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 "推理" 的存档

名探不死——《世界名探五十人》前言

这是一本趣味性和知识性均佳的推理故事书,值得每一位推理探案故事爱好者阅读。。。。尤其适合小读者们作为推理入门书来阅读。。。。

自从推理小说的始祖E.A.博于1841年创造了名探迪潘以来,在大约130多年的时间里,众多的侦探辈出,不胜枚举。他们都是一些各具特点的绚丽多彩的人物。

本书从中选出特别突出的著名侦探50人介绍给大家,并从每一位侦探那里提出一个关于计谋的问题,算做是向读者的挑战吧。但是,为了提出具有侦探个性的难题,也为了避免同前著《侦探游戏》重复,这里所提出的计谋问题不一定完全忠实于原作。

这里选择的标准在于,人物的知名度、侦探能力和特点,当然多少也掺杂有我个人的爱好、趣味。另外,其中的外国侦探则仅限于现在刊行的哈雅卡瓦侦探小说文库和创无推理文库翻译过来的作品中出现过的人物。

因为本书的定员限制在50人,所以落选的名探肯定会更多。对此,也只有等待以后的机会再请他们出场了。

在动笔撰写本书的时候我感觉到,除了捕物帐(日本江户时代以捕吏为中心人物的侦探小说。——译者注)中的人物之外,日本的名探不论怎么说也是显得太少了。外国作家,特别是英美作家的百分之九十左右,都创造了各自的独特的著名侦探。同作者比较起来,他们所创造的侦探的名字更受大众欢迎。很多人都能随口说出诸如夏洛克·福尔摩斯、吕潘的名字,但能够记住阿·柯南道尔、莫里斯·勒布朗的名字的人恐怕就不多了。作者消失了,而名探却得以永生。

推理小说的趣味在于解开不可思议之谜的兴奋,同时也在于名探的活动。日本的作品之所以枯燥、缺乏魅力,原因之一就在于没有真正的名探。尤其是松本清张以来,名I探在日本几乎消失殆尽了。

代之而起的是,用平庸的推理来解决平庸的犯罪,即极现实的人类社会问题,这就是所谓的社会派推理小说。

不过,即使庸人解决了肤浅、表面的案件,可是又有什么趣味可言呢?除了二三部杰作之外,尽都是些好像冠军不参加的=流比赛罢了,丝毫没有智慧的深邃闪光。

推理小说的戏剧性就在于,不同凡响的名探以其卓越的头脑和不屈不挠的顽强行动,如同快刀斩乱麻一般,巧妙地解开罪恶的天才尽其智力所周密策划的犯罪之谜。

在现代社会里,名探的存在果真已成为不合时宦的化石怪物了吗?不,新的时代需要新型的名探。没有具有魅力的名探,便没有推理小说的真正必盛。

这就是我提倡复活名探的理由之所在。

此外,本书中出场的50名侦探,除了捕物帐的主人公明智小五郎以及幽灵侦探之外,大体上以年代为序排列。由此我们可以发现,随着时代的变迁,侦探的类型也是在不断发生变化的,因此,本书也可以说是一部简单而独特的推理小说史。如果您能同《侦探游戏》一并阅读的话,就不仅仅是一种破解简单谜案的智力游戏,还可以兼作推理技巧的入门书。我自以为这是一册一石二鸟的奇书。

本书的出版,承蒙畏友岩濑社长的厚谊,以及编辑部印南和磨氏的鼎力相助,在此谨表由衷的谢意。

藤原宰太郎  1972年夏

格里芬在行动

来自: 无机客

国外的类型小说家素来就有创作青少年作品的传统,科幻界有罗伯特·海因莱因的《银河系公民》等青少年科幻小说,奇幻界有特里·普拉切特的“碟形世界”少年系列,推理界自然也不甘落后,少年推理小说层出不穷,其中日本讲谈社于2003年开始推出、目前总计出书26种的“推理大陆”系列可谓是一支新生力量。

说是“少年推理小说”,但其实主人公并非一定是少男少女,读者也并非只是针对少年读者。在推理小说越写越复杂的今天,返璞归真的“推理大陆”系列反而是创意与文笔俱佳,娱乐性十足,更能受到广大读者的喜欢。譬如法月纶太郎的这本《怪盗格里芬》,在2007年日本的“这本推理了不起!”(このミステリーがすごい!)大奖决选中位列第八。对于这么一本不足两百页的小书来说,已经是值得夸耀的成绩了。

翻开《怪盗格里芬》的第一页,便看到了乔治·华盛顿·卡佛博士与上帝的一段妙趣横生的对话,颇有点道格拉斯·亚当斯笔下《银河系漫游指南》的无厘头幽默味道,奠定了故事的幽默基调。小说的主人公格里芬,偷盗的本领和爱德华·霍克创造出的“怪盗尼克”一样高明,做贼的操守也和尼克一样“高风亮节”,用书里的话说,“怪盗格里芬从不干见不得人的勾当”,“我的工作是取回那些离开了正当物主、被心怀不轨的人所摆弄的物品,然后将它们送回它们本该存在的地方,也就是物归原处”。有客户聘请格里芬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里据说是赝品的梵高自画像偷盗出来,再将真画挂上去。结果,这却是美国中情局的一个圈套。为了朋友,怪盗格里芬只得与中情局女特工扮作夫妻,飞往加勒比海某岛国,从该国军队最高指挥官处偷窃一个神秘的人偶……

