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 "童话" 的存档

最美的《童话王国》

引子: 本文中所说的《童话王国》是天津新蕾出版社专门为小学生量身订做的一本月刊,里边有浓情咖啡屋,童话多米诺,爆笑百分百,魔方城堡,快乐大峡谷等多个栏目,它会带给你一个纯净、美妙、智慧、缤纷的世界。

李 剑 《 光明日报 》( 2011年04月10日   05 版)
    在我的记忆里,我拥有的第一套书,也是最为珍贵的一套书,是父亲买给我的《童话王国》。

    那年我六岁,上二年级。突然有一天,我的右腋下长出了一个脓包,而且越长越大,疼痛不已。父亲请来村里的医生,医生看了,说必须动手术,送到县城去吧。那时我家离县城远,父亲母亲便抱了我挤闷罐子班车去县城医院。县医院的医生看了劝慰说,只是个小手术,几分钟就好了。

    就这样,我被抱进了一间简陋的小房子,准备接受人生的第一次“大修”。医生给我打了麻药,拿了手术刀,伸向我的胳肢窝,我知道,刀口划开了。我很安静,但这样的感觉还没超过三四秒,又一种直到如今还让我心有余悸的疼痛立刻传遍全身。我是撕心裂肺地哭,我的手脚尽管用力挣扎,却被父亲死死按住,母亲则躲在门外揪心地抽泣。

    住院的日子空洞无聊。就在这天下午,父亲买饭回来,手里拿着一套《童话王国》,放在了我枕边。当时我是睡着了。那时候父亲还在中学教书,每月挣一百二十八块钱的工资,养活一家四口人,十分吃力,而这次住院,更让家里拮据不已,他何以花九块多钱去买一套全彩印刷的童话故事给我?我小,懂不了这些,只晓得这是我向往已久的东西。醒来之后,我就忘记了一切痛苦,只顾抱着童话书看,还不时地笑出声来。父亲母亲见我如此高兴,终于展开紧锁许久的眉头。

    《汤姆大战七头怪》、《花神仙》、《谢谢饭团子》、《青蛙王子》、《锡铁兵历险记》、《伊万与火凤凰》、《木偶奇遇记》等等。直到现在,我依然清晰地记着这套童话书里包含的所有故事和情节,就连那漂亮的插图,我也将它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早晨醒来,第一件事便是找我的《童话王国》。医生要打针了,我第一次乖乖趴在床上,褪下裤子,而手里却拿着童话书。医生扎了针,我只是哼了一声,泪珠还挂在眼角,手里却已经开始翻书了。天黑了,父亲要关灯,我执意不肯,父亲说别人还要休息呢,我乖乖点头,把童话书抱在怀里钻进了被窝。几天时间,童话书的书皮就被磨破了,我想了个办法,把每天挂瓶子用完的白胶布收起来,再用它们包书边。

    此后的日子里,这套童话书一直是我最珍爱的东西,带到学校,许多同学都向我借,我是绝对不会借的,生怕借去撕破了,弄脏了,这种心理一直持续到我上了高中。自己都搞不清楚把这套童话书看了多少遍,只知道包书套的白胶布由白变黄,由黄变黑,最后终于又破了。直到这时,我才懂得,它给予我的,不仅是一个个曲折优美的故事,而是一些分量很重的词:善良、真诚、亲情、关爱。

    这十多年里,父亲母亲买给我的玩具图书多不胜数,但我最珍爱的,仍是那套《童话王国》,因为它让我懂得,人世间最美的童话,并非作家们创作出来的美妙故事,而是贯穿你我一生之中的父母关爱。

蜘蛛来了——《夏洛的网》,

  埃尔文·布鲁克斯·怀特为孩子们写了本书,这在我们成年的人看来是件好事,因为它呼唤了宏大的出现。他的这本书写得生动又充满活力、温柔亲切又充满意外,写得优雅、幽默并充满对生活的赞美,它还具有那只有最富想象力的小说才具备的极为关键的简洁性。

