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出版社网址大全

代理:http://www.coobai.com/

日本漫画、唱片销量提供榜单oricon公信榜
http://www.oricon.co.jp/

jump杂志社
http://www.shonenjump.com/j/index.html

新增:
台湾盖亚:http://www.gaeabooks.com.tw/

腐女杂志 hertz :http://www.bs-garden.com/system/hertz.php

技法类出版社:http://www.graphicsha.co.jp/top.html

文藝春秋 http://www.bunshun.co.jp/index.html

角川書店 http://www.kadokawa.co.jp

集英社 http://www.shueisha.co.jp/

白泉社 http://www.hakusensha.co.jp/

新潮社 http://www.webshincho.com/

小学館 http://www.shogakukan.co.jp/

讲谈社:http://www.bookclub.kodansha.co.jp/

冬水社:http://www.tosuisha.co.jp/

祥传社:http://www.shodensha.co.jp/

SUNRISE:http://www.nifty.ne.jp/station/sunrise/

芳文社 http://houbunsha.com/ (轻音少女等四格作品出产地)

筑摩书房 http://www.chikumashobo.co.jp/

カメラ日和(杂志) http://www.camerabiyori.com/

IDG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ズ http://www.idg.co.jp/
青山出版社 http://www.aoyamapb.com/
暁教育図書 http://www.akatsuki.co.jp/
あかね書房 http://www.akaneshobo.co.jp/
アガリ総合研究所 http://www.joho-yamaguchi.or.jp/agari/
亜紀書房 http://www.akishobo.com/
秋田書店 http://www.akitashoten.co.jp/
朝倉書店 http://www.asakura.co.jp/
朝日出版社 http://www.asahipress.com/
朝日新聞社出版局 http://opendoors.asahi-np.co.jp/span/
朝日ソノラマ http://www.asahisonorama.co.jp
葦書房 http://www1.ocn.ne.jp/~ashi/
(株)アス http://www.vis-a-vis.co.jp/vis-a-vis/index.html
明日香出版社 http://www.asuka-g.co.jp/
飛鳥新社 http://www.asukashinsha.co.jp
アスキー http://www.ascii.co.jp/
アトリエサード http://www.a-third.com/
編(あむ)書房 http://www2u.biglobe.ne.jp/~k-kuni/
あむすく http://www.kt.rim.or.jp/~amusuku/
アルク出版 http://www.alc.co.jp
アルプス出版社 http://www.mapdo.com/
医学書院 http://www.igaku-shoin.co.jp/
郁文堂 http://www.ikubundo.com/
イザラ書房 http://www.izara.co.jp/
医歯薬出版 http://www.so-net.ne.jp/medipro/isyk/
井上書院 http://www.inoueshoin.co.jp/
岩崎書店 http://www.iwasakishoten.co.jp/
WAVE出版 http://www.writers-net.com/publish/wave/index.html
エーアイ出版 http://www.ai-pub.co.jp/
エクスナレッジ http://www.xknowledge.co.jp/
エクスメディア http://www.x-media.co.jp/
SC企画 http://www5b.biglobe.ne.jp/~SGkikaku/
エニックス http://www.enix.co.jp/
HNK出版 http://www.nhk-book.co.jp/
NTT出版 http://www.nttpub.co.jp/
MdN http://www.mdn.co.jp/
エンターブレイン http://www.enterbrain.co.jp/
旺文社 http://www.obunsha.co.jp/
オーエス書店 http://www.os-pub.co.jp/
オータパブリケーションズ http://www.ohtapub.co.jp
大月書店 http://www.otsukishoten.co.jp/
オーム社 http://www.ohmsha.co.jp/
オライリージャパン http://www.oreilly.co.jp
オリコン http://www.oricon.co.jp/
オレンジページ http://www.orangepage.net
音楽之友社 http://www.ongakunotomo.co.jp/
偕成社 http://www.kaiseisha.co.jp/
学芸出版社 http://web.kyoto-inet.or.jp/org/gakugei/
学習研究社 http://www.gakken.co.jp/
舵社 http://www.pacwow.com/
角川書店 http://www.kadokawa.co.jp
角川春樹事務所 http://www.kadokawaharuki.co.jp/
かもがわ出版 http://www.kamogawa.co.jp/
河出書房新社 http://www.kawade.co.jp/
かんき出版 http://www.kanki-pub.co.jp/
技術評論社 http://www.gihyo.co.jp/indexJ.html
樹花社 http://village.infoweb.ne.jp/~kinohana/
キネマ旬報社 http://www.kinejun.com/
吉備人出版 http://www.kibito.co.jp/
キングベアー出版 http://www.kingbear.co.jp/
近代映画社 http://www.kindaieigasha.co.jp/
近未来社 http://www.d1.dion.ne.jp/~kinmirai
くもん出版 http://www.kumon.co.jp/
グラフィック社 http://www.graphicsha.co.jp/
啓林館 http://www.shinko-keirin.co.jp/
KSS出版 http://www.kss-inc.co.jp/
KG情報 http://www.kg-net.co.jp/
研究社 http://www.kenkyusha.co.jp/
玄光社 http://www.genkosha.co.jp/
現代数学社 http://www.gensu.co.jp/
幻冬舎 http://www.gentosha.co.jp/
工学社 http://www.telestar.or.jp/
工作舎 http://www.kousakusha.co.jp/
こう書房 http://member.nifty.ne.jp/koushobo/
講談社 http://www.bookclub.kodansha.co.jp/
高文研 http://www.koubunken.co.jp/
光文社 http://www.kobunsha.com/
弘文堂 http://www.koubundou.co.jp/
公募ガイド社 http://www.koubo.co.jp/
コーエー(光栄) http://www.koei.co.jp/
小峰書店 http://www.komineshoten.co.jp/
ゴルフダイジェスト社 http://www.golfdigest.co.jp/
--------------------------------------------------------------------------------

