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 "童话" 的存档

《青蛙王子》文言文版

  作者:方柯

  昔有一王,膝下数女,皆貌美。其最幼者犹丽,宛若天人。

  王之殿侧有一林,林中一潭,幽深清凉,最?之公主常于暑热之日至此。抛掷一金球,以手接之为戏。

  一日,公主接之未稳,金球脱手落入潭中,瞬时沉没无踪,唯见潭水清幽,深不可测。公主泣之甚悲。忽闻一人言曰:“公主缘何悲泣?顽石闻之,亦伤其怀。”公主止啼而望,四下无人,但见一蛙探首于水上,首硕大,状肥陋。

  公主告之曰:“吾球落入潭中,故此啼哭。”

  蛙曰:“殿下莫悲,吾可令其完璧归赵。然,君何以报我?”

  公主答曰:“吾之衣,吾之冠,吾之珠宝金玩,皆可报君。”

  蛙谢之曰:“皆非吾所愿也。若可蒙殿下错爱,与吾为友,同游同戏,?盘而食,同杯而饮,同榻而眠。此吾所愿。殿下如是之,吾即入潭中,觅君之球而归之。”

  公主曰:“甚善,若得球,无所不可。”其言虽若是,而心甚恶之,以蛙肥陋,唯宜呱呱于众蛙之间,何堪与吾金玉之人为友哉。

  蛙既得公主首肯,遂没入潭中,不一时即口衔金球出,吐之于绿草之上。公主得球,喜不自胜,置蛙于弗顾,如飞而去。

  蛙急叫曰:“公主莫走,吾不能及!”然公主置若罔闻,径至宫中,即刻忘之矣。

  翌日,公主与王及众臣方食,忽闻扑扑之声响于外,沿阶而上,直至殿门。遂有叩门之声并人言曰:“公主殿下?快快开门!”公主疑而启门,但见蛙蹲伏于外。公主惊且惧,急阖门归座。王见其色变,问曰:“吾儿何惧?外有巨人欲掳汝乎?”

  “非也,”公主答曰,“一蛙尔。”

  “蛙何故寻汝?”

  公主叹曰:“父王听禀,昨日吾于林中之时,误将金球落入潭中,此蛙闻吾啼声,入潭寻球归之于吾。其请为吾友,吾应之。不料其出潭远寻至此,现处门外欲入也。”

  当此时,叩门之声又起,且以一诗继之:“公主吾爱,请速启门!心悬汝者,今已至庭!莫忘昨日,树下潭边,潭深球没,亲诺汝言。”

  王曰:“言而无信,不可为也。速?门使入。”公主启门,蛙跃入,随公主至其座前,叫曰:“请抱吾起,吾与君并坐!”

  公主惧而栗,然王令其遵蛙之言,遂置蛙于座上。蛙又欲坐于案上,及至案上,蛙曰:“请君之金盘就我,吾与汝同食。”公主勉就之。蛙食之甚甘,公主味若嚼蜡。食毕,蛙曰:“吾餍矣,亦疲矣,请抱吾入君室,就君缎被,吾与君共寝。”

  公主惧蛙,触之且厌,闻之欲寝于己之绣榻,悲泣不已。

  王见之,怒曰:“昔日助我者,安可鄙之?”

  公主乃以二指挟蛙登楼,置之于隅。甫卧,蛙乃跃至床侧言曰:“吾疲矣,亦欲眠于床。请抱吾登床,?然,吾将告之于王。”

  公主闻言大怒,抄蛙起,奋力掷之于壁。骂曰:“陋蛙,且眠!”

  未料蛙落于地,忽化为一人。双目炯炯,满面含笑,乃一王子也。

  王子告公主曰,其为一毒巫以巫法所害,非公主不能救之脱于潭蛙之厄。

  王闻之,乃下旨,令王子与公主结为伉俪归国。

  翌日晨时,一宝车已停于殿前。八骊皆以白羽饰其首,配之金辔。一仆立于车后,乃王子之忠仆亨利也。初,王子化为蛙,亨利悲痛欲绝,遂当胸口以三铁箍箍之,防其心为哀所裂也。

  亨利助王子与妃登车起程,己尾之于车后。不一时,忽闻?啦物裂之声,响之再三,王子与妃皆疑为车上之某物碎裂。非也,乃亨利喜王子之幸,其胸前铁箍一一崩落也。

  

《灰姑娘》文言文版

  作者:方柯

  昔有一富人,其妻病危,唤其独女至前曰:“吾儿,母去后,黄泉之下亦佑汝。”言迄即卒。

  富人葬之于后园,其女良孝,日至坟前垂泪,冬夏不改。

  然冬去春来,人过境迁,富人继娶一妇,其妇先有两女,与之俱来。二女皆貌妍心恶,甫至即指其继妹曰:“此饭囊之辈焉可登堂入室?吾家不容白食之徒,速至厨下,以供粗使!”乃剥其华服,以敝衣衣之,嘲而驱之入厨。

