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 "故事" 的存档

好吃的童话:浆面条的酸酸味

很早很早以前,洛河岸边的达洼村有一户贫寒的人家,母子二人相依为命。母亲赵氏,年过五十。二十多岁的儿子名叫达绿,小名豆豆。

同村有个俊俏的姑娘,姓江名叫苗条,与豆豆自幼青梅竹马。这姑娘性格开朗,能诗会文。她深知豆豆老诚孝顺,勤劳好学,便将学得的《四书》、《五经》一字不漏地教授于他。

自古以来,男女授受不亲。赵氏见苗条不守闺中的规矩,很是不满,常常逼豆豆与苗条断绝来往。有时,赵氏逼得紧了,豆豆和苗条无法约会,他们便在村口老槐树下的石头缝里传递诗文,交流相思之情。 豆豆诗曰:

豆豆终日思苗条,可叹春风来不到。

白日锄禾汗作泪,夜晚成梦月为桥。

情人相隔咫尺近,家母严训千里遥。

孝道钟情两难舍,泪湿衣衫人渐老。

苗条诗曰:

郎君痴情寄苗条,苗条飞泪涌春草。

今生难遂夫妻愿,死做青山比翼鸟!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们的情书诗文被赵氏发现后,大为恼火,怒骂豆豆:“我半辈子守寡,不想却守了你个忤逆羔!你要再和那个疯闺女来往,就别想再来见我。”说罢回屋里去了。

夜深人静,豆豆满腹悲伤地来到老槐树下,远远听到抽泣之声,近前一看,原来是苗条姑娘闻知豆豆挨训,心想是自己害得他受冤,跑到这里伤心落泪呢。豆豆强忍悲痛,叫了声“苗条”便跑了过去。苗条一惊,抬头看见豆豆,叫了声“豆豆哥……”便忘情地扑过来,一对情人在老槐树下抱头痛哭。他俩既不敢不尽孝道而私奔异地,也不忍心割断爱恋之情,便商定走向人们最不愿去的绝境,共同写下一份遗书,自缢在老槐树下。

天将明,村里有位秀才来到老槐树下读书,见上面吊了两个人,吓了一跳,惊呼一声。瘫坐在地上。闻声赶来了好多人。赵氏也来了,看见儿子吊死树上,差一点气昏过去。

围观的人发现了那份遗书,有人拉起秀才让他读一读,秀才含情地念出声来:

母亲大人,听儿敬禀:

儿与苗条,自幼钟情。 可恨人间,不能相容。 天下孝道,无人不敬。 恩爱情深,实难断情。 百思无计,决意轻生。 为情殉身,死而有灵。 思念老母,孤苦伶仃。 豆豆一死,愿化为豆。 苗条为面,伴母终生。

秀才的话音刚落,平地刮起一阵大风,卷起豆豆和苗条的尸体,直送到月球上的广寒宫。

赵氏又后悔又痛心,哭喊着跑回家中,发现锅里果然有满满一锅面条,汤里还有不少绿豆。她肝肠寸断,痛不欲生,抓起勺子敲着锅沿大叫:“达绿啊,我的豆豆!可怜的苗条姑娘啊!”他一下子哭死过去了。