  韦尔伯·生特——他是头春天的小猪——他感情温和,真挚,对天气的变化与蟋蟀的歌声极为敏感,他有长长的眼睫毛,他充满希望,总很愿意尝试,勇敢,羞怯时却易于昏倒。他对朋友忠心耿耿,胃口很好,有张很舒适松软的床。要是他突然有个获得彻底自由的机会,他颇有可能会不知所措。

  夏洛特·A·凯维提卡(“不过你只要叫我夏洛蒂就行了”)是书里的女主人公。她是只“有橡皮糖那么大”的灰蜘蛛。她有8条腿并能挥动它们致以友好的问候。当她的朋友们清晨醒来的时候,她问候道:“你早!”尽管有时她自己通宵未睡,忙于工作。她初见韦尔伯时就告诉他说她喝血,而韦尔伯在初次见面时则恳请她不要那么说。

  另一个好人形象是普坦尔顿,一只小田鼠,书里有只鹅,用些低级平庸的方法是不能让它吃惊的。“韦尔伯,这不过是老花招罢了!他是在试图引诱你成为他的俘虏——虏,他是在迎合你的胃口。”这只鹅总是不断地重复他讲的每句话,他说“这是我的独特独特独特癖性。”

  这本书所讲述的是地球上的友谊、慈爱与保护、冒险与奇迹、生与死、信任与奸诈、喜悦与痛苦,以及时间的流逝。就一个文学作品而言,它几近完美,在它完成的方式上几近奇迹。它所想证实的就是——被体现在故事中,在夏洛蒂在其网上写下“某头猪”之后,牧师讲给集会教区教众听的活里——“人必须要一直提防奇迹的到来。”道林博士曾在另一个场合说过:“噢,不,我槁不明白。不过,就此而言我首先不明白的是蜘蛛是怎么编出一张网来的。当那些字出现的时候,大家都说这是个奇迹,但并没有人指出这张网本身就是个奇迹。”书的作者可能只会这么说“夏洛特独自自成一个门类”。

  “冒冒冒——冒着重复自己的危险,”正如那只鹅说的,《夏洛特的网》是本值得敬佩的好书。

  (欧德拉·威尔特,1952年10月19日   本文首发于《纽约时报》)

真正的魔力——《百年孤独》

  一提到魔幻境界,即使所谈及的是一部现代小说,人们也会很自然地联想到精灵、月光和光滑的山脉。除了矮人和仙女外,人们还会联想到神奇的业绩和道德的启示,但不会联想到太多的幽默,几乎绝不会联想到性。这种观念看来似乎是要完全忘却世俗生活。至少,这就是关于魔幻境界的一个设想。

  哥伦比亚小说家加布里埃尔·加西亚·马尔克斯显然持不同的看法。在《百年孤独》中,他创造了一个无所不包的魔幻世界。这个世界充满了谎言与说谎者,然而同时又非常非常现实。在这部小说中,恋人们可以将彼此理想化为脱离肉体的灵魂,可以在吊床里愉快地嚎叫,或者,浑身涂满了梨酱,赤裸着滚到前廊上去。主人公可以穿越丛林,作堂吉诃德式的历险,尽管他永远也无法达到他的目标,然而描绘其惊险经历的语言却充满了辛辣的讽刺:“远征的人们脑海里充满了对于原罪以前的潮湿而寂静的天堂的最古老的回忆。他们的靴子陷进沼泽,他们用大刀砍烂血色的百合和金色的蝾螈。

  一周过去了,他们几乎没讲一句话,像梦游人似地穿过一个悲哀的世界,只能见到发光的昆虫微弱的光亮,他们的肺里充满了令人窒息的血腥的味道。

  这就是一个了解世俗生活的诗人的语言,他不认为尘世生活是幻想家的敌人,他对它毫无畏惧。

  在《百年孤独》接近尾声处,小说的一个人物发现了一张记载着他的家族史的羊皮纸文稿,这份记载是一个吉卜赛老人在“一百年以前”预先作下的。文稿的作者没有按照传统的时间顺序来记载事件,而是让在一个世纪里发生的日常琐事在同一时刻里并存。这种叙事手法是魔法师的花招,它把回忆与预言,幻想与现实混同起来,使得它们看起来往往是一样的。简而言之,这份文稿与马尔克斯的这部令人震惊的小说十分相似。