作者法月纶太郎在小说里将“偷便是不偷,不偷便是偷”的心理诡计施展得淋漓尽致,借用格里芬之手,骗了读者一次又一次。从这点来说,封面上“挑战离奇缜密的崭新诡计”并非虚言。

除却此点,小说里涉及到的诸多方面的知识都令读者获益匪浅。除了“波克诺共和国”子虚乌有外【修正,原来是出自《猫的摇篮》一书】,其余的知识都间接来自于作者阅读的书籍。书后的参考资料里列出了十本书籍,不仅有纽约市的导游书籍、介绍加勒比海地区的图书、博物馆专家Thomas Hoving的专著《赝品之美术史》,更有包括冯内古特、爱德华·霍克、博尔赫斯、劳伦斯·布洛克、西奥多·斯特金等作家的小说作品。作者的这种努力,真好比在做研究工作。书中出现的花生种植史、“花生博士”生平、加勒比海地区的神秘巫术、岛国的历史变迁,皆有所依据,足以让读者在阅读之余增长见识。

这么一本少年推理小说的写作,也能达到如此认真的程度,足以见得日本民族的敬业专注的精神,也挺值得国内一些闭门造车的小说家学习与借鉴。

這本書譯文通俗曉暢,可就是書后的參考資料部分亂七八糟,依照我對譯者的了解,應該不是他的手筆。

在此,將作者法月綸太郎列出的10部參考書籍一一列出:

1 Blue Guides叢書之《紐約》冊
2 地球の歩き方 マダガスカル/モーリシャス/セイシェル 2004-1005
3 False Impressing by Thomas Hoving
4 Cat's Cradle by Kurt Vonnegut
5 怪盗ニック登場 木村二郎 譯
(這是Edward Hoch的Nick Velvet短篇集,是日本人自己編的,并無對應的英文書)
6 The Burglar Who Studied Spinoza by Lawrence Block
(“雅賊”系列,書名被譯成了“用哲學解決盜竊(描寫偷盜的抽象畫)”,日文書名是『泥棒は哲学で解決する』,這說明了當一種語言被譯成第二種語言,再被譯作第三種語言時會出現的荒唐局面)
7 E Pluribus Unicorn by Theodore Sturgeon(西奧多·斯特金,美國科幻作家)
8 El libro de los seres imaginarios by Jorge Luis Borges
9 Headhunter by Michael Slade
10 アメリカ超帝国主義の正体 田中宇

 

 

 

 

评《我和侦探伯爵》

来自: 河狸 (“盗版”组合,我的最爱!)
这本书其实是去年就读完了,但是剩下几页没有看,一直拖到今年1月1日才看完。这么做主要原因有二,一是打算在新年就读完一本书,争取有个好兆头,其次就是这本书的前面读得索然无味,听说后面有逆转,所以就留到了最后。
  在今年的第一天看完这本书后,唯一的感慨是:可惜了这么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和值得纪念的第一本书,居然选了这么一本庸作。
  说是庸作倒不是说本书多么的不好,其实小说本身质量还算可以,可能是之前的期望比较高,而且同系列的很多本质量也很高,所以衬托得这本显得一般了些。
  这本书的故事线比较简单,基本就是一条线从头讲到尾,但是很多细节感觉都非常的不合情理,例如伯爵的言行,警察对于伯爵的态度以及对待案件调查的一些手法,虽然是儿童读物,但是也不能这么不负责任的乱写吧。害得我还一直以为伯爵是主人公脑海里分裂出来的人物呢。故事的案件发生得很仓促,调查很简单,发现凶手也很草率和牵强。
  小说里基本来说没有什么核心诡计,不过在主角和侦探的对话中倒是穿插了几个小谜题,第一金库谜题的解答还算可以,但是第二个密室谜题的解答就太无聊和狗血了。关于书中绑架(谋杀)案的调查也写得比较简陋,感觉就是随便走走就发现凶手了,基本没有什么推理过程,最后对于凶手的推理也仅仅是“我看他假装拄拐很值得怀疑”这么一点,当初看到这里时我几近吐血。这和“我看他不顺眼,就像是凶手”感觉没啥区别。
  至于一些朋友提到的最后一页的逆转,其实感觉也是非常低级的为了逆转而逆转,之前没有任何铺垫和伏笔,完全就是到了最后想当然的来了一个转折。而且这个逆转也非常的俗套,在我目前看的该系列的7本书中,就有3本有类似的设定。
  总体来说,这本书是我目前看的该系列的7本中觉得最难看的一本(和《一枚黄金蝶》)并列倒数第一。而且感觉森这个人的风格也确实不对我的胃口。
  

