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 "科幻" 的存档

科幻小说该如何阅读和欣赏

读者应该铭记于心的是,科学幻想从来不是对想象力的放纵,而是有控制的想象,正因为对想象的控制,才使作品产生无穷的魅力。  

作者:中国社科院文学所副研究员 杨鹏       2009年05月    中国教育报

 

  在许多人的观念中,科幻小说是一种充斥着巨大的昆虫、入侵的怪物、疯狂的科学家、失去控制的机器人和暴力行为的文学。事实上,科幻小说的领域要比以上的理解宽泛得多。从某种程度上说,以上所举的只是科幻小说中极少的一部分,真正意义上的科幻小说是以一种特殊的幻想方式反映人们在生活中所遇到的各种现实难题和生存困境的文学。

 

  科学幻想古已有之,如公元一世纪希腊作家卢西恩的代表作《真实的历史》,就写了到月球旅行。世界公认的第一部科幻小说是英国作家玛丽·雪莱于1818年创作的《弗兰肯斯坦》。在玛丽·雪莱之后,美国的爱伦·坡和英国的柯南·道尔也写过科幻作品,他们同时又是侦探小说作家,他们把悬念和逻辑推理带入科幻创作,取得了极好的效果。这一时期,真正开创了科幻小说流派、对后世产生巨大影响的科幻作家是法国的儒勒·凡尔纳和英国的乔治·威尔斯。他们的作品几乎涉及到了后世科幻小说写作的大部分题材。从此以后,科幻小说作为缪斯殿堂里的一个新品种,逐渐被人们确定下来。

 

  科幻小说最发达的国家首推美国和英国。在美国,20世纪30年代出现了一个科幻小说创作和出版的黄金时代。这一时期最负盛名的作家当数阿西莫夫和克拉克。阿西莫夫是美国科幻小说的巅峰人物。克拉克是英国科幻小说的大师,他最著名的作品是《2001:太空漫游》、《与拉玛相会》等。

 

  科幻小说传入中国是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这一时期,大量的国外科幻小说被译介到中国,如凡尔纳的《八十天环游地球》、《十五小豪杰》、《月界旅行》等。建国后,凡尔纳、威尔斯和别里亚耶夫的科幻小说被大量翻译和介绍进我国,学科学、爱科学的精神也在青少年中被倡导,一批年轻的科幻小说作家开始投身于科幻小说写作,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高潮。《布克的奇遇》、《神秘的小坦克》、《失踪的哥哥》等成为传诵一时的佳作。

 

  20世纪90年代初,随着日本科幻卡通画册和动画片对中国图书市场的冲击、美国科幻影视的大量引进,中国科幻小说的创作再次被激活。另外,电脑、网络等高科技的发展也为中国科幻小说的再次繁荣提供了契机。中国的科幻小说创作又呈现了多元化的格局。

 

  科幻小说是一方瑰丽的土地,就像异域风情带给热爱旅行的人们惊喜那样,它让忙碌在现实世界的成年人和孩子们都能放飞想象力,让思维驰骋和超越现实的羁绊。不过不能否认,人们在以阅读的姿态走进科幻小说时,往往对它有一些认识上的误区。

 

  第一,不要把科幻小说与科普作品等同起来。科幻小说虽然有科学性,具有科普功能,有些科幻小说还具有预言和启发科学发明的功能,但它仍然是文艺作品,不能与科普作品画等号。对于科幻小说,只要它倡导的是一种严肃的科学精神,具有好的创意和深刻的内涵,能够发人深省,就不必对其吹毛求疵。

 

  第二,阅读科幻小说要注意科幻小说的创意,提高创造性思维能力。科幻小说不同于一般的小说,是因为它描写的是现实生活中一般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这就需要不同于一般的创造性思维。好的科幻小说都有好的创意,可以开拓读者的创造性思维能力,青少年读者阅读科幻小说时,应多注意科幻小说的创意。

 

  第三,阅读科幻小说仍然要关注现实,将科幻思维融入日常生活中,提高处理疑难事物和人际关系的能力。科幻小说虽然以现实生活的经验为基础,但仍然是一种幻想性的文学。于是,有些读者阅读科幻小说时,把读科幻当作逃避现实的一种方式。这种做法不可取。阅读科幻小说,要培养敢于想象、敢于提出不合常规的观点的能力,使自己更适应未来发展的多样性。

 

  第四,不要把灾难题材的科幻小说与宣传世界末日的异端邪说相等同。有相当一部分的科幻小说以今天人类的某些失误为出发点,描述了如此下去将产生的可怕的未来,给人以警钟作用。这样的作品与宣传世界末日的异端邪说有着本质的区别,不能等同视之:科幻小说用反向的夸大激励读者对科学的关注,激发他们纠正失误、创造美好未来的强烈动机。而异端邪说扭曲现实,使人绝望和颓废。

 

  无论是哪类小说,读者应该铭记于心的是,科学幻想从来不是对想象力的放纵,而是有控制的想象,正因为对想象的控制,才使作品产生无穷的魅力。好的科幻小说之所以能够震撼人心,是因为作者通过高超的写作技巧组织起来的严密叙述,会给阅读者产生强烈的真实感。我们在阅读科幻小说时,要注意体会作者想象力的张弛,同时要注意作品中的人物是如何承载作家的写作意图和实现小说向前推进的功能的,注意作者是如何铺设情节的。

 

  大部分科幻小说都是情节性较强的小说,从科幻小说里学习铺设情节的技巧,是提高写作能力的一条简易便捷的道路。阅读科幻小说时,不要放过观察作者设计情节的机会。青少年可以学习作者的叙述模式,也可以通过变通贯穿到我们日常记叙文的写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