サイエンス社 http://www.saiensu.co.jp/
財界研究所 http://www.zaikai.jp/
さえら書房 http://www.saela.co.jp/
朔北社(さくほくしゃ) http://www.sakuhokusha.co.jp/
サニー出版 http://www.sunny-pb.co.jp/
三栄書房 http://www.sun-a.com/
サンクチュアリ出版 http://www.freedom.ne.jp/s-books/
三省堂 http://www.sanseido-publ.co.jp/
産能大学出版部 http://www.sannopub.co.jp/
サンマーク出版 http://www.sunmark.co.jp/
山陽新聞社 http://www.sanyo.oni.co.jp/
CQ出版 http://www.cqpub.co.jp/
JTB出版事業局 http://www.jtb.co.jp/
時事通信社 http://book.jiji.com/
七賢出版 http://www.shichiken.co.jp/
柴田書店 http://www.shibatashoten.co.jp/
じほう社 http://www.jiho.co.jp/
清水書院 http://www.shimizushoin.co.jp/
ジャストシステム http://moai.justnet.ne.jp/shoseki/shoseki.html
集英社 http://www.shueisha.co.jp/
住宅新報社 http://www.jutaku-s.com/
集文館 http://www.shubunkan.com/
翔泳社 http://www.shoeisha.co.jp/
小学館 http://www.shogakukan.co.jp/
裳華房 http://www.shokabo.co.jp/
彰国社 http://www.shokokusha.co.jp/
祥伝社 http://www.shodensha.co.jp/
松文館 http://www.shobunkan.com/
昭文社 http://www.mapple.co.jp/
心交社 http://www.shinko-sha.co.jp/
新興出版社 http://www.shinko-keirin.co.jp/
新人物往来社 http://www.jinbutsu.co.jp/
新星出版社 http://www.shin-sei.co.jp/
新潮社 http://www.webshincho.com/
駿台曜曜社 http://www6.ocn.ne.jp/~yoyosha/
青春出版社 http://www.seishun.co.jp/
青心社 http://www.seishinsha-online.co.jp/
青菁社 http://web.kyoto-inet.or.jp/org/s-s-s/
(株)青林堂(ガロ) http://www.garo.co.jp/
宣伝会議 http://www.sendenkaigi.com/
ゼンリン http://www.zenrin.co.jp/
総合法令出版 http://www.horei.com/
増進堂・受験研究社 http://www.zoshindo.co.jp/
ソーテック http://www.sotechsha.co.jp/
ソニー・ミュージック http://www.sme.co.jp/
第三書房 http://www.daisan-shobo.co.jp/
第三文明社 http://www.daisanbunmei.co.jp/
大修館書店 http://www.taishukan.co.jp/
ダイヤモンド社 http://www.diamond.co.jp/
太陽書房 http://www.taiyo-g.com/
大和書房 http://www.daiwashobo.co.jp/
高橋書店 http://www.takahashishoten.co.jp/
宝島社 http://www.takarajimasha.co.jp/
竹書房 http://www.takeshobo.co.jp/
太郎次郎社 http://www.tarojiro.co.jp/
淡交社 http://tankosha.topica.ne.jp/
地球丸 http://www.chikyumaru.co.jp/
地人書館 http://www.chijinshokan.co.jp/
中央出版 http://www.chuoh.co.jp/
中経出版 http://www.chukei.co.jp/
築地書館 http://www.tsukiji-shokan.co.jp/
創出版 http://www.tsukuru.co.jp/
ディアゴスティーニ http://www.deagostini.co.jp/
帝国書院 http://www.teikokushoin.co.jp/
ディスカバー21 http://www.d21.co.jp/
デジキューブ http://www.digicube.co.jp/
寺島情報企画 http://www.dtmm.co.jp/
東京書籍 http://www.tokyo-shoseki.co.jp/
同時代社 http://www.doujidaisya.co.jp/
冬水社 http://www.tosuisha.co.jp/
どうぶつ社 http://webclub.kcom.ne.jp/mb/dbs-co/
東洋経済新報社 http://www.toyokeizai.co.jp/
TOKYO FM http://www.tfm.co.jp/
徳間書店 http://www.tokuma.com/
ドレミ楽譜出版 http://www.doremi.co.jp/index.html
なあぷる http://www.netlaputa.ne.jp/~naples/
永岡書店 http://www.nagaokashoten.co.jp/
ナカニシヤ出版 http://www.nakanishiya.co.jp/
ナツメ社 http://www.natsume.co.jp/
南雲堂 http://www.nanun-do.co.jp/
南江堂 http://www.so-net.ne.jp/medipro/nankodo/
二玄社 http://www.nigensha.co.jp/
日貿出版社 http://www.nichibou.co.jp/
日経サイエンス http://www.nikkei.co.jp/pub/science/
日本経済新聞社出版局 http://www.nikkei.co.jp/pub/
二宮書店 http://www.ninomiyashoten.co.jp/
日本カメラ社 http://www.nippon-camera.com/
日本経済評論社 http://www.nikkeihyo.co.jp/
日本テレビ放送網 http://www.ntv.co.jp/
日******率協会マネジメントセンター http://www.jmam.co.jp/pub/index.html
日本文教出版 http://www.nichibun-g.co.jp/
日本文芸社 http://www.nihonbungeisha.co.jp/
日本法令 http://www.horei.co.jp/
ニューサイエンス社 http://www.macnet.or.jp/co/hk-ns/ns/index.html
燃焼社 http://www.pure.ne.jp/~nensho/
農村漁村文化協会 http://www.ruralnet.or.jp/
ノースランド出版 http://www.skinet.co.jp/
白水社 http://www.hakusuisha.co.jp/
白泉社 http://www.hakusensha.co.jp/
博文館新社 http://www.hakubunkan.co.jp/
はまの出版 http://www.hamano-shuppan.co.jp/
早川書房 http://www.hayakawa-online.co.jp/
晩成書房 http://www.bansei.co.jp/
ぴあ http://www.pia.co.jp/
PHP研究所 http://www.php.co.jp/
ビー・エヌ・エヌ http://www.bnn.co.jp/
ピエ・ブックス http://www.piebooks.com/
ビジネスガイド社 http://www.giftshow.co.jp/
VIPタイムズ社 http://www.vip-times.co.jp/
一ツ橋書房 http://www.one-bridge.co.jp/
批評社 http://www.hihyosya.co.jp/
白夜書房 http://www.byakuya-shobo.co.jp/index.html
表現社 http://www.sogi.co.jp/
4×4マガジン社 http://www.carmag.co.jp/
フォレスト出版 http://www.forestpub.co.jp/
福音館 http://www.fukuinkan.co.jp/
婦人之友社 http://www.fujinnotomo.co.jp/
扶桑社 http://www.fusosha.co.jp/
二見書房 http://www.futami.co.jp/top.html
ブックマン社 http://www.bookman.co.jp/
ふゅーじょんぷろだくと http://www.comicbox.co.jp/
フランス書院 http://www.kuki.co.jp/FRANCE/
フレーベル館 http://www.froebel-kan.co.jp/
プレジデント社 http://www.president.co.jp/
ぶんか社 http://www.bunka.co.jp/
文化通信社 http://www.bunkanews.co.jp/
文藝春秋 http://bunshun.topica.ne.jp/
文藝書房 http://www.bungeishobo.co.jp/
文渓堂 http://www.bunkei.co.jp/
文理 http://www.bunri.co.jp/
平凡社 http://www.heibonsha.co.jp/
ベネッセコーポレーション http://www.benesse.co.jp/
ぺりかん社 http://www.perikansha.co.jp/
法研 http://www.sociohealth.co.jp/
法律文化社 http://web.kyoto-inet.or.jp/org/houritu/
北隆館 http://www.macnet.or.jp/co/hk-ns/hk/
保健同人社 http://www.hokendohjin.co.jp/
ポット出版 http://www.pot.co.jp/
ポプラ社 http://www.poplar.co.jp/
ほるぷ出版 http://www.holp-pub.co.jp/

マール社 http://www.maar.com/
マガジンハウス http://www.magazine.co.jp/
マルシン http://www.line-club.net/
みすず書房 http://www.msz.co.jp/
未知谷(みちたに) http://www.michitani.com/
光村推古書院 http://www.mitsumura-suiko.co.jp/
ミネルヴァ書房 http://www.minervashobo.co.jp/
むさし書房 http://www.musashishobo.co.jp/
明治図書出版 http://www.meijitosho.co.jp/
メイツ出版 http://www.mates-publishing.co.jp/
メタモル出版社 http://www.metamor.co.jp/
メディアワークス http://www.mediaworks.co.jp/
めるくまーる http://www.netlaputa.ne.jp/~merkmal/
森北出版 http://www.morikita.co.jp/
薬事日報社 http://www.yakuji.co.jp/
やどかり出版 http://village.infoweb.ne.jp/~johokan/
山川出版社 http://www.yamakawa.co.jp/
山と渓谷社 http://www.yamakei.co.jp/
(株)大和堂 http://www.yamato.or.jp/
右文書院 http://www.yubun-shoin.co.jp/
羊土社 http://www.yodosha.co.jp/
読売新聞社 http://www.yomiuri.co.jp/index-j.htm
リム出版新社 http://www.bekkoame.ne.jp/~rim/
れんげ舎 http://www.rengesha.com/
労働教育センター http://www.rks.co.jp/
ローカス http://www.locus.co.jp/
早稲田教育出版 http://www.waseda.gr.jp/
ワニブックス http://www.wani.co.jp/

视觉的魔法师:埃舍尔

转载自独角兽博客

一些自相缠绕的怪圈、一段永远走不完的楼梯或者两个不同视角所看到的两种场景……半个世纪以前,荷兰著名版画艺术家埃舍尔所营造的“一个不可能世界”至今仍独树一帜、风靡世界。

埃舍尔(Maurits Cornelis Escher)1898年出生于荷兰吕伐登,是一位水利工程师的儿子。在学生时代,埃舍尔“算不上好学生”。他在学校里那可怜的成绩以及对于绘画和设计的偏爱最终使得他从事图形艺术的职业。在他从事艺术创作很长一段时间内,“几乎所有的荷兰版画集都没有给他的作品以一个恰当的章节”,对他的作品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却是数学家、晶体学家和物理学家。他的工作成果直到五十年代才被注意,1956年他举办了他的第一次重要的画展, 这个画展得到了《时代》杂志的好评,并且获得了世界范围的名望。

那些数学家们认为,在他的作品中数学的原则和思想得到了非同寻常的形象化。因为这个荷兰的艺术家没有受过中学以外的正式的数学训练,因而这一点尤其令人赞叹。随着他的创作的发展,他从他读到的数学的思想中获得了巨大灵感,他工作中经常直接用平面几何和射影几何的结构,这使他的作品深刻地反映了非欧几里德几何学的精髓。他也被悖论和“不可能”图形结构所迷惑,并使用了罗杰·彭罗斯的一个想法发展了许多吸引人的艺术成果。 对于学数学的学生,埃舍尔的工作主要体现在两个广阔的区域:“空间几何学”和“空间逻辑学”。