村里人安葬了赵氏。有人又累又饥,看到赵氏家的锅里有面条,要了碗一尝,酸酸的,怪好吃哩!人们说,这面条就是江苗条,这绿豆就是达绿,这酸味就是赵氏后悔伤心的泪水。

达洼村的人,为了纪念豆豆、苗条这对情人,用豆浆做成浆面条应市,一直沿习至今。

人们一吃到这酸酸的面条,就会想起豆豆与苗条的恋爱悲剧……

【佛经故事】修慧不修福,罗汉托空钵。修福不修慧,象身挂璎珞

选自《杂譬喻经》

修慧不修福,罗汉托空钵。修福不修慧,象身挂璎珞

话说,在迦叶佛时代,佛徒遍及世界。
有兄弟二人,都出家做了沙门。二人皆欲成正果。
这兄弟俩平日倒是专心修道,诚心敬佛,只是两人做法有些不寻常,让人感到实在未全心全意供佛。
怎么回事呢?
原来,哥哥只一心一意坐禅求道,可是从不布施。而那个弟弟虽一心一意布施修福,但又常常破戒,仿佛存心似的。多少年来,二人都是如此。
后来,哥哥因为从释迦出家而得了罗汉道,把弟弟的羡慕得不得了。但是,他又吃不了哥哥的那种苦,便投生到大象群中,成了一头象。
由于这头象前世布施修福,此生颇有善缘,它长得威武雄壮,被国王相中,成了国王的宠物。
这头大象力大无比,能为国王抵抗外敌的入侵,周围的敌国都不敢轻举妄动。于是,国王便把大象封为"百户王",并用金银、珠宝、璎珞等把它装饰起来。它想要什么,国王就给什么,可以说是应有尽有。
可那个修成罗汉的哥哥情况就大不一样了。他衣衫褴褛,饮食缺乏,饥寒交迫一直在困扰着他。
一次,他一连七天未化到缘,饿得腰都直不起来了。万般无奈,他只好吃一些鹿群吃剩下的东西,才勉强保住了性命。
这位哥哥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去投奔他前世的弟弟--象王,以求吃顿饱饭。
象王正在跟自己的儿女们在一起,大吃美味鲜果。它现在过着如此舒适、奢华的生活,哪里还记得前世的因缘呢?
那象王正津津有味地大吃大喝,手下的一个象卫士进来报告:"我王,外面有一个沙门要见您。"
"宣他进来就是了。"象王根本没当回事,
"父王,他是给您送礼来的吧?"象王的女儿好奇地问。
"难道你不知道吗?只有人们给沙门吃的东西,哪有他给别人送礼的道理!"
象王的儿子听了这话,笑着问道:"那么,您会施舍吗?"
"爸爸的东西都是国王赏赐的,是不能随便施舍给哪种人的。"
这时,做了罗汉的哥哥走进门来,呆呆地望着象王。大概是鲜果的香味刺激了他的食欲,他一个劲地往下吞口水。
这前世的兄弟俩,就这样彼此对视着,半天没出一句话。
过了好一会儿,象王才开口问道:"你找我有么事吗?"
罗汉见象王高踞在上,对自己神情冷淡,毫无施舍之意,便不顾一切径直走上前去,抓住大象的两只大耳朵,轻身说道:"我与你前世都有罪呢!"
象王听到这话,顿时觉悟到自己的前世可能与这个沙门有什么关系。它立即感到非常沮丧,什么东西也吃不下去了。
罗汉见象王没有一点儿布施的意思,赌气转身走了。
象王身在豪门富贵之中,一贯得意非凡,突然遇到这么个穷沙门,还和自己前世有缘,让它打心里不痛快。
象王的儿女们见一向食欲极好的父王突然间食不甘味,都愁得不得了。可无论它们怎么劝父,父王总是郁闷不乐,无奈,象王的儿子只好到国王那里去求救。
国王正在宫中用膳,卫士进来报告说象王的儿子求见。
"就说我正在吃饭,让他稍候一会儿。"国王说道。
"陛下,它非常焦急,一定要立即见您。"
"那就让它进来吧。"
象王的儿子满面愁云的进来报告说:"尊敬的陛下,我父亲突然间非常郁闷,饭都吃不下去了。"
"赶快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国王听说他治国御敌的得力助手象王吃不下饭去,感到问题重大,着急起来。
"刚才有个穿得破破烂烂的沙门进来,抓着我父亲的耳朵说了句话,他就马上闷闷不乐,饭也不肯吃了。"
"那沙门到底说了什么?"国王有点愤怒地问。
"没有听清他说什么。"象王的儿子喃喃地说。
国王也不吃饭了,立即传卫士进来吩咐道:"你马上带几个人跟小象去把那个沙门给我抓来,我要亲自审讯他!"
卫士们跟象王的儿子一起出去了。国王吃罢饭便在宫中等着他们回来。
不一会,卫士们便将那个穷沙门带了来。
"该死的沙门,你知罪吗?"国王厉声问。
"尊敬的陛下,我犯了什么罪?请您指明。"
"你跟我的象王说了什么恶毒的话?"
"没有,没有啊。"
"那为什么我的象王吃不下饭去?它要病了,我饶不了你!"
"噢,是这么回事。"罗汉把前世因缘和刚才跟象王说过的话都告诉了国王。国王心中也有许多感喟。他对罗汉说:"既然你们前生有此缘,我也就恕你无罪。念你衣食无着,赶快回去忙你的衣食吧。"
罗汉走了。国王又费了一番口舌,才使象王新高兴起来,心安理得地过起了自己的舒服日子。

