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 "童话" 的存档

为孩子推荐读物——从一则中国童话说起

    现在的孩子很是幸运,有许多优秀的儿童读物可以选择,像格林童话和安徒生童话这样传世不衰的经典,不论在堂皇的书店,还是路边的书摊,到处都可以见到。给人的感觉,好像说到童话就只有格林、安徒生了。其实,产生格林、安徒生童话的时代,早在100多年前的十七、十八世纪,那时不仅我们父母的父母还没有出世,即便出世了,也不读他们——远在异国他乡的他们,与我们没有一点关系。


我们祖先的童年是怎样度过的?幼小心灵的“饥渴”是怎样得到满足的?许多人类学家、民俗学家、教育学家的研究都表明,民间口头文学是他们的精神食粮,口耳相传是他们享受文学的基本方式:夏夜的星空下,冬天的火炉边,孩子们围坐在长者的身边,听他们讲一个又一个故事。

故事:从前有一个叫叶限的姑娘,父母双亡,后母虐待她,常常叫她到危险的山上砍柴,到深溪边取水。一天,叶限取水时得到一条美丽的小鱼,红色的鳍,金黄的眼睛。叶限很喜欢,就偷偷养了起来。鱼越长越大,越长越美丽。后来被后母发现了,后母骗走了叶限,把鱼杀死吃了。叶限伤心地将鱼骨收藏了起来。以后,叶限需要什么,鱼骨都会满足她。

一年一度的节日到了,后母带着亲生女儿去参加节日舞会,让叶限留下看家。叶限见后母走远了,就向鱼骨求援,让她穿上翡翠的服装,踏上金色的鞋子,也去参加舞会。叶限在舞会上的表现十分抢眼,被后母注意上了,就慌忙往回跑,匆忙中丢失了一只金鞋。后母回到家,只见叶限正抱着一棵树睡觉,就不再怀疑了。后来,邻国的国王得到了那只金鞋子,下令让全国的女子试穿,最终都没有人适合。国王四处寻访金鞋的来历,终于找到了叶限,娶叶限为王后。后母和她的女儿都被飞石砸死了。

这个故事很像格林童话的《灰姑娘》,但它却见于我国唐代段成式(803?—863年)的笔记故事集《酉阳杂俎·叶限姑娘》。段成式的记载在公元9世纪,比格林童话早了近千年,应该说,《叶限姑娘》是世界范围内“灰姑娘型”童话的发端之作了。而且有趣的是,段成式还曾明确说过,叶限姑娘的故事发生在我国广西少数民族地区,今天在壮族地区还流传着《达架和达仑》的故事,女主人公叫达架,其妹叫达仑。据说“达”是女子名的冠词,“架”是孤儿的意思。“达架”与“叶限”在古代语音相近;还有人说德文中的“灰”(Ascnhn)也与“叶限”音近。不幸的是,中国版的“灰姑娘”却没有好的命运,不仅没有能传遍世界,而且在中国的儿童中也没有流传了,甚至压根儿不知道我们也有《灰姑娘》那样优秀的童话,而且历史比它们还要悠久。

其实,中国古代童话的资源是十分丰富的,像《山海经》、《列子》、《庄子》、《淮南子》、《列异传》、《搜神记》、《搜神后记》、《述异记》、《酉阳杂俎》、《广虞初新志》、《聊斋志异》、《西游记》等古代典籍中,都有很多适合儿童心理特点的幻想故事。我们应该多做些整理工作,把其中适合今天孩子阅读的故事推荐给孩子们,让他们在吸收国外先进文化营养的同时,也能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汲取精华。今天的孩子不能只知道格林、安徒生,他们的阅读视野应该更广泛些,古今中外的优秀作品,都应该广泛阅读,尤其应该多了解些我们本民族的优秀文化和今天的优秀作品。

(韩进) 《江淮晨报》 2001年9月29日

评《七星汇》:一个全新的童话世界

童话,永远是每个人内心深处最神奇最瑰丽的一块儿秘密家园;是每个鲜活生命用儿童般最天真澄澈的眼光关照世界的一个心灵窗口。

无论是安徒生童话里那个为了心爱的王子宁愿放弃鱼尾忍受剧痛在刀尖上舞蹈的小美人鱼,还是王尔德笔下那个用胸口抵着玫瑰花刺唱一夜的歌,只为求一支赞颂真爱的红玫瑰的小夜莺,童话里的主人公们往往超脱了世俗羁绊,拥有神奇的魔力,任作者放飞想象的翅膀在梦幻的空间里自由翱翔。于是,童话的魅力就在于给所有尘世中的人们一个会飞的梦,而那梦里弘扬和赞美的,却是人间最最珍贵的:真,善,美。

在过去的两百年里,让人耳熟能详的大都是西方童话故事,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等经典陪伴着一代又一代的孩子长大。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世界不同地域和文化之间的联系和交流越来越密切,跨文化之间的交流和融合也成了必不可免的趋势。而滋养心灵的童话也不例外。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原来的故事,从小长大,我们对妈妈不止一次的讲给我们听的睡前故事习以为常,也许,心灵深处,我们渴望着有种更新鲜而奇异的创举能打破曾经的惯例。就在这时,王言涵出现了,他自身的经历和背景给了他能够融贯中西的独特视野,而聪敏,好奇的天性又赋予他用这种独特的方式感受和表达世界的能力。

想想看,这本《七星汇》是一种多么奇妙的组合:中国武术小说、传统神话、亚洲特色的漫画和西方古典文化、古希腊罗马神话。仿佛是让人类文明起源的不同形态在几个世纪之后的现代来一次神奇的交汇与碰撞,这将会展现一种怎样的丰富与精彩?!

