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 "故事" 的存档

一个凡人的移民之路【上】

作者:博友草田八   摘自:Jack Liu博客--- 关注技术移民政策动向,探讨华裔移民热点问题

我大学毕业后分在江苏省一个地级市的国营机床厂工作,分在科室里做做行政工作,朝九晚五,简单枯燥,老婆在一私营服装厂工作,早晨7点上班,做到晚上7点,整整12个小时埋头工作,回到家直喊腰酸背痛,于是家务和接送小孩的事便全有我承包。

1999 年时,我的每月工资加奖金1000元,老婆12小时工作,有时星期天加班,一个月能拿1500元,我们省吃俭用,连孩子想吃一次肯德基都舍不得,现在回想起来,孩子大概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我们才带他去一次,每一次孩子都要高兴好几天,回去和院子里的小朋友炫耀说爸爸带我去吃肯德基了。十年间我们所有的积蓄为 10万元人民币。那时我们那儿周边的房价已为4000元一个平方。我们没办法自己买房,就住在厂里的分的一间20平米的宿舍里,全家烧煮住宿全在里面。

2000年,企业改制,由我们厂里的厂长买下,于是国营厂就变成了私营企业,厂长总共拿出了800万元,其中600万元是贷款,把厂买下来了,实际上那时我们厂里刚造的一幢车间造价就达1500万。

国营厂变成私营企业后,厂长就开始着手裁员,原来厂里有300多名工人,只留50多人,遣散的人员一次性拿到遣散费按一年一个月工资计算,二十年工龄的能拿20000元,有些只能拿几千元,就成了无业人员了。

我算是个幸运儿,留了下来,但原来我科室里有五个人,现在只剩我一个,但工作量没有减少反而增加,连原来我不懂的海关的报关我都要去。原来叫厂长,现在统一要求叫老板。买了一辆崭新的宝马,派头十足,他老婆也买了一辆别克,成了我们的财务总监。

本来以为改制了,人少了,工作量增加了,工资可能会涨一点,但没想到半年过去了一分钱也没见多。

而且有一天老板说宿舍区要改造,通知我外面自行找房搬迁,后来我才知道老板开始涉足房地产,和另一个老板把我们宿舍区周围的一片地圈下造两幢商品楼,因为我们厂的厂址在市中心,可以卖个好价钱。

在这种情况下,我萌生了离开这个厂的念头。

说实话,我不是个十分胆大的人,我本来想虽然工资不高,但我也没有其他的本事,就在这个厂里混混日子干到退休算了,但现在我连个容身之地都没了,要自己买房的话靠我这1000元的工资简直是天方夜谭。

但离开容易,往哪儿去呢?

我想过自己办个小机械加工厂,但我区区的10万元,根本连最基本的加工设备都买不齐,我也开过小门市,但半年后还亏了几千元钱。

我能往哪儿去呢?但我是个生性乐观的人,我总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2001年6月,一个偶然的机会表明我转折的机会终于来到了。

6月,我的一个远房亲戚从澳大利亚回国探亲,还特意来拜访我的父母。在闲聊中,他了解了我的处境,他沉思了一下后说:“你为什么不想办法移民呢?你在澳大利亚的话在餐馆洗碗也能拿一千多澳币一个月呢”我算了一下,1000澳币相当于6000人民币呢。

这如同一声震雷,从此改变了我的命运。

说实话,在这之前,移民这个念头在我脑子里连闪都没闪过。什么叫移民?怎么移?有什么好处?有什么要求?有什么困难?我一无所知。我甚至想过抢银行我都没想到过移民。

在接下去的交谈中,他告诉我移民澳大利亚是需要打分的,必须要够到移民所要求的分数才行。

我当时只知道如果国外有亲戚的话是可以担保的,我就问他可以担保我出去吗?他回答说不行,第一他不是我的直系亲属无法担保,第二即使是直系亲属,现在基本上也没有什么作用,只能加区区的几分而已。

那我凭什么能移民呢?他想了想说:你试试技术移民吧,它有两个要求,一个要考雅思,一个是你的职业要在澳大利亚的紧缺职业清单里。他告诉我一个查询的网址。

我的亲戚能告诉我的就这么多,但无异以我捞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因为当时我已走投无路。