  要想以一种不致过于复杂繁琐的方式描述这部作品的技巧与主题而使之不至于不可读,实非一件易事。事实上,这是根本办不到的。这部作品通过精心设计的怪诞情节、古老的神秘故事、不可告人的家族秘事以及独特的内在矛盾揭示出其意义,通过这种种直接的途径给人以快感。

  马尔克斯创造了一个连续统一体,一张相互关联的关系网。不管一些细节如何奇特与怪诞,小说的更为重要的效果是表现热烈的兴致、健康的幽默感,乃至理性与同情。
 

 (罗伯特·基里,1970年3月8日 本书评首发于《纽约时报》)

猪的爱情两则

猪的爱情一

纹和哲是两只猪,从小青梅竹马。他们相互依偎,非常相爱。吃饭时,哲总会把最好的留给纹,以致哲很瘦;睡觉时,哲也会无微不至的照顾纹。纹在哲的悉心照顾下快乐地成长着。

可是,幸福的日子总是这么短暂。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主人残忍地宣布两个月后要将他们两个中胖的那只送去屠宰场。这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看着纹熟睡的脸,哲一夜未眠。他明白,照此下去,纹肯定在劫难逃。

于是,哲决定选择牺牲,平生第一次,哲骂了纹。这让哲的心里痛苦异常。不管纹怎么努力挽救这段感情,哲始终不再理她。而且,哲还开始暴饮暴食,她甚至开始抢纹的食物吃。伤心的纹日渐消瘦,哲却日渐臃肿。

在死亡临近的前一夜,哲在他俩的真爱墙上写下了他爱的誓言--“如果爱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我愿意用生命来证明!”

纹终于明白了哲为她做的一切,她甚至来不及对哲说一声“我爱你”。纹决定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为了哲坚强地活下去。

 

猪的爱情二

一头母猪在森林的苹果树下觅食时,遇见了一只苍鹰,苍鹰问她在干什么,母猪说自己饿了,在找吃的。于是苍鹰飞到苹果树上摘下几个苹果送给母猪,然后展翅离去。

母猪被苍鹰那帅气的身姿吸引,义无返顾地爱上了他,此后她每天都到那棵苹果树下等待苍鹰的出现,可是每天等到的都只是失望。突然有一天,一头公猪来苹果树下觅食时,看到了在树下等待苍鹰出现的母猪,并对她一见钟情。于是公猪每天都陪着母猪等,并想尽一切办法逗母猪开心,排解她的寂寞和失望。公猪发现母猪很喜欢有翅膀的事物,很渴望吃到苹果树上的苹果。于是公猪把大叶子弄到背上当成翅膀,然后很努力的去学习爬树。母猪看到公猪的样子,很是厌恶,她觉得公猪所作所为是在亵渎她美好的爱情,是在侮辱她所爱的苍鹰,于是母猪气愤地要求公猪离开苹果树。公猪离开了,但是没过多久又会回到树下去陪伴母猪。他怕母猪一个人会寂寞。就这样,一年又一年,陪伴,拒绝,离去,回来。一次又一次的轮回。母猪的拒绝一次比一次艰难,因为母猪越来越觉得自己辜负了公猪对她的爱,但她依旧不肯接受公猪。终于,有一天,母猪绝望了,她不愿意再等下去,碰巧,她在离开的时候偶遇了一条流浪的狗,交谈中她发现原来狗是个很不错的家伙,于是没过多久,母猪和狗结婚了。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于是猪的爱情就这样结束了。最后母猪对自己说,我会幸福的。

古老的中国童话《叶限姑娘》:灰姑娘故事的源头

叶限姑娘, 是唐代笔记小说《酉阳杂俎》中所载的一个人物。《酉阳杂俎》由唐朝文人段成式所著,有关叶限姑娘的故事则见于书中〈续集·卷一·支诺皋上〉。一般认为,这是童话故事《灰姑娘》的其中一个来源。《酉阳杂俎》于公元9世纪成书,所以可以说,叶限姑娘的故事比夏尔·佩罗(Charles Perrault)于1697年所写的《灰姑娘》(Cendrillon ou la petite pantoufle de verre)及格林兄弟于1812年所出版《格林童话》里的《灰姑娘》(Aschenputtel)早了差不多一千年。