正如本书作者自己所说:他最喜欢的事是在不同的文化中找出相同点,在试图把几种不同的故事融合在一起,并创出新的童话。

当跨出这一步时,一个有趣的想法出现在面前:如果能把几种不同的文化和之为一,并创造一个故事,那不是很有趣吗?把他所喜欢的故事结构,浪漫、武打、魔法、侦探、军事、战场等等一系列都和之为一,这是不是很有趣?《七星汇》就是这想法的结果。作者是抱着‘不管是什么人都能在此书中找到一部分他们喜欢的’这种心态创作的。

虽然说童话里的故事都是虚构的,但里面所表达的人情世态、内心纠结与感动却是深刻、丰富而真实的。这也是为什么几乎所有热爱生活的人都能在自己喜欢的童话里找到自己的影子或自己的偶像。说到底,作者是用了一种幻化了和升华了的手法描摹现实世界,讲述瑰丽人生。

在这个全球一体化的现代,王言涵融不同的文化为一体的创作实践充满了时代感,相信《七星汇》这本书将会给我们展示一个全新的童话世界。

当然,要想了解《七星汇》中的奇幻与精彩,还需要你得喜欢英文并愿意去感受神奇,你,是那样的人么?

(本文来源:网易读书 作者:玉娇龙)

一个全新的童话世界:新西兰留学生《七星汇》出版

《七星汇》英文名为《Seven Stars – the Unite of Seven Stars》中文《七星——七星汇》。《七星汇》是三部曲《七星(英文 Seven Stars)》中的第一部,主要讲述的是一个十五岁的小鬼帮助几个朋友返回自己世界的故事。

菲利普是一个十五岁小鬼、 有着一手熟练的偷技、住在一个充满恶人的村庄里。一天,一个通往异空间的裂隙从脚下打开,把他拉到一个神奇的世界里。让他喜悦的是,他从星赐的一本魔法书中学会了法术、 甚至自居为黑暗魔法师。但让他无奈的是,他发现这块土地的帝王要捕获他和掉入这个世界与他相似的青少年。

他很快相识并救出一名与他相似的青少年——亚伦,一个八九岁、失去记忆的男孩。他们很快就成为朋友,菲利普并且答应保护这位男孩直到帮助他回到自己的世界为止。但是,因为他的骄傲,亚伦又再一次被捕获。因此,菲利普决心桥证他的错误,履行他为完成的诺言。

他在路上遇到了几个值得信赖的青少年:严,一个文武双全的武僧;乔迪·艾琳,一个正直的公主;阿莫蓝莎,善良、 温柔的美人鱼;布莱恩·康拉德,滑稽又性急的护卫;安飞·海葵,喜欢捣乱和自由的半精灵。借助这些朋友的力量,他救出了亚伦并准备将他送回属于他的世界里。但是,慢慢的,菲利普发现了一个秘密。这是关于他们七人与这个世界命运的神秘预言。

作者王言涵,1985年出生于中国北京。他从小饱受中国武侠小说、亚洲特色的漫画和东方神话的影响,广泛地涉猎加强了他天生丰富的想象力。十五岁时,他去新西兰留学,在那里阅读了许多西方的神话和童话故事,并将之与中国的武侠和神话融合起来。

当跨出这一步时,一个有趣的想法出现在他的面前:如果能把几种不同的文化和之为一,并创建一个故事,那不是很有趣吗?作品《七星汇》就是把东西方的浪漫、武打、魔法、侦探、军事、战争等不同的故事结构融合在一块的结果。于是,一个全新的神话世界诞生了。

目前,王言涵正在进行第二本书《七星——英雄会》的写作。

(编辑:樊炳辛)

评《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你是否依然相信

作者: 忽尔今夏

在看《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时,诗人第一次看到周蒙时,对她的评价不是漂亮,而是美好。也许如果他的评价是漂亮,杜晓彬不会那么挫败。

在看《小王子》和这本《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时,我同样深深地感觉到美好。当然除了美好,这本书蕴藉得太多。

一天下午,他回到家中,鼓足勇气对父亲说,他不想当神父,而且想外出旅行。男孩从父亲的眼神中看出,父亲同样也渴望周游世界,可是数十年来他只为了水和食物操劳,这种渴望被深埋。

当男孩解梦时,老妇说:“简单的事物却是最不寻常的,只有智者才能洞悉。既然我不是个智者,所以我必须熟悉其他的技艺,比如看手相。”老妇没有收取他任何费用,只要求得到他日后宝藏的十分之一。

在广场的长凳上,老翁告诉他:“在我们人生的某一时刻,我们失去了对人生的控制,人生转由命运来主宰,这就是世界上最大的谎言。”

这天开始,男孩开始知道“天命”。“天命就是你一直总希望去做的事情。所有的人在刚步入青年时代时,都知道自己的天命是什么。”“因为这个星球上存在着一种伟大的真理:无论你是谁,或无论你想做什么事,当你真心想得到某种东西时,那是因为这种愿望产生于宇宙的灵魂。当你渴望得到某种东西时,整个宇宙都会协力使你实现自己的愿望。”

为对撒冷之王的许诺,男孩在城堡的城墙上时,思索着在羊群和财宝之间作出抉择,“一个是他已然习惯了的东西,另一个是他想要拥有的东西,他只能选择其中之一。

当少年告别时,撒冷之王给了他两块叫乌陵和土明的宝石,并对他说出了惟一的忠告:“幸福的秘密在于欣赏世界上所有的奇观异景,同时永远不要忘记汤匙里的两滴油。”