于是,从那天起我开始了我的探索之旅。我的英语应该说有点基础,当时高考的时候我还考得不错,但雅思我没考过,能考几分我心里无数。英语放在次要,我先要查查我的职业是不是他们需要的。我上网查了澳大利亚的移民紧缺职业,但发现我的办公室行政工作并不在上面,即使我说我是办公室主任也不行。报关员也不在上面,而且我也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报关员。

看来路是走不通了。我也不能瞎说一个什么职业,澳大利亚移民局绝对不是呆子,他们会上门调查的。我在网上就看到好几个因提供假材料给终身拒签的。假的终究会露馅的。

我仔细研究了它的职业清单,发现我堂堂的国企办公室行政的位置不在上面,但厨师、美发师、管道工的职业却赫然名列其中。太不公平了。

在万分危急的情况之下,我突然想起了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的: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哦,不对,最重要的是: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圣母和橘子

摘自《牧羊少年的神奇之旅》

圣母抱着圣子耶稣决定降临人间并参观一座修道院:所有的神父都深感自豪,他们排成—个长队,逐个来到圣母面表示敬意。 一位神父朗诵了动听的赞美诗,另一位展示了他为《圣经》所绘制的彩画,第三位讲出了所有圣徒的名字。就这样,神父们—个接着一个地向圣母和圣子表示了敬意。

排在队伍最后的是该修道院最贫穷的一位神父,从来没有读过那个时代的充满智慧的著作。他的父母都是普通人,在附近的一个老马戏闭里工作。他们教给他的全部东西就是向空中抛球以坎其他一些杂耍。

轮到他的时候,其他神父便想结束这场表示敬意的活动,因为这位老杂耍艺人没有任何要事可讲,可能会损害修道院的形象。但是在那位名神父的内心深处,同样也产生了要把自己的某种东西献给耶稣和圣母的强烈渴望。

他有此羞愧,因为他感到了向伴们的责备目光。他从门袋里掏出几个橙子,开始把它们抛向空中,玩起了杂耍,这是他唯一会做的事情。

恰恰是在这个时候,圣子耶稣笑了并开始在圣母的怀里鼓起掌来。于是圣母将胳膊伸向老神父,让他摸了一下圣子。

ps:很多时候,看似最普通的东西往往是最珍贵的,但世人往往会忽视这些,而花费大量时间去追求那些看起来更华丽更实际的东西。。。。

三王墓

春秋时期,有一对著名的铸剑夫妻,男的叫干将,女的叫莫邪,他俩被逼到深山中为楚王铸剑。
历时三年,两把锋利无比的雌雄宝剑方才铸造成功。剑成之时,莫邪怀中的孩子就要出世了。干将对莫邪说:“我们花费三年才铸成宝剑,楚王必定恼怒要杀死我,你快带着这把雄剑逃命去吧。”
因此私藏雄剑,干将真的被楚王杀了。莫邪在悲痛中生下了一个男婴,因为这个男婴的额头特别宽,两眉之间约距一尺,就给他取名眉间尺。等眉间尺长大了,他苦练武艺,发誓要为父亲报仇。
想报仇谈何容易,而楚王心里有鬼,他担心干将的儿子来报仇,就命人画了眉间尺的画像到处张贴,要斩草除根。眉间尺见了榜文,就躲到深山里,打算等待时机再复仇。
一天,眉间尺遇到一位黑衣人,黑衣人说:“楚王正悬赏千金买你的头,拿你的头和宝剑来,我去替你报仇。”
眉间尺听了十分感动,他抽出父亲留给他的雄剑,割下自己的头来,双手捧着头和宝剑,一起交给黑衣人,身子却依然僵立不倒。
黑衣人说:“你放心,我不会使你失望的。”眉间尺的身子这才倒了下去。
黑人带着眉间尺的头来了楚王的王宫,楚王大喜。黑衣人说:“这是一位勇士的头,要放在锅里煮烂,不然以后会带来灾祸。”
楚王言听计从,让人把眉间尺的头丢进锅里,煮了三天三夜也没有煮烂,这头还几次从汤锅里跳出来,圆睁着一对愤怒的眼睛。
黑衣人说:“这孩子的头煮不烂,看来大王得亲自去看一看,借大王的威风压他一压,自然就会烂的。”楚王不知是计,刚刚探头汤锅,就被黑衣人一剑把头砍掉了。楚王的头掉在汤锅里,结果两个头你咬我,我咬你,不分上下。
这时,黑衣人也用剑割下自己的头落到锅里帮眉间尺,才一会儿,三颗头都被煮烂了,骨头和肉混在了一起。有人要埋葬他们,却无法分辨彼此,只得把骨肉分成三份,装入三个瓦罐中,修建了三座坟墓,后人统称其为“三王墓”。

男孩和女孩

女孩给男孩发了条短消息:
如果家里穷困潦倒到只有一碗稀饭面对着我们两人,
你会把稀饭里的米给我吃吗?