  女每日未及窗白即起,担水烧火、为炊浣衣,无片时闲暇,二恶女漠然视之,时或打骂。捱至夜,已筋疲力尽,然无床可眠,乃卧于灶旁灰烬中,灰土满身,二女因以“灰姑娘”唤之。

  一日,富人欲之市,问继妇之二女愿何物为礼。一叫曰:“华服美裳。”一叫曰:“珠宝珍玩。”又问灰姑娘,灰姑娘曰:“父归时,若有触冠之枝,愿折赠我。”富人之市,购二恶女所欲之珠宝裳服。归,途经密林,一榛枝触其首,几扫落其冠,因折以携之归,赠与其女。灰姑娘植之于先母坟前,日三临泣,泪洒于枝,枝长而成嘉树。一小鸟飞来,筑巢于其上,灰姑娘常与之言,后灰姑娘所需之物,鸟即衔来予之。

  适王欲为其子择妃,盛宴三日,国中貌美少女受邀者甚众,二恶女亦在其中。二女唤灰姑娘至前,命曰:“吾等欲之国宴。汝来,为我梳头更衣,系我带,拭我屦。”灰姑娘亦欲前往,听命为二恶女妆扮毕,不禁落泪。求其继母,继母曰:“嘻!汝亦欲往?汝衣何衣?汝无华裳,又不能舞。嘻!汝亦欲往?”灰姑娘哀哀求之,继母厌曰:“此盆中之豆,吾倾于灰堆,一时辰之内,汝能尽拾之,即可往。”言毕,倾豆入灰而去。

  灰姑娘无奈,奔入后园唤曰:“空中之鸟,祈请下翔;白鸽斑鸠,飞来我房;燕雀乌雀,暂停汝唱;助我拾豆,遂我愿望。”

  空中翔鸟接踵而至,自厨窗入落于灰堆,以喙啄拾,置豆于盆中,豆已拾尽,时方过半。灰姑娘喜而谢之,群鸟又自窗飞去。

  乃端盆示继母,以为可遂己愿。然继母背其言曰:“腌股贱婢,汝无华服,又不能舞,安敢痴望?”灰姑娘求之益哀切,继母欲绝其望,故以言难之曰:“半时辰之内,汝能于灰中拾两盆之豆,方可往。”倾豆二盆于灰,并搅之,扬长而去。

  灰姑娘唤鸟如前,群鸟又至,啄拾其豆,置之于盆,漏方二刻,豆已尽拾。群鸟去后,灰姑娘以豆示继母,然继母曰:“绝汝望矣,休再徒劳。汝无华服,又不能舞,徒丢我等颜面。”言毕与夫及二女,扬扬而去。

  人去室空,灰姑娘独至榛树下,泣曰:“榛树榛树,祈请助吾,榛叶摇摇,赐我华服。”

  小鸟飞出,予之金银织衣并丝履。灰姑娘衣之,至于王庭。华裳衬之,高雅绝尘,秀美无匹,众人视之若天人。父母与姊皆不能识,以之为异国公主。

  王子见之,立请其共舞,寸步不离,眼中再无他人。每有人向其请舞,王子皆拒之曰:“此我舞伴也。”舞至深夜,灰姑娘方忆及归家。王子极欲知其所,故请陪送之,灰姑娘应之,然趁其不意而走,王子紧追不舍,乃跳入鸽房,严闭其门。王子守之至富人归,告之曰:“君之鸽房,王庭共舞之无名女匿于是。”因破门以入,未料其中空无一人,王子失望而归。父母入门时,灰姑娘已着其败衣卧于灰堆之侧。初,灰姑娘甫入鸽房,即自墙洞中穿出,至于榛树之前,脱其华服,令小鸟衔去,己返至厨中,衣其敝衣,卧于灰侧。无人知之曾离也。

  次日,伺家人去,灰姑娘复至树下曰:“榛树榛树,祈请助吾,榛叶摇摇,赐我华服。”

  小鸟又至,予灰姑娘之服倍丽于前者。灰姑娘至于王庭,众望之惊艳。王子候之已久,立上前挽其手,请其共舞。每有人请舞,王子皆拒之如昨。至夜欲归时,王子亦尾之,然灰姑娘又伺机脱身,跳入后园。园中有一大梨树,果实累累。灰姑娘匿于树上,王子未见其人,唯守至富人归。告之曰:“君之梨树,王庭共舞之无名女匿于是。”富人疑为灰姑娘,乃令人取斧斫树,树倒于地,空无一人。父母入门时,灰姑娘已着其败衣卧于灰堆之侧,初,灰姑娘趁王子不备,自树后跳下,如前脱其华服,着其败装。