在酒吧被骗走全部钱财之后,男孩第一次哭泣,但随着日出重新充满信心。为了有钱去埃及,男孩留在水晶店打工。这一次,他经历了最深刻的绝望。因为从丹吉尔到金字塔,要穿越几千里的沙漠。最后,他决定留下挣钱买羊,回到故土。

关于是否做个水晶展柜的问题上,男孩和店主有了深谈。店主说:“你和我不同,因为你希望实现你的梦想,而我只希望拥有去麦加的梦想。我害怕一旦实现了我的梦想,我就不再会有继续活下去的理由。”

展柜给水晶店带来了许多顾客,男孩认为可以用水晶杯卖茶水。店主第一次告诉他“注定”这个词。“有些时候,阻止生命之河向前流淌是不可能的。”

经过了十一个月零九天,男孩赚够了足够荣耀回乡的钱。老店主说:“你知道我不会去麦加,正如你知道你不会回去买羊一样。”是的,“它是一种热情的语言,是以爱和意志所造就的事物的语言,是寻找某种你所希望或是你所相信之物的语言。丹吉尔对他而言已不再是一个陌生的城市,男孩感到,他能够用征服这个地方的同样方式去征服世界。”

男孩遇上了一位寻找炼金术士的英国人,随商队继续往埃及出发。通过这位埋头书本的英国人,男孩开始接触炼金术,元精,“我学到了世界有一个灵魂,谁理解了这个灵魂,谁就能理解万物的语言。我学到了有许多炼金术士完成了他们的天命,最终发现了世界灵魂,哲人石,长命液。”“我尤其学到了这些事情都极其简单,以致可以书写在一块绿宝石上面。”

看到这里,我终于明白:这个男孩就是这本书的序言里提到的第三种炼金术士——“他们从未听说过炼金术,但是却通过自身的生活终于发现了哲人石。”而这位英国人,则正在成为第一种炼金术士——“第一种讲话之所以空洞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正在说些什么。”或努力成为第二种——“第二种讲话之所以空洞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正在说些什么。”是的,“由于人们执迷于图画与文字,最后便忘记了宇宙语言。”

这个时候,赶驼人比英国人有趣得多。因为洪水他另谋出路成为现在的赶驼人,并开始领悟到“任何人都不必担心未知的事情,因为谁都有能力获得他所渴望和所需要的一切。”也因此,在部落打仗的坏消息让所有人胆战心惊时,赶驼人说:“生活是一个节日,是一场盛大的聚会,因为它永远是又仅仅是我们正在度过的现在时光。”“我们现在需要睡觉。”

在沙漠的绿洲,男孩帮助英国人寻找炼金术士。在井边,男孩遇到了此生不知道期盼了多么久的“预兆”。他遇到了一位戴着面纱的少女——法蒂玛。“说这种话的人也许从不懂得宇宙语言,因为假如懂得的话,就很容易理解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正在等待着另外一个人,无论是在沙漠之中还是在大城市里。当这样的两个人相遇而且目光交汇在一起时,所有的过去和所有的未来便都失去了其重要性,存在的只有这一时刻本身,还有不可思议地确信太阳底下所有的事情都是由同一只手写定的。这是一只唤醒爱情的手,是为在太阳底下工作、休息和寻找财宝的人们铸造了同样灵魂的一只手,如果没有这一切,人类的梦想便没有任何意义。”

由于看到了老鹰飞翔的预兆,男孩预料到中立地带的绿洲将会有一场战争。“奥秘就存在于现时之中。假如你关注现时,你就能够改善它。假如你改善了现时,那么将要发生的事情也将会变得更好。”部落因此避免了一场入侵。

男孩遇见了炼金术士,就是英国人一直在找寻的那位。是的,炼金术士的出现又是引导他直达自己的天命。“爱情从不阻止一个男人去追随他的天命。万一发生了这种情况,那是因为它不是真正的爱情,不是宇宙语言所讲的那种爱情。”

男孩重新出发,与炼金术士在沙漠中同行。“你甚至无须理解沙漠,只要你静观一粒简单的沙子,你就能从中看到天地万物的全部神奇所在。”——“我怎么才能深入到沙漠中去呢?”——“倾听你的心灵。”

“告诉它,畏惧忍受痛苦比忍受痛苦本身更加糟糕。没有一个心灵在追寻它的梦想时会忍受痛苦,因为追寻中的每一刻都是与上帝和永恒相遇的时刻。”

到现在,所有寻梦者已不再拥有新手运气,而是步步艰难。“每一次寻梦都以创始者的运气开始,又总是以对征服者的考验结束。

最大的危险来临,他们被劫持进敌方部落军营。唯一的希望,是男孩把自己变成风,用三天的时间。男孩爬上高处,与风,与太阳交谈。最后,“男孩没有讲任何话,他感到整个宇宙都沉静了下来,于是他也沉静下来。”“男孩知道,那些预兆遍布大地与太空,表面上没有任何目的或意义,但是那只手作出这一切都有其原因,而且只有它能够创造奇迹,能够把海洋变成沙漠,把人变成风。”在许多世代里,阿拉伯人都在流传着这个男孩的神话。

