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 "科普" 的存档

把科学用最有趣的故事告诉你

把科学用最有趣的故事告诉你——访世界著名科普作家雷纳·科特博士

■中国教育报记者 顾雪林 

  1962年,14岁的德国中学生雷纳·科特出版了他的第一本科普读物《我们的地球》,3年后,酷爱科学的他担任德国一所高中的校报科学编辑。 

  同是1962年,中国陆续出版了“十万个为什么”丛书,当时还只有9岁的我,几乎天天抱着它冥思苦想,读得十分入迷。就在那一年,我立志长大要当一名科学家,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探索科学的秘密。可惜,一场“文革”击碎了我当科学家的梦想。

   1970年,当16岁的我初中毕业到北京的一家小工厂当工人时,一套第一版的《十万个为什么》和《科学家谈21世纪》等书籍,还是我枕头底下常读的书。这一年,22岁的德国大学生雷纳·科特已经陆续出版了他的科普作品《化学世界》、《微观世界》、《建筑学探秘》和《神秘的猫》等。

   我和雷纳·科特大概都没有想到,47年后,当年德国和中国的两位热爱科学的中学生和小学生会相聚在中国的深圳,一起畅谈科普阅读。不久前,在深圳的一个五星级饭店,坐在我面前的雷纳·科特博士,已经是一位头发花白的和蔼可亲的老人,他留着鲁迅式的短胡须,一双欧洲人常见的蓝褐色的眼睛在亲近中闪现出狡黠和探询的目光,这是不知疲倦探求知识的目光,在他和我的目光对视的那一瞬间,他总是微笑着。 

  记者:我读了你47年前写的《我们的地球》,非常震撼。尽管我是一个非常爱读科普作品的人,但你书里的那些非常崭新的科学知识,还是让我大开眼界。你参与创作的“什么是什么”科普丛书今年在中国出版了,刚出版的几十本书,我一口气全读完了,很受启发。我很想知道,你当年才14岁,怎么能写出那么有趣的科普读物? 

  雷纳·科特:也许是因为受到爱因斯坦获得诺贝尔物理奖和他的相对论的影响,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德国青少年都非常疯狂地热爱科学,掀起了一股探究科学秘密的风潮,我当时也是这样一位热爱科学的热血青年。我14岁写的这本《我们的地球》,一直受到德国中学生们的喜爱,也一直是德国中学校园里的流行书。 

  记者:你还写过《犯罪探秘》、《神秘的猫》、《远古人类》等,这些书涉及很广阔的领域,你怎么能有时间对那么多领域的东西都感兴趣,而且还都能研究得那么透呢? 

  雷纳·科特:在教育上,德国人是启发式教学和探究式教学,主张研究性学习。从上小学开始,我们所接受的教育,就是让你学会如何研究问题,如何自己去寻找答案。老师很少告诉你什么统一的答案,在科学探究问题上,哪有什么统一的答案!只要科学探究还存在,就没有什么统一的答案,只有今天的答案。但是,今天的答案并不是最终的答案,科学真理需要一代又一代人去探究。这种教育模式让我从小就对什么都感兴趣,想探究清楚一切事物的背后到底藏着些什么。启发式教育就是要先让孩子喜欢,引起孩子的兴趣,引起孩子的好奇心。接下来的一切,就让孩子自己去探究吧。 

  记者:你写了那么多科普代表作,在这些作品中,你认为最难写的是哪部作品? 

  雷纳·科特:(想了一会)哦,应当是《化学世界》,这本书非常难写。说它难写,是因为要想让对化学一无所知的人喜欢看这本书,该找什么角度?这很难。化学知识很抽象,要想懂化学知识,需要进行大量的科学实验,没有科学实验,读者很难体验你讲的东西。

   记者:你的代表作中,有很多书名都是“探秘”、“之谜”、“秘密”等,如《建筑学探秘》《声学探秘》、《犯罪探秘》、《世界未解之谜》和《人类的秘密》等。为什么起这样的书名呢? 