埃舍尔是一名无法“归类”的艺术家。他的许多版画都源于悖论、幻觉和双重意义,他努力追求图景的完备而不顾及它们的不一致,或者说让那些不可能同时在场者同时在常他像一名施展了魔法的魔术师,利用几乎没有人能摆脱的逻辑和高超的画技,将一个极具魅力的“不可能世界”立体地呈现在人们面前。他创作的《画手》、《凸与凹》、《画廊》、《圆极限》、《深度》等许多作品都是“无人能够企及的传世佳作”。

很多艺术家被埃舍尔的版画成就所激励,甚至产生了一个可以命名为“埃舍尔主义”的流派。但人们对埃舍尔的研究往往各取所需,对埃舍尔的误解也十分常见。单纯从科学、心理学或者美学的角度,都无法对他的作品作出公正的评价。正如《魔镜——埃舍尔的不可能世界》的中文译者、北京大学哲学系田松说:“埃舍尔其实是一位思想家,只不过他的作品不是付诸语言,而是形诸绘画。他的每一幅作品,都是他思想探索的一个总结和记录。”

他的传记名为《魔镜——埃舍尔的不可能世界》,是埃舍尔的朋友、荷兰数学家布鲁诺·恩斯特20多年前所著,并得到了艺术家本人的校正。书中运用优美的语言和250幅精致的图片,描绘了“艺术怪才”埃舍尔的生平、创作和他对版画艺术的独到见解。这本书已经被翻译成十几种文字。上海科学教育出版社此次出版的中译本将使我国读者能够系统地、不失真实地了解埃舍尔本人的思想和作品。该传记近日在我国正式出版!

 

北岡明佳:眼睛的诡计

看北岡明佳的作品你要作好看到眼晕恶心的准备,我是一次没法看完的。那些可都是北岡明佳策划的眼睛的诡计。

北岡明佳生于1961年,现在是日本家喻户晓的错视画家。他最早学习生物学,1991年获得教育学博士学位,后就职于东京都神经科学综合研究所。北岡在世界首个错视网页“错视之会”上发表研究文章后,声名大震。2005年,《朝日新闻》连续12期登载了他的系列作品《眼睛的冒险》,日本的各大媒体都对他做过相关报道。在纪念错觉鼻祖埃舍尔的巡回展“超感觉美术馆展”(1999年~2000年)上,北岡的作品也被一同展出。

北岡认为,错视是一种眼睛的错觉,也属于心理学领域。因此他并未将视野局限在绘画上,而是将范围扩展到心理学方面。北岡在错视领域很活跃,不仅有独特的设计思想和独创性作品、在国际核心期刊发表论文、获得大额科研经费,还建立自己的错视主页,新作品更是源源不断。世界第一本研究错觉的书《眼睛的诡计》出自北岡之手。

2005年,北岡凭借作品《乌龟》,获得金井奖(错视之馆奖)。在《乌龟》中,北岡通过将错视进行二次元扩张,使图像具有了独特的风格。乌龟的错视其实是通过相同白黑图形的重复叠加实现的。仔细看这张图,当把白色的方格当作乌龟时,黑色的图案就成为了地面。反之则白色的图案成为地面。而且不管怎么看,乌龟都是一样的。这幅作品中还有一个有趣现象——乌龟们排成的横线和竖线都是水平和垂直的,因为作者巧妙利用了线条和色彩,从而成功欺骗了读者的眼睛,看上去横线似乎在往外扩张,竖线则向内挤压。

2006年,北岡作品又获得第9届欧莱雅颜色科学与艺术奖金奖。2006年6月,北岡被著名的立命馆大学聘为文学部教授,从事知觉心理学方面研究。

 

2007年,在日本认知心理学会第五次大会上北岡又斩获了独创奖。北岡最新著作《被欺骗的视觉》在日本被誉为“错视必读书”,北岡也由此被称作“日本错视研究第一人”。

名探不死——《世界名探五十人》前言

这是一本趣味性和知识性均佳的推理故事书,值得每一位推理探案故事爱好者阅读。。。。尤其适合小读者们作为推理入门书来阅读。。。。

自从推理小说的始祖E.A.博于1841年创造了名探迪潘以来,在大约130多年的时间里,众多的侦探辈出,不胜枚举。他们都是一些各具特点的绚丽多彩的人物。

本书从中选出特别突出的著名侦探50人介绍给大家,并从每一位侦探那里提出一个关于计谋的问题,算做是向读者的挑战吧。但是,为了提出具有侦探个性的难题,也为了避免同前著《侦探游戏》重复,这里所提出的计谋问题不一定完全忠实于原作。

这里选择的标准在于,人物的知名度、侦探能力和特点,当然多少也掺杂有我个人的爱好、趣味。另外,其中的外国侦探则仅限于现在刊行的哈雅卡瓦侦探小说文库和创无推理文库翻译过来的作品中出现过的人物。

因为本书的定员限制在50人,所以落选的名探肯定会更多。对此,也只有等待以后的机会再请他们出场了。

在动笔撰写本书的时候我感觉到,除了捕物帐(日本江户时代以捕吏为中心人物的侦探小说。——译者注)中的人物之外,日本的名探不论怎么说也是显得太少了。外国作家,特别是英美作家的百分之九十左右,都创造了各自的独特的著名侦探。同作者比较起来,他们所创造的侦探的名字更受大众欢迎。很多人都能随口说出诸如夏洛克·福尔摩斯、吕潘的名字,但能够记住阿·柯南道尔、莫里斯·勒布朗的名字的人恐怕就不多了。作者消失了,而名探却得以永生。

推理小说的趣味在于解开不可思议之谜的兴奋,同时也在于名探的活动。日本的作品之所以枯燥、缺乏魅力,原因之一就在于没有真正的名探。尤其是松本清张以来,名I探在日本几乎消失殆尽了。

代之而起的是,用平庸的推理来解决平庸的犯罪,即极现实的人类社会问题,这就是所谓的社会派推理小说。

不过,即使庸人解决了肤浅、表面的案件,可是又有什么趣味可言呢?除了二三部杰作之外,尽都是些好像冠军不参加的=流比赛罢了,丝毫没有智慧的深邃闪光。

推理小说的戏剧性就在于,不同凡响的名探以其卓越的头脑和不屈不挠的顽强行动,如同快刀斩乱麻一般,巧妙地解开罪恶的天才尽其智力所周密策划的犯罪之谜。

在现代社会里,名探的存在果真已成为不合时宦的化石怪物了吗?不,新的时代需要新型的名探。没有具有魅力的名探,便没有推理小说的真正必盛。

这就是我提倡复活名探的理由之所在。

此外,本书中出场的50名侦探,除了捕物帐的主人公明智小五郎以及幽灵侦探之外,大体上以年代为序排列。由此我们可以发现,随着时代的变迁,侦探的类型也是在不断发生变化的,因此,本书也可以说是一部简单而独特的推理小说史。如果您能同《侦探游戏》一并阅读的话,就不仅仅是一种破解简单谜案的智力游戏,还可以兼作推理技巧的入门书。我自以为这是一册一石二鸟的奇书。

本书的出版,承蒙畏友岩濑社长的厚谊,以及编辑部印南和磨氏的鼎力相助,在此谨表由衷的谢意。

藤原宰太郎  1972年夏

评《动物庄园》:没有剑柄的利剑

有些书如同没有剑柄的剑,不论你从哪个角度去握它,它都要把你割的鲜血泠泠,但你为了欣赏它,就不得不拿起它。
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庄园》就是这样一本书,它躺在那里,灿灿光芒照得的眼花缭乱,但你敢拿起来看么?它是没有剑柄的剑,霍的一声就会触疼你。
《动物庄园》是童话,它符合我们传统意义上那些童话的所有要素,以动物为主角的中篇故事,会说话的动物。但我不想去普及《动物庄园》在说些什么之类的干巴巴的东西,如果你不了解20世纪的人类世界发生了什么,那你根本就无法明白这个荒谬的童话在影射什么。

它影射的是极权主义。
其实任何童话都有所影射,你以为神经兮兮的安徒生写的那些故事全然是为了逗小孩子乐么?你以为格林童话里没有凄惨恐怖的欧洲中世纪生活么?奥威尔生活的年代叫做20世纪上半叶。