  次日,家人去后,灰姑娘再至树下曰:“榛树榛树,祈请助吾,榛叶摇摇,赐我华服。”

  其良友又予之益艳之华服,并纯金织就之舞履。灰姑娘至于王庭,众望之哑口无言,皆为其美绝倒。王子独与之舞,凡请舞之人概拒之。午夜将近,王子又欲陪送之,暗自曰:“此番必不能令其消失于吾前。”然,灰姑娘终设法脱身,匆忙之中,失其左履。

  王子拾履,翌日告其父王曰:“我必欲娶其足正合此履者为妻。”

  二恶女闻之甚喜,因其皆有美足也,自以必合金履。其姊先试之,然其趾不能入,其母曰:“无他,切之,汝为王后,何须以足行?趾无用矣,”女然其言,忍痛切其一趾,勉着之。王子见其着履,以之为新娘,携之去,并辔而行。途经后园榛树,一鸟于上歌曰:“且归,且归,履不适足,此女必伪。归觅汝妇,此女其非。”

  王子闻之,下马视其足,血流至踵,王子知为诈,掉马而归,令次女试其履。其妹试之,踵不能入,母令其削踵以试,勉着之至王子之前,王子见其着履,以为新娘,乃携之去,并辔而行。途经后园榛树,鸟又于上歌曰:“且归,且归,履不适足,此女必伪。归觅汝妇,此女其非。”

  王子低头视之,血染其袜,王子归曰:“此女亦非,汝更有女乎?”富人曰:“无也。然,有先妇之女一,名曰灰姑娘,腌臜不堪,定非新娘。”然王子必令之试履,灰姑娘净其手面,方入问安,彬彬有礼。王子命予之履,履合其足,天衣无缝。王子细详其面,识之。喜曰:“此正吾妃也!”母与二姊大惊失色,且妒且怨。王子携之去,路经榛树时,小鸟歌曰:“且归,且归,履适其足,此真汝妃。白首恩爱,之子同归。”

  歌毕,小鸟飞落于灰姑娘之肩,与其同归王庭。

  

《白雪公主》文言文版

  作者:方柯

  时值严冬,大雪纷飞,一美后凭窗而坐,为其幼女针黹,朔风卷雪,飘落乌木窗台。后之指不慎为针所伤。鲜血点染落雪。后因感而祷曰:“愿吾女肌肤胜雪,血色红艳,发若乌木。”

  其女渐长,果如其愿。鸦鬓如墨,艳若丹霞,肤白如雪,因名之曰:“白雪公主。”

  然人世无常,公主未及长成,后即染病仙逝。

  王继娶一妇,甚美艳,然性自矜善妒。闻他人之美胜于己则怒。有魔镜一面,能人语,言万事。常临之自赏,问之曰:“镜告我,孰为世上最美之人?”

  镜答曰:“娘娘最美,盖世无匹。”后闻之则喜而笑。

  然公主渐大,益愈秀丽,至七龄,已灿若春光,美逾继母。一日,后询镜如常,镜忽易其言曰:“后美甚,虽然,白雪公主美逾汝。”后闻之色变,既妒且怒,遂唤一仆近前,命之曰:“汝携白雪公主入林而杀之,剜其心予吾。”

  仆携公主去,入林欲杀之。公主哀哀而告,仆不忍,乃纵之。猎一小鹿而代,剜其心,返报后。

  白雪公主孤身徘徊,心甚恐,兽吼之声在侧,而无一害之。至夜,遇一小屋,当是时,公主疲惫已极,遂入之求宿。屋颇净洁,内无人,中有一桌,上置七盘,盘中皆有食,盘侧各有一杯,皆有酒,另有刀叉等物,式式各七。贴壁有七床。

  公主饥渴难禁,遂稍食各盘中食,稍饮各杯中酒。吃喝毕,公主欲稍歇,然各床非长既短,唯末一正合,公主卧于上,迅即入眠。

  未几,主人归,乃掘金山穴之小矮人七也。七人即入,便觉屋中之物已为人所动。

  一曰:“谁曾坐我凳?”

  一曰:“谁曾吃我食?”

  一曰:“谁曾食我面包?”

  一曰:“谁曾动我匙?”

  一曰:“谁曾用我叉?”

  一曰:“谁曾使我刀?”

  一曰:“谁曾饮我酒?”

  其一步至床前,叫曰:“谁曾睡我床?”余者闻言而来,扰嚷纷纷,因各床皆有睡卧之余迹也。最末一人见白雪公主卧于其床,乃唤其同伴,提灯而照之,俱讶其秀美。且喜且怜。未敢惊动。

  翌晨,公主觉,见众矮人围其侧,颇惊惧,矮人安之,询其名,问所从来,公主俱答之,述其身世备详。矮人皆悯而叹。遂容留公主于室。

  七人乃每日入山寻金,公主为炊洒扫,浆补纺绩,矮人告之曰:“吾等恐毒后将知,前来害汝,严守房门,莫令人入。”

  后见小鹿之心,以白雪公主已死,天下最美之人舍己无他,甚自得,扬扬于镜前问曰:“镜告我!孰为世上最美之人?”