椐《酉阳杂俎·支诺皋上》载:

"南人(云、贵、川、桂一带) 相传,秦汉前有洞主吴氏,土人呼为“吴洞”。娶两妻,一妻卒,有女名叶限,少慧,善淘金,父爱之。末岁,父卒,为后母所苦,常令樵险汲深。时尝得一鳞,二 寸余,赪鳍金目,遂潜养于盆水。日日长,易数器,大不能受,乃投于后池中。女所得余食,辄沉以食之。女至池,鱼必露首枕岸。他人至,不复出。其母知之,每 伺之,鱼未尝见也。因诈女曰:“尔无劳乎?吾为尔新其襦。”乃易其敝衣,后令汲于他泉,计里数里也,母徐衣其女衣,袖利刃,行向池呼鱼,鱼即出首,因斫杀 之。鱼已长丈余,膳其肉,味倍常鱼,藏其骨于郁栖之下。逾日,女至向池,不复见鱼矣,乃哭于野。忽有人发粗衣,自天而降。慰女曰:“尔无哭,尔母杀尔鱼 矣!骨在粪下。尔归,可取鱼内藏于室。所须第祈之,当随尔也。”女用其言,金玑玉食,随欲而具。

及洞节,母往,令女守庭果。女伺母行远,亦往,衣翠纺上衣,蹑金履。母所生女认之,谓母曰:“此甚似姊也。”母亦疑之。女觉,遽反,遂遗一只履,为洞人所得。母归,但见女抱庭树眠,亦不之虑。 

其洞邻海岛,岛中有国名陀汗,兵强,王数十岛,水界数千里。洞人遂货其履于陀汗国。国主得之,命其左右履之,足小者,履减一寸。乃令一国妇人履之,竟无一称 者。其轻如毛,履石无声。陀汗王意其洞人以非道得之,遂禁锢而栲掠之,竟不知所从来。乃以是履弃之于道旁,既遍历人家捕之,若有女履者,捕之以告。陀汗王 怪之,乃搜其室,得叶限,令履之而信。叶限因衣翠纺衣,蹑履而进,色若天人也。始具事于王,载鱼骨与叶限俱还国。其母及女,即为飞石击死。洞人哀之,埋于 石坑,命曰“懊女冢”。洞人以为禖祀,求女必应。陀汗王至国,以叶限为上妇。 
一年,王贪求,祈于鱼骨,宝石无限,逾年,不复应。王乃葬鱼骨于海岸。用珠百斛藏之,以金为际。至征卒叛时,将发以赡军。一夕,为海潮所沦。” 
这个故事译成白话文的内容大意为下:
在秦汉二 朝之前有一个吴姓洞主娶了两位妻子,其中一位妻子早死,留下一名女儿,她的名字是叶限。叶限聪明伶俐,擅长淘金,深得父亲的喜爱;但在父亲死后,叶限受到 后母的虐待,后母经常叫她到危险的地方伐木或到深水的井打水。

一天,叶限得到一尾两寸长、金色眼睛的金鱼,便拿回家里饲养,金鱼一天一天的长大,只得把它 放到池里饲养。而只有叶限每次走到池边的时候,金鱼才会浮上水面伸出头来。叶限的后母骗了叶限的衣服后,穿上它走到池边,然后杀死金鱼,更把它烧来吃。
叶限发现金鱼不在池里,放声大哭。
忽然,天上神仙降临,安慰叶限,并要她把鱼骨堀起,藏于家中;那么,向它祈祷的愿望都能实现。于是,叶限得到不少金银珠宝、华衣美食。到了某个节日,后母参与盛会,她吩咐叶限在家守着果树。叶限待后母远去后,亦悄悄跟上,还穿上翠绿色的纱纺上衣和一双金鞋子。后母所生的女儿认出叶 限,后母看见叶限后亦起疑心;叶限害怕给她们发现,便匆匆回家,途中遗留了其中一只金鞋子,由其他洞人所得到。后母回家后,发现她抱树而睡,才没有追究。