《动物庄园》里的很多思想后来在《1984》里发扬光大了,比如抹去记忆这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在动物庄园里,“拿破仑”的宣传家斯奎拉为了抹去早期的庄园早期领导人斯诺鲍在人们心目中的记忆用尽了很多手法,逐步把他丑化成大叛徒,后来干脆就不是叛徒,斯诺鲍成了从起义一开始就混到队伍里来的奸细。在《1984》中,“英社”开动宣传机器不停的变更人们的记忆,把历史玩弄于鼓掌之上,昨日之白即是顷刻之黑。非常令人眼熟的是斯奎拉对数字的摆弄,他总是力图要让动物们相信自己比起义前过的好,总是要用数字证明每年每年的产品增长了多少;《1984》也是如此,这些做法的根本保障在于,已经没有人记得革命或者起义前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子了。没有比较。

你不能说《1984》比《动物庄园》更伟大,毕竟后者还是前者的前身,我觉得《动物庄园》更注重于描写一个国家的诞生以及变化的全过程,以粗线条的方式来展现,而1984则是深入到已经成型并且无比夸张化的未来极权主义国家中一对恋人的故事来细细的刻画这个制度。

很多事情就是常识!虽然《动物庄园》会看的你心惊肉跳,《1984》看的你目瞪口呆,这仅仅说明你连常识也不知。看了这两本书,就多了一些常识。

其实说起来,《1984》里除了那句BB IS WATCHING YOU!之外,最直指人心,让我们这些唯唯诺诺的人一辈子胆战心惊的还是真理部墙上的那几行字儿:

战争就是和平
自由就是奴役
愚昧就是力量

啧啧,而《动物庄园》里最令人恐怖的还是那句话,被篡改的只剩下一条的戒律:

所有动物一例平等
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
更加平等

猛然看到这句话……就什么也不用说了,点破了,奥威尔点破了这个事情的全部本质。

最后想谈谈结尾,个人感觉《动物庄园》的结尾固然很好(猪变成人),但仍不够震撼,应该说,是一种在预料之中的结尾吧,而且来的那么理所当然……远没有《1984》来的残酷,1984的结尾也是可以预料的,甚至你在看全书的第一章第一节就能预料到结尾,但你还是如同被抛入冰河的人一般,没办法,看着这个结尾慢慢来临,真的,那颗子弹杀不杀温斯顿又有什么区别,2+2都等于5了。

在遮荫的
栗树下
我出卖了你
你出卖了我
他们躺在那里
我们躺在这里

老舍《猫城记》十

迷叶收完,天天刮着小风,温度比以前降低了十几度。灰空中时时浮着些黑云,可是并没落雨。动季的开始,是地主们带着迷叶到城市去的时候了。大蝎心中虽十二分的不满意我,可是不能不假装着亲善,为是使我好同他一齐到城市去;没有我,他不会平安的走到那里:因为保护迷叶,也许丢了他的性命。
迷叶全晒干,打成了大包。兵丁们两人一组搬运一包,二人轮流着把包儿顶在头上。大蝎在前,由四个兵丁把他抬起,他的脊背平平的放在四个猫头之上,另有两个高身量的兵托着他的脚,还有一名在后面撑住他的脖子,这种旅行的方法在猫国是最体面的,假如不是最舒服的。二十名家将全拿着乐器,在兵丁们的左右,兵丁如有不守规则的,比如说用手指挖破叶包,为闻闻迷味,便随时奏乐报告大蝎。什么东西要在猫国里存在必须得有用处,音乐也是如此,音乐家是兼作侦探的。
我的地位是在大队的中间,以便前后照应。大蝎也给我预备了七个人;我情愿在地上跑,不贪图这份优待。大蝎一定不肯,引经据典的给我说明:皇帝有抬人二十一,诸王十五,贵人七……这是古代的遗风,身分的表示,不能,也不许,破坏的。我还是不干。“贵人地上走,”大蝎引用谚语了:“祖先出了丑。”我告诉他我的祖先决不因此而出了丑。他几乎要哭了,又引了西句诗:“仰面吃迷叶,平身作贵人。”“滚你们贵人的蛋!”我想不起相当的诗句,只这么不客气的回答。大蝎叹了一口气,心中一定把我快骂化了,可是口中没敢骂出来。
排队就费了两点多钟的工夫,大蝎躺平又下来,前后七次,猫兵们始终排不齐;猫兵现在准知道我不完全帮忙大蝎,大蝎自然不敢再用木棍打裂他们的猫头,所以任凭大蝎怎么咒骂他们,他们反正是不往直里排列。大蝎投降了,下令前进,不管队伍怎样的乱了。
刚要起程,空中飞来几只白尾鹰,大蝎又跳下来,下令:出门遇鹰大不祥,明日再走!我把手枪拿出来了,“不走的便永远不要走了!”大蝎的脸都气绿了,干张了几张嘴,一句话没说出来。他知道与我辩驳是无益的,同时他知道犯着忌讳出行是多么危险的事。他费了十几分钟才又爬到猫头上去,浑身颤抖着。大队算是往前挪动了。不知道是被我气得躺不稳了,还是抬的人故意和他开玩笑,走了不大的工夫,大蝎滚下来好几次。但是滚下来,立刻又爬上去,大蝎对于祖先的遗风是极负保存之责的。
沿路上凡是有能写字的地方,树皮上,石头上,破墙上,全写上了大白字:欢迎大蝎,大蝎是尽力国食的伟人,大蝎的兵士执着正义之棍,有大蝎才能有今年的丰收……这原来都是大蝎预先派人写好给他自己看的。经过了几个小村庄,村人们全背倚破墙坐着,军队在他们眼前走过,他们全闭着眼连看也不看。设若他们是怕兵呢,为何不躲开?不怕呢,为何又不敢睁眼看?我弄不清楚。及至细一看,我才明白过来,这些原来是村庄欢迎大蝎的代表,因为他们的头上的细灰毛里隐隐绰绰的也写着白字,每人头上一个字,几个人合起来成一句“欢迎大蝎”等等字样。因为这也是大蝎事先派人给他们写好的,所以白色已经残退不甚清楚了。虽然他们全闭着眼,可是大蝎还真事似的向他们点头,表示致谢的意思。这些村庄是都归大蝎保护的。村庄里的破烂污浊,与村人们的瘦,脏,没有精神,可以证明他们的保护人保护了他们没有。我更恨大蝎了。