男孩回消息:
这还用说吗?
但是我认为一个真正爱那个女孩的男孩,
就不应该让自己心爱的女人过如此生活。

女孩回消息:
可有一个人的回答是这样!
他说,
不!
我会把整碗的米连同稀粥都给她喝。
这短短的对话会不会感动所有女人我不知道,
可我却被深深打动。

男孩回消息:
那么连这一碗稀粥也没有,
那个男人会怎么做呢?!
或者有没有想到那一碗稀饭女孩吃了是不是还肚子饿呢?

女孩认为,
男孩应该像那个男孩那样回答:
不!我会把米和稀粥都给你喝!
才是真正完美,
标准,
唯一的答案。

因为男孩没有按女孩的意思回答好这个问题,
女孩和男孩背对背睡了一夜,
男孩几次想拥她入睡都被女孩拒绝。

上天有时总是有些不尽人意。
后来女孩和男孩走到一起的时候,
由于种种原因,他们真的遇上了类似于只有一碗稀饭喝的日子。
那天,
男孩悄悄地给女孩留个言:
亲爱的,
我吃过了,
桌上给你留了碗稀饭,
你把它喝完。
女孩喝完那晚稀饭,
小憩一会的时候。
男孩从外面回来,
给女孩带回来她喜欢吃的羊肉串,水果,奶茶。

男孩对女孩说,
他找了份临时工作,
刚挣的钱,
老板答应先付一部分工资。
说完还拿出口袋的钱在女孩面前晃了晃。
“亲爱的慢慢吃!
我已经在外面吃过了。”

说完还做了个调皮的鬼脸。
在最困难的那段日子,
女孩依旧快乐的幸福着,
男孩倒好像由于工作劳累,
身体有些不适。

后来,
男孩有了工作,
女孩和男孩对他们未来的幸福充满美丽的憧憬。
女孩喜欢看电视,
看到电视中报道多年前在一场大地震中,
一位母亲和孩子被压在废墟下,
母亲的乳汁被孩子吃尽时,
母亲咬开了自己手上的血管,
用自己的鲜血喂孩子,
数天后,
人们终于扒开废墟下的母子,
母亲已经血流殆尽离开了人世,
嘴角的粘着母亲鲜血的孩子带着天真的笑容,
红嘟嘟的鲜艳小脸蛋获得了新生。

女孩问男孩,
如果我们俩被压在废墟下,
你会像那位母亲样用你的血液使我活下来吗?
男孩对女孩的言语间竟有些激动。
他对女孩说不要老是有这样那样的怪念头好吗?
你是我的女人,
我会尽我所能的让我的女人幸福,
在任何你的生命和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
我会不顾一切的保护好你。
你是我的最爱,
我也不允许你把种种不好的推测用到你的身上,
亲爱的。

周末,
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
男孩挽着女孩的手,
兴冲冲地逛了一个上午,
买了好多女孩喜欢吃的零食和她喜欢的衣服走在回家的路上。
两个幸福的小人儿,
再穿过一个路口,
就能到达他们共同构筑的爱的小巢
——他们幸福的小天堂。

男孩一手挽着女孩,
一手拎着买来的东西,
男孩在前,
女孩在后,
两人走在斑马线上,
就要穿过马路了,
突然一辆右转弯车辆,
直直地向离男孩一步之遥的后面的女孩疾速驶来,
眨眼的功夫,
汽车就要撞到女孩。
“砰!”的一声闷响后紧跟着汽车紧急刹车的声音。
一切来得那么突然,
被撞者轻飘飘的飞向两米开外。
路面上是一片刺眼的鲜血的红。
“不!不要!”
由于惊吓刚刚回过神来的女孩,
歇斯底里地凄惨叫声撞击着每个围观者的耳膜。
女孩明白,
汽车本来是撞向她的,
在常人来不及反应的一刹那间的零点几秒里,
男孩却惊奇地把她推开了,
自己倒在血泊里。
女孩哭喊着扑到男孩身边,
男孩浑身是血,
女孩大声地呼唤着男孩名字,
围观者说没用了,
已经试过男孩没有呼吸了。
女孩不相信,
继续呼唤着男孩的名字,
男孩竟然奇迹般的睁开了眼睛,
看了女孩一眼,
带着安详地微笑,
永远闭上了眼睛。