  镜答曰:“娘娘之美,此地无人可比。虽然,高山之外,树荫之下,矮人之居,白雪公主匿于是,噫!其美娘娘莫能匹也!”

  后大惊,方知仆言为诈。怒气冲天,必欲杀公主而后快。乃伪为一走乡贩货之妪,至矮人之所,叩门叫卖。白雪公主自窗询之,妪乃以好货相诈,曰:“吾有各色缎带,俱上上之品。”公主素纯良,未能识其伪,因启门纳之。妪入而谀曰:“君何其美也,然君胸带已敝,不堪衬君之娇艳,窃愿以吾之美带饰君。”公主万不能料其中之诈,从其言。妪乃为其系带于胸,猛然狠勒之。公主窒息倒地,状若已卒。毒后见状笑曰:“汝之美今毕于此!”怡然而去。

  至夜,七矮人归,见公主仆于地,状若卒,大惊失色。立扶之起,以剪断其带。稍顷,公主渐有息,片刻方苏。告矮人以始末,众矮人曰:“此妪必毒后也。此后吾等未归,万莫纳人入。”

  毒后归,急至镜前,问以常言。未料,镜依前答曰:“娘娘之美,此地无人可比。虽然,高山之外,树荫之下,矮人之居,白雪公主匿于是,噫!其美娘娘莫能匹也!”

  毒后知公主未卒,益怒,切齿欲碎。复饰为一妪,非同前者,携一毒梳,至矮人之居,叩其门叫卖。白雪公主闻之,启门微隙,自中曰:“吾不敢纳人入。”

  毒后忙曰:“君但一观吾梳即可。”乃自隙中递入。此梳颇精美,公主见而爱之,欲梳头以试,梳适触发,药力便发,公主仆地昏死。毒后冷笑曰:“贱婢早应若此。”弗顾而去。

  是夜,众矮人早归,见白雪公主僵卧于地,知事不祥,急抱起验看,毒梳现于发间。取之少时,公主乃苏,告之始末。众矮人严嘱之。

  此际,后已返宫,询其镜,镜答之如前。毒后怒发上指,遍体斛粟。狂号曰:“吾与白雪不共戴天!非鱼死,即网破,吾必杀之!”遂秘至一室,以巫法精炼毒果一。此果红艳诱人,剧毒无比,少食即亡。又伪为一农妇,再至矮人之居叩其门。白雪公主自窗探首告之曰:“吾不敢纳君入室,众矮人诫我慎莫启门。”

  “凭君所愿,”妇现果而言曰,“虽然,吾有嘉果,愿赠于君。”

  公主曰:“吾不敢取。”

  妇急曰:“吾子何畏耶?疑吾果有毒乎?我与子分食之。”言毕剖其果为二。

  初,后制果时,仅下毒于其半,另半实无毒也。公主爱果红艳,实亦欲食,见妇食之无恙,亦食之。甫啮,倒地而亡。毒后见之狞笑不已,曰:“此回再可救汝命之人也!”

  毒后返宫至镜前而问曰:“镜告我,孰为世上最美之人?”

  镜答曰:“娘娘最美,盖世无匹。”

  毒后闻言方安,心中顿觉爽然痛快,欢乐无极。

  入夜,众矮人归,见公主卧于地,气息全无。矮人不敢信其亡,抱之起,极力施救,然徒劳无功。众人悲痛欲绝,守之于侧三日三夜,公主终未复苏。众人绝其望,欲葬之,然公主面色红润如昔,栩栩如生,众矮人不忍葬之于黄泉地下阴冷之所,乃做一水晶棺殓之。外以金线嵌白雪公主之名及铭文。置于小山之上,一矮人永守之。飞鸟下翔,皆为悲歌。

  数年后,一王子过于矮人之居而访之,随众往拜白雪公主之棺。公主面容如旧,肌肤胜雪,血色红艳,发若乌木。王子观其容,读其铭,爱而怜之,心不能平,欲购此棺,携之归国。矮人坚拒之曰:“遍世上黄金,亦不能令公主离吾辈去。”王子求之甚哀切。矮人感其诚,然之。

  王子命人抬棺起,不慎磕之。毒果忽自公主口中呕出,公主立觉,茫然不知所之。王子告之始末,曰:“吾爱子之心甚于世上之一切,愿与子归父王之宫,谐白首之好。”白雪公主从其言,随之归国。

  婚礼之日,皇庭一新,富丽堂皇,嘉宾满座,毒后亦在其中。

  先是,毒后受邀甚喜,极妆扮,至镜前问曰:“镜告我,孰为世上最美之人?”