太田忠司,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来自: 河狸 (“盗版”组合,我的最爱!)
大概10年前,SCE推出了一款游戏《我的暑假》。玩家控制游戏主角在乡下的山间小溪旁嬉戏,捉独角仙,收集饮料瓶盖(徽章),捡贝壳,渡过一个悠闲的假期,因为非常贴近日本学生的生活,所以大受欢迎。
  可能玩耍的方式和对象日本的孩子不同,但是我们小时候也基本上都有过假期去乡下亲戚家过假期的经历,所以这款游戏我们玩起来也是很有感觉。
  看推理小说的读者应该都会知道横沟正史,他老人家非常擅长描写的偏僻乡间的有的独特民风民色的荒村故事。
  大家可能会奇怪我为什么东拉西扯的写上面这些内容,这完全是因为本书,这本书把这两个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联系到了一起。
  本书讲述了故事主人公洸因为非常不靠谱的父母要出过第N次蜜月旅行,因此被迫来到从未谋面的外公家过假期的故事。这是一个民风淳朴但是也有着一些奇怪传说的偏僻山村,就这样,《我的暑假》与《金田一耕助探案》巧妙的结合在了一起。
  随着爷爷是失踪,本来应该只在美洲才有的黄金蝶的出现,以及村子里神秘的宝藏的传说,故事也开始渐入佳境。看来小说的开头,非常符合我的口味,我一度认为本书是这套书里本格要素最重的一本书,但是随着故事的发展,真相一点点的揭露我才发现我大错特错了,这本书不但不是本格,而且也不是推理小说,最多是一本少年冒险小说罢了。而且故事的核心,也就是关于宝藏的解释实在可以用‘天雷’来形容了,完全是‘倪匡流’。
  总之看完后,感觉本书开头气场奇佳,中段开始转弱,到了结尾就只能用平庸来形容了。如果不是看在最后在尾声时揭露的一个在卷首就已经设定好的有趣伏笔这个小亮点上,三星我都不太愿意给。其实也不见得就是本书多么的不好,可能是因为前后落差太大,与我的口味相忤的缘故吧。
  最后照例用一句话来作为全篇的总结吧:
  太田忠司,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倪匡、卫斯理在这一刻灵魂附体。科幻世界生日快乐!
  
  PS:本书在正文开始之前向读者展示了一段密码,在尾声时说如果是对密码学比较有研究的话,会看懂其中的意思。可惜我对于暗号和密码非常不感冒,如果哪位大大能够破解这段密码,请把内容告诉我,在这里先表示感谢!
  
  PS2:关于本书书名,在看书之前我曾经专门询问过,为什么本书要叫‘一枚’而不是‘一只’黄金蝶,有人告诉我,也许活的时候论‘只’,死了可能表成了标本就论‘枚’了,我当时也以为是正解,但是看完全书发现只有蝴蝶而无标本,因此更加纳闷本书书名里的‘枚’了。难道‘枚’是学术上蝴蝶等昆虫的正确计量单位吗?这点也请高人来指教下。

《两人变成两只》——小孩子应该会喜欢

如果用大人的眼光来看写给小孩子的推理小说,恐怕十有八九都会失望。这种情况在《杀人惊吓馆》上已经出现了一次,所以这次看《两人变成两只》,我特别提醒自己一定要有先入为主的观念:这是写给小孩子看的书。然后带着这种观念去看书,阅读效果果然好上了不少。
  故事一开始,就描写小学生菅野智己可以附身到一只猫身上的超能力,然后通过猫的视角结识了一只狗——皮特。一猫一狗在一起,开始调查这段时间发生的女童被袭案件。坦率地说,我一开始就猜中了谜底,但是西泽毕竟还是有过人之处,就算猜中谜底,也猜不中感动。
  当然,这种感动是属于孩子的感动,以我现在的视角来看,实在是无法感动更多。但是这本书也让我明白:给小孩子看的推理小说,恐怕比给成年人看的推理小说更难写。重口味的内容,自然是不能写的,而且太复杂的诡计,小孩子似乎也看不明白。成人世界的明争暗斗,小孩子恐怕不见得感兴趣,费尽口舌大概也讲不明白,这些东西,都不适合呈现在小孩子面前。如果有人要说,要让小孩子多接触成人世界的法则,那我就得说,孩子和成人毕竟有不同,适用于成人的素材不见得就适合孩子。
  在这方面,西泽无疑比行人更具一颗童心。尽管西泽喜欢在作品中时不时提到和生殖器有关的语句,但是在这本书中,完全没有类似的句子:西泽很顾忌小孩子的感受。相比之下,行人写的《杀人惊吓馆》口味还是太重了。其实,看童话或是写童话,对作家来说,都是对自己儿童时代的追忆。我相信作品反映的是作家的灵魂,没有童心的作家,写不好童话。这一点,在西泽的后记中似乎也可以得到佐证。西泽用怀念的情绪反复提及小时候生活的趣事,关于猫、关于狗,关于他童年的生活。西泽给孩子书写的,正是他自己的童年。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是在向孩子们分享自己的童年生活。
  人当然要变得成熟,但是希望永远不要失去童心。文中最后的感动,是真正属于孩子的感动,失去童心的人,永远不可能享有这种感动。童话可以反复阅读,就算是成年人,也可以从中找到净化心灵,回归童年的力量。而从这本书中可以看到西泽保彦童真的一面,没有装腔作势,无须刻意捏造。这本小说,本就是童心的过去时和童心的现在时交流的媒质。
  
  

