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其他 - 小冲网 - Page 10
分类 "所谓其他" 的存档.

罗玉凤:这是个优胜劣汰的世界

凤姐在《延河》上发表的诗

从天空落下的黄沙
与这个世界无关
与滚动的人群无关
清洁工在收拾一个
从树上掉下的橘子
无家可归的橘子
晨光中,一只刺猬招摇过市
所有树叶开始朝一个方向聚拢
收集从西方来的风
人们把镜子藏在背后
开始赶集
我怀念 我怀念 逝去的夏天
随风飘走的碎片
我的河边有鹅卵石的睡眠
小窗边的太阳花瓣
那一层层天使在盛开
太阳曾经向我走来
拿着它那好玩的树冠
我喜欢你
随风而去的夏天
而阴冷在下一个秋天来临
芦苇的快乐
吹过来让你的声音逝去

有关网络原创内容

所谓原创内容顾名思义就是互联网上独一无二的东西,在站长比较聚集的论坛里,大家经常谈论的一个话题就是如何为自己的网站增加一些原创内容。

难道原创内容真的哪么重要吗?对于搜索引擎来说,原创内容相当于它的新鲜食物,只有不停地喂养新鲜的东西,搜索引擎才能经常光顾你的网站,才能收录更多的网页。经常在论坛里听别的站长说网站原创内容,搜索引擎可以能够辨别的,并且给予原创很高的权重。这些站长告知搜索引擎运行的理论是,通过搜索蜘蛛在服务器上的爬行记录来分辨那些同一类型文章发布的先后顺序,这样来定文章的权重排列,然后得出结论就是多写原创东西。

难道真的是这样吗?难道搜索引擎真的能像人一样有思维,能判断出哪些内容是原创?如果真的这样的话,我在这里告诉你,像百度这样搜索引擎巨头就不要不停地人工k站了,而且也用不着养那么多员工,那你天天就写原创文章,你的网站就可以让你成功,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我经常有这样的经历,自己辛辛苦苦写出的原创文章,把它发布到自己的网站上,等搜索引擎收录以后,再发到站长网上,大家可以看看,是不是我的网站内容排在前面,还是站长网收录的网页排在前面。很显然,这样做的结果肯定是站长网的网页排名靠前。再说了,当其他权重比你高的网站转载站长网的内容,同样的道理,你的收录网页排名还是靠后,这是为什么?难道搜索引擎不喜欢原创文章,难道原创文章没有效果,显然不是,排名这样的现象不是原创内容所能决定的。
  所以说对于一个网站而言,仅仅是原创内容远远不够,说到底就是网站权重是重中之重。一个站的权重靠一些高质量的外链来支撑,只有这样你的内容才能很快被收录,才能在众多的同类型内容中排名靠前。这样强大的、高质量外链,才能有资格去谈那是你自己的原创,要不谁知道那是你写的,就你自己知道罢了。这就告诉我们一个现象,就是为什么很多新手朋友说自己站都是原创的为什么还不被收录,或者全部原创都只收录几页的原因,所以说不要再用搜索引擎可以识别原创文章来误导新手站长,结果什么都没的到。

 

有些人我们一直在错过

作者:张爱玲

有些人一直没机会见,等有机会见了,却又犹豫了,相见不如不见。
  
有些事一直没机会做,等有机会了,却不想再做了。
  
有些话埋藏在心中好久,没机会说,等有机会说的时候,却说不出口了。
  
有些爱一直没机会爱,等有机会了,已经不爱了。
  
有些人很多机会相见的,却总找借口推脱,想见的时候已经没机会了。
  
有些话有很多机会说的,却想着以后再说,要说的时候,已经没机会了。
  
有些事有很多机会做的,却一天一天推迟,想做的时候却发现没机会了。
  
有些爱给了你很多机会,却不在意没在乎,想重视的时候已经没机会爱了。
  
人生有时候,总是很讽刺。
  
一转身可能就是一世。
  
说好永远的,不知怎么就散了。最后自己想来想去竟然也搞不清当初是什么原因分开彼此的。然后,你忽然醒悟,感情原来是这么脆弱的。经得起风雨,却经不起平凡;风雨同船,天晴便各自散了。也许只是赌气,也许只是因为小小的事。幻想着和好的甜蜜,或重逢时的拥抱,那个时候会是边流泪边捶打对方,还傻笑着。该是多美的画面。
  