女孩明白,
男孩在生命的最尽头还在苦苦挣扎,
拼尽最后一丝气力看到自己的亲爱的小女人安然无恙了,
才放心地闭上眼睛。

那是个多雨的季节,
到处充满了潮湿,
雨水把天地连成雾蒙蒙一片。
那是个多雨的季节,
到处充满了潮湿,
雨水把天地连成雾蒙蒙一片。
两个人构筑的爱情小巢,
现在只剩下女孩一个人,
女孩浮想起以前两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女孩后悔那次不该因为男孩没有按自己的意思回答她问题,
背对着他睡了一夜,
后悔男孩几次欲拥她入睡,
都被她拒绝。
她现在好想紧紧的拥着男孩,
把那一夜的背对背补回来,
可是再也无法也不可能补回来。

女孩习惯了逛马路时,
身边有一个人紧紧的握住她的手,
不用担心那些川流不息的汽车。
男孩总是自己走在有汽车的一方让她走在远离汽车的另一边。
女孩好想再抓住那种安全感,
可是怎么抓也抓不住。
女孩睡觉前,
习惯了,
有人给她唱着歌讲着故事入睡,
现在再也没有人为她唱歌讲故事,
她总是难以入睡。
女孩睡觉时,
喜欢踹被子,
男孩总是在每一次她踹掉被子时及时的醒来给她重新盖好。
现在那个人再也不能哪怕为她盖一次被子。
女孩喜欢吃零食,
男孩每次从外面回到家里总能给她个小谗猫带来惊喜,
安慰她的小肚肚,
现在她的小肚肚多少天再也没有人安慰。
女孩喜欢吃瓜子,
喜欢吃板栗,
喜欢吃橘子,
却不喜欢剥皮儿,
女孩每次畅快淋漓的大吃特吃完瓜子,板栗,橘子后,
男孩的面前总是堆起一堆果皮山,
现在由于剥皮吃那些东西太费劲,
她好久没敢碰那些想吃不能吃的好东西。

女孩现在有太多的不习惯,
她只能学着慢慢的把不习惯变成习惯。

女孩整理遗物时发现了一个献血证,
上面写着男孩的名字。
奇怪的是她从来不知道,
男孩在一个月连续献了三次血,
上面献血的日期更让她震惊,
她清楚地记得,
永远也忘不了那段他们最艰苦的日子。
她明白了那段日子男孩的身体为何那么虚弱,
明白了男孩“预付的工资”的含义,
明白了男孩是用偷偷献血的换来钱给她买来她喜欢吃的东西。
女孩继续整理遗物时,
发现了一份报纸,
意外地发现那场大地震时,
那位伟大的母亲就是男孩的母亲,
那个幸运获得生命的孩子就是男孩,
而男孩又把这份幸运给了她。
女孩泪水涟涟。
女孩写了一首歌。
《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

亲爱的
你怎么不在我身边
你说过
我有所有女孩中最美丽的脸
你怎么舍得让她在寂寞中枯萎也不来看上一眼

亲爱的
你怎么不在我身边
你说过
带我环游世界围绕地球一圈
你的诺言还没有兑现躲起来算什么爱我一万年

亲爱的
你怎么不在我身边
你说过
永远也不会让我一个人伤感
你把我一个人丢在都市的旷野说什么海枯石烂

亲爱的
你怎么不在我身边
你说过
宠我疼我哄我吻我爱我无限
你说的是不是一句披着华丽衣裳的美丽的谎言

亲爱的
你怎么不在我身边
我已经为伊销的人都憔悴丧失了语言

亲爱的
你怎么不在我身边
我已经等你等到忘记了什么叫做睡眠

亲爱的
你怎么不在我身边
我已经因为你不回我的消息泪水涟涟

亲爱的
你怎么不在我身边
我已经穿好白色婚纱等你来把我牵......