梦想与好奇的交汇——神秘大陆

来自: tiger
儿时的生活,是伴着小霸王学习机长大的,利用它学习是假,玩游戏是真。什么冒险岛、超级玛丽,别说通关,就是闭着眼睛打,都不带挂的。上学那会儿,电视里放起了名侦探柯南,小孩子破案的推理着实让我着迷。现如今,手上的这套出自日本名家的神秘大陆系列图书,虽然内容适合孩子们看看,但它们同样让我爱不释手。这大概就是潜藏在我内心的冒险情节作祟吧。
  冒险悬疑的题材,一直很受好评,大概和人的好奇心有关吧。拿这套神秘大陆系列来说,就很能抓住人的心,这些故事是发生在孩子身上的,以小孩的视角去探案和推理,非但不离谱,反而是一种很现实的不同于普通推理小说的实用性推理。精到的动机分析,细腻的儿童心理刻画,小说由最后大逆转,十分含蓄地交代出成人世界的一些丑恶和孩子的匪夷所思的敏感和善良。
  其中一本《放学后的侦探队》我很喜欢,一个原因是这本书的作者—仓知淳先生,喜欢他的《星期日晚上不希望出来》和《壶中的天国》。《星期日晚上不希望出来》是仓知淳先生1994年以猫丸前辈(样貌酷似小猫的无职业男性)为主角侦探的小说,那时起他正式出道成为推理作家;而他2000年的《壶中的天国》则获得了首届本格Mystery大奖。他的作品风格给人一种较为平易近人的感觉,可情节却让人印象极深。冰火两重,实在爽快。
  《放学后的侦探队》延续了仓知淳先生的作品风格,人物刻画极其细腻,随着故事情节的辗转,整个心都跟着起伏,仿佛回到了上小学那会,我们几个无聊的人(但都有着做神探的雄心壮志),成天想组个某某侦探小组,拿着班上发生的“奇怪”的事,研究个不停。书里的孩子要比我们幸运,他们遇到的“案件”,更像那么一回事,更有“破案”的意义:先是栋方的画消失了,后来是巨大的招财猫形的捐款箱蒸发,再后来放在课桌上的竖笛的一部分也不翼而飞,最让人“心惊胆寒”的是,校园里的那只鸡,也惨遭杀害!在龙之介君的组织下,几个孩子开始了侦破行动!真是佩服这群孩子,在大人眼里这么无聊的事情,他们竟然能扯到市内刚发生的珠宝抢劫,连同学校的保健老师,也无一幸免,成了珠宝大盗的同犯!难道孩子们真的遇到了百年一遇的离奇大案?难道孩子们真的在这些匪夷所思的事件中发现了线索,找到真凶?呵,不看到最后一页,真是猜不到故事的结局!谜题总在身边出现,当你努力去寻找蛛丝马迹时,“凶手”就在你的身后!
  喜欢冒险的孩子们,一定会喜欢神秘大陆系列,当然,还有我们这么一群刚长大的“孩子”,有那么些胡乱梦想,有那么些莫名的好奇,有那么些爱冒险的精神,神秘大陆是一片茂密的,充满奇幻的大陆,登上神秘大陆,脑细胞急速分裂,收获你想要的,绝不会让你失望!

“法兰西那些事……”——《莱茵河的囚徒》读后感

来自: 河狸 (“盗版”组合,我的最爱!)
本书推荐度:四星
  
  本书的作者田中芳树可谓是这套丛书的作者中名气最大的,不光在推理界(其实严格意义上说他也不算是个推理作者),扩展到科幻界,动漫游戏界,甚至世界范围的文学界,他都可以算得上是个声名远播的作者了。说他是架空历史小说之神,一点也不过分。
  即便是我这个经常把‘广义推理’这个词挂在嘴边上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这本书真的一点都不象推理小说。这可能和我最早接触田中的书是《银河英雄传说》和《阿尔斯兰战记》的缘故,所以看他的书总觉得是在看架空历史小说,而非推理小说。如果硬要扯上点关系的话,那这本书勉强可以说是带有冷硬派要素的历史推理。
  虽然田中大神以写架空历史小说而闻名,但是本书却不是如此,书中登场的人物都是在历史上确有其人,但是这也不是一本历史小说,因为书中的故事看起来完全不靠谱,明显是虚构的。所以这本书应该算是戏说类历史小说。历史人物和虚构人物互动,历史事件和虚构事件交错,这种虚虚实实的结合感觉和金庸笔下的世界很相似。
  这本书的故事不算曲折,但是很看好,非常适合少年阅读,而且书中提及的关于法兰西到整个欧洲甚至美洲的风物人文和历史,都可以让读者了解到更多的课外知识,不要说是正在上学的孩子了,即便是我这个工作多年的大人,这本书也着实的给我好好的上了一课。
  这本书讲述了故事的主人公——一位来自加拿大的少女,和她的三个伙伴的冒险故事。这四个主要人物中,除了大仲马算是我熟知的人物,其他三个人我都完全没有听过,起初我以为他们是作者杜撰的人物,但是通过在书后给出的资料,我才得知原来他们也都和大仲马一样是历史上很有名气的人物,尤其是那位海盗王,和中国还颇有渊源。
  完全没有联系的四位历史人物,仅仅是因为生活的时代相近,因此被作者巧妙的组合到一起,从而演绎出一段精彩的故事。仅仅从这点来说,就可以看出作者架构故事的能力,大神就是大神,果然不是盖的。
  小说围绕着‘双角兽之塔’囚禁人物的身份这个主要谜团来展开故事,最后引发出一个意外的真相,而且在故事的结尾,又来了一个逆转,这些要素都是推理小说里比较常见的,因此,这本书说成是推理小说其实也还算名副其实。不过也许正是因为田中大神不是正统的推理作者出身,因此谜团的真相和最后的逆转可能看起来比较平淡,意外性不强。但是这一点点瑕疵,在本书众多优点的掩盖下已经显得非常微不足道了。
  小说的最后作者附录了一份创作的参考书籍,我大概数了数,居然有五十本之多,真的是太惊人了。不因为是写给儿童看的简单故事就敷衍了事,写一本只有200页不到的小册子和写十卷几百万字的巨著一样细心查阅资料,认真严谨的创作态度。我想,这就是田中被人称为大神的的原因吧。