没想到的是,一别竟是一辈子了。
  
于是,各有各的生活,各自爱着别的人。曾经相爱,现在已互不相干。
  
即使在同一个小小的城市,也不曾再相逢。某一天某一刻,走在同一条街,也看不见对方。先是感叹,后来是无奈。
  
也许你很幸福,因为找到另一个适合自己的人。
  
也许你不幸福,因为可能你这一生就只有那个人真正用心在你身上。
  
很久很久,没有对方的消息,也不再想起这个人,也是不想再想起。

保卫潭州

作者:刘吉芳 稿源:长沙晚报   

《长沙晚报》整版刊登长沙人民抗击蒙古侵略史迹,是对《施琅大将军》无言的反击,代表了全国绝大多数人民的心声。找到《长沙晚报》这篇文章,转贴过来:
    
    
保卫潭州
    
    前言
    
      除夕,应是阖家团圆、喜庆的日子。
    
      但长沙700多年前的一个除夕夜,却至今让人慷慨泣下———地方长官全家赴死,老少19口人无一苟活;部属官员有的手刃娇妻稚儿,而后点火自焚,有的阖家投水自尽;城中百姓,多举家自尽,以致“城无虚井,缢林木者累累相比”……
    
      是什么原因,让他们———我们长沙人的先辈,这样义无反顾地舍弃了生命?是为了大节、大义。
    
      蒙元铁骑呼啸而来,势不可挡,而长沙百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挺起瘦弱的胸膛,打响了惊天地、泣鬼神的长沙抗元之战。这场以卵击石的战斗注定要失败。面对残破的家园,长沙人选择了慷慨赴死———宁可站着死,决不跪着生!
    
      从他们身上,我们明白,人,可以被打败,但决不能被打垮。
    
      长沙人应以有这样的先辈为荣。
  
    
    一,兵起
    
      公元1206年,统一而强悍的蒙古政权建立。其后,成吉思汗及其子孙们的铁蹄席卷畏兀儿、吐蕃、西夏和金国。南方的宋王朝则是其侵吞的下一个目标。
    
      1271年,忽必烈夺得汗位,正式定国号为元。元军加紧了灭宋的进程。
    
      元军铁蹄势不可挡,早已风雨飘摇的南宋王朝顿时一片血雨腥风。
    
      潭州(长沙),是元军南下途中的一个障碍。拿下潭州,元军即可随即拿下整个湖南,进而直逼两广———南宋王朝的最后地盘。
    
      而此时的潭州,壮健守军早在先前的战事中被抽调一空,城中仅余老弱病残。
    
      1275年,数万元军兵临潭州城下。潭州,元军势在必得。
    
      极端残暴的元军的惯例是:投降者则掠之为奴,稍有抵抗,则全城屠尽!
    
      在潭州之前,常德府等已然降元,湘潭不降,城破后则惨遭屠城,城中老少百姓尸横遍野!这是血淋淋的现实。
    
      一个很简单的选择题摆在潭州百姓———我们长沙人的先辈面前:面对嗜血骠悍的元军,降,还是不降?
    
      望着外来者之铁蹄卷起的滚滚黄尘,潭州老少相持而立,泰然自若:不降!
  
    二,军民相携,不令而集
    
      领导潭州保卫战的,是衡州(今衡阳)人李芾。
    
      李芾为官颇有政声。先前他在浙西,大力赈灾,“活数万计”;还设立书院,亲自制定学规教导学生,“学者甚盛”。在永州,“有惠政”,永州人还专门建了祠堂来感怀他的恩德。
    
      李芾也早有威名。早前在永州为官时,有强盗作乱,李芾带人大破匪巢,并生擒匪首父子;在德清,“妖人扇民为乱……遣芾讨之,盗闻其来,众立散归。”“浙西亦多盗,群穴太湖中,芾迹得其出没按捕之,盗亦骇散。”(《宋史》)
    
      1275年7月,李芾来到潭州,赴潭州知州兼湖南安抚使之任。此时,元右丞阿里海牙率领的数万大军已经南下,元军游骑已到湘阴、益阳诸县,潭州危在旦夕,铁定是下一个险恶的战场。
    
      李芾之赴潭州,就是走向战场。而且,这回他的对手不是为乱一方的江湖强盗,而是横扫了欧亚的蒙古精兵。更需要指出的是,这一回,李芾手中几无兵士可用,而对方,有数万兵马。
    
      这就是说,战斗尚未开始,胜败就已经非常清楚。
    
      但是,有些时候,胜败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精、气、神。
    
      在赴潭州之前,李芾之爱女突然夭亡。大哭一场之后,李芾收拾好悲痛的心情,带上家眷从容上路:“我以家许国矣!”
    