马连良与袁树珊

1948年底,一代命理学大师袁树珊旅居香港。

章诒和所著的《伶人往事》一书记述了袁树珊先生为马连良批命的旧事。章诒和写道:1951年10月1日,马连良夫妇由周恩来派人从香港接回北京。离港之前,马连良请一位家住堡垒街的星相家袁树珊算命卜卦。卜算的结果,这位星相家对马连良说:“你还有十五年大运。”站在马连良身旁的夫人陈慧琏追问:“那他十五年以后怎样呢?”心有所悟的马连良不等对方回答,拉着夫人说:“你就别问了,只要有十五年好运也就行了。”是年,马连良51岁,正是他表演艺术炉火纯青的最佳时期。

1966年12月16日,一代名伶,在“文革”中,受尽折磨,遽然长逝。掐指算来,从他离港北返,到猝然而去,不多不少,整整十五个年头。

写到这里,章诒和感慨地说:“这令我陡然领悟了什么,识透一切世间相。对我们这些辛苦而无望的人来说,时与空、生与死,本无多少差别和意义。”

白蛇传故事真相的启示

    小青本来就是男妖,想娶白素贞,打不过,还想永远在一起,就自己变成女的,方便随时陪在白素贞身边

  水漫金山时,川剧的小青又变回了男装。因为妖在殊死搏斗时就会恢复原形。具体事例太多,可参见《封神》。

  白素贞被关在塔里,小青为了救她出塔,在不停地练功。有一个传说,小青练成飞刀,打破雷锋塔,终于救出了白素贞。  

  结论:小青是一心一意爱着白素贞。为了永远和她在一起,不惜为她作任何事情。

  白素贞知道,她吃定了小青,然后去找不肯定爱她的许仙。

  许仙知道白素贞一心一意爱着他,所以吃定了白素贞。

  小青和白素贞的三角爱情故事告诉大家:爱情故事里,谁付出最多,谁受伤害最多,当然,他自己会感觉很幸福。接受这种付出的,不一定幸福。

 

老公啊,我们什么时候能结婚啊?