  镜答曰:“此地娘娘无匹。然,新妇美艳,大胜于汝。”

  毒后闻言勃然大怒,然亦无可奈何,且嫉且奇之。至于婚所,方知新妇正白雪公主也。

读黄蓓佳《中国童话》

作者: 

黄蓓佳老师坦言她写《中国童话》,是受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的影响。卡尔维诺曾整理本国以各种语言流传的民间故事,写了部 《意大利童话》。把散乱的民间故事整理起来,无论是谁,都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中国绝不缺乏优美动人的民间传说和神话,中国人从来都 不缺乏浪漫精神。散乱在民间的故事经过数千年的心口相传,可能会变形,但它们的生命力、它们的艺术魅力是经过数千年来丰富和见证的。敢问哪位国人没受过民 间神话传说的影响呢?但中国散乱的民间传说确实需要一个优秀的人来整理一下。

黄蓓佳老师希望给孩子们“一次华美的阅读享受”,希望以“饱满和浓烈的文字,引领他们走进民族的历史,走进人类在童真稚拙 的年代想象出来的天地,同时也领略到中国的汉文字之美。”通部书读下来,总体感觉基本可以达到这个目的。但总还有个另外的感觉:不够简洁明快,有些情节过 于拖沓,有些故事枝蔓偏多,有些时候还有点前后矛盾。清代的戏剧家李渔在阐述他的戏剧创作理论时,曾着重提出要“立主脑”、“减头绪”,就是要突出主要故 事情节,减少枝蔓。特别是要把这些故事冠以“童话”之名介绍给少年儿童朋友,更应该注意这一点。儿童识字少,读书慢,要让他们一直以饱满的热情读那些可能 他们已经熟悉的故事,并不是文字美就可以做到的。

民间故事心口相传的特点,注定每个故事必然“版本”众多,故事情节雷同。比如我们经常看到的一个母题就是“大哥二哥心肠不 好,欺负小弟,小弟心肠好,最后恶有恶报,善有善报”,有时大哥二哥和小弟又换成大姐二姐和小妹,或者是哥嫂一起欺负小弟。有时几个母题又揉和在一起。这 无疑加大了整理改编的力度。我想之所以会让我有“不够简洁明快”的感觉,跟这个有很大的关系,作者可能很想兼顾几种版本或几种情节,反而造成篇章的臃肿。 厚厚的一本书,原本可以放好多美丽的中国童话。

卡尔维诺很英明地注意了这一点,《意大利童话》我选了部分来读,很吸引人,简练,精彩。

仙鹤的故事

 从前,有一只仙鹤,很爱吃鱼。一天,仙鹤发现在森林东面的湖里有很多的鱼,可是每当它靠近湖边时,那些鱼儿就会立刻逃开,这让仙鹤非常郁闷,它寻思着要想个好办法,好每天都能吃到鲜美的鱼。
几天后,仙鹤又来到湖边,这一次它故意昂着头,只管自己散步,看也不看小鱼,刚开始小鱼们仍四散而逃,但一连几天都这样,慢慢地,小鱼们都习惯了仙鹤的出现。
又过了些日子,仙鹤开始跟小鱼们闲聊起来,常讲岸上的趣事给小鱼们听,它甚至说自己是小鱼们最忠实的朋友,小鱼们对仙鹤开始渐渐信任起来。
在之后的很多天里,仙鹤依旧常来湖边散步,并同小鱼们热情交谈。
有一天,仙鹤闷闷不乐地来到湖边,非常伤悲地说:“听说人们很快就要把这个湖里的水抽干了,眼看你们就要死了,我很难过。”
小鱼们很着急,争着问仙鹤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仙鹤故作为难的说:“我可以把你们搬到山后的另外一个湖里去,可惜我能力有限,每次只能搬一条。”
小鱼们表示赞同。从此,仙鹤每天从这个湖里叼一条鱼,飞到山后就把鱼吃掉,鱼骨头吐在山后。
没多久湖里的小鱼被吃光了,只剩下龙虾家族了。仙鹤又故技重施,并提议用嘴叼龙虾,但是龙虾不肯,非要用钳子抱住仙鹤的脖子,仙鹤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到了山后,龙虾看到满地的鱼骨头时,什么都明白了,它毫不客气的死钳着仙鹤的脖子,威胁它说:“你要想活命,就乖乖把我送回到湖里,否则我就钳死你。”仙鹤只好把龙虾送了回去。
龙虾把自己在山后所见告诉了伙伴们,伙伴们听了都很气愤,大家商议后决定要为那些死去的小鱼报仇,于是所有的龙虾都涌上岸,把这只仙鹤活活地钳死了。
仙鹤的末日就这样到了,因为它的阴险,害死了那么多小鱼,最后落得被活活钳死的下场。