      李芾到达潭州之后,加紧进行守城的准备。他紧急召集城内尚能作战的军民约3000人,又约请湘西苗民为援军,同时储备粮食,整修器械,加固城垣。
    
      9月,元军抵达潭州城。不过,也是从这时起,元军在潭州再次体会到了什么是同仇敌忾。
    
      《宋史》对潭州遭大兵压境之后的反应作了如下记载说:“芾慷慨登陴,与诸将分地而守,民老弱亦皆出,结保伍助之,不令而集。”
    
      好一个“不令而集”!根本不需要官方下令,潭州城老老少少主动拿起武器———或许是一把柴刀,或许是一根木棍,或许干脆就是一把扫帚,相互搀扶着,走上了保卫家园的战场!
  
  
    三,以卵挡石,创下奇迹
    
      10月,阿里海牙在潭州城外连环扎营,布下重兵,将潭州团团围住。
    
      重兵围城,广西、衡州宋军因此不敢赴援。失去外援的潭州,成为一座孤城。
    
      元水军逆水而上,击毁城西的防御设施,向着城中射去一箭。
    
      元军一箭射来的,是招降书:这时投降,为时不晚,城中军民,或可保住一命。
    
      但李芾,竟然不应,虽然他知道,他和他的军民注定要失败。
    
      阿里海牙于是很愤怒,下令元军立即展开凌厉的攻势。
    
      一路所向披靡的阿里海牙没有想到,只余老弱病残的潭州城,竟然是那样一块硬骨头———
    
      阿里海牙命令元军掘开潭州城之护城河,竖起云梯,在投石机、大炮等重型武器的协助下,从已失去防御设施的城的西侧强行攻城。一时间,元军喊声震天,潭州城内外大石纷飞,炮声隆隆。
    
      而李芾,却迎着纷飞的箭、石,走到了战斗的最前沿,亲自督战。
    
      箭用完了,李芾令百姓将废箭磨光,配上羽毛,再射向敌军;
    
      盐尽,则将库中盐席焚毁,取灰再熬,分给兵民食用;
    
      粮绝,则捕雀捉鼠充饥……
    
      有将士受伤,李芾亲自抚慰,给以医药。他又日夜巡视城池,深入兵民之中,以忠义勉励部属。元兵派人来
招降,被李芾抓住,当场诛杀。
    
      元军久久攻城不下,阿里海牙乃令军队将领冲在最前,带领士兵攻城,潭州城最终才被攻破,而阿里海牙自己则付出了身受重伤的代价。
    
      潭州城被攻破了,但潭州军民并没有倒下,他们迅速筑起内城,又与元军展开了巷战。
    
      就这样,凭着极其虚弱的兵力、极度匮乏的武器、极端恶劣的生存条件,李芾率潭州百姓与元军进行了大小数十次战斗,硬是将蒙古铁骑挡在城外达3个多月之久。直到弹尽粮绝。
  
    四,慷慨赴死,天地动容
    
      弹尽粮绝。
    
      但元军的杀声已逼近耳边。
    
      跪下来求生么?
    
      这样的设问对李芾而言简直是侮辱。
    
      他决定用最后的利器给元军最震撼地一击,这利器就是---生命。
    
      这一天,正好是除夕。一个阖家团圆、喜庆的日子,却上演了长沙历史上极其悲壮的一幕。
    
      潭州军民亦选择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尹谷,潭州学界领军人物,潭州保卫战打响后,被李芾聘为参谋。城破前夕,他积薪于家中,"正冠端笏危坐",点火自焚,其家上下无论老少皆共同赴死。
    
      岳麓书院数百文弱书生,放下书本,荷戈登城,选择了为大义而死。
    
      执行了李芾之最后命令的沈忠,亲手杀掉了自己的妻子儿女,然后拔剑自刎。
    
      潭州的老百姓,大多举家自尽,几乎十室九空,以致"城无虚井,缢林木者累累相比"---每一口井中都有投井自尽的人,潭州城内到处悬挂着自缢而亡的尸体……
    
      元军最终得到的,几乎是一座空城,满眼所见都是烧焦的房屋、沉默的尸首,那感觉,就是踏入了人间地狱。
    
      潭州军民的选择,让嗜血骠悍的征服者失色。
    
      硝烟散尽,寒风中,潭州城死一样沉寂,只有元军兵营里偶尔传来一两句歌声,那歌声唱道:"……潭州城是铁州城。"
    
      连暴戾的征服者都向潭州军民表示了由衷的敬意:"潭州城是铁州城!"