原作者:佚名

“老公啊,我们什么时候能结婚啊?”女人一脸好奇的问,从声音分辨,她是很轻快的询问!他们在一起时间不久,两年而已,相处两年的情侣到处都是,随便就能抓出一大把,而现在的人,能有几个在交往的时候考虑结婚的? 
“现在工作上也没什么突破,过两年吧!”男人轻轻柔柔道! 
“哦!”没有失落亦没有兴奋,似乎预料中! 
“老公啊,那假如有孩子了怎么办?” 
“你有了?”男人严肃的握住女人的手,眼神犀利的盯住她 
你抓痛我了啦!”女人喊了出来,“我是问问而已,有了我会告诉你的!” 
“老婆,你记得,以我们现在并不适合要孩子,经济上也许可以不用顾忌但是心理上还无法接受,养育一个孩子不是养育一只小宠物那么简单;如果有了要告诉我,我会陪你去医院的,明白吗?”听了女人的话,男人放下心来,也柔下声音来对女人说着自己的观点! 
“你放心好了啦,我不会那么不注意的,即便是有了也不会瞒你的,嘿嘿!”女人清爽的声音再度响起!但在心底,女人不知道是否该赞同男人的话,彼此工作其实都不错也算稳定;已经多次思考过,男人只是交往初期提到过结婚,而当彼此交往变得稳定后就没有涉及过婚姻;女人虽然大大咧咧但不是真的傻!其实真不知道他们之间的问题到底出在哪?是不爱吗?虽然感觉不到爱却也没感觉到哪不爱,也许是时间让彼此都沉静了!现在他们住的房子,一半是女人出钱按揭的;她习惯平衡!平日逛街,他也从来没有陪过她,她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舒服,毕竟习惯自娱是最容易快乐的方式,这时候却想到这个动作是否也能衡量他的感情。 
“老公啊,今天你陪我逛街好不好?你还从来没陪我上过街呢!”女人撒娇的说。 
“忙呢!乖,怎么今天想到要我陪了?”男人漫不经心的问! 
“那你要不要嘛?” 
“自己去吧,要买什么自己去提款就是!”男人的眼光始终专注在文件上! 
“老公,我突然想嫁给你了,怎么办?”清纯美丽的小脸上闪亮的大眼无辜的望着男人;这句话把男人的注意力拉回到她身上。男人望着眼前这个没被现实的残忍划下太多痕迹的女子,隐隐的不耐与无力! 
“那张纸对你来说是什么意义?”男人放下手上的工作打算和女人好好的谈一次! 
“不知道!想和你结婚跟那张纸有牵连吗?” 
“你想结婚不就是想要那张纸吗?”男人牵动了下眉。 
“如果你那样想也可以啦,你有没有想过和我结婚?其实也是在问你的未来有没有把我算在内!”依然是轻快的声音。 
“从一开始我就是打算和你一直走下去的,你不会不明白。”男人间接的回答。 
“你从来没有直接的回答过我的问题耶,不管是怎样的问题都好!”女人把声音放到很嗲;“好了啦,不跟你讨论了,免得气死我自己!嘻嘻,那我自己去逛街啦,不要你陪,哼!”话音一落,她拿起包以轻快的姿态走出房间! 
身后的门一关上,原本笑意盈盈的脸瞬间沉下来,换上一脸苍白与哀愁,眸底有着让人捕捉不住的幽晦迷离!迈出脚步,缓缓的走在人潮拥挤的路上,脑子里一片空白却也塞满了思绪,一直都以为自己是很快就能过渡伤害放大欢乐的开心着,这次用尽了力气,却做不到;泪水直流!有的时候不甘愿输给命运却不得不屈服于宿命!快乐的妖精这会,不快乐!哭够了,收起眼泪扬起笑脸,冲到步行街给心爱的他选了十套西服十件衬衣十条领带十个胸针十双袜子十双鞋子,信用卡几乎被刷暴,但是她笑得看不到眼!这时候的她,又是一个精灵,能感染人的精灵! 
东西太多扛不了,只好打车回去!得意洋洋的向他炫耀自己的战绩,他看到那么多的衣服,最角边隐隐的抽搐,看着身旁这个做事向来一鸣惊人的她不知做何反应! 
“老公啊,这些都我挑的,不错吧?”看着自己挑的西服她自我陶醉,对自己的眼光她向来自信! 
“老公啊,这些衣服记得已经慢慢穿哦,今天看到好看的心血来潮就帮你买了!哼,你要敢说一个不喜欢的字眼,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听到没?”插着腰威胁,故意板起那张娇滴滴的脸! 
“好!我不说不喜欢,但是你买这么多干什么?你怎么总是那么浪费!”男人语带指责。 
“哎呀啦,老公,反正都已经买了你骂我也没用啊!你就多疼我一点也喜欢上这些衣服吧,好不好嘛?”撒娇的摇着他的手,一脸的委屈状!他回她一个无奈的眼神,揉揉她的头发; 
“好好好!你呀,以后记得别这样了听到没?否则就算你撒娇我一样不饶哦!” 
“恩恩恩恩!”拼命的摇晃着脑袋! 
“嘿嘿...西西...”女人一直在咧着嘴傻笑个不停,男人见状亦拉开嘴笑了出来,他的女人太可爱了,和个孩子一样无忧,也有成熟女人的知性;有“妻”如她,还有什么不满足?他在心里也在琢磨着见家长的事,一直都不再提起结婚的事只是想给她一个惊喜,当初在一起的时候,他就下定决心娶她! 
“老公啊,我这个月回家去陪我妈妈好不好?毕业到现在我都没有在家好好呆过呢,妈妈好想我了,我怕弟弟娶到的老婆欺负我妈,我要回去好好‘教育’弟弟去!”晚上的时候她楼着他,手在他身上挠着痒痒,他边逃开他的魔爪,边取笑:&l
dquo;你终于有良心记起妈妈啦?” 