洞穴附近有一个名为“陀汗”的强大岛国,一名洞人把金鞋子带到陀汗国售卖,国王得到金鞋子后,命令左右试穿,然而却没有人合穿。于是国王命令全国的 妇人试穿那只鞋子,发现她们全都不是那只鞋子的主子。那只金鞋子轻如羽毛,穿上它踏在石上也不会发出声音。陀汗王认为洞人是抢回来的,便把他禁锢起来,但 对他拷打后也不知道金鞋子的来历。

国王把金鞋子弃在路旁,并到处派人到人们的家里搜查,如果搜出另一只金鞋子,就将家里的人捉拿,结果,陀汗王在室内找到叶限,并发现她能够穿上金鞋 子,人们都相信她就是金鞋子的主人。由于叶限的一身打扮和举止都美若天仙,国王便娶她为妻,然后与叶限带着鱼骨一同回国。而叶限的后母及姊姊则被飞石击中 而死,洞人为了哀悼她们,就把她们埋在石坑里,并命名为“懊女冢”。以后的人更会在冢前进行祭祀,而该处亦成了求女的地方。

陀汗王回国后,将叶限册封为王后。回国后的第一年,陀汗王非常贪心,常常向鱼骨祈求财宝,虽然都如愿以偿,但到了第二年就就不灵光了。国王把鱼骨葬于海岸,以珍珠遮掩著,并以金银围着葬穴。后来,陀汗王出征讨伐作乱的士兵时,打算将那些金银珠宝都用作军饷,但在一天的晚上,那些金银珠宝都被海浪冲走了。

 

《卖火柴的小女孩》拗口古文版

昨天看过一个很有趣的视频,卖火柴的小女孩。很喜欢使用文言文的第15话,分享一下。

小女贩柴小娘子也

吾乃汝父 速往贩柴

但是… 寒日贩柴苦

子非柴 安知柴之苦?[1]

风霜固所不论,乃先集其惨澹[2] 木犹如此 人何以堪[3]

啊 你给我去就是啦

 

购柴者乎 购柴者乎

小娘留步

相公御宅… 啊,不!相公欲柴乎?

因何寒日独受柴?

唉!父性嗜酒,家贫不能常得,偶得歹玩啤酒,造饮辄尽,期在必醉,环堵萧然,不避风日,乃令小女贩柴谋生。 [4]

非人哉!焉得让萝莉受冻焉!

君见贫女贩火柴,不速购置,则是无情!对女骂父,则是无礼![5]

凶个屁呀你!

 

长柴归来乎,食无肉。大餐吔!

长柴归来乎,没玩具。玩具吔! [6]

长柴,阿嬷,因何现身?

忆是年林祖骂,不料先汝早逝,生不能相养以共居,殁不能抚汝以尽哀,彼苍者天,曷其有极?但求共赴天国黄泉。 [7]

诺。

孔丘仲尼赞曰:哇啦又死啦。

注释:

[1]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见《庄子 秋水》.。

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

庄子曰:“倏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

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

庄子曰:“请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

[2] “风霜固所不论,乃先集其惨澹”。见《世说新语 言语》

    道壹道人好整饰音辞,从都下还东山,经吴中。已而会雪下,未甚寒。诸道人问在道所经。壹公曰:“风霜固所不论,乃先集其惨澹。郊邑正自飘瞥,林岫便已皓然。”

[3] “木犹如此,人何以堪”。见《世说新语 言语》

    桓公北征经金城,见前为琅邪时种柳,皆已十围,慨然曰:“木犹如此,人何以堪!”攀枝执条,泫然流泪。

[4] 见陶渊明的《五柳先生传》

    先生不知何许人也,亦不详其姓字,宅边有五柳树,因以为号焉。闲静少言,不慕荣利。好读书,不求甚解;毎有会意,便欣然忘食。性嗜酒,家贫不能常得。亲旧知其如此,或置酒而招之,造饮辄尽,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环堵萧然,不蔽风日;短褐穿结,箪瓢屡空,晏如也。常著文章自娱,颇示已志。忘懐得失,以此自终。