【福报故事】罗汉的善缘

话说,有一对夫妇,到年迈的时候才有个孩子,因而特别溺爱这个孩子。

一天,有个罗汉路过他们家,他们供养了罗汉,然后那个罗汉说,你们有什么愿望,我可以满足你们。

他们说没有别的愿望,只是希望晚年过得好。罗汉就问,你们家是不是有个孩子?让他们把孩子抱过来。罗汉接过孩子就把他扔进河里溺死了。

夫妻俩痛不欲生,正要质问罗汉,忽然河里冒出一团黑烟,里面传来孩子说话的声音:“我是你们的冤亲债主,特意托生为你们的孩子,就是为了让你们晚年不幸福不快乐。因为你们供养了罗汉,跟他结了善缘,所以我们的恶缘就了结了,你们可以幸福地过日子了。”

莫言:《讲故事的人》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学校里组织我们去参观一个苦难展览,我们在老师的引领下放声大哭。为了能让老师看到我的表现,我舍不得擦去脸上的泪水。我看到有几位同学悄悄地将唾沫抹到脸上冒充泪水。我还看到在一片真哭假哭的同学之间,有一位同学,脸上没有一滴泪,嘴巴里没有一点声音,也没有用手掩面。他睁着大眼看着我们,眼睛里流露出惊讶或者是困惑的神情。事后,我向老师报告了这位同学的行为。为此,学校给了这位同学一个警告处分。
多年之后,当我因自己的告密向老师忏悔时,老师说,那天来找他说这件事的,有十几个同学。这位同学十几年前就已去世,每当想起他,我就深感歉疚。这件事让我悟到一个道理,那就是:当众人都哭时,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当哭成为一种表演时,更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

洞中方一日 世上已千年

    “洞中方一日 世上已千年”说的是当世人巧遇神仙,只与他们呆上一会,再返回人世间时,人间早已过了十几年,甚至百年、千年。神仙之所以为神仙是因为他们并不生活在我们常人所生活的这个空间,他们的时间自然与我们常人这个空间的时间也就不一样,他们的时间过得比人间的快。文广通碰巧遇见神仙,只是饮杯酒的功夫,人世间十二年的光阴已过。

    文广通是辰溪县滕村人。这个县归属辰州。从辰州乘船逆流而上约一百里处,在河的北岸有个叫滕村的地方,广通家就住在那儿。辰溪县在汉朝时叫辰陵县。

    《武陵记》中说,南朝宋文帝元嘉二十六年(公元424-454年),文广通看见有野猪吃他家地里的庄稼,就举箭射野猪。野猪中箭后,流血而逃。文广通循着血迹追了十几里地,进到一个洞中,在洞中行走了三百多步,豁然开朗,眼前忽然出现了几百家房舍,却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再看看他射中的猪,已经跑进村里人的猪圈中去了。过了一会,有个老翁从屋里出来,问他:“是不是你用箭射了我的猪?”文广通答道:“我并不是有意射它,是它吃我的庄稼,我才射它的。”老翁说:“牵着牛踩了人家田里的庄稼是不对,可因为这样就得把人家的牛抢走,就更不对了。”文广通忙走向老翁叩头赔礼道歉。老翁说:“知错就改,就没有过错了。因这猪命前世的罪过,今世该得这样的报应,你也就不必谢罪了。”