  雷纳·科特:“探秘”是讲一个科学研究的过程,而不是在告诉读者科学结论。科学只有今天的结论,没有永恒的结论。对青少年讲科学知识,不是灌输什么,而是带着他们一起探寻秘密,让他们知道今天的科学研究到了什么程度,让他们知道未来科学将探究什么。今天的结论不需要他们背诵,而是要燃烧起他们探究未来科学的希望之火。 

  记者:我最后想问一个关于爱因斯坦的问题,我们许多中国人都看过爱因斯坦的传记或读过爱因斯坦的故事。从故事中,我们知道爱因斯坦小时候很长时间不会说话,上小学后还是讲话困难。中小学老师都认为他很笨,很不喜欢他,以致他在中学还被开除过,大学是通过复读一年才勉强考上的,毕业后曾经很长时间找不到工作……这些都是真的吗? 

  雷纳·科特:哦,爱因斯坦的这些故事,中国人都知道吗?据我所知,这些故事都是真的。不过据我了解,爱因斯坦被中学开除,除了他的学习成绩不好外,好像主要是因为他是犹太人。不过你要知道,学生时代的爱因斯坦也不是没有什么长处,他的小提琴拉得很好,可以上台表演,他的物理不错,数学也还可以。当然,用你们中国人的综合素质来考察,爱因斯坦属于偏科学生,综合素质得分不会高的。但在我们德国人看来,这些都是磨炼人的经历,没有这些复杂的经受磨炼的经历,怎么会成就爱因斯坦!人生不是永远一帆风顺的。德国人不以成败论英雄,在科学探索的道路上,失败者永远是大多数,很多杰出的科学探索者可能一生都默默无闻,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的声誉,成功者是站在无数失败者的肩膀上的。所以,应当为成功感到自豪的不仅仅是成功者,还应当有无数为这些科学探究作过科研贡献的失败者。希望你把我的这些话也转告给中国的读者们。

李毓佩:“科普”陷入了一个怪圈

中华读书报报记者 桂琳

李毓佩,首都师范大学数学系教授,1977年开始从事数学科普创作,主要作品有《奇妙的曲线》,《圆面积之谜》(1993年同获第四届中国图书奖一等奖),《数学司令》(1990年获

第二届宋庆龄儿童文学奖、1993年获首届全国少年儿童科普图书一等奖),《有理数无理数之战》(1987年获第二届全国优秀科普作品评奖一等奖),《数学游艺会》(1987年获全国畅销书奖),《数学奇境故事丛书》(1997年获第八届冰心儿童图书奖)等。多种图书在香港和台湾出版。任“少儿科普名人名著书系”编委。
读书报: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推出少儿科普名人名著书系呢?

  李毓佩:建国60周年了,但还没有一套少儿科普的经典文库,确实是比较遗憾的。所以,一个是弥补这方面的空缺,一个是为了给60周年献礼。

  读书报:那么,在您看来,少儿科普与一般科普图书比起来,应该有怎样的不同?

  李毓佩:一个就是少儿科普比成人科普更强调它的趣味性和通俗性,而且语言要更少儿化。有人总结,给少儿写科普,就像打排球,要短、平、快,要求句子短,情节、节奏比较快,不能像老太太看电视剧一样,没完没了。少儿科普作品最好还要有幽默感,这是最重要,也是很难做到的。小孩看书,除了看新鲜,看情节,更喜欢幽默的东西。但幽默是很难的,比如,大家都说没有好相声,可见真正的幽默很难。

  读书报:如果给优秀的科普作品下一个标准,这个标准应该是什么?

  李毓佩:第一条,是科学性,第二条,就得是通俗性,第二条可能是作品能不能走得远的关键。写东西太成人化,给孩子讲科学知识硬块太多,不好吃,那孩子就会因噎废食。第三,就是语言的儿童化,如果说话跟讲课似的,也没人爱看。

  读书报:出于这个原则,入选“中外少儿科普精品书系”的科普作品有哪些?

