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 "民间故事" 的存档

张枝与美娘(越南小学语文课本中的民间故事)

从前,在交趾(越南的古称)有一个美丽的公主,叫美娘。她很喜欢坐在河边漫步。她喜欢清新的空气、青青的小草和美丽的小野花。一天,她听到一阵优美的歌声。这歌声太动人了,美娘听得入了迷,而且,她从歌声中听到唱歌的青年心里一定很痛苦。

从那天起,美娘就渴望见到唱歌的人。有一天,美娘的侍女对她就说:“看你这么伤心,让我帮你找到他吧!”

侍女费了很大劲终于找来了唱歌的青年。美娘回头看了他一眼,就吓得晕了过去。原来,唱歌的人长得奇丑无比。这个青年名叫张枝,家里很穷,靠划船载客渡江为生。

美娘从此再也不想见他,可张枝却深深地爱上了美娘。但他也知道,自己再也不会见到美娘了,所以他的歌声比之前更加悲伤。不久,张枝就郁郁而死。

张枝被埋在了坟墓里。几年之后,他的身体化成泥土,只剩下一颗痛苦的心变成了一块深红色的美玉,后来,有人用这块美玉雕成一只漂亮的杯子献给了美娘。

美娘很爱这只杯子。每天,她都拿在手里轻轻地抚摸着。有一天,仆人用这只杯子冲了一杯清茶递给她。她接过来,看着茶叶在水里漂着,突然她看到了张枝的身影,还仿佛听到了他往日的歌声。美娘顿时感动地流下了眼泪,泪珠掉在水杯里,张枝的身影就不见了。

也许,只有美娘的眼泪才能够安慰张枝那痛苦的心。

虎哥哥(朝鲜民间故事)

在深山老林里,住着一家三口:老妈妈和她的一儿一女。孩子们聪明、善良,可就是怕老虎。于是妈妈说:“别怕老虎,孩子们,你们的一个哥哥也是老虎。有一次他出门迷了路,再也没有回来,就成了山里的老虎。”

他们从此就不怕老虎了。可是一天夜里,妈妈死了,两个孩子哭得昏天黑地。那晚的天特别黑,可是没有办法,必须去通知住在40里外的叔叔来为妈妈收殓送葬。妹妹在家守灵,哥哥硬着头皮出发了。

途中,要经过一片黑森林。哥哥正在走,忽然一头黄牛大的老虎直冲过来。他一见就不顾一切地喊道:“哥哥!”然后紧紧地抱着老虎。老虎挺纳闷,问他:“谁是你哥哥,我是老虎你是人啊!”

男孩于是把妈妈的话讲了一遍,没想到老虎一听也噗啦噗啦落起泪来。当虎哥哥得知弟弟要去找叔叔,就自告奋勇地让弟弟骑着自己,没几下就跑到叔叔家,然后又把叔叔和弟弟一起驮回来。叔叔和弟弟拉着虎哥哥要他进屋,但老虎说他怕火,在门外哭了许久才离开。

第二天晚上,家里人还在准备明天的葬礼,虎哥哥突然驮着一头小黄牛扔在院子里,说:“把这头牛杀了,祭娘吧!”

打这儿以后,一连三年,每当这一天,虎哥哥都不忘送一头黄牛来祭妈妈。

苏若兰巧织璇玑图

 

相传窦滔早在东晋时即任秦州刺史。苻坚攻占秦州后,闻知窦滔深为百姓拥戴,为安抚民心,便委任窦滔为秦州刺史。但窦滔毕竟是前朝之臣,苻坚总有些放心不下。几个曾被窦滔申斥过的下属便趁机联名诬告窦滔密谋造反(另一说是“忤上”),秦王苻坚下令将窦滔抄没家产,并将他发配至沙州(今敦煌)服苦役。过了七八年,窦滔依然杳无音信。苏若兰对丈夫的思念与日俱增,但也无可奈何,便将无限情思写成一首首诗文,并按一定的规律排列起来,然后用五彩丝线绣在锦帕之上: 去日深山当量妻夫归早咐真思又 公雀同初叫寡思回妇嘱不身情贵 阳婆结夫配早织垂时恩上何米语 侣发年夫与锦归去双少深柴夫谁 好伴奴迈回要凄可寒泪中久料我 岂赦寻文身孤本衣怜家上至别月 早知朝能受靠野归想天今枕日离 子天冷淡尚鹤谁更不久地同鸯鸳 这就是迄今仍流传在天水民间的通俗《回文图诗》。诗图排列纵14行,横8行。起止二字在横首行正中。读法只能依行字斜横回环吟诵,不能倒文回读。虽然格调俗浅,但韵味凄婉,切中情理。天水妇孺皆能琅琅上口。至今,天水市的一些工艺品摊点仍然有“回文诗帕”的小工艺品出售。 苏若兰织了一幅又一幅,托人上街叫卖,“璇玑图”遂传布开来。开始时人们茫然不解,后来有人从第一行“夫”字开始,向右下方斜着念,再按网状顺序转念下去,一左一右,一上一下,至第一行“妻”字止,居然读成了一首十六行的七言诗: 夫妇恩深久别离,鸳鸯枕上泪双垂。 思量当初结发好,岂知冷淡受孤凄。 去时嘱咐真情语,谁料至今久不归。 本要与夫同日去,公婆年迈身靠谁? 更想家中柴米贵,又思身上少寒衣。 野鹤尚能寻伴侣,阳雀深山早叫归。 可怜天地同日月,我夫何不早归回? 织锦回文朝天子,早赦奴夫配寡妻。 诗谜解开,人人称奇,争相购买。而秦王苻坚正因窦滔被解职后,秦州政务混乱,百姓纷纷为窦滔叫屈,怀疑所谓谋反乃子虚乌有;锦帕传至长安,苻坚派人调查,真相大白,立即赦免窦滔并官复原职。苏蕙夫妇始得团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