    老翁请文广通到厅里坐,只见屋里有十几个书生,都戴着章甫冠,穿着宽袖单衣,有位博士独自坐在一个卧榻上,面朝南谈论着《老子》。又见西屋有十几个人相对而坐,弹着琴,音律优美动听。这时有位童子上来斟酒,招呼着广通饮酒。文广通喝得半醉半醒,身体十分舒坦,就辞谢不再喝了。他走出屋子,仔细观察路上的行人和物事,其与外界并无两样,但是觉得这里远离尘世,清静虚空,是个难得的胜地,不愿离去。可老翁不肯收留广通,就遣派了一个小孩为他领路,送他出去,并嘱咐小孩关紧大门以防外人再进来。在回去的路上,文广通问那孩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小孩说:“屋里的那些人都是圣贤,他们当年为躲避夏朝的国君桀的暴虐无道来到这里,因学道而得道成了神仙。那位独坐卧榻谈《老子》的博士,就是河上公[1]。我是汉朝时山阳人王辅嗣,到这里来向河上公请教《老子》中的一些疑义。我在他门下当了十纪(十二年为一纪)的扫地仆人,才作上这守门人,至今我还没有领会道经的要诀,只能在此守门。”说话间,他们已走到来时的洞口,二人依依不舍地告别,皆知从今以后后会无期。

文广通到了洞的入口处,发现射野猪的弓箭都已腐朽断裂。他在洞中只呆了那么一会,世上已过了十二年。文广通家中以为他早已逝去,已为他办过丧事,如今见他又回来了,全村上下大吃一惊,深感疑惑。第二天他和村里人找到那个洞口,只见一巨石已将洞口堵住,怎么烧凿也凿不开那洞口了,巨石与山已融为一体。

蓝色的毛毯

从前在俄国泰伊克地方,住着一个穷苦的农夫,名叫赖克汉。他没有土地,也没有水。他的全部财产只是一所破败的草屋和一张蓝色的毛毯。他在地主的田里工作,耕松土壤,栽种小麦。他每天只能用三块很小的面包和一瓶冷水,用来养活他自己、他的妻子和他们的小女儿。

虽然这样穷,赖克汉和他的家庭并不是不快乐的。到了晚上,他们就坐在草屋的门槛上,欣赏他们的蓝色毛毯。像这样的毯子,全村里找不到第二张。这毯子上有蓝色的城市、绿色的花园、宝石似的天空,还有闪耀着的群星,编织的非常精美。赖克汉的母亲把这张毯传给了赖克汉,赖克汉的母亲是从她自己的母亲那儿得到这张毯子的。要找出这张毯子的来源,就得追溯到赖克汉的外祖母的祖母,那女人费去一生的精力织成了这张毯子。

她临死的时候曾经说:“爱护这张毯子吧,我的孩子们。它会给你们家里带来和平与快乐。”

赖克汉确是很爱护他的蓝色毛毯的。

有一天,地主听人说起这张毯子,就把赖克汉叫了来,对他说:“把你的毯子给我。”

赖克汉考虑了一下,回答道:“我为什么要把我的快乐给你?你并不需要它。所有的东西都属于你的,土地、水、羊群,全是你的。而我除了这张毯子以外,什么也没有。我不能把毯子给你。”

地主很生气的打发赖克汉走了。

从此以后,赖克汉带回家去的面包和水减少了,而且愈来愈少了。赖克汉的家庭被饥饿所困扰。

于是赖克汉的妻子拿起铲子加入工作。可是地主虐待他们、侮辱他们,只把他的狗所吃剩的残食给他们吃。

他们惟一的快乐就是这张蓝色的毛毯。

有一天,草屋里一点吃的都没有了,赖克汉忽然想到一个主意。第二天早上,他出去,走到田里。

他说:“听我说,田地呀,我是赖克汉。你早就认得我,我也早就认得你。我的锄头年年翻松你的土壤。现在把那土壤给我一点点吧,我求你。”

但是田地叹着气说:“我是非常高兴为你效劳的,赖克汉,但是地主,我的主人,他会知道而且会发怒。在他到来以前赶快走开吧。”

赖克汉不听它的警告。他装了两袋土壤,拿回家去。他把土壤倒在他屋子前面,然后走到麦田里。

他说:“听我说,小麦呀,你早就认得我,我也早就认得你。我是赖克汉,年年春天我都栽种你。现在给我一点点麦粒,让我种在我那小小的地方吧。”