  李毓佩:选的科普作品还是以经典的老东西为主,在市面上流通的时间比较长,社会反响比较大,这是选择的重要标准,也就是说,入选“中外少儿科普精品书系”的都是科普名著。比如贾兰坡的《爷爷的爷爷从哪里来》,从题目来看,就是给孩子写的。这部作品其实是讲人的进化的,这样来写,就充分具备了童趣的思维。比如,王梓坤院士的《科学发现纵横谈》,当初第一版的时候是非常轰动的,王先生的文笔非常好,古文底子也厚,引的东西也好,但这本书恐怕得大一点的孩子、比如初中以上的孩子看起来更好。再比如,萧建亨先生的《布克的奇遇》,这部童话问世以后一直受到孩子们的喜欢;再比如,张景中先生的《教你学数学》。张景中先生是一位很有名的院士,他写书最大的特点就是,虽然是一位搞数学的专家写的书,但一般学数学的老师包括学生个人看了之后都会有不同的感觉,但都有收获,这是很了不得的。比如“集合”的概念,我们教了多少遍了,但就是没有像他那样把“集合”说得那么通俗、到家和生动。张先生在说“集合”的时候举了个例子,姑姑问小孩,说你的脸在哪,小孩一指鼻子,姑姑说这是鼻子;小孩一指下巴,说那是下巴;一指眼睛,那是眼睛,再一指耳朵,说那是耳朵。小孩就急了,问,那我没有脸吗?姑姑就说,不是的,所有的搁一起,就是你的脸,脸就是一个集合,是一类事物的全体。因为数学中的“集合”没有定义,而一类事物的全体这个概念是非常抽象的,但是,通过这样一个例子,这个概念就生动了。再比如交换率,到数学后期,是不能随便交换的,交换率有很强的数学条件。怎么说清楚这件事呢?张先生就说,鞋跟袜子,能先穿鞋后穿袜子吗?当然不能,所以这个例子说明,不是随便可以交换的,交换不是天生的。所以,数学当中能交换是少数,不能交换是大数。只有比一般人更深入,才能浅出到这个水平。

  读书报:诚如您所说,列入“中外少儿科普精品书系”的很多作品都是科普名作,而且有的都已经出版几十年了,但科学是在日新月异地变化,另外,小读者的阅读口味也在变化,那么,几十年前的科普名著是否还适合今天的小读者呢?

  李毓佩:现在看来,这些科普名著都是讲一些实实在在的科学道理,这些道理到今天也没有过时,人们还是在按照这些道理在认识事物,这些名著的语言讲述又非常生动,因此,想赶超这些作品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现在年轻的科普作者比较少,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要写出科学性很强的但是又生动有趣的科普作品,确实非常难。这些作品都是经过很多年淘汰后剩下的精品,就像《红楼梦》一样,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想超越是很难的。因此这些作品恐怕还是走在科普作品的最高处,替代的作品几乎是没有。

  读书报:应该说,建国以来,科普图书曾经有过非常辉煌的时候,但是近几年来,科普图书没有像从前那样受到市场的欢迎了,您认为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李毓佩:第一,缺少年轻的科普作家。现在去开科普的会,坐的一群都是老头,白发苍苍的,我都71岁了,但我还算年轻的。都说要培养年轻人才,但怎么培养呢?我在首师大连续开了5年的数学科普讲座,听的人不少,都说好,但都不写,也写不出来,要脱离原来的条条框框搞一些独立的东西,不容易。而且,写科普也不赚钱,写一本书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但写完一本书也没多少钱,因此年轻人如果不是非常痴迷科普,一般也不写。这就陷入了一个怪圈,后继无人,市场就小,市场越小,越后继无人。没有好的作品,市场怎么能够繁荣?而且,现在孩子压力也大,家长也认为看科普作品对孩子的考试没有帮助,因此也不给买,而应该提倡的单位也不出来提倡。所以,是作者、读者、社会对科普的认识等多方面因素,绝不是一方面的原因造成科普目前的局面。

  读书报:应该说,最近几年来,不管是社会还是家庭,都对孩子的人文素养强调比较多,儿童文学书卖得比较火,您认为,科学素养在一个孩子的成长过程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一位少年儿童在成长过程中,应该接受什么样的全方位素养?

  李毓佩:现在,中国人的毛病就是太实际了,什么事情都要立竿见影。比如,家长就希望孩子看完一本课外书后,成绩马上就有提高,这是认识上的问题。因为对于少年儿童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培养兴趣,比如,对科学有兴趣,将来才能自觉地投入其中,而兴趣往往是最好的导师。比如科普读物,它不会当时提高你的分数,它主要是让孩子喜欢科学,教孩子科学思维的方法,培养孩子严谨科学的思维方式,虽然不是立竿见影,却对孩子一生都会起到重要作用,但很多家长看不到这个层面上。 

评《铁器时代历险记》

 作者:徐

                            