    
    注:"潭州城是铁州城"一句,出自此战后,南宋诗人郑思肖在《咏制置李公芾》中所写:"举家自杀尽忠臣,仰面青天哭断云。听到北人歌里唱,潭州城是铁州城。"

常香玉和陈素真的情商对比分析

作者:曹桂锋 
 
在豫剧届,常香玉与陈素真到底谁是领军人物现在一直争论不休。关于两位大师的艺术水平的高低也存在很多争议。
 
我觉得,两位大师在艺术水平上是并驾齐驱的,也没有必要非要分出个高低。再说每一位艺术家的风格是不同的,不能互相比较。但是,两位大师在戏曲界、在全国的影响力,显然要常香玉要比陈素真大的多。在艺术水平都达到了大师级水平的情况下,影响力产生如此大的差异,确是我们应该认真研究的。
 
我试着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分析:
 
一、          常香玉大师有一副好嗓子,而陈素真却过早地坏嗓。
 
常大师有一副好嗓子,而且得到了很好的保护,一直到晚年嗓子都很好。而陈大师却过早地坏了嗓子,这对一个戏曲演员来说是致命的。我们很多人看戏主要是听戏曲的唱腔,甚至于很多人把看戏说成听戏,可见唱腔在戏曲里面的重要性。有人说陈大师是自己故意坏了嗓子,也有人说是樊粹庭当初让陈大师录制唱片时让陈用本嗓演唱而坏了嗓子。不管怎样,坏了嗓子对扩大陈派的影响是极为不利的。在传媒很不发达的建国前后,戏曲是主要靠唱片和广播来推广的。唱片和广播只能听到声音,却看不到图像,所以传播的只能是唱腔。陈大师虽然后期主要致力于做功戏,但是做功戏除了能有幸去现场观看演出的观众能欣赏到,是无法通过唱片和广播传播的。当常大师优美的唱腔通过广播、磁带、唱片广为流传的时候,陈大师的细腻的做功却无法让更多的人看到。影响力自然就小了很多。
 
二、          常香玉找到了好丈夫陈宪章,而陈素真婚姻不幸。
 
常香玉大师很幸运地找到了陈宪章,一生幸福。更为重要的是,陈宪章不但是一个好丈夫,还是一个剧作家,能够为常香玉写剧本,为常香玉在艺术上的进步很有帮助。而陈素真婚姻却很不幸,影响了在事业上的发展。找一个有文化、肯帮助自己的丈夫,对基本上没有什么文化的老艺术家来说是非常幸运的。在几十年的婚姻生活中,陈宪章一直是常香玉事业上的坚强后盾。可见,在婚姻上,常大师又胜出陈大师一筹。婚姻对二人在艺术上的发展进步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只不过常大师的婚姻能够起到促进的作用,陈大师的婚姻却对她的艺术起到了相反的作用。
 
三、          常香玉在抗美援朝捐献飞机,扩大了豫剧的影响。
 
常大师在抗美援朝捐献战斗机的壮举,知道现在还不断被人提起。虽然常大师当初捐献飞机一心想的是报效祖国,并没有其他的想法,但是捐献飞机这件事却对常大师的人生道路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作为一个爱国艺人,在政治上得到重视,也得到更了更多的机会,排演了很多新剧目,还有很多的现代戏。而陈大师由于性格直爽,在政治上屡受迫害,被排挤出了河南,自然机会就少了很多。在捐献飞机这件事上,常大师又胜出一筹。
 
四、          常香玉赶上了电视传媒发达的好时候,而陈大师却过早地离开了我们。
 
常大师在晚年赶上了电视文艺发达的好年代,经常参加各种晚会和演出,进一步扩大了自己的影响。尤其是录制了中央电视台的《艺术人生》,常大师的个人魅力通过央视的电波震撼了无数人。而陈大师却在1994年就已经去世了,没有能赶上电视文艺发展的好时候。
 