但是小麦害怕得发抖,低声说:“轻声点,轻声点!我们的主人会听见的。在他到来以前赶快走开吧。”

赖克汉不听它的话。他抓了两把麦粒,回家去了。

他把麦粒种在门前的土壤里,晚上又跑到河边。他说:“听我说,河水呀,你早就认得我,我也早就认得你。是我把你的水拿到地主家里去的。给我一点水,让我去润润我那块小小的田地吧。”

但是河水潺潺地流着,大声说:“法律规定了我的水是属于地主的。在我的主人没有看见以前,你还是走开的好。”

赖克汉不听它的话。他装了两瓶水,拿回家去浇在他那块小小地里。

差不多过了两个月工夫,赖克汉的麦子就成熟了。他把麦粒收了起来,磨好,然后把麦粉交给妻子去烘成面包。

正好在这个时候,地主忽然想到察看他的财产。

走在路上,他看见田里有一个小洞。

他大发雷霆了:“那洞里的土壤到哪里去了?”

田地很害怕地回答:“那不是我干的……赖克汉跑来把土壤拿去了。”

地主走过去,又看见他的小麦少了几穗,而且他的河里也少了些水。

他怒气冲冲地走到赖克汉的屋里,立刻闻到一阵刚烘好的新鲜面包的香气。

地主站在门口吼了起来:“你偷了我的水、我的小麦和我的土壤,我要把你下到监牢里去!你吃了我的小麦做成的面包!我要把你的毛毯拿去作为抵偿。我要叫法律来制裁你。”

他取下墙上挂着的毯子,他的仆人捉住赖克汉,把赖克汉带到监牢里去了。

赖克汉完全不知道他在监牢里面过了多久。但是在最后牢门终于打开了让他走出来的时候,他的眼睛对外面的光亮已经觉得不习惯了,他的腿也几乎动都动不来了。他很吃了些苦才勉强走回家去,他看见的却是一种可怕的景象:他的草屋现在只剩下一堆破碎的梁柱。

赖克汉跑到邻居那边,邻居告诉他,他的妻子因为过度悲伤已经死去,他的小女儿不知道上哪去了,而这所空屋子因为年代太久也自己倒塌了。

赖克汉心里充满愤恨,跑去找地主。他看见他的蓝色毛毯挂在地主屋里的墙上,他还听见里面发出歌唱和欢笑的声音。

赖克汉痛苦到了极点,他对着全村子大声叫喊:

“世界上是没有真理的!只要还有两个人活着,其中的一个就会做主子,而另一个就会当奴隶;一个会得到幸福,而另一个就会得到痛苦。”

于是赖克汉决意遁迹深山,永远不再跟人们见面。

他穿越了整个陆地,又经过了沙漠,最后他到了深山之中。他在那里找了一个洞穴,周围都是高山。从那个洞穴里,只看得见天空和飞翔的鸟儿。

他就在深山里住下来。野山羊跑来供给他羊奶,蜜蜂给他带来蜜糖,而山鹰也把它的猎物和他分享。

赖克汉忘掉了人类的生活。只是在很多年以后,他的胡子已经白得跟雪一样的时候,他曾有一次问过老鹰:“下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人们还是住在那里吗?”

老鹰答道:“是的,不过他们中间正在进行战争,他们正在互相杀害。”

于是赖克汉很高兴地想到:“也许不久以后,世界上就不会有活着了。”

很多年过去了。一天早上,赖克汉被一个很大的响声惊醒。他那个洞的四周的岩古震动起来,突然又发生一种震耳欲聋的轰隆隆的声音,那些岩石炸成碎片,崩落下来,一直落到下面的深渊里。

赖克汉向下面一看,就看到了人类。是他们把岩石炸碎的。但是,他忽然看见一个山谷,那山谷以前一直被岩石遮住,使他看不见。在那曾经铺着沙漠中的无生气的沙粒的地方,他发现了碧绿的花园和田地,蓝色和白色的城市。那一切都跟那奇妙的毛毯上的图样完全一样。赖克汉惊奇地奔下山来,想仔细看看这个奇迹。