“西西,人家我可是乖乖女咧!老公,我买了明天中午的机票,这段时间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哦!” 
“原来你是有计谋的啊,我说你怎么忽然对我那么好!”男人假装凶神恶煞! 
“哈哈,你装的都不像了啦!讨厌~。。。” 
笑声溢满整个世界! 
半个月过去,男人耐不住没有女人在身边的空寂,思念她的调皮,想念她的体温;拨通她电话,男人细声细语的磨女人赶快买票回来!电话里她清爽如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整个脑海里令他眼圈犯红! 
“老婆,你回来好不好?我们结婚吧!” 
电话另一头刹那静如死寂!“你,不是不想娶我的吗?”沉默过后,女人轻轻的问! 
“我不是不想,我是想在适当的时候给你一个惊喜,只是还是熬不过思念先说了!”男人解释着! 
“西西,好啊,你等我回去好不好?”女人恢复精灵样!似乎得到了全世界一样! 
继续半个月过去了,男人见女人迟迟不归,再次拨通电话;这回电话响了好久才被接起,却是女人的弟弟接的,男人询问他女人怎么还没回来,弟弟说她那里还需要处理点事,还没那么快能走开,告知很快就回,请他别挂心! 
再半个月后,男人接到来自女人弟弟的电话,电话里,弟弟让他马上过他们家去,说女人有事!男人吓到了,定好机票如箭般飞奔机场! 
到了x市,女人的弟弟接机,弟弟一眼就认出男人,一路沉默的把男人领到医院;不祥的预感笼罩着男人,病房门开,女人瘦弱苍白的脸震撼住男人,心猛的被狠狠的揪了一把,绞痛难耐!拖着软无力的腿,迈到紧闭双眼的女人身边,用手,轻轻的抚着那熟悉的脸颊,一下一下的抚摸着! 
“姐姐胃癌晚期,拖了两个月了!”弟弟在一旁轻轻说着,女人的父母眼圈瞬间又泛红! 
意外,真的太意外了,意外到连怎么回事都弄不清楚,意外到他感觉自己是在云端!胃癌,原来女人总是说没胃口总是不吃东西,说减肥是女人的终身事业,这一切都是借口,他责怪自己怎么就没用心去观察过;怪自己那么大意让女人独自撑着这最难熬的日子! 
女人去天堂后的半个月!从女人住的那个城市寄来一封信,男人看着熟悉的字体,浑身颤抖: 
亲爱的老公: 
一定在想我了,是吗?一定是的,我在天堂都感觉到了呢! 老公啊,你说想和我结婚,真的好感动哦!原本以为你只是想和我在一起并 没有和我共度一生的想法!老公,谢谢你的爱!和你在一起啊,真的是世上最幸福的事呢!每天早上醒来你都会喊手麻 ,西西,知道吗?老公,这是最最感动最最记忆犹新的片刻,在家的这些日 子我都睡不着,没有你的手臂当枕头没有你的怀抱当港湾;但是我不后悔,我不愿意你看到我被病魔折磨的不成人形的样子,我相信换你你也不会让我 看到自己痛苦的一面!老公,原谅我,以后只能在天上笑给你听了! 
公啊,一年前,我是多么希望时间能够定格,多么想永远永远都把你铭记于心底,但是发现怎么看你都看不够,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让心里舒服点,我知道你爱听我笑的声音,其实我自己也好喜欢自己的笑呢,所以就天天笑,让你永远都记得我,是不是好自私?我怕我走了之后你把我的一切都尘封进一个连碰都不会去触碰的角落里,我好怕,怕在那里我会冷,所以就用爱让你对我刻骨铭心!我把每天当成最后一天来过,所以,够了,今生有你,够了! 
上次帮你买的衣服袜子鞋子,你每年在我离开的那天穿上一套去看我好不好?十套,那就是十年,十年里,你只能用十天的时间想我,在特定的那天里,你才可以想起我也不准不想我,你知道我喜欢紫色玫瑰花,记得去找到哦,我对我老公可是很有信心的呢!记得,一年就是那一天能穿,别的时候不要去碰那些服装,如果你忘记了,那么在你老之后看到那些衣服,也许能想起我的这个要求呢!西西,以后你娶老婆了,记得在那天的时候带来给我看,但是不要告诉她我是谁,是女人都会介意的,就说...呃...就说我是你的青梅竹马好不好?我好羡慕那些青梅竹马长大的人哦!以后你娶老婆了,那她就是“咱老婆”,你要对咱老婆好哦,就像对我这样,因为我在天上看着呢;虽然我会哭会吃醋,但是我更不舍得女孩子伤心;你下辈子欠我一生,好不好?下辈子我会是一个好健康好健康的宝宝呢,到时候我会用力用力的缠你一辈子,直到老去! 
老公,我不想告诉你我爱你这个事实了,怕你哭!我只看过你哭一次,那次我任性和你提分手;但是现在的你一定也是在哭,对吗?不只是眼睛哭,心也在流着泪!老公啊,不要让心停格在那凄楚哀怆的瞬间,笑着面对人生, 
帮我笑完今生,好吗? 
从现在开始,不要悲哀不要消沉;想我只要用十年里的十天;十年后把我从生命里彻底清除,我自私,但是我怕我的自私让你恨我;所以我就赖你十年,就十年好不好?十年,我们就真的忘记彼此,期待来生!已经在履行约定的傻孩子 
泪滴湿了信纸,男人痛哭失声!天渐渐的暗了,黑了,窗外灯光斜射了进来,男人整理好情绪;“老婆,我记得你十年,想你用十天,来生还你一辈子!”轻轻的,对着天际呢喃! 
幸福--真的是来之不易,请相爱的人珍惜现在的幸福!