《怪盗罗宾之古埃及档案》——当怪盗遭遇密室

来自: 欧阳杼 (克己)
1905年,法国作家莫里斯·卢布朗应朋友之邀,勉强写了一本小说《亚森·罗宾被捕》,连载于杂志《我什么都知道》。不料无心插柳,小说甫一问世就引起极大反响,由此作者一发不可收拾,之后总共写下21部亚森·罗宾系列的小说(部分为短篇故事的文集)。1918年,上海中华书局出版《亚森·罗宾奇案》,让这位怪盗登陆中国。之后,亚森·罗宾的形象渐入国人心中。“他精通******术,为人爽朗、行动敏捷、个性乐观,对女性殷勤有礼、富体贴心,生活洒脱,既可挥金如土,也可安贫乐道。爱锄强扶弱、劫富济贫,其犯案手法神乎其技,令人摸不着头绪。”罗宾兼有盗贼和侦探双重角色,他秉持的是自己独特的正义观:厌恶为富不仁的上流人士,同情受苦受难的大众百姓。擅长偷盗,却又经常卷入离奇的案子中,时不时客串侦探角色,解开一个个谜团。
  在本书中,亚森·罗宾想去偷窃古代埃及展上的豪华圆形浮雕“太阳神之眼”,乔装成《巴黎回声》的总编吉恩·瓦尔萨多,却在展览上救下发掘者乔治·沃邦博士的女儿克拉拉小姐,由此进入沃邦博士家中,遭遇一连串的凶杀案件……
  莫里斯·卢布朗塑造的亚森·罗宾,所展现出来的,是一种侠盗风范,或是冒险探索的传奇。令人可喜的是,二阶堂在本书中也把亚森·罗宾的侠盗风范展现得淋漓尽致:在展览上潇洒地救下克拉拉小姐,在城堡中又和助手一起探险,可谓惊心动魄;最后揭示案件真相,又展现出胸有成竹的潇洒一面。
  本书作者二阶堂黎人,擅长写密室案件,此次罗宾碰上的案子,地点发生在乔治·沃邦博士的城堡中,包含三个颇有趣味的密室事件。饶有趣味的是,虽说是仿作,但二阶堂黎人也在本书中极好地展现了自我的风格:密室。在密室开始之前,二阶堂黎人就已经埋下了不少伏笔:封闭房间中央突然出现的恐吓信、墙头上的木乃伊、时有时无的怪声……一直萦绕在人们心头的木乃伊的诅咒,可谓是恐怖气氛的极力渲染。无论是渲染恐怖气氛,还是设计复杂的密室事件,都是二阶堂黎人的长项。单就密室的质量来说,首先,恐吓信的出现是密室事件,而亚森·罗宾进入城堡之后,又发生了连续密室杀人案件。人死在房间内,房间上锁,钥匙却在房间中央,怎么看都是不可能犯罪的谜团。在发生密室杀人案件之前,这些房间已经凭空出现了恐吓信,所以进行过彻底的搜查——但是除了门窗之外,没有其它可供人出入的通道。恐吓信是第一次密室事件,而杀人案件则是第二次密室事件。二阶堂较好地处理了两次密室事件的解答,并且之前的渲染的恐怖气氛,也得到了完整而合理的解释。这部作品在密室质量上,相信不会令读者失望。二阶堂黎人在密室设计上的巧具匠心,也可以从本书窥管见豹。
  仿作的写法,既可以亦步亦趋,也可以巧妙地把自我风格同原作者的风格融为一体,相当于不同时代的莫里斯·卢布朗和二阶堂黎人跨越时空的合著。推陈出新,既保留了原著的风格,又加入了个人的特色,窃以为这才是有价值的仿作。《怪盗罗宾之古埃及档案》,可谓此类作品的代表,亚森·罗宾的冒险精神和充满古典味的密室事件,在这一刻合二为一。经典形象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褪色,淡出人们的视线;相反,新的作家撰写续集或是仿作,更可以融入时代特色,为经典带来新的突破口。

火车站深处的深处有什么呢?

