么?!来个诛心之论,恐怕当时不少人还有这样的私心:你陈素真不是红的发紫么,不是“豫剧皇后”、“梆子大王”、“河南梅兰芳”么,这下好了,把你彻底打倒,让你不能演戏,才出了被你压制的这口憋屈气。“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信夫?!

陈老的悲剧有个人性格的因素,有时代因素,更根本的,有中国文化的因素(正反两方面的文化传统都在内起作用),不是一个什么“情商”,几句什么“比较”就能说明得了的,因为它根本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它也不是为了说明探究问题而生出来的,它的出发点是“成王败寇”,然后按着这个模子去套即可。

比如:1959年庐山会议,耿直的彭德怀倒台,阴猾的林彪上台,是因为彭老总“情商”不如林秃子。首先,对待领袖态度不同。林彪说“**总是比我们离真理更近,总是八九不离十。我有一个感觉,我们的事业进行得顺利的时候都是**的路线得到正确执行的时期,我们受到重大挫折的时候,正是**的路线受到干扰的结果,我们党几十年的历史就是这么个历史。”彭老总却是直接骂娘。其次,彭老总婚姻不幸。自己被打倒了,老婆浦安修跟着和他分手,而林彪呢?逃往苏联,摔死在温都尔汗都有“爱妻”叶群跟着,“生不同衾死同穴,发不同青心同热”,真个是娶了个“好”老婆。再者,林彪打了平型关等一大堆仗,扩大了他在军队的影响。还有,彭老总脾气太坏,对下属过于严厉,没维持住人,而林彪则不然,因此军内批彭十分顺利,到了批林时就非也了。林彪赶上了**发动“文革”的好时候,彭老总却过早被打倒了……

于是乎得出结论: 在军事上两位元帅难分高下,但是在以上的几个方面,林秃子却高出彭老总很多。如何同上级领导说话,找一个什么样的人结婚,如何得到领导的支持,如何使自己有一个好人缘,这些都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这些方面其实是情商的具体表现。一个人要想取得成功,情商比智商起着更大的作用。林秃子在军事上并不逊色,但是在情商方面超出了彭老总,从而确立了自己接班人的关键地位。

还可以再如此套:**后代零落如是,蒋光头的后代则帅哥一群,商人一堆,有钱有模样,也是因为**“情商”不如蒋光头。蒋娶了宋美龄,生活幸福,毛娶了江青,惹了一身骚,还被后人指指戳戳,议论纷纷……简直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情商”真理啊!如斯复杂的历史问题,简单地来个“情商”不行,岂不滑天下之大稽!

“情商”奇文前边列举的大都还是事实,但由此得出个“情商低”的谬论着实令人晕乎哉,用句网络流行语:着实被雷到了。其实,还算人家留了口德,没直白说:陈素真就是个二杆子货,已经是阿弥陀佛了。估计在“情商论”及其拥趸者眼里,亮是个弱情(比着弱智造的),要被口诛笔伐,甚或破口打骂,要俺去xxx(动词,如:吃、喝等不一)陈素真的xxx(名词,如:屎、尿等不一),恭请自便,因为**说了“神州不会陆沉”。亮开这个博客的目的就是为老艺术家张目,尤其是被埋没的、不被今人所知或熟知的艺术家在网络上留个影儿。一句话:真诚的批评、探讨欢迎,恶意的攻击、恶毒的诅咒请您厕所去说。先贤曰:“不需放屁,试看天地翻覆。”阿拉伯人有谚曰:“任凭狗叫,骆驼队照样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