他终于来到了自己的财宝所在之地,男孩在选定的地方不断挖掘却一无所获。就在这时,男孩遇到了抢劫钱财的难民,死亡又一次逼近。当男孩终于告诉他们自己在寻找一笔财宝时,劫匪放过了他。正如炼金术士所说:“当我们眼前拥有巨大的财宝时,我们却永远不会察觉。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人们不肯相信这些财宝的存在。”

男孩还是牧羊少年的时候,他总是在一座废弃的古老教堂过夜。教堂有一棵巨大的埃及榕。他连续两次做了同一个梦,梦见一个孩子把他带到了埃及的金字塔。那个小孩对他说:“如果你来到这里,就会找到一批埋藏着的财宝。”

劫匪在走前说:“两年前,我也两次做了同一个梦,梦见我应该到西班牙的原野上去,寻找一座倒塌的教堂,牧羊人经常带着他们的羊群在那里过夜,圣器室里生长着一棵埃及榕,如果我从这棵埃及榕的根部挖下去,就一定会找到一批埋藏着的财宝。可是我并不愚蠢,不会仅仅因为一个做过两次的梦而穿越一座沙漠。”

“生活对追随自己天命之人是慷慨的。”男孩穿过一座沙漠来到埃及,才知道财富就在那座他牧羊时过夜的教堂。可是,更大的财富却在这一路上的追随天命,倾听心灵,关注预兆,学会语言。

“一个寻找藏宝的故事,变成了一个关于人类生存深厚尺度的寓言。”

张华斗狐妖

作者:珊瑚姬     (本故事系根据中国友谊出版公司漫画本《搜神记》之“张华擒狐魅”编写而成)

话说燕昭王墓前有一只狐狸,经千年修炼,到晋朝时已经能够变化自由,只要念动咒诀,最后再说声“变”,男女老幼人之形它能随意变成,同真人一般无二。
        渐渐的,这只千年狐狸变得有些不安分起来,它越来越为自己的变化本领而洋洋得意,大有不可一世之态。一天,它对墓前同样千年的华表说:“老弟,你说凭我的相貌才能,能不能去拜访一下晋惠帝朝上的大臣司空张华呢?”“你机灵狡猾,能言善辩,没什么不能做的”,华表低沉着声音平静地说,“但是那张华极其聪明,而且博学,恐怕难以如愿......”
       “我想他不过徒有虚名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的吧?”狐狸抢过话头说。
       “还是别去为好,若真去必定会碰大钉子,遭到侮辱不说,还可能不会活着回来。”华表依旧低着声说话。
       “天大笑话!凭我还斗不过一个张华?哈哈!”
       “老兄,倘你冒失去,不但要丧失你千年修炼成果,恐怕我也会受你连累而遭祸殃啊!”
       “哼!你华表老弟忒胆小,又怕事。”
        狐狸带着一脸不屑离开了华表。它弄了副假名帖带在身上去拜见当朝大臣司空张华,当然,它是变化成一个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青年书生模样。
        张华接见了书生,刚开始见面时,内心里着实为这青年书生的潇洒而赞叹!暗想:好一个少年书生!但其转念又想:只不知是不是华而不实的人物。
        张华决定考验一下这位书生,落座后,他对书生说:“请先生对当今学术上的热门话题发表一下高见。”
        书生并不思索,张口即答,他指出当今学术界主要是对名与实展开辩论,接着就名与实的主要分别夸夸而谈,一刻钟下来,张华没能搭上一句话。
       “那先生对史学有什么研究?”张华又问书生。
       “品评前朝历史,主要应该从三史入手。”书生答道。
       “哪三史?”
       “三史是指《史记》、《汉书》、《东观汉记》。”
        书生刚落下话音,还没等张华开口,又接着说:“我对于诸子百家的精微都有探索,还体会到了《老子》、《庄子》学说的奥秘。”
        张华手捋着须髯,直盯着书生说:“那你说说看。”书生顿时眉飞眼开,手舞足蹈,又滔滔不绝说起来。从古代的圣人尧舜禹到三才天地人,再到八儒,又到五礼......这回足足一个时辰话没住嘴,讲得有理有据,头头是道。把张华听得有些懵懂了,心中渐渐怀疑起来:这小子聪明的过头了吧?天下哪有这样的少年呢?看来今天我不是遇到鬼就是碰上狐狸精了。想到这儿,张华对书生说:“先生如此博学,我万分钦佩,今天就请不要走了,我们慢慢交谈。”说完起身出门,随手把门严严关上。
        到门外,张华命令手下武士说:"必须要严加防范,一定不要让这小子溜走!”
        书生见张华闭门而去,大声朝门外叫嚷:“司空大人,您应当尊重贤士,容纳众人,嘉奖人才,怎么能恶恨别人的学问呢?”“墨子主张兼爱,岂是这般行事?”......洋洋洒洒,口若悬河,听得门外武士好笑,高声呵斥说:“住嘴吧!凭你小子说出天花来,我们也不放你出去。”
        书生乍闻武士声音略有一丝慌意,但转瞬间又置若罔闻,继续喋喋不休地说着,“您设置士兵武器,是对我有怀疑,这是对我的侮辱......”“我担心天下贤士从此将卷起舌头,不再说话......”“有智谋的士人望着您的门在也不敢走进......”“我为您司空大人惋惜......”书生这一番连口气也不喘的谈吐,把门外武士忽悠得晕头转向,有的还起了同情恻隐之心,只有那为首的表示坚决执行司空大人命令,他神情严肃地对属下说:“哪怕他说得江河倒流,也绝不能放走他!”
        恰逢此时丰城县令雷焕来拜访张华,听张华说明疑惑后,雷焕出主意说:“何不以猎犬来试验他?”张华叫人带来猎犬到书生面前,书生表现满不在乎,双手抱膀高声说:“我天生的才智,你反以为是妖怪,任你试验千万次,少爷也不怕!”看到书生如此狂妄嚣张,张华、雷焕心里倍感愤怒,仍坚信这书生一定是妖怪,不明白的是都说鬼怪忌讳狗,为何这书生却不怕猎犬呢。过了好一阵儿,雷焕忽然想起来什么对张华说:“狗只能识别百年妖怪,千年老精怪就无法识别了。”
       “哦,对了,用千年枯木然火照他,必能使其原形毕露。”张华恍然大悟说。
       “可到哪里去找千年枯木呢?”雷焕显得有些无可奈何。
        张华说:“听世人传说燕昭王墓前的华表木已经有了千年。”于是派人去砍伐华表。
        那受命去砍华表的人在快到地方时遇到一个环眼娃脸,剃留着嘎头的怪模样人,那怪模样人问:“你来做什么?”去砍华表的人就把张华那里怎么来了一个善谈的书生...后来张华派他来砍取华表木去照书生看是不是妖怪的事一五一十说了个详细。只见那怪模样人听罢满面哀容,口里说道:“这该死的狐狸!不听我劝,偏去逞能,如今连我也被牵连了......”听他这么说,去砍华表的人立时惊得目瞪口呆,眼瞅着那怪模样人不知怎地就没了影。尽管心里惶恐不堪,但有司空大人命令在身,他还是硬着头皮赶到燕昭王墓前砍倒了千年华表,更令他惊奇不已的是那已糟枯了的华表木被斧砍时竟流出鲜红的血来。
        张华把拿回来的华表木燃烧起来去照书生,此时再看书生同以前判若两人,全没有了巧舌如簧,变得瞠目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满脸恐慌,浑身发抖。在华表木火光照耀下,书生一点点儿地露出了狐狸本相。张华命人把狐狸捆到柱子上,指着狐狸对雷焕说:“今天我们就用这千年狐下酒!”
        临死时候,狐狸涕泪如雨,哀号说:“这就是我自作聪明的下场啊!”