来自: 小城鱼太郎 (雨昏天暗宜午睡,风凉日暖好读书)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蹲在马桶上看完了山口大叔的《火车站深处的深处》。

这是本无论从什么地方看都是给小孩子看的书:花里胡哨的封面,不时出现的插图(好吧,我承认画得确实不错),简单的对话,比现实中幼稚的小孩子还要幼稚得多的小孩子心态,怪力乱神、与“范达因二十条”严重不符的所谓密室诡计,吸血鬼的介入,到处是看似渊博的炫学,可又都浅尝辄止,正文里说的还没注释里多。

真实的、认真起来的山口大叔应该不是这样的吧?虽然没有亲眼看过《活尸之死》《日本杀人事件》《难解之谜》等推理迷口耳相传杰作,但就从《奇偶》被选进“新五大奇书”和山口大叔一向的风评来看,山口雅也一定非常强吧?但在这本书里,完、全、没、有、体现出来。而且我很好奇会有哪个小孩子会主动买这本书,会有哪位家长会给孩子挑这本虽然封面很不错的书呢(推理迷家长可能会)?现在的小孩子都被淹没在无穷无尽的秦文君杨红樱曹文轩里面了,温情一点的则是毕淑敏,再来高深些的就是刘墉余秋雨周国平,谁会注意到它呢?也只有我们这些骨灰级推理迷会因为这些殿堂级神一般的推理小说家的名头而不畏可能被视为长不大的怪人的风险买下它吧?

虽然故事很平庸(其实就儿童小说来看算是很——异想天开了,但以推理小说的标准来看就实在不怎么样了)。但看到最后,一直读完了山口大叔写在最后的话,不由感觉到有丝丝缕缕的温馨从纸页中渗出。

吸血鬼是次要的,

密室诡计是次要的,

挖心和砍手腕也是次要的,

甚至连“鬼族”和“亚人族”也是次要的,

…………

书里的一切内容其实都是次要的。书只是一个可爱的壳子,山口大叔只不过是一这种方式传递一种遥远的童年气息而已。

山口大叔的家乡一定和阳介的家乡一样,是个不大的城市。那儿有建在山上图书馆,需要小小的他气喘吁吁地冲上去;长长的坡道上有自动售货机,可以让他买一瓶冰橙汁贴在汗津津的脖子上;在那儿也许有和他一样酷爱看闲书、看似貌不惊人却使他暗暗心仪的四眼女生;也许就是在那儿,他遇见了英俊潇洒喜欢卖弄的埃勒里·奎因、胖乎乎的黒伞不离手的布朗神父、鹰钩鼻的喜欢耍帅的福尔摩斯、彬彬有礼的新好男人明智小五郎……那些人物影响了他的一生的道路,他最终还是扑进了推理小说创作的怀抱。

他就以这种方式把自己想说的话通过阳太和和他不正经的夜之介叔叔诙谐的对话淡淡地表达出来。其实他要说的,不过是对不能随心所欲看自己喜欢的书的孩子们表达一点同情而已。他所希望的只是,孩子们可以不再只看那些被删改得一塌糊涂的注音读物,不再只看那些考试会考到的文学书籍,可以在买自己想看的书时不必可怜巴巴地攥着父母的衣角苦苦哀求,而能像阳太一样随心所欲看那些稀奇古怪无所不包却并不那么一本正经的书,哪怕被说成是“少儿不宜”,哪怕里面有凶杀和不合时宜的思想。有趣才是第一等重要的,自由也同样重要。

家里并没有夜之介叔叔那样滑稽可笑、藏满各种各样的书、与孩子忘年交一样、什么离经叛道的思想都能包容的大人。山口大叔同样也没有这样怪异的家庭吧?遗憾的是,生活中从来都缺少的是那些可亲的夜之介叔叔,从来都不缺的是阳太母亲那样唠唠叨叨啰啰嗦嗦势利现实的家庭主妇,还有一心扑在工作上除看球之外再无爱好的空虚父亲,这实在是有些令人悲哀(虽然我家情况还不错^_^)。

虽然说不出冠名堂皇的理由来支持“看闲书有用说”,驳斥那些板着脸的捧着经典读物实际上自己连四大名著都没读全的大人们,看到山口大叔的话只能共鸣得无话可说,心里有一丝难以言喻的感动。

对于现在对推理深度中毒的我来说,从小就接触爱伦·坡、柯南·道尔、克里斯蒂阿婆、横沟大师、乱步老头的孩子们是多么幸福啊!

并非小孩子的我们,在火车站深处的深处,历尽万千谜团之后,与阳介一起望着蝙蝠从廊下飞过,此时,我们寻找到的,是一点感动吧?