[5] 《世说新语 方正》

  陈太丘与友期行,期日中。过中不至,太丘舍去,去后乃至。元方时年七岁,门外戏。客问元方:“尊君在不?”答曰:“待君久不至,已去。”友人便怒曰:“非人哉!与人期行,相委而去。”元方曰:“君与家君期日中。日中不至,则是无信;对子骂父,则是无礼。”友人惭,下车引之。元方入门不顾。

[6] “长铗归来乎,食无鱼”,“长铗归来乎,出无舆”,“长铗归来乎,无以为家”。见《史记 孟尝君列传》

    初,冯驩闻孟尝君好客,蹑而见之。孟尝君曰;“先生远辱,何以教文也?”冯驩曰:“闻君好士,以贫身归于君。”孟尝君置传舍十日,孟尝君问传舍长曰:“客何所为?”答曰:“冯先生甚贫,犹有一剑耳,又蒯缑。弹其剑而歌曰‘长铗归来乎,食无鱼’。”孟尝君迁之幸舍,食有鱼矣。五日,又问传舍长。答曰:“客复弹剑而歌曰‘长铗归来乎,出无舆’。”孟尝君迁之代舍,出入乘舆车矣。五日,孟尝君复问传舍长。舍长答曰:“先生又尝弹剑而歌曰‘长铗归来乎,无以为家’。”孟尝君不悦。

[7] 见韩愈《祭十二郎文》

    今吾使建中祭汝,吊汝之孤,与汝之乳母。彼有食可守以待终丧,则待终丧而取以来,如不能守以终丧,则遂取以来。其余奴婢,并令守汝丧。吾力能改葬,终葬汝于先人之兆,然后惟其所愿。呜呼!汝病吾不知时,汝殁吾不知日,生不能相养于共居,殁不能抚汝以尽哀,敛不凭其棺,窆不临其穴,吾行负神明,而使汝夭,不孝不慈,而不得与汝相养以生,相守以死。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角,生而影不与吾形相依,死而魂不与吾梦相接,吾实为之,其又何尤?彼苍者天,曷其有极!

 

《自私的巨人Selfish Giant》 文言文版

 

作者:夕颜蓝蓝 摘自 天涯社区

《自私的巨人》是王尔德童话中的名篇,试翻译如下:

   按,尝有一魔,据一园。逢其出,有蓬稚嬉于其间。
   此园花柳竞繁华,绿翠稀星小。时逢三春枝满絮,秋实恨不少。灵莺绿荫处,坐歌春光好。更有玩儿喜莺歌,欢颜戏芳草。
   偶,遇魔归,见此状,怒曰:“尔等在此做甚?”众儿惧,四散而去。
   魔因厉声曰:“此园为吾所有,岂容他人游哉?”因筑高墙绕园。
   飒爽春风,又添佳景,吹来花鸟满城。然此魔园内,萧索寒冬,仍无离意。鸟寐花眠,皆因无众小儿至此间。惟霜雪独乐。其曰:“此园春既忘,可留终年矣!”可怜,雪压绿荫皆零落,霜染枯木尽憔悴。更邀北风为伴,肆虐无碍。
   魔伫立窗前,唯见其园萧条,不得其解。自语道:“愿此冻云暗淡之日早去焉!”
   然春夏无讯,几处春花秋实,此处冰天雪地。秋曰:“此太自私而自取!”
   故,此地寒冬依旧,风卷霜雪,猖獗林间。
   一日,魔方醒,卧于榻上,闻有声自窗外来者,悚然而听之,曰:“春卒来也!”来至窗前,暗香扑面,其所见:
   芳园胜丹青,碧林逼双眼。顽儿自洞入,散于树枝间。绿树红花何故喜?只缘众儿又来临。彼时鸟语满园,花飞遍地。然仅一处,霜雪仍旧。一小儿立于树下,顾自悲啼。因其年幼,未能及树。
   魔见此,深感其过,曰:“前为我之过矣,自此悔过。此啼儿必是力所不及,待将其扶上之后,吾必毁墙,让此园永为其游戏之地哉!”
   悄然开门出园,然众小儿复四散而去。唯此啼儿非也,因其泪眼不能视,故不见魔。魔负其至枝上,即时飞红满枝,鸟语盈树。此儿环其而吻之。
   彼时,众小儿见此,乃不惧魔矣。纷纷复至,阳春又临。
   魔曰:“此园从此为汝所有焉!”遂毁墙。
   至此每日,众儿任意嬉戏于此。时而魔与其共戏,时而坐而观之。
   其曰:“吾尝言有繁花无数,然此间小儿乃花中之花哉!”