他一面从山上跑下来,一面想:“我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清晨的雾气使世界看起来像一张毛毯。”

但是他发现了世界是那么美丽,花园是那么芳香,田地又是那么绿油油的,使他继续向前面跑。

他跑了一阵,觉得疲倦了,而且口渴。那时候他看到河流。还是那条老河流,在他退出世界人类的以前就熟悉的河流,不过这河流现在是更深、更广了。

赖克汉说:“我想喝水,但是一个穷人怎么能从地主的河里喝水呢?我又会让人捉住,推进监牢去的。”

可是河水在两岸之中愉快地奔流着说:

“喝吧,好人!现在已经有了新的法律,使我成为一切穷人的财产。你喝个饱吧。”

赖克汉完全惊住了,他喝了个饱,再向前走。

他四周都是麦田,麦浪在微风中波动,而且发出沙沙的声音。赖克汉饿了。

他说:“我想摘一点麦粒,可是主人又会把我推进监牢里去的。”

但是小麦向他柔声说:“拿麦粒吧,好人。在新的法律之下,我是属于一切穷人的。”

赖克汉更加惊异了,他还是向前面走。

他不久就走到一片大的田地里,那里有很多的人。土壤是黑色而肥沃的,人们在工作的时候笑着、唱着。

赖克汉惊奇地说:“什么事叫他们这样高兴?为地主做工是舒服的吗?”

这时候田地回答他道:“根据新的法律,土地是属于大家的。地主在很多年前就跑了。”

赖克汉说:“那么谁是这些土地的主人呢?”

起先他们不明白他的意思,后来他们说:“你还不知道吗?我们全是这些土地的主人。”

赖克汉再向前面走,心里更是惊奇。

他进了村子,看见一些漂亮的新房子。其中有一座房子比别的房子更大、更美丽。赖克汉走近去一看,那房子里挤满了小孩子。在庭院中间铺着一张蓝色的毛毯,毯子上有一些很小的孩子在玩耍。那正是赖克汉的快乐的蓝色的毛毯。

孩子们正在细看毯子上织着的城市和花园,他们说着话,嘻笑着。

赖克汉站在那里看那些孩子,看了很久,他想起他的生活、他的小女儿和他为地主做苦工的那许多年头。当他想起这些的时候眼泪从他眼眶里涌了出来。

孩子们问他:“你为什么哭,老人家?”

赖克汉说:“我快乐得哭了,这世界上已经发生过什么事情了。一切都改变了。土壤、水和小麦属于所有的穷人,而孩子们在快乐的蓝色毛毯上玩耍。”

他后来问到:“谁是这村子里的长者?”

孩子们领他走进村子,到了地主的家。

赖克汉走进去,可是没有看到地主,他看见一个女人坐在那里,正和一些农夫说话。

赖克汉仔细看看她的脸,就认出她是他失去的女儿。她也认出了她的父亲,她高兴极了。

“请坐,父亲,你是我的客人。不过我必须先把这场辩论结束了。”她开始讲话、开始辩论,不久就把争论解决了,那些农民满意地走开。

年老的赖克汉听到他女儿的话,说得那么聪明,他哭了,在这一天他是第二次哭了。

他女儿问他:“你为什么哭,父亲?”

赖克汉说:“我是为骄傲而哭,谁能想到一个女人,一个穷人的女儿,会有一天成为村子里这么重要的人物。”

他女儿告诉他:“根据我们的新的法律,农夫可以选举任何一个他们信托的人做他们的长者。”

赖克汉跳起来了,他简直叫喊起来了:

“新的法律是什么,什么时候定的?”

