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 "李远哲" 的存档

蓝色的毛毯

从前在俄国泰伊克地方,住着一个穷苦的农夫,名叫赖克汉。他没有土地,也没有水。他的全部财产只是一所破败的草屋和一张蓝色的毛毯。他在地主的田里工作,耕松土壤,栽种小麦。他每天只能用三块很小的面包和一瓶冷水,用来养活他自己、他的妻子和他们的小女儿。

虽然这样穷,赖克汉和他的家庭并不是不快乐的。到了晚上,他们就坐在草屋的门槛上,欣赏他们的蓝色毛毯。像这样的毯子,全村里找不到第二张。这毯子上有蓝色的城市、绿色的花园、宝石似的天空,还有闪耀着的群星,编织的非常精美。赖克汉的母亲把这张毯传给了赖克汉,赖克汉的母亲是从她自己的母亲那儿得到这张毯子的。要找出这张毯子的来源,就得追溯到赖克汉的外祖母的祖母,那女人费去一生的精力织成了这张毯子。

她临死的时候曾经说:“爱护这张毯子吧,我的孩子们。它会给你们家里带来和平与快乐。”

赖克汉确是很爱护他的蓝色毛毯的。

有一天,地主听人说起这张毯子,就把赖克汉叫了来,对他说:“把你的毯子给我。”

赖克汉考虑了一下,回答道:“我为什么要把我的快乐给你?你并不需要它。所有的东西都属于你的,土地、水、羊群,全是你的。而我除了这张毯子以外,什么也没有。我不能把毯子给你。”

地主很生气的打发赖克汉走了。

从此以后,赖克汉带回家去的面包和水减少了,而且愈来愈少了。赖克汉的家庭被饥饿所困扰。

于是赖克汉的妻子拿起铲子加入工作。可是地主虐待他们、侮辱他们,只把他的狗所吃剩的残食给他们吃。

他们惟一的快乐就是这张蓝色的毛毯。

有一天,草屋里一点吃的都没有了,赖克汉忽然想到一个主意。第二天早上,他出去,走到田里。

他说:“听我说,田地呀,我是赖克汉。你早就认得我,我也早就认得你。我的锄头年年翻松你的土壤。现在把那土壤给我一点点吧,我求你。”

但是田地叹着气说:“我是非常高兴为你效劳的,赖克汉,但是地主,我的主人,他会知道而且会发怒。在他到来以前赶快走开吧。”

赖克汉不听它的警告。他装了两袋土壤,拿回家去。他把土壤倒在他屋子前面,然后走到麦田里。

他说:“听我说,小麦呀,你早就认得我,我也早就认得你。我是赖克汉,年年春天我都栽种你。现在给我一点点麦粒,让我种在我那小小的地方吧。”

但是小麦害怕得发抖,低声说:“轻声点,轻声点!我们的主人会听见的。在他到来以前赶快走开吧。”

赖克汉不听它的话。他抓了两把麦粒,回家去了。

他把麦粒种在门前的土壤里,晚上又跑到河边。他说:“听我说,河水呀,你早就认得我,我也早就认得你。是我把你的水拿到地主家里去的。给我一点水,让我去润润我那块小小的田地吧。”

但是河水潺潺地流着,大声说:“法律规定了我的水是属于地主的。在我的主人没有看见以前,你还是走开的好。”

赖克汉不听它的话。他装了两瓶水,拿回家去浇在他那块小小地里。

差不多过了两个月工夫,赖克汉的麦子就成熟了。他把麦粒收了起来,磨好,然后把麦粉交给妻子去烘成面包。

正好在这个时候,地主忽然想到察看他的财产。

走在路上,他看见田里有一个小洞。

他大发雷霆了:“那洞里的土壤到哪里去了?”