《睡美人》文言文版

  作者:方柯

  昔有一国,王与后甚为无嗣所苦。一日,后散步于河岸,见一小鱼自水中探首浮出,告之曰:“君之愿将成,不日将诞一女。”未料果如其言,数月后,一女呱呱而诞,娇美可爱。王喜不自胜,常亲抱之,爱不释手,欲庆以盛宴。乃遍邀亲友宾朋。且欲召举国之巫女,令其为女祈愿。

  盛宴后,众宾皆以厚礼献公主。一巫赠之以美德,一赠之以美貌,一赠之以富有,举世人可想之良愿皆祝之。第十一人祝毕,忽又有一巫闯入,乃一未邀者也。初,国有巫女十三,王仅备金盘十二,故遗其一而未邀。此巫以之为奇耻巨辱,恼羞成怒,故于宴毕闯入,欲以恶咒加公主,因至而咒曰:“十五年后,王之女将为一纺锤所伤,终亡。”在场众人无不大惊失色。然,末一巫尚未献其祝礼,因前曰:“此恶咒将验,虽然,公主可化险为夷。非亡,而以昏睡代之,百年乃苏。”

  王为免其厄,收举国纺锤而毁之。时光流逝,众巫之良祝皆验也:公主美且惠,温雅聪敏,人见人怜。至十五诞辰之日,王与后适出,公主独留宫中,随意闲逛,终至于一旧宫楼。一狭梯附之,尽处有一门,门上着一金匙。公主扭其金匙,门忽而弹开,但见一老妪于中纺绩。公主奇而问曰:“此何为耶?”老妪点头答曰:“纺绩也。”

  “此小物团团旋转,甚是有趣!”公主指纺缍喜曰,且欲上前捉之,然甫触之,便猝然倒地。恶咒验矣。

  虽然,公主实未亡,唯沉睡而已。王与后恰于此时归来,方入大厅,便随之眠矣。厩中之马,院中之犬,屋上白鸽,壁上乌蝇,俱入眠;乃至于炉中之火亦息其焰;架上烤肉亦停其响;万物俱止,随公主沉沉而寐。

  未几,一蒺藜自外长出,绕其宫墙,年复一年,益高益茂,直至密遮其殿,滴水不能漏。

  自此,坊间便有沉睡公主之传言。数王子探险至此,欲披荆斩棘,穿其树篱以入,皆未就,或为蒺藜所缠,或为树根所绊,若有无数人手自中抓之扯之,无计脱其身,皆惨死于其中。

  无数年后,又一王子游至此。此日正公主眠后百年之日也,王子至于篱下,但见蒺木皆盛着鲜花,王子穿篱而过,过后,篱又自身后合拢。王子乃觅路前行,所到之处,皆鸦雀无声,终至于旧宫楼,推门而视,公主睡之正酣,美艳动人,王子瞠目观之,不禁俯身吻其樱唇。公主立苏,开目视之,微微而笑,目光含情,王子抱之起,出宫楼。

  宫中万物瞬间皆复其原貌。不日,王子即与公主成婚,执手恩爱,白首偕老。

  

《小红帽》文言文版

  作者:方柯

  昔有一幼女,方垂髫之年,伶俐可爱,人见人怜,其祖母尤爱之,赠之一丝绒红帽,恰合其首,幼女终日戴之,再不着他帽,众人因唤之曰“小红帽”。

  一日,其母召之曰:“小红帽来,我有糕与酒,汝速送之予祖母。祖母病,食之将安。汝即去,勿走,勿离大路,若仆,祖母将无食。至祖母处,勿忘问安,勿东瞅西瞧。”

  “我知矣!”小红帽叫曰,且与母拉手为誓。

  祖母居于村外林中,路途颇遥,小红帽甫入林,即遇一狼。小红帽不知狼恶,故不知惧。

  “小红帽安。”狼曰。

  “狼先生安。”小红帽曰。

  “小红帽欲之何处?”