要是我独自走,大概有半天的工夫总可以走到猫城了。和猫兵们走路最足以练习忍耐性的。猫人本来可以走得很快,但是猫人当了兵便不会快走了,因为上阵时快走是自找速死,所以猫兵们全是以稳慢见长,慢慢的上阵,遇见敌人的时候再快快的——后退。
下午一点多了,天上虽有些黑云,太阳的热力还是很强,猫兵们的嘴都张得很宽,身上的细毛都被汗粘住,我没有见过这样不体面的一群兵。远处有一片迷林,大蝎下令绕道穿着林走。我以为这是他体谅兵丁们,到林中可以休息一会儿。及至快到了树林,他滚下来和我商议,我愿意帮助他抢这片迷林不愿意。“抢得一些迷叶还不十分重要,给兵们一些作战的练习是很有益的事。”大蝎说。没回答他,我先看了看兵们,一个个的嘴全闭上了,似乎一点疲乏的样子也没有了;随走随抢是猫兵们的正当事业,我想。我也看出来:大蝎与他的兵必定都极恨我,假如我拦阻他们抢劫。虽然我那把手枪可以抵得住他们,但是他们要安心害我,我是防不胜防的。况且猫人互相劫夺是他们视为合理的事,就是我不因个人的危脸而舍弃正义,谁又来欣赏我的行为呢?我知道我是已经受了猫人的传染,我的勇气往往为谋自己的安全而减少了。我告诉大蝎随意办吧,这已经是退步的表示了,哪知我一退步,他就立刻紧了一板,他问我是否愿意领首去抢呢?对于这一点我没有迟疑的拒绝了。你们抢你们的,我不反对,也不加入,我这样跟他说。
兵们似乎由一往树林这边走便已嗅出抢夺的味儿来,不等大蝎下令,已经把叶包全放下,拿好木棍,有几个已经跑出去了。我也没看见大蝎这样勇敢过,他虽然不亲自去抢,可是他的神色是非常的严厉,毫无恐惧,眼睛瞪圆,头上的细毛全竖立起来。他的木棍一挥,兵们一声喊,全扑过迷林去。到了迷林,大家绕着林飞跑,好象都犯了疯病。我想,这大概是往外诱林中的看护人。跑了三圈,林中不见动静,大蝎笑了,兵们又是一声喊,全闯入林里去。
林中也是一声喊,大蝎的眼不那么圆了,眨巴了几下。他的兵退出来,木棍全撒了手,双手捂着脑勺,狼嚎鬼叫的往回跑:“有外国人!有外国人!”大家一齐喊。大蝎似乎不信,可是不那么勇敢了,自言自语的说:“有外国人?我知道这里一定没有外国人!”他正这么说着。林中有人追出来了。大蝎慌了:“真有外国人!”林中出来不少的猫兵。为首的是两个高个子,遍体白毛的人,手中拿着一条发亮的棍子。这两个一定是外国人了,我心中想;外国人是会用化学制造与铁相似的东西的。我心中也有点不安,假如大蝎请求我去抵挡那两个白人,我又当怎办?我知道他们手中发亮的东西是什么?抢人家的迷林虽不是我的主意,可是我到底是大蝎的保护人;看着他们打败而不救他,至少也有失我的身分,我将来在猫国的一切还要依赖着他。“快去挡住!”大蝎向我说,“快去挡住!”
我知道这是义不容辞的,我顾不得思虑,拿好手枪走过去。出我意料之外,那两个白猫见我出来,不再往前进了。大蝎也赶过来,我知道这不能有危险了。“讲和!讲和!”大蝎在我身后低声的说。我有些发糊涂:为什么不叫我和他们打呢?讲和?怎样讲呢?事情到头往往不象理想的那么难,我正发糊涂。那两个白人说了话:“罚你六包迷叶。归我们三个人用!”我看了看,只有两个白人。怎么说三个呢?大蝎在后面低声的催我:“和他们讲讲!”我讲什么呢?傻子似的我也说了声:“罚你六包迷叶。归我们三个人用!”两个白人听我说了这句,笑着点了点头,似乎非常的满意。我更莫名其妙了。大蝎叹了口气。分付搬过六包迷叶来。六包搬到,两个白人很客气的请我先挑两包。我这才明白。原来三个人是连我算在内的。我自然很客气的请他们先挑。他们随便的拿了四包交给他们的猫兵,而后向我说:“我们的迷叶也就收完。我们城里再见。”我也傻子似的说了声:“城里再见。”他们走回林里去了。
我心中怎么想怎么糊涂。这是什么把戏呢?
直到我到了猫城以后,与外国人打听,才明白了其中的曲折。猫国人是打不过外人的。他们唯一的希望是外国人们自己打起来。立志自强需要极大的努力,猫人太精明,不肯这样傻卖力气。所以只求大神叫外国人互相残杀,猫人好得个机会转弱为强,或者应说,得个机会看别国与他们自己一样的弱了。外国人明白这个,他们在猫国里的利害冲突是时时有的。但是他们决不肯互相攻击让猫国得着便宜。他们看得清清楚楚,他们自己起了纷争是硬对硬的。就是打胜了的也要受很大的损失;反之,他们若是联合起来一同欺侮猫国,便可以毫无损失的得到很大好处。不但国际间的政策是如此,就是在猫国作事的个人也守着这个条件。保护迷林是外国人的好职业。但是大家约定:只负替地主抵抗猫国的人。遇到双方都有外国人保护的时候,双方便谁也不准侵犯谁;有不守这个条件的,便由双方的保护人商议惩罚地主或为首的人。这样,既能避免外国人与外国人因猫国人的事而起争执,又能使保护人的地位优越,不致受了猫国人的利用。
为保护人设想这是不错的办法。从猫国人看呢?我不由的代大蝎们抱不平了。可是继而一想:大蝎们甘心忍受这个,甘心不自强,甘心请求外人打自己家的人。又是谁的过错呢?有同等的豪横气的才能彼此重视,猫国人根本失了人味。难怪他们受别人这样的戏弄。我为这件事心中不痛快了好几天。
往回说:大蝎受了罚,又郑重其事的上了猫头,一点羞愧的神气没有,倒好似他自己战胜了似的。他只向我说,假如我不愿要那两包迷叶——他知道我不大喜欢吃它——他情愿出二十个国魂买回去。我准知道这包迷叶至少也值三百国魂,可是我没说卖,也没说不卖,我只是不屑于理他,我连哼一声也没哼。
太阳平西了,看见了猫城。

