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 - 小冲网
标签为 "杂志" 的存档

保卫潭州

作者:刘吉芳 稿源:长沙晚报   

《长沙晚报》整版刊登长沙人民抗击蒙古侵略史迹,是对《施琅大将军》无言的反击,代表了全国绝大多数人民的心声。找到《长沙晚报》这篇文章,转贴过来:
    
    
保卫潭州
    
    前言
    
      除夕,应是阖家团圆、喜庆的日子。
    
      但长沙700多年前的一个除夕夜,却至今让人慷慨泣下———地方长官全家赴死,老少19口人无一苟活;部属官员有的手刃娇妻稚儿,而后点火自焚,有的阖家投水自尽;城中百姓,多举家自尽,以致“城无虚井,缢林木者累累相比”……
    
      是什么原因,让他们———我们长沙人的先辈,这样义无反顾地舍弃了生命?是为了大节、大义。
    
      蒙元铁骑呼啸而来,势不可挡,而长沙百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挺起瘦弱的胸膛,打响了惊天地、泣鬼神的长沙抗元之战。这场以卵击石的战斗注定要失败。面对残破的家园,长沙人选择了慷慨赴死———宁可站着死,决不跪着生!
    
      从他们身上,我们明白,人,可以被打败,但决不能被打垮。
    
      长沙人应以有这样的先辈为荣。
  
    
    一,兵起
    
      公元1206年,统一而强悍的蒙古政权建立。其后,成吉思汗及其子孙们的铁蹄席卷畏兀儿、吐蕃、西夏和金国。南方的宋王朝则是其侵吞的下一个目标。
    
      1271年,忽必烈夺得汗位,正式定国号为元。元军加紧了灭宋的进程。
    
      元军铁蹄势不可挡,早已风雨飘摇的南宋王朝顿时一片血雨腥风。
    
      潭州(长沙),是元军南下途中的一个障碍。拿下潭州,元军即可随即拿下整个湖南,进而直逼两广———南宋王朝的最后地盘。
    
      而此时的潭州,壮健守军早在先前的战事中被抽调一空,城中仅余老弱病残。
    
      1275年,数万元军兵临潭州城下。潭州,元军势在必得。
    
      极端残暴的元军的惯例是:投降者则掠之为奴,稍有抵抗,则全城屠尽!
    
      在潭州之前,常德府等已然降元,湘潭不降,城破后则惨遭屠城,城中老少百姓尸横遍野!这是血淋淋的现实。
    
      一个很简单的选择题摆在潭州百姓———我们长沙人的先辈面前:面对嗜血骠悍的元军,降,还是不降?
    
      望着外来者之铁蹄卷起的滚滚黄尘,潭州老少相持而立,泰然自若:不降!
  
    二,军民相携,不令而集
    
      领导潭州保卫战的,是衡州(今衡阳)人李芾。
    
      李芾为官颇有政声。先前他在浙西,大力赈灾,“活数万计”;还设立书院,亲自制定学规教导学生,“学者甚盛”。在永州,“有惠政”,永州人还专门建了祠堂来感怀他的恩德。
    
      李芾也早有威名。早前在永州为官时,有强盗作乱,李芾带人大破匪巢,并生擒匪首父子;在德清,“妖人扇民为乱……遣芾讨之,盗闻其来,众立散归。”“浙西亦多盗,群穴太湖中,芾迹得其出没按捕之,盗亦骇散。”(《宋史》)
    
      1275年7月,李芾来到潭州,赴潭州知州兼湖南安抚使之任。此时,元右丞阿里海牙率领的数万大军已经南下,元军游骑已到湘阴、益阳诸县,潭州危在旦夕,铁定是下一个险恶的战场。
    
      李芾之赴潭州,就是走向战场。而且,这回他的对手不是为乱一方的江湖强盗,而是横扫了欧亚的蒙古精兵。更需要指出的是,这一回,李芾手中几无兵士可用,而对方,有数万兵马。
    
      这就是说,战斗尚未开始,胜败就已经非常清楚。
    
      但是,有些时候,胜败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精、气、神。
    
      在赴潭州之前,李芾之爱女突然夭亡。大哭一场之后,李芾收拾好悲痛的心情,带上家眷从容上路:“我以家许国矣!”
    