仙鹤的故事

 从前,有一只仙鹤,很爱吃鱼。一天,仙鹤发现在森林东面的湖里有很多的鱼,可是每当它靠近湖边时,那些鱼儿就会立刻逃开,这让仙鹤非常郁闷,它寻思着要想个好办法,好每天都能吃到鲜美的鱼。
几天后,仙鹤又来到湖边,这一次它故意昂着头,只管自己散步,看也不看小鱼,刚开始小鱼们仍四散而逃,但一连几天都这样,慢慢地,小鱼们都习惯了仙鹤的出现。
又过了些日子,仙鹤开始跟小鱼们闲聊起来,常讲岸上的趣事给小鱼们听,它甚至说自己是小鱼们最忠实的朋友,小鱼们对仙鹤开始渐渐信任起来。
在之后的很多天里,仙鹤依旧常来湖边散步,并同小鱼们热情交谈。
有一天,仙鹤闷闷不乐地来到湖边,非常伤悲地说:“听说人们很快就要把这个湖里的水抽干了,眼看你们就要死了,我很难过。”
小鱼们很着急,争着问仙鹤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仙鹤故作为难的说:“我可以把你们搬到山后的另外一个湖里去,可惜我能力有限,每次只能搬一条。”
小鱼们表示赞同。从此,仙鹤每天从这个湖里叼一条鱼,飞到山后就把鱼吃掉,鱼骨头吐在山后。
没多久湖里的小鱼被吃光了,只剩下龙虾家族了。仙鹤又故技重施,并提议用嘴叼龙虾,但是龙虾不肯,非要用钳子抱住仙鹤的脖子,仙鹤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到了山后,龙虾看到满地的鱼骨头时,什么都明白了,它毫不客气的死钳着仙鹤的脖子,威胁它说:“你要想活命,就乖乖把我送回到湖里,否则我就钳死你。”仙鹤只好把龙虾送了回去。
龙虾把自己在山后所见告诉了伙伴们,伙伴们听了都很气愤,大家商议后决定要为那些死去的小鱼报仇,于是所有的龙虾都涌上岸,把这只仙鹤活活地钳死了。
仙鹤的末日就这样到了,因为它的阴险,害死了那么多小鱼,最后落得被活活钳死的下场。

时间布

 林枫是一个9岁的小男孩儿,他总是埋怨他的时间过得太慢,于是日夜祈祷,希望时间快一点过去,最好是省略掉他可能面对的所有困难,比如说考试。终于有一天,一位白胡子老爷爷拿着时间布出现在他的面前,对他说:孩子,你一直渴望能够自由支配自己的时间,这块时间布会帮你实现梦想的,拿着吧!

时间布的样子很平常,只不过每隔一米就标上了年龄,从一岁到两岁,再到十岁,二十岁……一直到生命的终点。时间布的用法也很简单,你只需要一枚针,把想省略的时间的部分缝起来就可以了。只是,缝好的部分永远不能再打开。

林枫得到了时间布,他很兴奋。应该省略哪一天呢?当然是明天,因为明天要考试。他拿起针,缝掉了第一个明天。于是他站在了操场上,和同学们一起踢起足球来。明天已经过去了,这是后天了,该死的考试已经和明天,啊不,应该是昨天一起缝进时间布里了。林枫得意万分,之后呢,应该把这一学期都缝上,好直接到暑假,应该把做功课的时间都缝上,好可以一直玩下去。因为打碎了窗子的玻璃,林枫的母亲责备了他,噢,当一个孩子可真不容易,算了,把童年,把少年时代都缝起来,把那些讨厌的唠叨和无休无止的功课都缝起来……

林枫立马变成了一个青年,穿着一身黑衣。原来,在这一年里,他家发生了大变故,母亲去世了,世界上只剩下了一个孤零零的他。把孤独和贫穷都缝起来吧,把奋斗也缝起来吧,缝着缝着,林枫成了一个成功的商人,金钱像流水一样向他涌来。可是这太慢了,林枫拿起针,不停地缝下去,他要钱,更多的钱……这样,直到最后,时间布缝到了尽头,林枫发现自己成了一个老人,老得已经拿不动针了。

这一生就这样过去了吗?是的,已经说过了,时间布既然缝上了就不能再打开。时间布的故事伴着林枫生命的结束而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