老舍《猫城记》九

迷林很好看了:叶已长得比手掌还大一些,厚,深绿,叶缘上镶着一圈金红的边;那最肥美的叶起了些花斑,象一林各色的大花。日光由银灰的空中透过,使这些花叶的颜色更深厚静美一些,没有照眼的光泽,而是使人越看越爱看,越看心中越觉得舒适,好象是看一张旧的图画,颜色还很鲜明,可是纸上那层浮光已被年代给减除了去。
迷林的外边一天到晚站着许多许多参观的人。不,不是参观的,因为他们全闭着眼;鼻子支出多远,闻着那点浓美的叶味;嘴张着,流涎最短的也有二尺来长。稍微有点风的时候,大家全不转身,只用脖子追那股小风,以便吸取风中所含着的香味,好象些雨后的蜗牛轻慢的作着项部运动。偶尔落下一片熟透的大叶,大家虽然闭着眼,可是似乎能用鼻子闻到响声——一片叶子落地的那点响声——立刻全睁开眼,嘴唇一齐吧唧起来;但是大蝎在他们决定过来拾起那片宝贝之前,总是一团毛似的赶到将它捡起来;四围一声怨鬼似的叹息!
大蝎调了五百名兵来保护迷林,可是兵们全驻扎在二里以外,因为他们要是离近了迷林,他们便先下******劫。但是不能不调来他们,猫国的风俗以收获迷叶为最重大的事,必须调兵保护;兵们不替任何人保护任何东西是人人知道的,可是不调他们来作不负保护责任的保护是公然污辱将士,大蝎是个漂亮人物,自然不愿被人指摘,所以调兵是当然的事,可是安置在二里以外以免兵馋自乱。风稍微大一点,而且是往兵营那面刮,大蝎立刻便令后退半里或一里,以免兵们随风而至,抢劫一空。兵们为何服从他的命令,还是因为有我在那里;没有我,兵早就哗变了。“外国人咳嗽一声,吓倒猫国五百兵”是个谚语。
五百名兵之外,真正保护迷林的是大蝎的二十名家将。这二十位都是深明大义,忠诚可靠的人;但是有时候一高兴,也许把大蝎捆起来,而把迷林抢了。到底还是因为我在那里,他们因此不敢高兴,所以能保持着忠诚可靠。
大蝎真要忙死了:看着家将,不许偷食一片迷叶;看着风向,好下令退兵;看着林外参观的,以免丢失一个半个的落叶。他现在已经一气吃到三十片迷叶了。据说,一气吃过四十片迷叶,便可以三天不睡,可是第四天便要呜呼哀哉。迷叶这种东西是吃少了有精神而不愿干事;吃多了能干事而不久便死。大蝎无法,多吃迷叶,明知必死,但是不能因为怕死而少吃;虽然他极怕死,可怜的大蝎!
我的晚饭减少了。晚上少吃,夜间可以警醒,大蝎以对猫人的方法来对待我了。迷林只仗着我一人保护,所以我得夜间警醒着,所以我得少吃晚饭,功高者受下赏,这又是猫人的逻辑。我把一份饭和家伙全摔了,第二天我的饭食又照常丰满了,我现在算知道怎样对待猫人了,虽然我心中觉得很不安。
刮了一天的小风,这是我经验中的第一次。我初到此地的时候,一点风没有;迷叶变红的时候,不过偶然有阵小风;继续的刮一天,这是头一回。迷叶带着各种颜色轻轻的摆动,十分好看。大蝎和家将们,在迷林的中心一夜间赶造成一个大木架,至少有四五丈高。这原来是为我预备的。这小风是猫国有名的迷风,迷风一到,天气便要变了。猫国的节气只有两个,上半年是静季,没风。下半年是动季,有风也有雨。
早晨我在梦中听见一片响声,正在我的小屋外边。爬出来一看,大蝎在前。二十名家将在后,排成一队。大蝎的耳上插着一根鹰尾翎,手中拿着一根长木棍。二十名家将手中都拿着一些东西,似乎是乐器。见我出来,他将木棍往地上一戳,二十名家将一齐把乐器举起。木棍在空中一摇,乐器响了。有的吹,有的打,二十件乐器放出不同的声音,吹的是谁也没有和谁调和的趋向,尖的与粗的一样难听,而且一样的拉长,直到家将的眼珠几乎弩出来,才换一口气;换气后再吹,身子前后俯仰了几次,可是不肯换气,直到快憋死为止,有两名居然憋得倒在地上,可是还吹。猫国的音乐是讲究声音长而大的。打的都是象梆子的木器,一劲的打,没有拍节,没有停顿。吹的声音越尖,打的声音越紧,好象是随着吹打而丧了命是最痛快而光荣的事。吹打了三通,大蝎的木棍一扬,音乐停止。二十名家将全蹲在地上喘气。大蝎将耳上的翎毛拔下,很恭敬的向我走来说:“时间已到,请你上台,替神明监视着收迷叶。”我似乎被那阵音乐给催眠过去,或者更正确的说是被震晕了,心中本要笑,可是不由的随着大蝎走去。他把翎毛插在我的耳上,在前领路,我随着他,二十名音乐家又在我的后面。到了迷林中心的高架子,大蝎爬上去,向天祷告了一会儿,下面的音乐又作起来。他爬下来,请我上去。我仿佛忘了我是成人,象个贪玩的小孩被一件玩物给迷住,小猴似的爬了上去。大蝎看我上到了最高处,将木棍一挥,二十名音乐家全四下散开,在林边隔着相当的距离站好,面向着树。大蝎跑了。好大半天,他带来不少的兵。他们每个人拿着一根大棍,耳上插着一个鸟毛。走到林外,大队站住,大蝎往高架上一指,兵们把棍举起,大概是向我致敬。事后我才明白,我原来是在高架上作大神的代表,来替大蝎——他一定是大神所宠爱的贵人了——保护迷叶,兵们摘叶的时候,若私藏或偷吃一片,大蝎告诉他们,我便会用张******霹了他们。张******便是那把“艺术”。那二十名音乐家原来便是监视员,有人作弊,便吹打乐器,大蝎听到音乐便好请我放张******。
敬完了神,大蝎下令叫兵们两人一组散开,一人上树去摘,一人在下面等着把摘下来的整理好。离我最近的那些株树没有人摘,因为大蝎告诉他们:这些株离大神的代表太近,代表的鼻子一出气,他们便要瘫软在地上,一辈子不能再起来,所以这必须留着大蝎自己来摘。猫兵似乎也都被大蝎催眠过去,全分头去工作。大蝎大概又一气吃了三十片带花斑的上等迷叶,穿梭似的来回巡视,木棍老预备着往兵们的头上捶。听说每次收迷叶,地主必须捶死一两个猫兵;把死猫兵埋在树下,来年便可丰收。有时候,地主没预备好外国人作大神的代表,兵们便把地主埋在树下,抢了树叶,把树刨了都作成军器——就是木棍;用这种军器的是猫人视为最厉害的军队。
我大鹦鹉似的在架上拳着身,未免要发笑,我算干什么的呢?但是我不愿破坏了猫国的风俗,我来是为看他们的一切,不能不逢场作戏,必须加入他们的团体,不管他们的行为是怎样的可笑。好在有些小风,不至十分热,况且我还叫大蝎给我送来个我自己编的盖饭食的草盖暂当草帽,我总不致被阳光给晒晕过去。
猫兵与普通的猫人一点分别也没有,设若他们没那根木棍与耳上的鸟翎。这木棍与鸟翎自然会使他们比普通人的地位优越,可是在受了大蝎的催眠时,他们大概还比普通人要多受一点苦。象眠后的蚕吃桑叶,不大的工夫,我在上面已能看见原来被密叶遮住的树干。再过了一刻,猫兵已全在树尖上了。较比离我近一些的,全一手摘叶,一手遮着眼,大概是怕看见我而有害于他们的。
原来猫人并不是不能干事,我心中想,假如有个好的领袖,禁止了吃迷叶,这群人也可以很有用的。假如我把大蝎赶跑,替他作地主,作将领……但这只是空想,我不敢决定什么,我到底还不深知猫人。我正在这么想,我看见(因为树叶稀薄了我很能看清下面)大蝎的木棍照着一个猫兵的头去了。我知道就是我跳下去不致受伤,也来不及止住他的棍子了;但是我必须跳下去,在我眼中大蝎是比那群兵还可恶的,就是来不及救那个兵,我也得给大蝎个厉害。我爬到离地两丈多高的地方,跳了下去。跑过去,那个兵已躺在地上,大蝎正下令,把他埋在地下。一个不深明白他四围人们的心理的,是往往由善意而有害于人的。我这一跳,在猫兵们以为我是下来放张******,我跳在地上,只听霹咚噗咚四下里许多兵全掉下树来,大概跌伤的不在少数,因为四面全悲苦的叫着。我顾不得看他们,便一手捉住大蝎。他呢,也以为我是看他责罚猫兵而来帮助他,因为我这一早晨处处顺从着他,他自然的想到我完全是他的爪牙了。我捉住了他,他莫名其妙了,大概他一点也不觉得打死猫兵是不对的事。我问大蝎,“为什么打死人?”
“因为那个兵偷吃了一个叶梗。”
“为吃一个叶梗就可以……”我没往下说;我又忘了我是在猫人中,和猫人辩理有什么用呢!我指着四围的兵说:“捆起他来。”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似乎不明白我的意思。“把大蝎捆起来!”我更清晰的说。还是没人上前。我心中冷了。设若我真领着这么一群兵,我大概永远不会使他们明白我。他们不敢上前,并不是出于爱护大蝎,而是完全不了解我的心意——为那死兵报仇,在他们的心中是万难想到的。这使我为难了:我若放了大蝎,我必定会被他轻视;我若杀了他,以后我用他的地方正多着呢;无论他怎不好,对于我在火星上——至少是猫国这一部分——所要看的,他一定比这群兵更有用一些。我假装镇静——问大蝎:“你是愿意叫我捆在树上,眼看着兵们把迷叶都抢走呢?还是愿意认罚?”
兵们听到我说叫他们抢,立刻全精神起来,立刻就有动手的,我一手抓着大蝎,一脚踢翻了两个。大家又不动了。大蝎的眼已闭成一道线,我知道他心中怎样的恨我:他请来的大神的代表,反倒当着兵们把他惩治了,极难堪的事,自然他决不会想到因一节叶梗而杀人是他的过错。但是他决定不和我较量,他承认了受罚。我问他,兵们替他收迷叶,有什么报酬。他说,一人给两片小迷叶。这时候,四围兵们的耳朵都在脑勺上立起来了,大概是猜想,我将叫大蝎多给他们一些迷叶。我叫他在迷叶收完之后,给他们一顿饭吃,象我每天吃的晚饭。兵们的耳朵都落下去了,却由嗓子里出了一点声音,好象是吃东西噎住了似的,不满意我的办法。对于死去那个兵,我叫大蝎赔偿他的家小一百个国魂。大蝎也答应了。但是我问了半天,谁知道他的家属在哪里?没有一个人出声。对于别人有益的事,哪怕是说一句话呢,猫人没有帮忙的习惯。这是我在猫国又住了几个月才晓得的。大蝎的一百个国魂因此省下了。