狐狸和它的小王子

作者:蔡康永    转自:天涯社区

《小王子》是我一直很喜欢的一本给成年人的童话。没有经常去读,但每次读的时候都会有特别的感动。最喜欢,最让人沉思的,是小王子和狐狸的故事。

我很喜欢那只狐狸。我想,因为这只漂亮的狐狸,我爱上了狐狸这种动物。

小王子在宇宙中流浪,在地球上,他遇见了漂亮的狐狸。这只狐狸,可爱极了。它就像个调皮的孩子,总是把话题发散,说话满是西式的幽默。小王子说他很伤心,希望狐狸和他一起玩。狐狸很执着,说:“不行,你还没驯养我呢。”它请求小王子驯养它,并且教小王子如何驯养它。

狐狸说:“对我而言,你不过是一个小男孩,和千千万万的小男孩没有两样。而且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对你而言,我只是一只狐狸,和千千万万只狐狸没有两样。但如果你驯养了我,我们就互相需要了。你就是我世界上惟一的人了,我也是你世上惟一的狐狸了……”

狐狸说:“我的生活枯燥乏味,异常单调。我逮鸡,人逮我。鸡全是一个模样,人也是一个模样,我都腻了。但如果你驯养我,我的生活就会充满阳光。我能辨得出与众不同的脚步声。别人的脚步声吓得我赶紧钻回地洞。你的脚步声却像悦耳的音乐,召唤我走出洞穴。你瞧!你看那儿,那不是一片麦田吗?我不吃面包,我不需要小麦,麦田引不起我的想像力。说到这个,实在可悲!但你的头发是金灿灿的,它会叫我想起你的,我就会爱上风吹麦子的声音……”

这只寂寞的狐狸,它只是需要这样的一种关系,被驯养。之后,它就有归属感。没有被驯养的话,它的生活单调枯燥,它的生活没有方向日复一日,它的生命寂寞不堪。于是,小王子的出现,小王子其实只是无法派遣伤心,想找个玩伴。小王子的目的是,寻找朋友,还要了解许多新鲜的事物。而狐狸,敏感的寂寞的狐狸,却嗅到了爱情的味道。于是,它虔诚的小心的双眼闪着光芒的发出请求:“请你......驯养我吧!”

小王子答应了,像答应任何一个不相关的人。你看他们的对话,我那可怜的狐狸!

““我该做些什么呢?”小王子说。
“需要非常的耐心。”狐狸回答说。“首先你要离我稍远点,坐着,像这样,坐在草地上。我斜瞟着你,你什么也别对我说。语言是误会的源泉。可是每天你可以坐得稍近一点……”
翌日,小王子又来了。
“最好在同一个时间来,”狐狸说,“例如,如果你是下午4点钟来的,从3点钟开始,我就开始感觉到幸福的滋味了。越接近4点钟,我越觉得幸福。到了4点钟,我就心神恍惚,坐立不安了。我发现了幸福的价值,但是如果你不按时来,我就不知道几点钟该准备我的心情,仪式还是需要的。”

这样的爱情,如果能说是爱情的话,只是狐狸的单方面的,只是狐狸在成就自己的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可以由小王子来协助完成,也可以由任何一个路人来协助完成。而小王子,只是在执行他的“该做的事情”,他多少是被动的。

等到小王子驯养了狐狸,小王子要离开了。狐狸却是动了真情,不管它舍不得的,是小王子,还是小王子所带来的爱情。它说:“......我想哭了。”

小王子一脸无辜,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不想伤害你,而你却要我驯养你......”

小狐狸一定很伤心,可是它很勇敢。它承认这个事实:是它让小王子驯养它的,小王子迟早要离开的。它也承认这个事实:它很伤心,它想哭。更重要的是,它驳斥了小王子的观点,坚持说:我有收获的,我得到了小麦的颜色。---那是小王子的头发的颜色。

而且,狐狸出于对给予过自己爱情的小王子的感激,引导小王子去看清他和玫瑰的关系,教给他简单却经常被人忘却的秘密:用心去看才能看清楚,用眼睛是看不见本质的东西的。

狐狸还对小王子说:“但你不该忘。你应该永远对你驯养的对象负责,你要对你的玫瑰负责……”

它这么说的时候,多少在提醒小王子,你还驯养了我,你也要对我负责的。可是,骄傲的狐狸,不愿强求让他承担他所不愿意承担的责任;体贴的狐狸,可能也是出于体恤小王子的心,不忍给他增加负担。它没有说出来,却一定在期待小王子这样说,期待得心微微发疼。

可是,让人伤心的是,“我要对我的玫瑰负责……”小王子反复念叨狐狸的教诲,为了牢牢记住它。

这样,小王子和狐狸的故事就告终了。看得我泪流满面。长久的未来,狐狸想起小王子的时候,一定会哭泣,会伤心。因为那个驯养了自己的人,并没有对自己负责。也一定会快乐,会微笑。因为毕竟自己被驯养过,起码,阳光下那金黄的稻田,提醒它所拥有过的甜蜜。

因此,在想起小王子的时候,即使会哭泣,狐狸也一定心存感激。小王子出现过在它的生命里,照亮过它的曾经昏暗的生命。况且,小王子从另一个星球降落,恰好给它遇见了。你说,生命对它多好,那么用心的去安排这样一场遇见!