      李芾到达潭州之后,加紧进行守城的准备。他紧急召集城内尚能作战的军民约3000人,又约请湘西苗民为援军,同时储备粮食,整修器械,加固城垣。
    
      9月,元军抵达潭州城。不过,也是从这时起,元军在潭州再次体会到了什么是同仇敌忾。
    
      《宋史》对潭州遭大兵压境之后的反应作了如下记载说:“芾慷慨登陴,与诸将分地而守,民老弱亦皆出,结保伍助之,不令而集。”
    
      好一个“不令而集”!根本不需要官方下令,潭州城老老少少主动拿起武器———或许是一把柴刀,或许是一根木棍,或许干脆就是一把扫帚,相互搀扶着,走上了保卫家园的战场!
  
  
    三,以卵挡石,创下奇迹
    
      10月,阿里海牙在潭州城外连环扎营,布下重兵,将潭州团团围住。
    
      重兵围城,广西、衡州宋军因此不敢赴援。失去外援的潭州,成为一座孤城。
    
      元水军逆水而上,击毁城西的防御设施,向着城中射去一箭。
    
      元军一箭射来的,是招降书:这时投降,为时不晚,城中军民,或可保住一命。
    
      但李芾,竟然不应,虽然他知道,他和他的军民注定要失败。
    
      阿里海牙于是很愤怒,下令元军立即展开凌厉的攻势。
    
      一路所向披靡的阿里海牙没有想到,只余老弱病残的潭州城,竟然是那样一块硬骨头———
    
      阿里海牙命令元军掘开潭州城之护城河,竖起云梯,在投石机、大炮等重型武器的协助下,从已失去防御设施的城的西侧强行攻城。一时间,元军喊声震天,潭州城内外大石纷飞,炮声隆隆。
    
      而李芾,却迎着纷飞的箭、石,走到了战斗的最前沿,亲自督战。
    
      箭用完了,李芾令百姓将废箭磨光,配上羽毛,再射向敌军;
    
      盐尽,则将库中盐席焚毁,取灰再熬,分给兵民食用;
    
      粮绝,则捕雀捉鼠充饥……
    
      有将士受伤,李芾亲自抚慰,给以医药。他又日夜巡视城池,深入兵民之中,以忠义勉励部属。元兵派人来
招降,被李芾抓住,当场诛杀。
    
      元军久久攻城不下,阿里海牙乃令军队将领冲在最前,带领士兵攻城,潭州城最终才被攻破,而阿里海牙自己则付出了身受重伤的代价。
    
      潭州城被攻破了,但潭州军民并没有倒下,他们迅速筑起内城,又与元军展开了巷战。
    
      就这样,凭着极其虚弱的兵力、极度匮乏的武器、极端恶劣的生存条件,李芾率潭州百姓与元军进行了大小数十次战斗,硬是将蒙古铁骑挡在城外达3个多月之久。直到弹尽粮绝。
  
    四,慷慨赴死,天地动容
    
      弹尽粮绝。
    
      但元军的杀声已逼近耳边。
    
      跪下来求生么?
    
      这样的设问对李芾而言简直是侮辱。
    
      他决定用最后的利器给元军最震撼地一击,这利器就是---生命。
    
      这一天,正好是除夕。一个阖家团圆、喜庆的日子,却上演了长沙历史上极其悲壮的一幕。
    
      潭州军民亦选择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尹谷,潭州学界领军人物,潭州保卫战打响后,被李芾聘为参谋。城破前夕,他积薪于家中,"正冠端笏危坐",点火自焚,其家上下无论老少皆共同赴死。
    
      岳麓书院数百文弱书生,放下书本,荷戈登城,选择了为大义而死。
    
      执行了李芾之最后命令的沈忠,亲手杀掉了自己的妻子儿女,然后拔剑自刎。
    
      潭州的老百姓,大多举家自尽,几乎十室九空,以致"城无虚井,缢林木者累累相比"---每一口井中都有投井自尽的人,潭州城内到处悬挂着自缢而亡的尸体……
    
      元军最终得到的,几乎是一座空城,满眼所见都是烧焦的房屋、沉默的尸首,那感觉,就是踏入了人间地狱。
    
      潭州军民的选择,让嗜血骠悍的征服者失色。
    
      硝烟散尽,寒风中,潭州城死一样沉寂,只有元军兵营里偶尔传来一两句歌声,那歌声唱道:"……潭州城是铁州城。"
    
      连暴戾的征服者都向潭州军民表示了由衷的敬意:"潭州城是铁州城!"