他女儿没有回答。她挽住父亲的手,带他到她屋里。

她把毛毯铺在地板上,拿来几瓶酒、一碗饭和一盘烤羊肉,还有美味的甜瓜、葡萄、石榴和一块白面包。然后,赖克汉的女儿跑到一间间的房子里去邀请那些农夫来做客人。他们来了——年老的和年轻的、男的和女的,赖克汉的女儿叫他们坐在毛毯上,坐在她父亲的四周。他们吃着、喝着,祝贺赖克汉。他们中间有一个有名的诗人,弹着弦子唱起歌来。他歌唱争自由的战争、歌唱艰苦的奋斗。赖克汉听着他的歌,好像就看见前面的土地上冒着烟,飞腾着火焰,他的女儿和他村子里的农夫,和许多许多别的人一起在田地里作战。他们战斗、他们牺牲,最后胜利了。在敌人里面赖克汉看到那个地主。后来烟消散了,火焰也熄灭了,自由的人民开始在地上劳动。赖克汉看到田地怎样腾起了生气、花园怎样怒放着鲜花、美丽的城市怎样蓬勃的兴起。

“就是这时候,人们定了下了新的法律。”诗人这样结束了他的歌。

赖克汉哭起来,这是第三次了。

农夫们问他:“你为什么哭了?”

赖克汉说:“我因为惭愧而哭,我惭愧自己这些日子里没有和你们在一起。”

 

    注:本文刊登于1948年1月16日叶圣陶主编的左派刊物《开明少年》上。

放下的学问

老和尚携小和尚游方,途遇一条河;见一女子正想过河,却又不敢过。老和尚便主动背该女子趟过了河,然后放下女子,与小和尚继续赶路。小和尚不禁一路嘀咕:师父怎么了?竟敢背一女子过河?一路走,一路想,最后终于忍不住了,说:师父,你犯戒了?怎么背了女人?老和尚叹道:我早已放下,你却还放不下!
启示: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心胸宽广,思想开朗,遇事拿得起、放得下,才能永远保持一种健康的心态。

鞋带的启示

有一位表演大师上场前,他的弟子告诉他鞋带松了。大师点头致谢,蹲下来仔细系好。等到弟子转身后,又蹲下来将鞋带解松。有个旁观者看到了这一切,不解地问:"大师,您为什么又要将鞋带解松呢?"大师回答道:"因为我饰演的是一位劳累的旅者,长途跋涉让他的鞋带松开,可以通过这个细节表现他的劳累憔悴."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你的弟子呢?""他能细心地发现我的鞋带松了,并且热心地告诉我,我一定要保护他这种热情的积极性,及时地给他鼓励,至于为什么要将鞋带解开,将来会有更多的机会教他表演,可以下一次再说啊。"

希尔顿的启示

一天夜里,已经很晚了,一对年老的夫妻走进一家旅馆,他们想要一个房间。

前台侍者回答说:"对不起,我们旅馆已经客满了,一间空房也没有剩下。"

看着这对老人疲惫的神情,侍者不忍心深夜让这对老人出门另找住宿。而且在这样一个小城,恐怕其他的旅店也早已客满打烊了,这对疲惫不堪的老人岂不会在深夜流落街头?

于是好心的侍者将这对老人引领到一个房间,说:"也许它不是最好的,但现在我只能做到这样了。"

老人见眼前其实是一间整洁又干净的屋子,就愉快地住了下来。

第二天,当他们来到前台结账时,侍者却对他们说:"不用了,因为我只不过是把自己的屋子借给你们住了一晚--祝你们旅途愉快!"

原来如此。侍者自己一晚没睡,他就在前台值了一个通宵的夜班。两位老人十分感动。老头儿说:"孩子,你是我见到过的最好的旅店经营人。你会得到报答的。"

侍者笑了笑,说这算不了什么。

他送老人出了门,转身接着忙自己的事,把这件事情忘了个一干二净。

没想到有一天,侍者接到了一封信函,打开看,里面有一张去纽约的单程机票并有简短附言,聘请他去做另一份工作。

他乘飞机来到纽约,按信中所标明的路线来到一个地方,抬眼一看,一座金碧辉煌的大酒店耸立在他的眼前。

原来,几个月前的那个深夜,他接待的是一个有着亿万资产的富翁和他的妻子。

富翁为这个侍者买下了一座大酒店,深信他会经营管理好这个大酒店。这就是全球赫赫有名的希尔顿饭店首任经理的传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