在艺术上两位大师难分高下,但是在以上的几个方面,常大师却高出陈大师很多。如何保护嗓子,找一个什么样的人结婚,如何得到政府的支持,如何使自己有一个好身体,这些都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这些方面其实是情商的具体表现。一个人要想取得成功,情商比智商起着更大的作用。常大师在艺术上并不逊色,但是在情商方面超出了陈大师,从而确立了自己在豫剧界的领军人物的地位。
 
现在很多人为陈大师鸣不平,但是历史是无法改写的,这些人应该正视这种现实。至于有些人不断地攻击常大师,想以此来提高陈大师的地位,这是不道德的,也是不现实的,这样做也只能给陈大师抹黑。我们应该爱护每一位为豫剧、为戏曲事业作出贡献的艺术家,尽力推广我们的民族戏曲,这才每一个戏迷朋友应该做的。

陈素真的遭遇——情商乎?

作者: 陈马唐     来源: 梨园豫曲

陈素真先生和与她同代的河南戏曲艺术家甚或地方戏艺术家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她有很高的文化造诣,这在解放前的戏曲界,尤其是地方戏里确是凤毛麟角。她熟读历史,能给弟子讲解点评历史人物;她喜爱诗词,数百首诗词能倒背如流,晚上无法入睡时就背诗词抒怀;她能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让擅画的新凤霞都佩服赞叹;她自己能写文章,近百万字的《情系舞台》是豫剧界、河南戏曲界第一部演员自己撰写的回忆录……深厚的文化修养赋予了陈派艺术独有的艺术特质。陈派戏之所以能够吸引从大学教授、知识分子、艺术大家到引车卖浆、走夫贩卒各阶层的观众,其艺术的文化内涵是根本原因。

先哲说,人生糊涂识字始。在亮看来,人生忧患、坎坷又何尝不是识字始呢?正因为陈老有文化,所以她对各种社会事件都有自己独立的观点、看法,不盲从于当局的权威,这一点和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完全一样。所以,她才被国民党指为“左倾”,被GCD打为“右派”。国民党时代,陈老初期有樊粹庭先生的庇护,后来张钫等大批国民党大员、军官成了她的戏迷,多多少少对她也有保护,加之后期演出不再跑高台了,比常香玉、申凤梅等艺术家处境要好,因此虽也遭受迫害,但程度不同,感受自然也不同。因此,解放后虽然也有“翻身感”,但并不如申凤梅、张新芳这些被恶霸欺凌得几难活命的艺人强烈。再加上解放初期党内、军内仍残存的封建意识、官僚思想,仍有要挟她演戏,侮辱她人格的现象发生。她又是个有独立思想、宁折不弯的人,不会迎合,以为“报恩无过于直言”,因此,“阳谋”一来,她就主动“出洞”、“上钩”,结果被人打翻在地还踏上了无数双脚。试想,在99%以上的艺人欢呼获得新生,被视为“人”来对待时,一个旧社会大红大紫,和“国民党反动派高官”有过交往,被国民党河南省主席挂匾表彰过的人竟然敢说党的不对,这不是反党是什么?!来个诛心之论,恐怕当时不少人还有这样的私心:你陈素真不是红的发紫么,不是“豫剧皇后”、“梆子大王”、“河南梅兰芳”么,这下好了,把你彻底打倒,让你不能演戏,才出了被你压制的这口憋屈气。“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信夫?!

陈老的悲剧有个人性格的因素,有时代因素,更根本的,有中国文化的因素(正反两方面的文化传统都在内起作用),不是一个什么“情商”,几句什么“比较”就能说明得了的,因为它根本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它也不是为了说明探究问题而生出来的,它的出发点是“成王败寇”,然后按着这个模子去套即可。

比如:1959年庐山会议,耿直的彭德怀倒台,阴猾的林彪上台,是因为彭老总“情商”不如林秃子。首先,对待领袖态度不同。林彪说“**总是比我们离真理更近,总是八九不离十。我有一个感觉,我们的事业进行得顺利的时候都是**的路线得到正确执行的时期,我们受到重大挫折的时候,正是**的路线受到干扰的结果,我们党几十年的历史就是这么个历史。”彭老总却是直接骂娘。其次,彭老总婚姻不幸。自己被打倒了,老婆浦安修跟着和他分手,而林彪呢?逃往苏联,摔死在温都尔汗都有“爱妻”叶群跟着,“生不同衾死同穴,发不同青心同热”,真个是娶了个“好”老婆。再者,林彪打了平型关等一大堆仗,扩大了他在军队的影响。还有,彭老总脾气太坏,对下属过于严厉,没维持住人,而林彪则不然,因此军内批彭十分顺利,到了批林时就非也了。林彪赶上了**发动“文革”的好时候,彭老总却过早被打倒了……