弥漫在成人世界的怀旧与感伤

作者: 顾维华      来源:东方早报

  安徒生恐怕不会想到,在他200年诞辰之际,中国社会对他的纪念并非是来自孩子们的追捧,而是弥漫在成人世界的淡淡的怀旧和感伤。不管是出版界还是阅读者,都在缅怀着曾经的纯真世界。
2004年末,上海团市委与媒体联手在近万名未成年人中进行了一次“感动未来”的真情评选,《安徒生童话》与《西游记》等经典名著一起位居书籍类前十名。安徒生童话的翻译者之一任溶溶认为,安徒生的童话是可以从小读到老的:“大部分是给小孩看的,但安徒生同时也在童话里表达一些思想,小孩看觉得好玩,但不求甚解,长大后重读,才知道里面的意思。比如《海的女儿》就更适合大人看。”但事实上,安徒生在孩子们心中的魅力正在减退,《樱桃小丸子》、《蜡笔小新》等读物已经成为他们的新宠。在南京书城,10岁的胡真真说:“安徒生童话太严肃,不够新潮。现在同学们都爱看《哈里·波特》、《那小子真帅》这样的,一段时间流行一种,又有趣又酷,现在很多同学都像书里面那样说话。”

与此相对应的是出版界的热情。中国少儿出版社、译林出版社等纷纷推出新版安徒生童话全集,浙江少儿出版社更是在艺术设计、插图等方面下大功夫,推出任溶溶先生新译的典藏本,售价高达168元,其主要的目标群体显然并非针对小读者。

“安徒生代表了那段敏感、甜蜜、忧伤的读书岁月。”已经工作两年的李元君刚刚购买了一套新版的《安徒生童话》,她感叹说,“小时候无书可读,任何片纸都不放过,那种搜寻、等待的焦虑和幸福与安徒生童话一起留在记忆里。但真正喜欢安徒生,是读大学以后,对他描绘的感情和社会都有了深深的共鸣。我想这是现在的孩子们不太喜欢安徒生的原因,他的故事太艰涩,太灰色,需要丰富的人生阅历才能感悟。”

江苏作家黄蓓佳去年将《牛郎织女》、《神笔马良》等中国传统民间故事重新创作结集出版了《中国童话》,并受到文学界的一致赞赏。但是她说,对照安徒生她感到沮丧,那是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一遍一遍地读才能体会那种美。“现在孩子们的阅读要么很功利,要么很另类反叛,这是社会心态的真实反映。现在社会追求的就是这些东西,缺乏对人的关爱。而童话恰恰是真善美的心灵启蒙,是潜移默化的人格、人性的培养和情感教育。”黄蓓佳说,“童话是人生白纸上的第一滴墨水,滴上去就渲染开了,是什么颜色就是什么颜色。”

“父母们总是担心自己的孩子会吃亏,不适应社会竞争,给他们灌输很多现实的东西,都成了精明的小大人。其实纯洁天真的心灵最宝贵。希望安徒生能帮助我们找回失落的纯真。”

 

《哈利·波特》为何“生”在英国

 

李东华 《 光明日报 》( 2010年12月25日   05 版)