田地很害怕地回答:“那不是我干的……赖克汉跑来把土壤拿去了。”

地主走过去,又看见他的小麦少了几穗,而且他的河里也少了些水。

他怒气冲冲地走到赖克汉的屋里,立刻闻到一阵刚烘好的新鲜面包的香气。

地主站在门口吼了起来:“你偷了我的水、我的小麦和我的土壤,我要把你下到监牢里去!你吃了我的小麦做成的面包!我要把你的毛毯拿去作为抵偿。我要叫法律来制裁你。”

他取下墙上挂着的毯子,他的仆人捉住赖克汉,把赖克汉带到监牢里去了。

赖克汉完全不知道他在监牢里面过了多久。但是在最后牢门终于打开了让他走出来的时候,他的眼睛对外面的光亮已经觉得不习惯了,他的腿也几乎动都动不来了。他很吃了些苦才勉强走回家去,他看见的却是一种可怕的景象:他的草屋现在只剩下一堆破碎的梁柱。

赖克汉跑到邻居那边,邻居告诉他,他的妻子因为过度悲伤已经死去,他的小女儿不知道上哪去了,而这所空屋子因为年代太久也自己倒塌了。

赖克汉心里充满愤恨,跑去找地主。他看见他的蓝色毛毯挂在地主屋里的墙上,他还听见里面发出歌唱和欢笑的声音。

赖克汉痛苦到了极点,他对着全村子大声叫喊:

“世界上是没有真理的!只要还有两个人活着,其中的一个就会做主子,而另一个就会当奴隶;一个会得到幸福,而另一个就会得到痛苦。”

于是赖克汉决意遁迹深山,永远不再跟人们见面。

他穿越了整个陆地,又经过了沙漠,最后他到了深山之中。他在那里找了一个洞穴,周围都是高山。从那个洞穴里,只看得见天空和飞翔的鸟儿。

他就在深山里住下来。野山羊跑来供给他羊奶,蜜蜂给他带来蜜糖,而山鹰也把它的猎物和他分享。

赖克汉忘掉了人类的生活。只是在很多年以后,他的胡子已经白得跟雪一样的时候,他曾有一次问过老鹰:“下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人们还是住在那里吗?”

老鹰答道:“是的,不过他们中间正在进行战争,他们正在互相杀害。”

于是赖克汉很高兴地想到:“也许不久以后,世界上就不会有活着了。”

很多年过去了。一天早上,赖克汉被一个很大的响声惊醒。他那个洞的四周的岩古震动起来,突然又发生一种震耳欲聋的轰隆隆的声音,那些岩石炸成碎片,崩落下来,一直落到下面的深渊里。

赖克汉向下面一看,就看到了人类。是他们把岩石炸碎的。但是,他忽然看见一个山谷,那山谷以前一直被岩石遮住,使他看不见。在那曾经铺着沙漠中的无生气的沙粒的地方,他发现了碧绿的花园和田地,蓝色和白色的城市。那一切都跟那奇妙的毛毯上的图样完全一样。赖克汉惊奇地奔下山来,想仔细看看这个奇迹。

他一面从山上跑下来,一面想:“我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清晨的雾气使世界看起来像一张毛毯。”

但是他发现了世界是那么美丽,花园是那么芳香,田地又是那么绿油油的,使他继续向前面跑。

他跑了一阵,觉得疲倦了,而且口渴。那时候他看到河流。还是那条老河流,在他退出世界人类的以前就熟悉的河流,不过这河流现在是更深、更广了。

赖克汉说:“我想喝水,但是一个穷人怎么能从地主的河里喝水呢?我又会让人捉住,推进监牢去的。”

可是河水在两岸之中愉快地奔流着说:

“喝吧,好人!现在已经有了新的法律,使我成为一切穷人的财产。你喝个饱吧。”

赖克汉完全惊住了,他喝了个饱,再向前走。

他四周都是麦田,麦浪在微风中波动,而且发出沙沙的声音。赖克汉饿了。

他说:“我想摘一点麦粒,可是主人又会把我推进监牢里去的。”

但是小麦向他柔声说:“拿麦粒吧,好人。在新的法律之下,我是属于一切穷人的。”

赖克汉更加惊异了,他还是向前面走。

他不久就走到一片大的田地里,那里有很多的人。土壤是黑色而肥沃的,人们在工作的时候笑着、唱着。

赖克汉惊奇地说:“什么事叫他们这样高兴?为地主做工是舒服的吗?”