老舍《猫城记》八

我把大蝎拿住;看他这个笑,向来没看见过他笑得这么厉害。我越生气,他越笑,似乎猫人的笑是专为避免挨打预备着的。我问他叫人参观我洗澡是什么意思,他不说,只是一劲的媚笑。我知道他心中有鬼,但是不愿看他的贱样子,只告诉他:以后再有这种举动,留神你的头皮!
第二天我依旧到河上去。还没到沙滩,我已看见黑忽忽的一群,比昨天的还多。我决定不动声色的洗我的澡,以便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回去再和大蝎算帐。太阳出来了,我站在水浅处,一边假装打水,一边看着他们。大蝎在那儿呢,带着个猫人,双手大概捧着一大堆迷叶,堆得顶住下巴。大蝎在前,拿迷叶的猫人在后,大蝎一伸手,那猫人一伸手,顺着那队猫人走;猫人手中的迷叶渐渐的减少了。我明白了,大蝎借着机会卖些迷叶,而且必定卖得很贵。
我本是个有点幽默的人,但是一时的怒气往往使人的行为失于偏急。猫人的怎样怕我——只因为我是个外国人——我是知道的;这一定全是大蝎的坏主意,我也知道。为惩罚大蝎一个人而使那群无辜的猫人联带的受点损失,不是我的本意。可是,在那时,怒气使我忘了一切体谅。我必须使大蝎知道我的厉害,不然,我永远不用再想安静的享受这早晨的运动。自然,设若猫人们也在早晨来游泳,我便无话可讲,这条河不是我独有的;不过,一个人泅水,几百人等着看,而且有借此作买卖的,我不能忍受。
我不想先捉住大蝎,他不告诉我实话;我必须捉住一个参观人,去问个分明。我先慢慢的往河岸那边退,背朝着他们,以免他们起疑。到了河岸,我想,我跑个百码,出其不备的捉住个猫人。
到了河岸,刚一转过脸来,听见一声极惨的呼喊,比杀猪的声儿还难听。我的百码开始,眼前就如同忽然地震一般,那群猫人要各自逃命,又要往一处挤,跑的,倒的,忘了跑的,倒下又往起爬的,同时并举;一展眼,全没了,好象被风吹散的一些落叶,这里一小团,那里一小团,东边一个,西边两个,一边跑,一边喊,好象都失了魂。及至我的百码跑完,地上只躺着几个了,我捉了一个,一看,眼已闭上,没气了!我的后悔比闯了祸的恐怖大的多。我不应当这么利用自己的优越而杀了人。但是我并没呆住,好似不自觉的又捉住另一个,腿坏了,可是没死。在事后想起来,我真不佩服我自己,分明看见人家腿坏了,而还去捉住他审问;分明看见有一个已吓死,而还去捉个半死的,设若“不自觉”是可原谅的,人性本善便无可成立了。
使半死的猫人说话,向个外国人说话,是天下最难的事;我知道,一定叫他出声是等于杀人的,他必会不久的也被吓死。可怜的猫人!我放了他。再看,那几个倒着的,身上当然都受了伤,都在地上爬呢,爬得很快。我没去追他们。有两个是完全不动了。
危险我是不怕的:不过,这确是惹了祸。知道猫人的法律是什么样的怪东西?吓死人和杀死人纵然在法律上有分别,从良心上看还不是一样?我想不出主意来。找大蝎去,解铃还是系铃人,他必定有办法。但是,大蝎决不会说实话,设若我去求他;等他来找我吧。假如我乘此机会去找那只飞机,看看我的亡友的尸骨,大蝎的迷林或者会有危险,他必定会找我去;那时我再审问他,他不说实话,我就不回来!要挟?对这不讲信用,不以扯谎为可耻的人,还有什么别的好办法呢?
把手枪带好,我便垂头丧气的沿着河岸走。太阳很热了,我知道我缺乏东西,妈的迷叶!没它我不能抵抗太阳光与这河上的毒雾。
猫国里不会出圣人,我只好咒骂猫人来解除我自己的不光荣吧。我居然想去由那两个死猫人手里搜取迷叶了!回到迷林,谁能拦住我去折下一大枝子呢?懒得跑那几步路!果然,他们手中还拿着迷叶,有一片是已咬去一半的。我全掳了过来。吃了一片,沿着河岸走下去。
走了许久,我看见了那深灰色的小山。我知道这离飞机坠落的地方不远了,可是我不知道那里离河岸有几里,和在河的哪一边上。真热,我又吃了两片迷叶还觉不出凉快来。没有树,找不到个有阴凉的地方休息一会儿。但是我决定前进,非找到那飞机不可。
正在这个当儿,后面喊了一声,我听得出来,大蝎的声儿。我不理他,还往前走。跑路的本事他比我强,被他追上了。我想抓住他的头皮把他的实话摇晃出来,但是我一看他那个样子,不好意思动手了。他的猪嘴肿着,头上破了一块,身上许多抓伤,遍体象是水洗过的,细毛全粘在皮肤上,不十分不象个成精的水老鼠。我吓死了人,他挨了打,我想想猫人不敢欺侮外人,可是对他们自己是勇于争斗的。他们的谁是谁非与我无关,不过对吓死的受伤的和挨打的大蝎,我一视同仁的起了同情心。大蝎张了几次嘴才说出一句话来:快回去,迷林被抢了!
我笑了,同情心被这一句话给驱逐得净尽。他要是因挨打而请我给他报仇,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事,可是从一个中国人的心理看,我一定立刻随他回去。迷林被抢了,谁愿当这资本家走狗呢!抢了便抢了,与我有什么关系。“快回去,迷林被抢了!”大蝎的眼珠差一点弩出来。迷林似乎是一切,他的命分文不值。
“先告诉我早晨的事,我便随你回去。”我说。
大蝎几乎气死过去,脖子伸了几伸,咽下一大团气去:“迷林被抢了!”他要有那个胆子,他一定会登时把我掐死!我也打定了主意:他不说实话,我便不动。
结果还是各自得到一半的胜利:登时跟他回去,在路上他诉说一切。
大蝎说了实话:那些参观的人是他由城里请来的,都是上等社会的人。上等社会的人当然不能起得那么早,可是看洗澡是太稀罕的事,况且大蝎允许供给他们最肥美的迷叶。每人给他十块“国魂”——猫国的一种钱名——作为参观费,迷叶每人两片——上等肥美多浆的迷叶——不另算钱。
好小子,我心里说,你拿我当作私产去陈列呀!但是大蝎还没等我发作,便很委婉的说明:“你看,国魂是国魂,把别人家的国魂弄在自己的手里,高尚的行为!我虽然没有和你商议过,”他走得很快,但是并不妨碍他委曲婉转的陈说,“可是我这点高尚的行为,你一定不会反对的。你照常的洗澡,我借此得些国魂,他们得以开眼,面面有益的事,有益的事!”“那吓死的人谁负责任?”
“你吓死的,没事!我要是打死人,”大蝎喘着说,“我只须损失一些迷叶,迷叶是一切,法律不过是几行刻在石头上的字;有迷叶,打死人也不算一回事。你打死人,没人管,猫国的法律管不着外国人,连‘一’个迷叶也不用费;我自恨不是个外国人。你要是在乡下打死人,放在那儿不用管,给那白尾巴鹰一些点心;要是在城里打死人,只须到法厅报告一声,法官还要很客气的给你道谢。”大蝎似乎非常的羡慕我,眼中好象含着点泪。我的眼中也要落泪,可怜的猫人,生命何在?公理何在?
“那两个死去的也是有势力的人。他们的家属不和你捣乱吗?”
“当然捣乱,抢迷叶的便是他们;快走!他们久已派下人看着你的行迹,只要你离开迷林远了,他们便要抢;他们死了人,抢我的迷叶作为报复,快走!”
“人和迷叶的价值恰相等,啊?”
“死了便是死了,活着的总得吃迷叶!快走!”
我忽然想起来,也许因为我受了猫人的传染,也许因为他这两句话打动了我的心,我一定得和他要些国魂。假如有朝一日我离开大蝎——我们俩不是好朋友——我拿什么吃饭呢?他请人参观我洗澡得钱,我有分润一些的权利。设若不是在这种环境之下,自然我不会想到这个,但是环境既是如此,我不能不作个准备——死了便是死了,活着的总得吃迷叶!有理!
离迷林不远了,我站住了。“大蝎,你这两天的工夫一共收了多少钱?”
大蝎愣了,一转圆眼珠:“五十块国魂,还有两块假的;快走!”
我向后转,开步走。他追上来:“一百,一百!”我还是往前走。他一直添到一千。我知道这两天参观的人一共不下几百,决不能只收入一千,但是谁有那么大的工夫作这种把戏。“好吧,大蝎,分给我五百。不然,咱们再见!”大蝎准知道:多和我争执一分钟,他便多丢一些迷叶;他随着一对眼泪答应了个“好!”
“以后再有不告诉我而拿我生财的事,我放火烧你的迷林。”我拿出火柴盒拍了拍!
他也答应了。
到了迷林,一个人也没有,大概我来到了之前,他们早有侦探报告,全跑了。迷林外边上的那二三十棵树,已差不多全光了。大蝎喊了声,倒在树下。