你就是世上的奇迹

 

    所有的爸爸妈妈都不会忘记那些日子:有些忙乱、又有些惊喜,伴随着手忙脚乱和乱乱哄哄,家里怎么就来了一个哇哇哭叫的小宝贝?这个陌生的小家伙儿会吃、会哭、还会叫;哎呀,几乎不敢相信,这就是我们做爸爸、做妈妈的人创造的生命啊。

    每一个生命的诞生都是那样的奇妙,无法替代,无法复制。精子和卵子的结合哪怕只有一瞬的错位,就可以改变整个生命;你,可能就不是你,而是另一个陌生。奇妙的事物总是美丽无比。可是,如此的与众不同,用什么样的语言才能把这一切告诉我们的孩子呢?
    是啊,这可是个难题。
    脉脉的对视,甜甜的亲吻,温柔的抚摸都无法传达出心底的倾诉。幸运的是,有这样一本绘本,把所有妈妈想说的话,用清澈得像月光一样优美、纯净的语言写了出来。
    你出生的那个晚上,
    月亮笑了,露出满脸的惊喜。

    星星偷偷地钻了出来,想瞧瞧你。
    晚风悄悄地说:“生命因你而不同。”

    这是怎样的不同啊。
    一个女人因这个新生命成为妈妈。
    一个男人因这个新生命做了爸爸。
    月亮、大雁、北极熊、瓢虫……世间的一切都见证了这个新生命的诞生,所有一切的神圣都在那个时刻永恒了。从此,这个孩子的一生都将浸泡在爱的暖洋里,不会孤独。
    这是生命的奇迹;也是世界的奇迹。

    “你是永远的唯一”是南西•蒂尔曼创作这个故事的时候,特别想传达给年幼敏感的儿童的一个讯息。她在这部赞美生命、庆贺新生命诞生的诗画里,着重让孩子体会着,在这个世界上,他有多么重要、多么独特。
    翻开这本书,我们会看到大自然里所有的元素——太阳、明月、清风、飞鸟、鲜花、昆虫和动物,这些充满了诗情画意的每一幅图,都在赞美着新生命的诞生。当你没有出现的时候,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与你相关的故事和赞歌呢?而你的来临,让整个世界为之倾倒、为之关注、为之歌唱。在这里,自然与孩子是那样和谐地融为一体,我们真切地感到生命世界的相通与相融。
    如此深厚的生命体验和感知,作者一定是带着强烈信仰写下的。

    在书的起始部分中,作者引用了以色列王大卫写的赞美诗:“因你受造,奇妙可畏……”(旧约《诗篇》第139篇第14节)基督教对于生命本体的认识,与无神论者是不同的。在这里,我们暂且抛却宗教的视角,仅仅去直视生命本身,从人类共通的角度去体味人生的伟大,不管有着怎样信仰的人都完全可以认同作者的理念。
    对于生命的尊重和敬畏、对于儿童权利的承认和重视,不仅仅是在出生的那一刻送上亲吻和赞美这样容易和简单。书里的美好,在现实中总是那样难以延续和寻觅。如果我们真的认识到了生命的唯一性和独特性,我们还会逼迫孩子去接受他所不愿意、而我们成人很追捧的那些糟糕透了的事情吗?如果有可能,我真愿意把这本书送给天下的每一对父母、每一位老师,让所有的孩子都能在家长和老师的引领下,自由地去体会独特而唯一的、神采飞扬的人生。
    整部作品文字与画面的分割十分清楚,左文右图,节奏鲜明。文字部分以白色为低衬,洁净而空灵,配以深情的诗体,凸显优雅气质。图画部分采用了很多拼接的手法,象征性强,色彩奇异而斑斓。多种自然状态和动植物的出现,飞扬的音符和舞蹈的北极熊、摇摆的长颈鹿是南西用来表达意念的替代物。幻境中的具有魔力的画面与现实生命降生的赞美诗篇交融互补,形成一种艺术和审美的张力。这些都体现了南希•蒂尔曼作为一名成功的贺卡设计师,在整体设计上的独具匠心。
    南希曾说:“在书里,我用一些平日常见的事物,像飞鸟、瓢虫、终夜高挂的月亮来庆贺新生命的诞生。我希望孩子们即使在长大成人后,还是能够因为看到这些事物,而感觉到自己很重要。”
    中国人习惯于把自己定位于渺小而轻微的个体,,生命在我们看来有时如同鸿毛。或许从来没有父母和老师告诉过孩子,自我是那样值得看重和讴歌。但是,通过这本书,我们知道,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都像一颗极品的宝石,被万物看重,应该活得灿烂如花。为此,我们值得庄严而自豪地度过每一分钟。
    这部浸满母爱的作品不仅仅是给世上每一个小宝贝的,更是给当下每一个为生存和生活压榨得迷失了自我价值的人的一剂心灵良药。如果,现实中我们活得实在找不到自己的时候,拿起这本书,走回婴儿时代,重温生命的感动,我们将再一次发现自我的重要和伟大。或许,这就是这本图画书给我们的力量。
    你准备找回这样的力量了吗?