  一位智慧的老科学家,在远古的一处墓穴里发现了一部神秘的古书。正是这部古书,把他和他的孙女——一个充满好奇心的小女孩带进了一个黑洞,带进了另一个奇特的世界。——就像卡洛尔笔下的那只神秘的兔子把小小的爱丽丝带进了童话的黑洞一样。接下来的故事,就是小女孩在这个奇特世界的一次次历险、追寻与发现……
     这是一部充满玄幻色彩的“穿越小说”。它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童话作品,虽然其中也有明显的童话元素。“穿越小说”的特点就是:整个故事里,无论主人公所生活的年代和场景,还是作者的故事结构和叙事线路,都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藩篱,古代、现代和未来,前世、今生和来世,天堂、人间和地狱,都可以任意穿越、来去自如。这部作品正好具备了这些特点。
  马尔加斯·略萨在那本《给青年小说家的信》(又名《中国套盒》)里,专门有一章讨论“穿越文学”中的“连通管术”,其中谈到,“发生在不同时间、空间和现实层面的两个或者更多的故事情节,按照叙述者的决定统一在一个叙事整体中,目的是让这样的交叉或者混合限制着不同情节的发展,给每个情节不断补充意义、气氛、象征性等等,从而会与分开叙述的方式大不相同。”略萨强调说,在一部作品里如果想要这个“连通管术”运转起来,仅仅只有情节上的“简单的并列”是不够的,关键是在叙事文本中被叙述者融合或者拉拢在一起的两个或多个情节之间要有“交往”。
  《铁器时代历险记》里也始终贯穿着这种“交往”。整个故事的大鸟虽然一直飞在一个超现实的幻想世界里,但大鸟的影子最终却落在地球之上。小说所展现的这个世界,没有人类没有树木,也没有我们所熟悉的动物,而只有一种类似老鼠的“寞鼠人”和其他一些被异化的生命存在。荒凉而冷寂的土地,奇异的蘑菇森林,被异化的生物部落……到了故事的最后,我们才如梦方醒:原来这个恐怖的世界竟然就是我们的地球本身!是因为人类不懂得珍惜和保护自己的生存环境,不善待自己的生命家园,甚至丧心病狂地发动了核战争,致使人类美好的文明遭到毁灭,生存环境被彻底破坏,而勉强幸存下来的唯一生物老鼠,在这个被污染的地球上经历着漫长的进化而变成了奇异的“寞鼠人”,整个地球由原本的文明时代重新坠入漫长和黑暗的铁器时代……
  从这个意义上说,这又是一部寓意独特的幻想小说和寓言小说。这个大胆的幻想故事,其实也有着深刻的现实讽喻意味。它在提醒我们,应该重新去思考人类目前的作为和未来的命运,重新思考一种“环境道德”和“大地伦理”。那也正如美国伟大的生态学家、环境保护主义的先驱、“土地伦理”的首倡者奥尔多·利奥波德所提醒给我们的:任何有利于保护生态环境的事都是对的,反之,就是错的。人类应该“像山林一样去思考”,并且把自身放到和土壤、水、植物和动物一样平等的位置上。因为所有这一切都是一个共同体。“环境道德”就是要把人类在这个共同体中喜欢以“征服者”的面目出现的角色,变成这个共同体的平等的一员。只有这样,人类才有可能尊重每个成员,并且对这个共同体本身有所尊重。否则,一切征服者最终都将祸及自身。《铁器时代历险记》所讲述的故事,就是一个最好的寓言。
  这部作品虽然出自年轻的文学新人之手,但是作品的志趣高远,寓意深刻,叙事也十分清丽和流畅。一种想像的力量贯穿在整个故事里,但又不是随风飘转,不知所终,而是撒得出去又收拢得回来。其间许多密集的细节,在不断地传达着诸如尊严、互助、宽容、关爱、团队精神等等人类道德与正义,使这部作品在幻想、悬疑、惊险、穿越和暗喻等等特征之外,也透出了一般儿童文学作品所常见的温暖情怀和游戏精神。所有这些,也都向我们呈现了一个文学新秀的不凡的才气和幻想小说创作上的一种“新势力”。
  所有悬疑和惊险的小说,也许都有一个十分清晰和明朗的结尾,就像许多好莱坞大片,在展现了你所无法想像的一切惊险、曲折和刺激的情节之后,最后都归结于一个你所预料中的抒情的结尾。这部作品也是这样。

 

(作者系著名作家、书评家,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冰心奖”评委会副主席)