    
    注:"潭州城是铁州城"一句,出自此战后,南宋诗人郑思肖在《咏制置李公芾》中所写:"举家自杀尽忠臣,仰面青天哭断云。听到北人歌里唱,潭州城是铁州城。"

最美的《童话王国》

引子: 本文中所说的《童话王国》是天津新蕾出版社专门为小学生量身订做的一本月刊,里边有浓情咖啡屋,童话多米诺,爆笑百分百,魔方城堡,快乐大峡谷等多个栏目,它会带给你一个纯净、美妙、智慧、缤纷的世界。

李 剑 《 光明日报 》( 2011年04月10日   05 版)
    在我的记忆里,我拥有的第一套书,也是最为珍贵的一套书,是父亲买给我的《童话王国》。

    那年我六岁,上二年级。突然有一天,我的右腋下长出了一个脓包,而且越长越大,疼痛不已。父亲请来村里的医生,医生看了,说必须动手术,送到县城去吧。那时我家离县城远,父亲母亲便抱了我挤闷罐子班车去县城医院。县医院的医生看了劝慰说,只是个小手术,几分钟就好了。

    就这样,我被抱进了一间简陋的小房子,准备接受人生的第一次“大修”。医生给我打了麻药,拿了手术刀,伸向我的胳肢窝,我知道,刀口划开了。我很安静,但这样的感觉还没超过三四秒,又一种直到如今还让我心有余悸的疼痛立刻传遍全身。我是撕心裂肺地哭,我的手脚尽管用力挣扎,却被父亲死死按住,母亲则躲在门外揪心地抽泣。

    住院的日子空洞无聊。就在这天下午,父亲买饭回来,手里拿着一套《童话王国》,放在了我枕边。当时我是睡着了。那时候父亲还在中学教书,每月挣一百二十八块钱的工资,养活一家四口人,十分吃力,而这次住院,更让家里拮据不已,他何以花九块多钱去买一套全彩印刷的童话故事给我?我小,懂不了这些,只晓得这是我向往已久的东西。醒来之后,我就忘记了一切痛苦,只顾抱着童话书看,还不时地笑出声来。父亲母亲见我如此高兴,终于展开紧锁许久的眉头。

    《汤姆大战七头怪》、《花神仙》、《谢谢饭团子》、《青蛙王子》、《锡铁兵历险记》、《伊万与火凤凰》、《木偶奇遇记》等等。直到现在,我依然清晰地记着这套童话书里包含的所有故事和情节,就连那漂亮的插图,我也将它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早晨醒来,第一件事便是找我的《童话王国》。医生要打针了,我第一次乖乖趴在床上,褪下裤子,而手里却拿着童话书。医生扎了针,我只是哼了一声,泪珠还挂在眼角,手里却已经开始翻书了。天黑了,父亲要关灯,我执意不肯,父亲说别人还要休息呢,我乖乖点头,把童话书抱在怀里钻进了被窝。几天时间,童话书的书皮就被磨破了,我想了个办法,把每天挂瓶子用完的白胶布收起来,再用它们包书边。

    此后的日子里,这套童话书一直是我最珍爱的东西,带到学校,许多同学都向我借,我是绝对不会借的,生怕借去撕破了,弄脏了,这种心理一直持续到我上了高中。自己都搞不清楚把这套童话书看了多少遍,只知道包书套的白胶布由白变黄,由黄变黑,最后终于又破了。直到这时,我才懂得,它给予我的,不仅是一个个曲折优美的故事,而是一些分量很重的词:善良、真诚、亲情、关爱。

    这十多年里,父亲母亲买给我的玩具图书多不胜数,但我最珍爱的,仍是那套《童话王国》,因为它让我懂得,人世间最美的童话,并非作家们创作出来的美妙故事,而是贯穿你我一生之中的父母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