《女巫》,英国奇幻文学大师罗尔德·达尔作品,讲述一个失去父母后去挪威投奔外婆的孩子,不幸遭遇女巫并知道了她们的邪恶计划,在外婆的帮助下战胜女巫的故事。

《飞向月亮的兔子》的不同封面。此书为理查德·亚当斯作品,讲述一群兔子逃离即将遭受灭顶之灾的居住地,一路战胜各种困难,终于寻得一方乐土的故事。敏感聪明的小多子,沉着冷静的榛子,勇猛冲动的大毛头以及他们的劲敌冷酷无情的治伤草将军,这些“人物”深入人心,连那些编造出来的兔子语言都那么让人着迷:埃立尔(敌人),奥斯拉(兔子首领),弗瑞斯(太阳)……
    有没有这种情况发生:晚上你为孩子读《女巫》,或《飞向月亮的兔子》以及《格列佛游记》,你将孩子早早赶上床睡觉,自己却偷偷将余下的章节一口气读完?这就是英国儿童文学的魅力,从儿童到老者,无不为之着迷。

    为什么是J.K.罗琳?为什么是英国?当《哈利·波特》的飓风席卷了整个世界时,作为一个中国读者,或许会******地,带着艳羡和些许的嫉妒发出这样的疑问。

    不知道为什么,一提到罗琳和她的《哈利·波特》,就会使人想到金庸和他的武侠小说。如果说中国独特而深厚的武侠文化传统成就了金庸,那么我们同样可以说,罗琳童话般神奇的成功之路,并不仅仅是命运之神对她偶然的眷顾,甚至可以说,这也不是上天赐给她个人的荣誉,而是对她和矗立在她身后的整个国度在文学上厚积薄发的一种必然的奖赏。就文化背景而言,罗琳和《哈利·波特》只能出现在英国这样的国度,就像金庸和他的武侠小说只能出现在 中国一样——丰腴的文化沃土遇到绝世的文学天才,产生电光石火一般的奇迹也是不足为奇的。

    著名翻译家杨静远说过:“就民族性来说,英国人据说是欧洲最不舍得告别童年的民族。这或许与英国儿童文学的昌盛互为因果吧。事实上,英国人所创作的儿童文学品种远多于其他国家。” 1845年到1945年,被认为是英国儿童文学的成熟期和全盛期,牧师兼诗人金斯利的《水孩子》于1863年问世,两年后卡罗尔的《阿丽思漫游奇境记》出版。此后,杰出作家和作品源源不断:王尔德的《快乐王子》、巴里的《彼得·潘》、格里厄姆的《杨柳风声》 、C.S.刘易斯的《纳尼亚传奇》和托尔金的《魔戒》三部曲、达尔的《女巫》、理查德·亚当斯的《飞向月亮的兔子》……这个书单可以无限制地列下去,随便挑出一位作家,都是世界级响当当的儿童文学大师,随便挑出一部作品,也都是能够征服全世界孩子心灵的经典之作,英国人对儿童文学的贡献确实是令人目瞪口呆的。闪耀在英国儿童文学星空里的名字,都是些硕大而璀璨的恒星,如果我们能够穿越时光,让这些大师们排成一队站好,而罗琳也在他们中间,如果把《哈里·波特》放到这个书单之中,也许罗琳和《哈里·波特》就没有单独看起来那么眩目而耀眼了吧?换句话说,她正是踩在这些巨人的肩膀上,才能够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罗琳4岁的一天,生病躺在床上,父亲给她朗读了《柳林风声》。这次阅读给这个小女孩带来的神奇效果,一直延伸到几十年后她的创作中:《哈利·波特》里赫奇帕奇学院的标志就是一只獾,据说它的原型就是《柳林风声》中憨厚的獾先生。而罗琳自己还说在她的早期读物中,伊丽莎白·顾姬(英国)的奇幻小说《小白马》,比其他任何一本书都直接影响了《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的创作。从文学储备上来讲,在罗琳之前,已经有很多大师潜心揣摩着儿童文学的创作秘籍,有很丰厚的精神资源和文学资源可供她涵泳和汲取。

    事实上,从《水孩子》和《阿丽斯漫游奇境记》这些早期的作品中,我们就可以看到,英国作家在处理现实和虚幻两个世界的转化时,已经显示出娴熟高超的艺术技巧。《水孩子》中那个扫烟囱的贫苦小男孩汤姆,极度疲乏之后在水中淹死了,然而作者却把这个悲惨的现实诗意地转化为他在水中变成了一个澄澈透明的水孩子,于是,从现实世界就这么自然而然地进入了幻想世界。《阿丽斯漫游奇镜记》则是通过一个兔子洞把现实世界和幻想世界巧妙地连接在一起。罗琳在《哈利·波特》中创造了一个9又3/4站台,这是个奇特的站台,正是通过它,哈利·波特和他的同学们坐上了从现实世界驶向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火车。在寻找现实和幻想两个世界的通道时,你能说罗琳没有受到她的文学前辈们的启发吗?

    《哈利·波特》虽然充满了魔幻色彩,但它特别吸引人的一点却恰恰在于她描写的逼真。罗琳总是试图把这个幻想的世界描绘得如同真实存在的一般。这一点,如果我们看过托尔金的《魔戒》,会有更深的感触,霍比特人是托尔金虚构出的一种人类,但是托尔金却如同一个考古学家一般,仔细地、不厌其烦地描写霍比特人的语言,他们的体貌特征,他们的历史,就仿佛这个世界上真的曾经存在过这样一个部族。以现实主义的笔法来写幻想小说,把所有的奇思妙想都一一做实,充满精妙的生活质感和细腻的肌理,在这一点上,罗琳和她的文学前辈们又是何其相似!