“少儿科普名人名著书系”喜获大奖

 

 

2011318,书香中国——第二届中国出版政府奖颁奖典礼在北京北展剧场举行,作为我国新闻出版行业最高奖项,中国出版政府奖每三年评奖一次。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的科普图书《少儿科普名人名著书系》荣获第二届国家出版政府奖,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是湖北省唯一获图书奖正式奖的出版社。
 

2009年初策划编辑出版的《少儿科普名人名著书系》,是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标志性出版工程。该书系囊括新中国成立60年来的科普经典佳作,是为了迎接新中国成立60周年,由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与中国科普作家协会联袂编选出版。由潘家铮、王梓坤、张景中、杨叔子、刘嘉麒等5位院士任顾问,著名作家叶永烈任主编,18位知名科普作家任编委。书系集中展示了我国少儿科普创作编辑出版成果,为广大青少年提供了一套科普读本,主要包括少儿科普原创作品、少儿科学文艺作品和少儿科普翻译经典作品三部分。 

书系面世后,收到媒体、业界、广大家长教师和中小学的关注和欢迎,好评如潮。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焦点访谈节目都给予了关注。许多省(区、市)都将本书系列入农家书目和中小学图书馆馆配招标书目。目前,本书系累计销售220万册,达2800多万码洋。

科普名人名著书系照亮追求科学的旅程

作者:钟华 来源:科学时报 

“这些作品都经过了时间的严格考验,几乎每篇都是传世经典之作。过去许多孩子阅读这些作品,得到很大的启发。许多青年科学工作者就是在这些作品的影响下,继续学习而步入了科学殿堂,成为新一代的科学工作的栋梁。”

科普名人名著书系照亮追求科学的旅程

著名化学家法拉第曾说,他小时候由于读了玛尔赛写的科普读物《谈谈化学》,开始对化学产生浓厚的兴趣。爱因斯坦曾说,11岁那年读了《自然科学通俗读本》、《几何学小书》,使他爱上科学。俄罗斯科学家齐奥科夫斯基小时候读了法国科普作家儒勒·凡尔纳的科学幻想小说《从地球到月球》,此后把毕生精力献给了宇宙航行事业。

而中国的科研工作者们,又有几个人小时候没看过高士其、董纯才的科普作品,以及经董纯才翻译的苏联著名科普作家伊林的作品呢?《菌儿自传》、《几点钟》、《不夜天》……这些作品曾经像一盏盏明灯,照亮过他们追求科学的旅程。而如今,当我们回头看看这些经典,它们依然有着钻石般的永恒魅力。

为了迎接共和国成立60周年,展示我国少儿科普创作成果,推动我国少儿科普创作与出版,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与中国科普作家协会联袂组织编辑了大型图书出版工程“少儿科普名人名著书系”,首批20种图书已于近日推出。

经典,必然经得住岁月检验

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科普出版部主任何龙是“少儿科普名人名著书系”的策划之一,谈到这套丛书的策划初衷,他说:“通过调查现在儿童的阅读状况,我们发现老师们几乎都是给他们推荐中外文学的经典名著,而科普方面的名著却很少进入儿童的视野。于是,我们想来清理一下好的科普读本,列出一份家长和老师可以放心的书单。”

为了保证书系的权威性和公正性,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和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成立了书系编辑委员会,负责书系作品的推荐和遴选。潘家铮、王梓坤、张景中、刘嘉麒四位院士任顾问,著名作家叶永烈任编委会主任,18位知名科普作家任编委,书系得到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的郑重推荐。

“这个出版工程是个首创,世界文学名著、世界儿童文学名著、中国文学名著,出版很多,中外科普名著也有出版,这样大规模编辑出版‘少儿科普名人名著书系’还是第一次,应该说是目前国内最权威、最大规模的少儿科普经典文库。”何龙介绍说。

“少儿科普名人名著书系”的编委会主任叶永烈为入选作品设定了三个条件:“一是‘名著’,即内容、文笔质量都为上乘,经过时间的检验,都是名家经典之作;二是‘科普’,即起着科学启蒙、科学普及作用的作品,那些不含科学内容的玄幻、魔幻小说,即便是《哈利·波特》那样广有影响的作品也不收入;三是‘少年儿童’,即必须是适合少年儿童阅读的科普作品,即便是霍金的《时间简史》、盖莫夫的《物理世界奇遇记》那样优秀的科普读物,由于读者对象是具有大学文化水平的人,对于少年儿童来说过于艰深,未能收入。”