“篠田流”的推理美学

作者: 天蝎小猪 (ミステリーの達人)    摘自:豆瓣读书

近年来,日系推理被译介进来的机会不断增多,但自1987年“新本格浪潮”兴起以来所涌现的许多优秀作家依然处于“只闻其声,不闻其人”的状态,中国的读者们只能经由其他途径对这些作家的文风特点略有了解,有着“推理空间设计师”之称的篠田真由美便是其中之一。尽管其声名和影响都不及同为女性推理作家、已经拥有不少中国“粉丝”的“日本平成推理天后”宫部美幸,她还是凭借自己独特的流丽文笔、多变的故事结构、深谙建筑学奥义的舞台设定和不输于同时期其他作家的推理诡计,吸引了一大批忠实读者。
1953年出生于东京都本乡的篠田真由美,毕业于盛产推理作家的早稻田大学,是隶属于“创元社系统”①的新本格第二代作家,她在1991年以《琥珀城的杀人》获颁第二届鮎川哲也奖最终候补作而出道。但真正使其跻身日本推理名家之林的,却是在讲谈社出版的以“建筑侦探”樱井京介为主角的作品系列。从1994年的首作《黎明之家》至今,该系列已出版了十四本长篇(依樱井京介的人生经历分为三部)和近十本“番外篇”作品,故事时间从京介的少年时期一直跨越到现在。此外,篠田在奇幻小说领域也很受好评,代表作为已出版八部作品的“龙之默示录”系列。熟读其作品的读者将不难发现,这本《魔女消失的房间》中用长发遮住大半脸面、言行举止殊类常人、最终解决“魔女密室身死之谜”的“那个人”,就是赫赫有名的樱井京介啦,虽然作者始终没有挑明。也就是说,本书完全可视为“京介事件簿”的番外之作,这也是作者有意留给喜欢其作品的读者最好的礼物。当然,首次与篠田见面的朋友也不必感到遗憾,我们仍能通过这部作品窥见“篠田流”所独有的推理空间美学。
关于这个著名的“建筑推理小说”系列,篠田曾在其成名作《黎明之家》中,借樱井京介之口,表明了她的创作心迹:“我学的是建筑史,当中住宅原本吸引我的地方就是,人们的个性、思想、兴趣,如何化为具体保留下来。我想做的事情是,依照具体的事物去追溯,唤醒如今已经不在的人们的思念。”众所周知,建筑推理题材的作品在诡计层面主要以“馆”和“孤岛”这两种极致的“封闭空间”形态来呈现,比较笼统的说法则是“密室”或“暴风雪山庄”模式。显然,篠田真由美不可能成为这类“建筑推理小说”的始祖,因为“前人之述备矣”,但其另辟蹊径之处则在于让这种“封闭空间”的意义无限扩大。在篠田的推理世界中,建筑物是事件的核心,而封闭其中的不仅仅是一具尸体,也不完全是犯罪事实,而是时间和记忆。所有与建筑物相关的人,都被空间舞台所象征的记忆,封印在过去而不得脱身。按照推理评论家陈国伟先生的说法,“在她的小说中,建筑所最主要承载的,是隐藏及封闭在华美形式后面,那些由人的执念所支撑,被时间豢养着的爱与思念,发酵在复杂的人际关系中,最后演变成强烈的悲哀与愤怒,环环相扣为一个巨大的超连结,所牵引出来的欲望与犯罪,演化为不可挽回的悲剧。”应该说,迄今为止的绝大多数“篠田流”作品无不合乎斯言,《魔女消失的房间》亦如是,故事中深受母亲影响的主人公、曾多次参与华丽派对并适逢魔女“消失”的几位“知情人”、当年在洋馆中担任园丁仆役的后代,无不被那“魔女”与“时空”紧密结合的异度世界所迷惑,其中的爱恨情仇掩于莫衷一是的“真相”之间。由于系列作的关系,多年的锤炼使得篠田写起“建筑推理”已然驾轻就熟,这从本作的流畅自然又不失典丽古雅的语言文字便可见一斑,无论是主人公的追忆过往,还是相关人等的访谈、推解,无不透着一股缅怀般的老旧影像况味。对于篠田真由美来说,此次她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则是如何将普通作家颇难驾驭的少年推理题材纳入到自己所擅长的建筑空间美学体系之中。
我们知道,《魔女消失的房间》属于讲谈社的“神秘大陆”(Mystery Land)系列,这是一套以少年少女为阅读对象的推理小说丛书。因受众并非成年人,所以其特点是语言浅白易懂、富含孩提时代的探险童趣,加上作家各自不同的写作习惯,使得最后的实际阅读效果也相对大异。一般来说,定位是“少年探案”题材的推理小说,其看点有三:首先是对于有志推理创作的朋友,这套书是学习借鉴知名作家处理特定题材创作经验的较好范例;其次是对于有志推理研究的朋友,这套书是了解你所关心的作家如何在特定选题中实践其创作理念的较好文本;最后是对于一般的读者朋友,这套书是足以唤醒你儿时从事冒险活动的记忆回溯舞台。而本书在上述三个方面都具备了较高的水准,比如:结构上,作者将全文分成过去时和现在时两块,同时又注意保持重要的物象、场景在前后两个时段中的关联性和一致性,使得故事也有着不弱的整体感和完成度;叙述上,作者融合了“变格”作品惯用的独白体、对谈体和“古典本格”最常见的“集中解说体”(由名侦探召集主要关系人集聚一堂,再就整个事件和所有谜团,向对方进行解答,并指出凶手和说明真相),使得故事没有出现单调性和稚嫩感;技巧上,作者将密室诡计、毒杀诡计、多重解答、叙述性诡计等多种推理手法完满地植入篇幅相对短小的少年探案主题之中,使得作品可读性十足;笔法上,作者将少年人纤细敏感又懵懂暧昧的心境很好地描摹出来,文字背后的那种真挚的母子情怀冲破深具魅惑感的魔女传说和古老的欧式建筑氛围,直陈于读者眼前,使得作品饱含艺术张力、令人释卷不忘。
总之,本作不落窠臼俗套,在诸方面确乎高出绫辻行人的《杀人惊吓馆》、殊能将之的《恐怖孩子王》等同一丛书的其他作品一筹,值得反复品味。
而,这正是“篠田流”的推理之美!

