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 "课文" 的存档

我的心事——罗辰生

【按:这是九十年代老教材的小学课文,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大家都可以怀念下呗。】

我们院里来了两个乡下小孩。一个是姐姐,梳着小辫,穿着小花褂。一个是弟弟,脑门上留着头发,就像扣了个茶壶盖。

他们俩说话特别有趣,我一有空,就逗他们说话。小姐姐有心眼,发觉我在逗她,抿着嘴一笑,转身就走了。那个小弟弟傻乎乎的,一逗就说,声音又响又脆,好像放鞭炮,可有意思啦。

一天中午,我在门道里碰见了小弟弟。我对他说:“我们学校要组织看电影了,我给你两张电影票吧。”小弟弟歪着头问:“真的吗?”我拍着胸脯说:“咱说话算话!”小弟弟高兴得拍着手跳起来。

吃过饭,我就睡午觉。我睡得正香,觉得耳朵边直痒痒,还呼哧呼哧的,有谁在喘气。睁开眼一看,小弟弟一双胖手托着下巴颏儿,专等我醒来呢。一见我睁开眼睛,他把嘴凑到我耳朵边,神秘地说:“我们村里的大玉米棒子快熟了。我姐姐说,回去一定给你捎几个来。”说完蹦蹦跳跳地走了。我听他在院子里和小姐姐悄悄地说话。小姐姐说:“说话要算话。还没做就嚷嚷,到时候捎不来,看你脸往哪儿搁!”

过了几天,学校里真的组织看电影啦。我一听说是《大闹天宫》,高兴得跳了起来。我早就想看这部电影了。我领了电影票,紧紧攥着,手插在裤兜里,生怕它飞了似的,高高兴兴地往家跑。刚跑到门口,我猛地想起我向姐弟俩许下的愿来,顿时呆住了。真糟糕,学校里只给每人发一张票,这不是叫我为难吗?

怎么办呢?把这张票给了他们吧。哎呀!《大闹天宫》,我盼了好多天了。不给可也不行,我说过给他们的呀。我急得在门口打起转转来。左思右想,我终于想出了个主意:下回学校再组织看电影,不管多好的片子,我都把票给他们。再说,我答应给他们两张票,这一张票,叫姐弟俩谁去好呢?这一回我不告诉他们,等下回拿到两张电影票,我再对他们讲吧。

我低着头进了门,溜着墙根往里走,眼睛往他们屋里瞟了一眼。偏偏让小弟弟瞅见了,他跑出来问:“有电影票吗?”我慌慌张张地摇了摇头。小姐姐也出来了,她拉着小弟弟说:“人家答应的事,别老盯着,好像不相信人家似的。”我一听这话,脸上直发烧,急忙逃进自己屋里。

当我偷偷地往电影院走去的时候,背后像有个人在指着我说:“说话不算话!”我站住想往回走,可是我已经摇头了,再改口多不好意思呀。一路上,我站住好几回,可是孙悟空老在我前边招手,我这两条腿不由自主地又往前走去。到了电影院门口,同学们一拥,我就跟着进去了。

看完电影,我乐滋滋地一路走一路跟同学议论,可是一到家门口,我又呆住了。我只好暗暗叮嘱自己,这两天一定要给他们姐弟俩买到两张电影票。

小弟弟对我仍旧那么热情,一见我就问电影票的事。小姐姐总批评他:“你呀!真是……人家说了,准会给的。”星期六晚上,我在电影院门口排队买票,等了一个多钟头,结果是两手空空回到家里。星期日下小雨,一大早我就去电影院门口排队,衣服都淋湿了,才买到两张《大闹天宫》的票。我攥在手里,高兴得往家跑,跨进门,我就扬着票喊:“票,电影票!”我想,小弟弟一听我喊,准会跑出来对我说:“你说话真算话!”

可是小弟弟并没有跑出来。这是怎么回事呢?妈妈告诉我,他们回乡下去了,才动身,临走的时候,小弟弟还惦记着电影票呢。

我在雨中呆呆地站着。是悔恨吗?不知道。好像我跟前站着一个人,在指着我的鼻子说:“你说话不算话,不是个好孩子……”我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20多天过去了,这件事还在我心里翻腾。那天放学回家,我刚进屋,只见一位解放军阿姨坐在那里,她笑着问我:“你是大林吗?”我点点头。阿姨弯下腰,从旅行包里掏出十来个大玉米棒子。她说:“这是两个农村孩子托我带给你的。”我问:“您认识他们吗?”阿姨摇摇头说:“我刚要上火车,一个小姑娘汗流满面地冲着我跑过来,后边还跟着个小弟弟。他们一边喘气一边说,他们答应给你带老玉米,可邮局不给邮,所以特地跑了几公里路,到火车站上找人给捎。他们把这事托给了我,还一个劲地嘱咐,要亲自交给你!”

我心里冬冬地跳开了,就听奶奶说:“哎呀,让您等了那么久。其实您刚才跟我说一声就行了。”阿姨说:“我答应他们,一定亲手交给大林。说话要算话呀!”

阿姨走了。我看着面前的一堆大玉米棒子,不由得流下了眼泪。

奶奶说:“看把你美的!”

嗐!奶奶哪儿知道我的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