    《哈利·波特》除了运用奇幻小说、校园小说的文学手段,里面也不乏侦探小说的文学架构和文学元素。悬念迭出,疑案重重,紧张曲折,侦探小说能够吸引读者眼球的种种拿手好戏,《哈利·波特》中一个都不缺少。在侦探小说的写作上,谁又能够和英国作家匹敌?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和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大侦探波洛全世界家喻户晓,而他俩都是英国作家。一个作家能够横空出世,除了她的天才创造,的确还缘于她置身其中的人文环境,从这个意义上说,《哈利·波特》是罗琳的,更是英国的。

    除了文学传统,《哈利·波特》的产生更离不开西方深厚的巫术文化背景。骑着扫帚在空中飞来飞去的女巫,在中国读者看来也许觉得新鲜和不可思议,但对那些仗剑走江湖、飞檐走壁的大侠我们常常深信不疑,同样的,在西方读者看来,有关魔法、巫师、占星、预言、炼金术,并不是虚幻的,而是一种真实的存在。在达尔的《女巫》中——据说在英国读者的票选中它战胜了《哈利·波特》——这一点也可以得到印证:他笔下的女巫们就生活在普通的人群之中,穿着平平常常的衣服,像平平常常的女人,住平平常常的房子,干平平常常的工作。这样写不单单出自文学技巧的需要,更昭示了“女巫”这样的形象和故事已经在西方的作家和读者心目中变成了一种文化原型。

    深受凯尔特文化浸润的罗琳,小时候经常和妹妹以及邻居家的小朋友装扮成具有魔法的巫师,骑上神奇的
扫帚,做出飞翔的样子,从车库中直冲出来。他们甚至还各自设计不同的游戏角色,从父母的衣箱里翻出旧衣服,把它们改头换面,当成长袍或者其他的魔法道具。罗琳童年时的居住地靠近迪恩森林,那里蕴藏了丰富的传说、神话和历史故事,她后来居住过的爱丁堡,更是有着壮观威严的爱丁堡城堡。徜徉在这样记录着斑斑驳驳的历史痕迹的古城堡间,就算是对当地的文化一无所知,也能在直观上感受到一种神秘的气息和摄人心魄的气势吧。正如美国学者戴维·科尔伯特在《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一书中写道:“读罗琳女士的书的乐趣之一,是你可以发现她游戏版的隐藏在文字中的历史、传说和文学典故。”如果细细地读一下《哈利·波特》,你会发现它不是一部普通的畅销书,虽然作者很聪明地运用了一些畅销书的元素,但这部书有它更深的文化担当,对于过度的工业文明的抗拒,对于一种异教思想的张扬,对于呼唤人和大自然之间一种畅通无阻的沟通等等理念,都深藏于幽默、好玩、充满悬念的故事之中。它虽然只是一套魔幻小说,然而它却传承着民族文化的基因,张扬着时代的表情。

    一部小说只是冰山一角,那沉在海水之下没有直接呈露给读者,却于字里行间闪现着隐性光彩的,是沉甸甸的人文传统。当我们对英国的儿童文学传统、对凯尔特人的巫术文化传统有深入的了解之后,就会明白,罗琳和《哈利·波特》出现在英国是自然而然、理所应当的。

    (李东华,中国作协会员,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出版《猪笨笨的幸福时光》等十二部儿童文学作品。)

杨红樱:为孩子构筑理想天国

本报记者 余长安 通讯员 陈碧红 《 光明日报 》( 2010年09月15日   03 版)

 根据国内出版业权威调查机构对近10年少儿图书销售情况的调查:2004年以来,成都作家杨红樱的作品一直是国内少儿图书的销量冠军。十年间,她的作品在中国内地累计销售已近4000万册,创造了中国童书史上的销售奇迹。

    在全球少儿畅销书榜上,杨红樱和英国作家罗琳、奥地利作家布热齐纳成“三分天下”局面,杨红樱还多次超过另两位,以她一人的作品占据畅销书半壁江山。

通往儿童心灵的道路

    1981年,当了两年小学老师的19岁姑娘杨红樱一直在梦想:怎样做一个受学生欢迎的好老师?当时,学校可供学生阅读的图书很少,一次语文课上,她在班里做了个调查,问孩子们最喜欢哪篇课文?孩子们说最喜欢《小蝌蚪找妈妈》”作为对教材的补充,杨红樱开始试着为孩子们写类似的科普童话。她的第一篇童话叫《穿救生衣的种子》。

    “童话故事写好了,我不好意思告诉学生那是我自己写的,便装模作样地把写在几页纸上的作品夹在一本书中间,声情并茂地读给学生们听。”杨红樱说,学生们听她写的童话,有时捧腹大笑,有时泪流满面,也有时听不进去,就在下面搞小动作、说小话。“我非常感谢我的学生,是他们让我懂得如何进入到孩子的心灵去创作,这,一直影响我到今天。”

    为了写作,这几年杨红樱走遍了祖国各地,每到一地,都会仔细倾听孩子们的声音。有人说,杨红樱本人就是童话中人,她活在童话里,用一根闪闪发亮的手杖引领着无数的孩童。

理直气壮做孩子

    2000年,杨红樱的《女生日记》一出版,就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这本关注中国孩子身心健康成长的书,被誉为“现代女孩子的成长启示录”,成为中国原创儿童文学上榜时间最长(80余次)、印次最多(70余次)、单品种印数最高(逾150万册)的作品,有专家称其是中国童书出版史上一个标志性的成果。

    受此激励,杨红樱陆续创作了《男生日记》、《漂亮老师和坏小子》等“校园小说系列”,以及“马小跳系列”,“笑猫日记系列”等儿童文学著作,并形成了“杨红樱现象”,持续八年,且一直升温。

    “每个时代的孩子都需要自己的现实主义作品,能否进入‘时代的孩子’的生活与心灵空间,是对儿童文学作家最大的挑战。在‘马小跳’这个现代中国儿童身上,就集中地体现了我的创作理念与美学实践。”

    杨红樱认为,孩子们在他身上既能看见现实中的自己,又能看见理想中的自己。每个孩子的本色其实都是自然而健康的,不过因为现实的各种具体原因,主要是成人的压制,使得他们远离了“马小跳”,但“马小跳”就是他们心底的童年原型,所以他们渴望遇见他。“用一句话来浓缩马小跳,就是理直气壮做孩子!”