————————————————
① 一般认为,在1996年梅菲斯特奖创设之前,“新本格派”作家的产出主要有两大系统:由东京创元社主办的“鲇川哲也与十三个谜”以及后来的“鲇川哲也奖”发掘培养而出道的,称为“创元社系统”或“鲇川系统”,该系统代表作家有宫部美幸、折原一、有栖川有栖、北村薰、山口雅也、芦边拓、加纳朋子、贯井德郎等;而由讲谈社以公开征文、受岛田庄司推荐等形式刊行处女作而正式出道的,称为“讲谈社系统”或“岛田系统”,该系统代表作家有绫辻行人、法月纶太郎、我孙子武丸、歌野晶午、京极夏彦、森博嗣、中西智明等。其他作家如二阶堂黎人、西泽保彦、冰川透等,则是先由“创元社系统”发掘,再经“讲谈社系统”出道。梅菲斯特等年轻奖项开办以后,新人作家的产出渠道更加多元化,“两强对立”的格局也不复存在。

鬼马星:爱上东野圭吾的推理

作者:雨悦    文章来源:京华时报

------------------

 

鬼马星

  推理小说作家,已经出版《暮眼蝶》《猫的复生》《风的预谋》《葬礼之后的葬礼》《迷宫蛛》《幽灵船》《木锡镇》等13本浪漫推理小说。

我从小就是个推理小说迷,小时候看的是《福尔摩斯探案》,大一点后,开始为阿加莎・克里斯蒂营造的英国情调着迷。后来又涉猎了大量日本推理小说,我喜欢书里那些错综复杂的诡计和出人意料的结局,最近我又爱上了东野圭吾,甚至为他的小说夜不能寐。

我喜欢推理小说,这多少跟小时候耳濡目染有关。我记得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常在饭桌上讨论推理小说里的情节,印象颇深的是他们读完埃勒里・奎因的《希腊棺材之谜》后,对其中一段葬礼后的情节津津乐道的场面――“所有的人离开后都回来了,所有的物品出去后,又都送回来了,只有一件东西没有回来,那就是棺材。”结果,开棺之后,侦探果然发现棺材里暗藏玄机。可以说,《希腊棺材之谜》是我第一次在国外推理小说里接触到精妙的诡计,这也让我对推理小说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我已经记不得阿加莎・克里斯蒂的电影《尼罗河上的惨案》在国内热映是哪一年了。多年之后的今天,只要听到毕克那熟悉的带鼻音的花哨配音,哪怕画面上已缀满了雪花,哪怕我对里面的台词已倒背如流,我仍会在电视机前驻足停留,一直到屏幕上出现“TheEnd”字样。就是这部片子,让我知道世界上有个推理小说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我从中学开始陆续接触她的作品,到目前为止已经收齐了她的所有长篇小说。她一生写了80多部小说,她是我最崇拜的作家。

在阿加莎的所有小说中,我最钟爱的当然是那个衣冠楚楚、蓄着漂亮小胡子的比利时小老头波罗破的案子――《尼罗河上的惨案》《阳光下的罪恶》《东方快车谋杀案》。但我看了书之后发现,这几本书可能是因为电影的关系才会那么有名,其实,波罗的《底牌》《人性记录》《牙医命案》《清洁女工之死》等在情节设计上更加出众,节奏和对人物的塑造也更加出彩,我最喜欢的是《底牌》。

阅读克里斯蒂的推理小说,一方面是在享受猜谜的乐趣,另一方面也是在欣赏她笔下当时的英国风情。新鲜的熏肉、加糖的下午茶、小甜饼、燃着的壁炉、淅淅沥沥的雨水外加喋喋不休的女佣,所有这些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幅异常生动的异域风情图。我从中看到的不仅仅是英国苏格兰场的探案方式,更多的是英国绅士和淑女的生活方式。

除了克里斯蒂,最近最吸引我的莫过于日本推理作家东野圭吾的作品了。在我眼里,大部分推理小说,尤其是日本的推理小说都很枯燥,基本上从头到尾都是破案,跟数学题差不多。好看是好看,但看过之后,好奇心一旦满足,就不会想到再去看第二遍。唯独东野圭吾,让我耳目一新。

最初看的是他的《嫌疑人X的献身》,这本书让我拍案叫绝。虽然推理过程有些匪夷所思,情节上也有不少漏洞,但是这并不妨碍它成为一本优秀的小说。我想,当一本小说让你看完之后,有一种想大哭一场的冲动,那这本书至少应该已经成功了一半。《嫌疑人X的献身》做到了这一点。本来以为《嫌疑人》已经是个大炸弹,足以炸开人的心扉,没想到,在看过他的《白夜行》之后,竟然觉得《嫌疑人》只是个小鞭炮。

在《白夜行》里,东野始终通过别人的角度冷冷地叙述着男女主角的成长。长达30多万字、贯穿十几年的叙述,从来没有正面描写过他们,他们甚至没有在书里跟对方说过话,然而总有一根线把他们的命运紧紧牵在一起,那就是幼年时的一桩谋杀案。我是连夜看完这本书的,看到真相时,仿若遭遇雷击。我已经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虽然结局真的太残酷,但还是不得不为这种残酷叫好。因为这才是一本好书带来的致命享受。

我相信,如果不是因为我从小就喜欢看推理小说,我现在是不会从事这方面题材的写作的。我觉得推理小说对我来说,不仅仅是脑力激荡游戏,或是消遣,它更多的是给了我一个看清人性的显微镜。因为当人们在特殊事件中,往往最能显露出他的本来面目,它给了读者一双看清世情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