老舍《猫城记》七

我与大蝎的关系,据我看,永远不会成为好朋友的。据“我”看是如此;他也许有一片真心,不过我不能欣赏它;他——或任何猫人——设若有真心,那是完全以自己为中心的,为自己的利益而利用人似乎是他所以交友的主因。三四个月内,我一天也没忘了去看看我那亡友的尸骨,但是大蝎用尽方法阻止我去。这一方面看出他的自私;另一方面显露出猫人心中并没有“朋友”这个观念。自私,因为替他看护迷叶好象是我到火星来的唯一责任;没有“朋友”这个观念,因为他口口声声总是“死了,已经死了,干什么还看他去?”他第一不告诉我到那飞机堕落的地方的方向路径;第二,他老监视着我。其实我慢慢的寻找(我要是顺着河岸走,便不会找不到),总可以找到那个地方,但是每逢我走出迷林半里以外,他总是从天而降的截住我。截住了我,他并不强迫我回去;他能把以自己为中心的事说得使我替他伤心,好象听着寡妇述说自己的困难,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使我不由的将自己的事搁在一旁。我想他一定背地里抿着嘴暗笑我是傻蛋,但是这个思想也不能使我心硬了。我几乎要佩服他了。我不完全相信他所说的了;我要自己去看看一切。可是,他早防备着这个。迷林里并不只是他一个人。但是他总不许他们与我接近。我只在远处看见过他们:我一奔过他们去,登时便不见了,这一定是遵行大蝎的命令。
对于迷叶我决定不再吃。大蝎的劝告真是尽委婉恳挚的能事:不能不吃呀,不吃就会渴的,水不易得呀;况且还得洗澡呢,多么麻烦,我们是有经验的。不能不吃呀,别的吃食太贵呀;贵还在其次,不好吃呀。不能不吃呀,有毒气,不吃迷叶便会死的呀……我还是决定不再吃。他又一把鼻涕,一把泪了;我知道这是他的最后手段;我不能心软;因吃迷叶而把我变成个与猫人一样的人是大蝎的计划,我不能完全受他的摆弄;我已经是太老实了。我要恢复人的生活,要吃要喝要洗澡,我不甘心变成个半死的人。设若不吃迷叶而能一样的活着,合理的活着,哪怕是十天半个月呢,我便只活十天半个月也好,半死的活着,就是能活一万八千年我也不甘心干。我这么告诉大蝎了,他自然不能明白,他一定以为我的脑子是块石头。不论他怎想吧,我算打定了主意。
交涉了三天,没结果。只好拿手枪了。但是我还没忘了公平,把手枪放在地上告诉大蝎,“你打死我,我打死你,全是一样的,设若你一定叫我吃迷叶!你决定吧!”大蝎跑出两丈多远去。他不能打死我,枪在他手中还不如一根草棍在外国人手里;他要的是“我”,不是手枪。
折中的办法:我每天早晨吃一片迷叶,“一片,只是那么一小块宝贝,为是去毒气,”大蝎——请我把手枪带起去,又和我面对面的坐下——伸着一个短手指说。他供给我一顿晚饭。饮水是个困难问题。我建议:每天我去到河里洗个澡,同时带回一罐水来。他不认可。为什么天天跑那么远去洗澡,不聪明的事,况且还拿着罐子?为什么不舒舒服服的吃迷叶?“有福不会享”,我知道他一定要说这个,可是他并没说出口来。况且——这才是他的真意——他还得陪着我。我不用他陪着;他怕我偷跑了,这是他所最关切的。其实我真打算逃跑,他陪着我也不是没用吗?我就这么问他,他的嘴居然闭上了十来分钟,我以为我是把他吓死过去了。
“你不用陪着我,我决定不跑,我起誓!”我说。他轻轻摇了摇头:“小孩子才起誓玩呢!”
我急了,这是脸对脸的污辱我。我揪住了他头上的细毛,这是第一次我要用武力;他并没想到,不然他早会跑出老远的去了。他实在没想到,因为他说的是实话。他牺牲了些细毛,也许带着一小块头皮,逃了出去,向我说明:在猫人历史上,起誓是通行的,可是在最近五百年中,起完誓不算的太多,于是除了闹着玩的时候,大家也就不再起誓;信用虽然不能算是坏事,可是从实利上看是不方便的,这种改革是显然的进步,大蝎一边摸着头皮一边并非不高兴的讲。因为根本是不应当遵守的,所以小孩子玩耍时起誓最有趣味,这是事实。
“你有信用与否,不关我的事,我的誓到底还是誓!”我很强硬的说:“我决不偷跑,我什么时候要离开你,我自然直接告诉你。”
“还是不许我陪着?”大蝎犹疑不定的问。
“随便!”问题解决了。
晚饭并不难吃,猫人本来很会烹调的,只是绿蝇太多,我去掐了些草叶编成几个盖儿,嘱咐送饭的猫人来把饭食盖上,猫人似乎很不以为然,而且觉得有点可笑。有大蝎的命令他不敢和我说话,只微微的对我摇头。我知道不清洁是猫人历史上的光荣;没法子使他明白。惭愧,还得用势力,每逢一看见饭食上没盖盖,我便告诉大蝎去交派。一个大错误:有一天居然没给送饭来;第二天送来的时候,东西全没有盖,而是盖着一层绿蝇。原来因为告诉大蝎去嘱咐送饭的仆人,使大蝎与仆人全看不起我了。伸手就打,是上等猫人的尊荣;也是下等猫人认为正当的态度。我怎样办?我不愿意打人。“人”在我心中是个最高贵的观念。但是设若不打,不但仅是没有人送饭,而且将要失去我在火星上的安全。没法子,只好牺牲了猫人一块(很小的一块,凭良心说)头皮。行了,草盖不再闲着了。这几乎使我落下泪来,什么样的历史进程能使人忘了人的尊贵呢?
早晨到河上去洗澡是到火星来的第一件美事。我总是在太阳出来以前便由迷林走到沙滩,相隔不过有一里多地。恰好足以出点汗,使四肢都活软过来。在沙上,水只刚漫过脚面,我一边踩水,一边等着日出。日出以前的景色是极静美的:灰空中还没有雾气,一些大星还能看得见,四处没有一点声音,除了沙上的流水有些微响。太阳出来,我才往河中去;走过沙滩,水越来越深,走出半里多地便没了胸,我就在那里痛快的游泳一回。以觉得腹中饿了为限,游泳的时间大概总在半点钟左右。饿了,便走到沙滩上去晒乾了身体。破裤子,手枪,火柴盒,全在一块大石上放着。我赤身在这大灰宇宙中。似乎完全无忧无虑,世界上最自然最自由的人。太阳渐渐热起来。河上起了雾,觉得有点闭闷;不错,大蝎没说谎,此地确有些毒瘴;这是该回去吃那片迷叶的时候了。
这点享受也不能长久的保持,又是大蝎的坏。大概在开始洗澡的第七天上吧,我刚一到沙滩上便看见远处有些黑影往来。我并未十分注意,依旧等着欣赏那日出的美景。东方渐渐发了灰红色。一会儿,一些散开的厚云全变成深紫的大花。忽然亮起来,星们不见了。云块全联成横片,紫色变成深橙,抹着一层薄薄的浅灰与水绿,带着亮的银灰边儿。横云裂开,橙色上加了些大黑斑,金的光脚极强的射起,金线在黑斑后面还透得过来。然后,一团血红从裂云中跳出,不很圆,似乎晃了几晃,固定了;不知什么时候裂云块变成了小碎片。联成一些金黄的鳞;河上亮了,起了金光。霞越变越薄越碎,渐渐的消灭,只剩下几缕浅桃红的薄纱;太阳升高了,全天空中变成银灰色,有的地方微微透出点蓝色来。只顾呆呆的看着,偶一转脸,喝!离河岸有十来丈远吧,猫人站成了一大队!我莫名其妙。也许有什么事,我想,不去管,我去洗我的。我往河水深处走,那一大队也往那边挪动。及至我跳在河里,我听见一片极惨的呼声。我沉浮了几次,在河岸浅处站起来看看,又是一声喊,那队猫人全往后退了几步。我明白了,这是参观洗澡呢。
看洗澡,设若没看见过,也不算什么,我想。猫人决不是为看我的身体而来,赤体在他们看不是稀奇的事;他们也不穿衣服。一定是为看我怎样游泳。我是继续的泅水为他们开开眼界呢?还是停止呢?这倒不好决定。在这个当儿,我看见了大蝎,他离河岸最近,差不多离着那群人有一两丈远。这是表示他不怕我,我心中说。他又往前跳了几步,向我挥手,意思是叫我往河里跳。从我这三四个月的经验中,我可以想到,设若我要服从他的手势而往河里跳,他的脸面一定会增许多的光。但是我不能受这个,我生平最恨假外人的势力而欺侮自家人的。我向沙滩走去。大蝎又往前走了,离河岸差不多有四五丈,我从石上拿起手枪,向他比了一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