经过编委们的严格筛选,最终从建国60年来产生较大影响的少儿科普读物精品中遴选出60部作品组成“少儿科普名人名著书系”,主要包括少儿科普原创作品、少儿科学文艺作品和少儿科普翻译经典作品三部分。

著名科幻小说作家刘诗兴十分看好这套丛书:“这些作品都经过了时间的严格考验,几乎每篇都是传世经典之作。过去许多孩子阅读这些作品,得到很大的启发。许多青年科学工作者就是在这些作品的影响下,继续学习而步入了科学殿堂,成为新一代的科学工作的栋梁。孩子们犹如长江后浪推前浪,总是一代代继续出现、继续成长的。对当今新生的一代少年儿童而言,这些常青不老的作品是陌生的,也依旧富有重要的阅读意义。需要一提的是,尽管过去也出版过类似的选集,却没有这样厚重全面,这是向建国60周年的最好献品。”

吹响中国原创科普的集结号

相信许多家长在为孩子挑选、购买这套书的时候,看见幼时熟悉的、喜欢的作品,会在心底涌起一种怀旧感来。

“我们希望这套书不仅仅是怀旧,这套书是对建国60周年的原创科普图书的总结,提供了一个创作形式的经典范本,具体创作技巧来看,还是很经典的。现在,进入新的时代以后,科普创作也发生了变化,我们在做原创书的时候,这种表达方式、普及的技术和艺术等等都会有新的发展和变化,我想这些对于新一代的科普作家、创作者们会有一个启示。”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李兵说道。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副理事长金涛说:“回顾中外科普创作的发展史,可以看出,不少大家的经典之作,从内容到形式的完美结合,正是为少年儿童量身定做的,它们经受了时间的考验,成为一代又一代孩子们喜爱的精神食粮。‘少儿科普名人名著书系’荟萃了我国几代科普作家的代表作,作品的内容具有权威性,科学性强,不仅传播了科技知识,也弘扬了科学精神和科学方法,称得上是名家经典之作。这固然说明了选编的严肃性,但也从一个侧面提醒人们,繁荣我国的科普创作,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创造条件,动员更多的科学家和技术专家热心科普,投入科普事业。科学家和技术专家应当既是攀登科学高峰的主力军,又是向大众传播科学技术的重要力量。”

以电子技术为特征,包括科技馆、数字科技馆、各种专业的展览馆和影视、动漫节目的大科普时代已经悄然而至,少年儿童科普的形式也发生了巨大变化,金涛也对少儿科普作家们提出了新的希望:“希望在‘少儿科普名人名著书系’的基础上,我国的少儿科普创作能在内容和表现形式上有新的突破,继往开来,与时俱进,以无愧于伟大的时代。”

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已经将首批出版的20本图书送到星河、吴岩、杨鹏等一些年轻的科普作家手中。李兵说:“我们把这些优秀的儿童科普作品结集出版以后,这套书给中青年科普作家内心的冲击力很大,会激发他们的创作激情。他们感到很振奋,好像是又吹响了集结号一样,他们也要创作经典的科普作品出来。”

引导科普阅读的新时代

近年来,与少年儿童原创文学出版的繁荣热闹相比,原创科普出版方面确实显

关注科普读物:“少儿科普名人名著书系”谈

 少儿读物中,科普读物是非常重要的品种。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推出“中外少儿科普精品书系”的第一辑20册。书系集中展示了我国少儿科普创作编辑出版成果,给广大少儿读者提供了一份品质超群的精神食粮。

  科普读物有它自己的艺术优势,它有效地传递了科学知识,并且以温和而中性的语言为读者建立了一个充满趣味的文字空间,并使这个空间不失童心的魅力。我觉得这是一般的文学作品做不到的,而且它的教育内涵和趣味性的结合更是儿童小说、童话无法做到的。事实上,新中国建立以来,科普读物在对少儿的知识熏陶和科学精神的培养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不但竺可桢、茅以升、严济慈、梁思成、裴文中、华罗庚、贾祖璋等许多科学家的作品成了几代人童年的美好回忆,而且高士其、董纯才、郑公盾、温济泽、叶至善、王国忠、章道义等许多科普作家的作品还是今天的文学经典。而且郑文光、童恩正、萧建亨、刘兴诗、叶永烈、金涛等科幻作家之所以今天还受到尊敬并被列为科幻文学的经典作家,也是因为他们的科幻作品具有科普价值。因此,让少儿阅读科普读物,实际上是引领他们走进科学的世界,接受审美教育和情感熏陶的一个很好的途径。