于是乎得出结论: 在军事上两位元帅难分高下,但是在以上的几个方面,林秃子却高出彭老总很多。如何同上级领导说话,找一个什么样的人结婚,如何得到领导的支持,如何使自己有一个好人缘,这些都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这些方面其实是情商的具体表现。一个人要想取得成功,情商比智商起着更大的作用。林秃子在军事上并不逊色,但是在情商方面超出了彭老总,从而确立了自己接班人的关键地位。

还可以再如此套:**后代零落如是,蒋光头的后代则帅哥一群,商人一堆,有钱有模样,也是因为**“情商”不如蒋光头。蒋娶了宋美龄,生活幸福,毛娶了江青,惹了一身骚,还被后人指指戳戳,议论纷纷……简直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情商”真理啊!如斯复杂的历史问题,简单地来个“情商”不行,岂不滑天下之大稽!

“情商”奇文前边列举的大都还是事实,但由此得出个“情商低”的谬论着实令人晕乎哉,用句网络流行语:着实被雷到了。其实,还算人家留了口德,没直白说:陈素真就是个二杆子货,已经是阿弥陀佛了。估计在“情商论”及其拥趸者眼里,亮是个弱情(比着弱智造的),要被口诛笔伐,甚或破口打骂,要俺去xxx(动词,如:吃、喝等不一)陈素真的xxx(名词,如:屎、尿等不一),恭请自便,因为**说了“神州不会陆沉”。亮开这个博客的目的就是为老艺术家张目,尤其是被埋没的、不被今人所知或熟知的艺术家在网络上留个影儿。一句话:真诚的批评、探讨欢迎,恶意的攻击、恶毒的诅咒请您厕所去说。先贤曰:“不需放屁,试看天地翻覆。”阿拉伯人有谚曰:“任凭狗叫,骆驼队照样前行。”

一个有意思的天之痕找茬游戏

作者:珊瑚姬

选择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社2011年三月的新书《每个小学生都感兴趣的益智游戏》,是小学生趣味游戏丛书之一。。。。答案随后公布大家可以试试看先。。。。

古老的中国童话《叶限姑娘》:灰姑娘故事的源头

叶限姑娘, 是唐代笔记小说《酉阳杂俎》中所载的一个人物。《酉阳杂俎》由唐朝文人段成式所著,有关叶限姑娘的故事则见于书中〈续集·卷一·支诺皋上〉。一般认为,这是童话故事《灰姑娘》的其中一个来源。《酉阳杂俎》于公元9世纪成书,所以可以说,叶限姑娘的故事比夏尔·佩罗(Charles Perrault)于1697年所写的《灰姑娘》(Cendrillon ou la petite pantoufle de verre)及格林兄弟于1812年所出版《格林童话》里的《灰姑娘》(Aschenputtel)早了差不多一千年。

椐《酉阳杂俎·支诺皋上》载:

"南人(云、贵、川、桂一带) 相传,秦汉前有洞主吴氏,土人呼为“吴洞”。娶两妻,一妻卒,有女名叶限,少慧,善淘金,父爱之。末岁,父卒,为后母所苦,常令樵险汲深。时尝得一鳞,二 寸余,赪鳍金目,遂潜养于盆水。日日长,易数器,大不能受,乃投于后池中。女所得余食,辄沉以食之。女至池,鱼必露首枕岸。他人至,不复出。其母知之,每 伺之,鱼未尝见也。因诈女曰:“尔无劳乎?吾为尔新其襦。”乃易其敝衣,后令汲于他泉,计里数里也,母徐衣其女衣,袖利刃,行向池呼鱼,鱼即出首,因斫杀 之。鱼已长丈余,膳其肉,味倍常鱼,藏其骨于郁栖之下。逾日,女至向池,不复见鱼矣,乃哭于野。忽有人发粗衣,自天而降。慰女曰:“尔无哭,尔母杀尔鱼 矣!骨在粪下。尔归,可取鱼内藏于室。所须第祈之,当随尔也。”女用其言,金玑玉食,随欲而具。