  “往祖母之居也。”

  “围裙之下,有何物耶?”

  “糕与酒也。昨日吾家烘糕,祖母病,食之将安。”

  “祖母居何处耶?”

  “在深林之中,大橡树下,核桃之篱围之。汝定知之也。”小红帽曰。

  狼暗计曰:“此小物细皮嫩肉,其味必胜老妪。且好谋之,使妪孺俱落吾掌心。”乃伴小红帽更行片刻,曰:“小红帽,观汝四周,好花遍地,何其美也!鸟鸣嘤嘤,悦耳动听,汝定未闻之。林中万物美如许,而汝只知前行,若急之塾,陋哉!”

  小红帽抬首,但见日光灿然,若跳荡于林间,鲜花四放,美轮美奂。思曰:“天色尚早,我若折花,赠之祖母,必能令之喜。”乃离大路,入林采花。每采一花,便觉益美者更在前,因步步向前,直入林中深处。

  此际,狼则径奔祖母所,叩其门。内应之曰:“门外何人?”

  “小红帽也。”狼答曰,“吾送糕与酒至。请启门。”

  “汝自拉门栓可也,”祖母曰,“吾病矣,无力起身。”

  狼自启门入,径扑祖母,吞之入腹。后衣其衣,着其帽,卧其床,下帘以待。

  是时,小红帽仍于林中采花,折之满抱,至臂不能胜,方回大路。行至祖母之所,见其门大开,甚疑惑。甫入室,便觉异样,心中栗然,不复往日欣喜。乃大叫曰:“祖母晨安!”然未闻祖母应之。至床前掀帘而视,祖母仰卧于床,睡帽低掩其面,状甚异。

  “噫!祖母,”小红帽曰,“汝之耳何故如许之大耶?”

  “亲亲,为听汝声也。”

  “然,祖母之眼何故如许之大耶?”

  “亲亲,为视汝容也。”

  “祖母之手何故如许之大耶?”

  “为抱汝也。”

  “祖母之口缘何如许之大,令人生畏耶?”

  “为吞尔入腹也!”

  狼音方落,自床一跃而起,直扑小红帽,一口吞之。

  狼餍,复卧于床,不一时,鼾声大作,一猎人适路经此宅,思曰:“此妪鼾如雷鸣,其有异乎?且入视之。”猎人进屋至床前,见狼卧于上。骂曰:“老贼兽,吾寻汝久矣,未料遇于此!”欲枪杀之,忽思曰,狼必吞老妪,妪或安存于其腹中。乃持剪破其腹,狼鼾声未绝。甫落剪,即见红色小帽,复剪之,小红帽自中跳出,叫曰:“吓死我也!狼腹中黑如墨!”祖母随之亦出,无恙,微气紧尔。小红帽急至屋外,抱大石数块,填于狼腹中,狼觉欲逃,然石极重,甫立则跌倒于地,遂亡。

  众大喜,猎人剥狼皮而归;祖母食迄糕与酒,精神颇见爽刹;小红帽则思曰:“母若不允,吾此生再不离大路,独入林也。”

  据传,后未久,一日小红帽复送糕送予祖母,途中又遇一狼,与之言,欲令其离大路。小红帽弗顾而去。告于祖母曰,狼言虽善,然目露凶光,若离大路,必已遭其食矣。祖母曰:“如此,吾二人严闭门,必莫纳之入。”不一时,狼果叩门叫曰:“祖母启门,小红帽送糕至也。”二人不言,亦不启门。此灰毛兽绕屋数周,跃至屋顶,欲待小红帽晚归时窃尾之,趁之夜色而食之。然祖母识破其计,忆及屋前有一大石槽,言于小红帽曰:“吾昨日烹香肠,余汁盛于桶中,汝将此汁倾入石槽。”小红帽从其言,灌槽至满。狼为香所诱,以鼻嗅之,伸颈以望,不慎自屋顶滑下,正落于大石槽中,遂溺毙。小红帽怡然归家,自此再无狼害之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