  从这个意义上看,“中外少儿科普精品书系”的价值是值得重视的。书系是从建国60年来产生较大影响的少儿科普读物精品中遴选出来加以编辑出版的。主要包括少儿科普原创作品、少儿科学文艺作品和少儿科普翻译经典作品三部分。遴选原则为:曾经产生较大社会影响的科普佳作、真正的少儿特色的科普作品。入选作品,无论中外,必须具备三个条件:一是“名著”,即不仅是内容、文笔质量上乘,经过时间的检验,都是名家经典之作;二是“科普”,即起着科学启蒙、科学普及作用的作品;三是“少年儿童”,即必须适合少年儿童阅读的科普作品。

  信息时代需要的人是具有创新思维的智慧人,而不是那些仅仅会记住课本知识的“好孩子”。阅读科普读物不但可以弥补家庭教育和课堂学习的不足,而且还可以真正达到科学普及、知识型塑和审美教育的目的,更能够激发少儿读者的创造性思维能力,培养他们的想象力和创新精神。希望“少儿科普名人名著书系”得到越来越多的家长重视和少儿读者的喜爱。

《水知道答案》:用水的眼睛感受世界

作者:尚晓兰 

  红色星球上才有生命存在的可能,未来移民火星才不是一个天方夜谭的梦想。西方科学家说,水是生命的源头,最早的生命来自海洋,人类体内70%是水。中国哲学家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水已经够尊贵够玄妙了,然而一本名为《水知道答案》的摄影集说———水的奥秘不仅于此。

    从1994年起,日本医学博士江本胜开始拍摄水结晶的照片,他将从世界各地采来的水样放入冰箱,在冰即将融化成水的临界点,用高速摄影技术留下了一张张水结晶的奇异面孔———如果仅仅是完美无缺、晶莹剔透的六角形,那也没什么特别,奇妙的是,事先看过“爱和感谢”字样的水形成了华美庄严的结晶,看到“浑蛋”之类伤人的字眼的水则混沌一片丑陋不堪,听到巴赫作品的水如同乐曲结晶成相互联结的奇妙结构,若是听到嘈杂愤怒的重金属音乐水结晶的效果则与骂它“浑蛋”类似……122幅水结晶照片,都在试图说明,天然水总能形成美丽的结晶,而人工处理过的自来水和放置在电视、电脑、手机旁边的水都无法形成结晶。更有甚者,水对人类创造的语言、文字(包括日文、英文、法文、德文、中文等等)、图像都有所感应,水对善意的信号都报之以独具特色的美丽结晶,对恶意的诅咒则惊恐沮丧。水竟然具有复制、记忆、感受、传达信息的能力。

    江本胜博士似乎倾向于用量子力学的观点来解释水的这一特性。世间万物都是电子围绕着原子核的波动,水能对这种肉眼不可见的波动做出反应。他“耸人听闻”的实验结果,已经伴随着《水知道答案》这本书的畅销,在世界各地广为流传。他的结论显然尚未在科学界得到广泛认同,有专家说,水对音乐的反应可以用声波反应原理解释,水对文字的反应则缺乏实证,难以让人苟同。的确,《水知道答案》并不是一本言之凿凿、天衣无缝的科普书,某种程度上它已经靠近了玄学,或许这与作者毕竟是东方人有关吧。但它提出的问题却不容忽视———让我们试着变换视角,让我们试着用水的眼睛来感受这个世界,那些战乱、纷争、种族歧视、欺压弱小、污染环境的行为立刻就能得到一个丑陋的映像,而所有的热爱、奉献、感谢、善良、和谐都能换取光华灿烂的美丽结晶。从这个意义上讲,《水知道答案》又是一本劝人向善的书。

    水知道答案。以水为鉴,可以知人心。对于我们今天面临的疯狂世界,这是一个比到火星上找水更迫切的任务。

    《水知道答案》/(日)江本胜著/南海出版公司2004年1月出版/定价:2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