及洞节,母往,令女守庭果。女伺母行远,亦往,衣翠纺上衣,蹑金履。母所生女认之,谓母曰:“此甚似姊也。”母亦疑之。女觉,遽反,遂遗一只履,为洞人所得。母归,但见女抱庭树眠,亦不之虑。 

其洞邻海岛,岛中有国名陀汗,兵强,王数十岛,水界数千里。洞人遂货其履于陀汗国。国主得之,命其左右履之,足小者,履减一寸。乃令一国妇人履之,竟无一称 者。其轻如毛,履石无声。陀汗王意其洞人以非道得之,遂禁锢而栲掠之,竟不知所从来。乃以是履弃之于道旁,既遍历人家捕之,若有女履者,捕之以告。陀汗王 怪之,乃搜其室,得叶限,令履之而信。叶限因衣翠纺衣,蹑履而进,色若天人也。始具事于王,载鱼骨与叶限俱还国。其母及女,即为飞石击死。洞人哀之,埋于 石坑,命曰“懊女冢”。洞人以为禖祀,求女必应。陀汗王至国,以叶限为上妇。 
一年,王贪求,祈于鱼骨,宝石无限,逾年,不复应。王乃葬鱼骨于海岸。用珠百斛藏之,以金为际。至征卒叛时,将发以赡军。一夕,为海潮所沦。” 
这个故事译成白话文的内容大意为下:
在秦汉二 朝之前有一个吴姓洞主娶了两位妻子,其中一位妻子早死,留下一名女儿,她的名字是叶限。叶限聪明伶俐,擅长淘金,深得父亲的喜爱;但在父亲死后,叶限受到 后母的虐待,后母经常叫她到危险的地方伐木或到深水的井打水。

一天,叶限得到一尾两寸长、金色眼睛的金鱼,便拿回家里饲养,金鱼一天一天的长大,只得把它 放到池里饲养。而只有叶限每次走到池边的时候,金鱼才会浮上水面伸出头来。叶限的后母骗了叶限的衣服后,穿上它走到池边,然后杀死金鱼,更把它烧来吃。
叶限发现金鱼不在池里,放声大哭。
忽然,天上神仙降临,安慰叶限,并要她把鱼骨堀起,藏于家中;那么,向它祈祷的愿望都能实现。于是,叶限得到不少金银珠宝、华衣美食。到了某个节日,后母参与盛会,她吩咐叶限在家守着果树。叶限待后母远去后,亦悄悄跟上,还穿上翠绿色的纱纺上衣和一双金鞋子。后母所生的女儿认出叶 限,后母看见叶限后亦起疑心;叶限害怕给她们发现,便匆匆回家,途中遗留了其中一只金鞋子,由其他洞人所得到。后母回家后,发现她抱树而睡,才没有追究。

洞穴附近有一个名为“陀汗”的强大岛国,一名洞人把金鞋子带到陀汗国售卖,国王得到金鞋子后,命令左右试穿,然而却没有人合穿。于是国王命令全国的 妇人试穿那只鞋子,发现她们全都不是那只鞋子的主子。那只金鞋子轻如羽毛,穿上它踏在石上也不会发出声音。陀汗王认为洞人是抢回来的,便把他禁锢起来,但 对他拷打后也不知道金鞋子的来历。

国王把金鞋子弃在路旁,并到处派人到人们的家里搜查,如果搜出另一只金鞋子,就将家里的人捉拿,结果,陀汗王在室内找到叶限,并发现她能够穿上金鞋 子,人们都相信她就是金鞋子的主人。由于叶限的一身打扮和举止都美若天仙,国王便娶她为妻,然后与叶限带着鱼骨一同回国。而叶限的后母及姊姊则被飞石击中 而死,洞人为了哀悼她们,就把她们埋在石坑里,并命名为“懊女冢”。以后的人更会在冢前进行祭祀,而该处亦成了求女的地方。

陀汗王回国后,将叶限册封为王后。回国后的第一年,陀汗王非常贪心,常常向鱼骨祈求财宝,虽然都如愿以偿,但到了第二年就就不灵光了。国王把鱼骨葬于海岸,以珍珠遮掩著,并以金银围着葬穴。后来,陀汗王出征讨伐作乱的士兵时,打算将那些金银珠宝都用作军饷,但在一天的晚上,那些金银珠宝都被海浪冲走了。

 

《卖火柴的小女孩》拗口古文版

昨天看过一个很有趣的视频,卖火柴的小女孩。很喜欢使用文言文的第15话,分享一下。

小女贩柴小娘子也

吾乃汝父 速往贩柴

但是… 寒日贩柴苦

子非柴 安知柴之苦?[1]

风霜固所不论,乃先集其惨澹[2] 木犹如此 人何以堪[3]

啊 你给我去就是啦

 

购柴者乎 购柴者乎

小娘留步

相公御宅… 啊,不!相公欲柴乎?