这时候田地回答他道:“根据新的法律,土地是属于大家的。地主在很多年前就跑了。”

赖克汉说:“那么谁是这些土地的主人呢?”

起先他们不明白他的意思,后来他们说:“你还不知道吗?我们全是这些土地的主人。”

赖克汉再向前面走,心里更是惊奇。

他进了村子,看见一些漂亮的新房子。其中有一座房子比别的房子更大、更美丽。赖克汉走近去一看,那房子里挤满了小孩子。在庭院中间铺着一张蓝色的毛毯,毯子上有一些很小的孩子在玩耍。那正是赖克汉的快乐的蓝色的毛毯。

孩子们正在细看毯子上织着的城市和花园,他们说着话,嘻笑着。

赖克汉站在那里看那些孩子,看了很久,他想起他的生活、他的小女儿和他为地主做苦工的那许多年头。当他想起这些的时候眼泪从他眼眶里涌了出来。

孩子们问他:“你为什么哭,老人家?”

赖克汉说:“我快乐得哭了,这世界上已经发生过什么事情了。一切都改变了。土壤、水和小麦属于所有的穷人,而孩子们在快乐的蓝色毛毯上玩耍。”

他后来问到:“谁是这村子里的长者?”

孩子们领他走进村子,到了地主的家。

赖克汉走进去,可是没有看到地主,他看见一个女人坐在那里,正和一些农夫说话。

赖克汉仔细看看她的脸,就认出她是他失去的女儿。她也认出了她的父亲,她高兴极了。

“请坐,父亲,你是我的客人。不过我必须先把这场辩论结束了。”她开始讲话、开始辩论,不久就把争论解决了,那些农民满意地走开。

年老的赖克汉听到他女儿的话,说得那么聪明,他哭了,在这一天他是第二次哭了。

他女儿问他:“你为什么哭,父亲?”

赖克汉说:“我是为骄傲而哭,谁能想到一个女人,一个穷人的女儿,会有一天成为村子里这么重要的人物。”

他女儿告诉他:“根据我们的新的法律,农夫可以选举任何一个他们信托的人做他们的长者。”

赖克汉跳起来了,他简直叫喊起来了:

“新的法律是什么,什么时候定的?”

他女儿没有回答。她挽住父亲的手,带他到她屋里。

她把毛毯铺在地板上,拿来几瓶酒、一碗饭和一盘烤羊肉,还有美味的甜瓜、葡萄、石榴和一块白面包。然后,赖克汉的女儿跑到一间间的房子里去邀请那些农夫来做客人。他们来了——年老的和年轻的、男的和女的,赖克汉的女儿叫他们坐在毛毯上,坐在她父亲的四周。他们吃着、喝着,祝贺赖克汉。他们中间有一个有名的诗人,弹着弦子唱起歌来。他歌唱争自由的战争、歌唱艰苦的奋斗。赖克汉听着他的歌,好像就看见前面的土地上冒着烟,飞腾着火焰,他的女儿和他村子里的农夫,和许多许多别的人一起在田地里作战。他们战斗、他们牺牲,最后胜利了。在敌人里面赖克汉看到那个地主。后来烟消散了,火焰也熄灭了,自由的人民开始在地上劳动。赖克汉看到田地怎样腾起了生气、花园怎样怒放着鲜花、美丽的城市怎样蓬勃的兴起。

“就是这时候,人们定了下了新的法律。”诗人这样结束了他的歌。

赖克汉哭起来,这是第三次了。

农夫们问他:“你为什么哭了?”

赖克汉说:“我因为惭愧而哭,我惭愧自己这些日子里没有和你们在一起。”

 

    注:本文刊登于1948年1月16日叶圣陶主编的左派刊物《开明少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