受追捧并非偶然现象

    有图书评论家介绍,杨红樱的作品中,处处闪烁着“儿童本位”的素质教育理念。作品尊重孩子的天性,为孩子构筑起了理想的天国,帮助孩子找到了成长的力量。所以,杨红樱的作品能够获得千百万少年儿童的喜爱,绝不是偶然的现象。

    杨红樱的作品国际影响也在日益扩大。2006年,杨红樱的儿童小说“淘气包马小跳”在法国出版,引起好评如潮;2007年,在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英国哈珀·柯林斯集团购买了“淘气包马小跳”系列图书在全球发行的多语种版权;同年,在法兰克福国际书展上,德国艾阁蒙集团又购买了杨红樱的长篇童话系列《笑猫日记》的德语版权。2008年,哈珀·柯林斯集团又购买了《笑猫日记》在全球发行的英语、法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和韩语的版权。

链接

    杨红樱,四川作协副主席,成都文联副主席。19岁开始发表儿童文学作品,现已出版童话、儿童小说50余种。其总销量超过4000万册的作品,不但受到千百万少年儿童的喜爱,而且有多部作品荣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等奖项。

《小蝌蚪找妈妈》与一段书缘

高 信     《 光明日报 》( 2010年05月29日   06 版)
    从网上看到著名漫画家和动画艺术家特伟逝世的报导,报导之后,附有他的代表作1960年导演的水墨动画艺术片《小蝌蚪找妈妈》的视频。几十年没有看《小蝌蚪找妈妈》了,现在重温,倍觉亲切,更重要的是,由《小蝌蚪找妈妈》这个剧名,又想起多年来需要检讨的一件往事。

    大约七八年前,去老前辈何金铭先生家拜望。何先生年过古稀,使用电脑却已有几年,他曾多次动员我快点换笔。这次见面,就专为我演示起电脑的搜索功能。他打出“高信”二字,然后检索,一古脑就出来一大串带“高信”的信息,看得我眼花缭乱,忽然一条引起我的注意,立即停下细读,原来是谭宗远先生2001年发表在《北京日报》上的一篇短文《书边小札·小蝌蚪》,指出我《华君武的封面画》一文之误。循常例,开首表扬了我的治学态度和文章,后一段就是指误:

    “但百密一疏,高信也偶有失误的时候。在《华君武的封面画》一文中(载《书海小语》集内),他写道:‘他(即华君武)为严文井童话选集作封面,画严文井与一小女孩并坐河畔,河中之水画作五线谱状,活泼泼的小蝌蚪往游嬉戏,自是严之代表作《小蝌蚪找妈妈》的诗情童趣。’此语就有毛病,毛病出在他把《小蝌蚪找妈妈》的著作权给错了人。”宗远说《小蝌蚪找妈妈》的作者是方惠珍、盛璐德。严文井写的是《小溪流的歌》,“因为这是‘小溪流的歌’,自然容许有五线谱;又因为文中写到小蝌蚪,而蝌蚪又很像五线谱中的音符,所以华君武才创作了那样一幅有趣的漫画。”(这篇文章,宗远后来收入《寂寞的缆绳》和《卧读偶拾》两书)

    有理有据,铁证如山。当年的确把《小蝌蚪找妈妈》和《小溪流的歌》混在一起,又把《小蝌蚪找妈妈》的著作权错给了严文井先生了,实在对不起原作者方惠珍、盛璐德二位和严文井先生。而且发表稿如此,收入《书海小语》如此,又收入《常荫楼书话》时亦如此,一误再误,又一无所觉。虽然《华君武的封面画》只是一篇千余字的短文,并无足道,但写时仅凭记忆,率尔落笔,以致误导读者,这实在是教训啊!

    但事情还未完结:五年后的2006年10月,三联书店寄来新出版的《书衣翩翩》毛边和切光样书两本,翻开目录一看,《华君武的封面画》一文就赫然列为第六篇。刚一入目,就感到大事不妙,翻开正文,果不其然,仍然是原发稿那样,毛病依旧,著作权还是错给了严文井先生。《书衣翩翩》是从《常荫楼书话》中转刊的。看来,《书衣翩翩》的编者,也是将错就错,以讹传讹了!我想,编书时征求一下我的意见,不就可以更正了么?再一想,何必怨天尤人,你一错再错,有何资格怨人?

    于是赶快打听宗远先生的地址,赶快向他致谢。我是早就读过宗远发表在《博览群书》上的不少读书随笔的,只是心仪已久,无缘识荆,就因为这次指误,彼此成了好朋友。几十年来,因书而结缘的朋友多矣,与宗远的结缘却是起于指误,所谓不打不相识也。现在写这篇迟到的短文,既向读者深表歉咎之情,又记一段难忘的书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