因何寒日独受柴?

唉!父性嗜酒,家贫不能常得,偶得歹玩啤酒,造饮辄尽,期在必醉,环堵萧然,不避风日,乃令小女贩柴谋生。 [4]

非人哉!焉得让萝莉受冻焉!

君见贫女贩火柴,不速购置,则是无情!对女骂父,则是无礼![5]

凶个屁呀你!

 

长柴归来乎,食无肉。大餐吔!

长柴归来乎,没玩具。玩具吔! [6]

长柴,阿嬷,因何现身?

忆是年林祖骂,不料先汝早逝,生不能相养以共居,殁不能抚汝以尽哀,彼苍者天,曷其有极?但求共赴天国黄泉。 [7]

诺。

孔丘仲尼赞曰:哇啦又死啦。

注释:

[1]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见《庄子 秋水》.。

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

庄子曰:“倏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

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

庄子曰:“请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

[2] “风霜固所不论,乃先集其惨澹”。见《世说新语 言语》

    道壹道人好整饰音辞,从都下还东山,经吴中。已而会雪下,未甚寒。诸道人问在道所经。壹公曰:“风霜固所不论,乃先集其惨澹。郊邑正自飘瞥,林岫便已皓然。”

[3] “木犹如此,人何以堪”。见《世说新语 言语》

    桓公北征经金城,见前为琅邪时种柳,皆已十围,慨然曰:“木犹如此,人何以堪!”攀枝执条,泫然流泪。

[4] 见陶渊明的《五柳先生传》

    先生不知何许人也,亦不详其姓字,宅边有五柳树,因以为号焉。闲静少言,不慕荣利。好读书,不求甚解;毎有会意,便欣然忘食。性嗜酒,家贫不能常得。亲旧知其如此,或置酒而招之,造饮辄尽,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环堵萧然,不蔽风日;短褐穿结,箪瓢屡空,晏如也。常著文章自娱,颇示已志。忘懐得失,以此自终。

[5] 《世说新语 方正》

  陈太丘与友期行,期日中。过中不至,太丘舍去,去后乃至。元方时年七岁,门外戏。客问元方:“尊君在不?”答曰:“待君久不至,已去。”友人便怒曰:“非人哉!与人期行,相委而去。”元方曰:“君与家君期日中。日中不至,则是无信;对子骂父,则是无礼。”友人惭,下车引之。元方入门不顾。

[6] “长铗归来乎,食无鱼”,“长铗归来乎,出无舆”,“长铗归来乎,无以为家”。见《史记 孟尝君列传》

    初,冯驩闻孟尝君好客,蹑而见之。孟尝君曰;“先生远辱,何以教文也?”冯驩曰:“闻君好士,以贫身归于君。”孟尝君置传舍十日,孟尝君问传舍长曰:“客何所为?”答曰:“冯先生甚贫,犹有一剑耳,又蒯缑。弹其剑而歌曰‘长铗归来乎,食无鱼’。”孟尝君迁之幸舍,食有鱼矣。五日,又问传舍长。答曰:“客复弹剑而歌曰‘长铗归来乎,出无舆’。”孟尝君迁之代舍,出入乘舆车矣。五日,孟尝君复问传舍长。舍长答曰:“先生又尝弹剑而歌曰‘长铗归来乎,无以为家’。”孟尝君不悦。

[7] 见韩愈《祭十二郎文》

    今吾使建中祭汝,吊汝之孤,与汝之乳母。彼有食可守以待终丧,则待终丧而取以来,如不能守以终丧,则遂取以来。其余奴婢,并令守汝丧。吾力能改葬,终葬汝于先人之兆,然后惟其所愿。呜呼!汝病吾不知时,汝殁吾不知日,生不能相养于共居,殁不能抚汝以尽哀,敛不凭其棺,窆不临其穴,吾行负神明,而使汝夭,不孝不慈,而不得与汝相养以生,相守以死。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角,生而影不与吾形相依,死而魂不与吾梦相接,吾实为之,其又何尤?彼苍者天,曷其有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