 

《你出生的那个晚上》
 [美]南希·蒂尔曼 文/图   王轶美 译

宝贝,妈妈永远永远爱你
在你出生的那个晚上,
月亮笑了,露出满脸的惊喜。
晚风悄悄地说:“生命因为有你而不同。”
荣登《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

 

作者简介:
南希·蒂尔曼(Nancy Tillman)是一位成功的贺卡设计师,曾任广告公司总监,现为畅销童书作家。她创作的绘本《你出生的那个晚上》以其姊妹篇《你是我的奇迹》均荣登《纽约时报》图书畅销排行

两只老鼠颠覆世界:评《舒克贝塔历险记》

作者: 芈兜者 (羋兠也)   

  今天是研究生统考的日子,在清早被参加考试的同学吵醒过一次之后,睡到了自然醒,醒来的时候,躺在床上,我不知怎么就想起了这套书,《舒克和贝塔历险记全集》。请注意,我指的已经不是文学意义上的全集,而是文本,对,就是这个版本,中国电影出版社1994年第一版。我想,应该还有不少80后甚至70后的人,隐隐约约的记得这套书,甚至,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情结。 
 
1992年秋,我成了小学生。有一次在路上,爸爸跟我说,你现在已经长大了,应该开始看有文字的书了,少看点小人书吧。这话一直被我牢记于心。记得之前过生日,爸爸送我的礼物都是《葫芦小金刚》这样的连环画。二年级上学期结束了,期末考得很好,妈妈陪我去书店买书,当时是否还买了别的什么书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我记得有这一本,那是1994年,我八岁。 
 
我现在总是说自己是个不爱读书的孩子,真的,初中的时候可以在台灯下坐两三个小时把《科学的历程》这样的大部头看掉三分之一;可上回从图书馆借来它的第二版,过了两个月我愣是只读完两章。为此我给自己的理由是,大概就是小时候看书过度,看腻了,长大了就看不下去了。真的,时至今日,我都无法想象,八岁的我怎么就能一口气把100集25万字的一本书给读完了,而且还觉得不错,还好,我很早就识了很多字了。 
 
那是一本大32开的书,封面上除了书名,主体部分就是一幅配合剧情的水彩漫画,我还记得画的基调是那种很童话的颜色。封底则是这套书四卷的封面展示,我还记得每个封面的画上都有一个男孩,他叫皮皮鲁。书的装帧是非常不错的,至少印象里是这样,特别是每一集开头都有的一幅插画要比后来各版本里画得精致许多。我是如此的喜欢这本书,于是到二年级结束的时候,我又买了第二本。 
 
为什么说这套书会有一个情结,因为这套四卷本的“全集”最终只出了两卷,到第180集就完了,剩下的他当时也还没写完。等到我后来再去买的时候,没有找到第三本,记得那次,我买的是一套五本的漫画《七龙珠》。再后来,手头的这两本书找不到了,但我却一直记得这套书,记得还有两本没看到。不过或许是我当时确实太小的缘故,也不像现在这么倾向完美主义,我并不总是惦记着故事的下文,甚至我也不关心这故事到底有多少集,我也没记住作者的名字。但我知道,很多人苦苦追寻过后两卷。 
 
到三年级的时候,我在同学那里第一次读到了十二生肖系列其中的一本:《虎王出山》,这是我们共同的属相,然后便一本接着一本。又因为爸爸工作单位的调动,我很多时候是住在大姑妈家里,姑妈在初中任教,家里也因此有一些没收的那些上课开小差的学生们看的“闲书”,于是我第一次看到了《童话大王》,记住了一个人的名字,他叫郑渊洁。甚至被没收的闲书里还有一本《郑渊洁童话全集》第十八卷,也就是在这本书里,我第一次知道了《舒克和贝塔历险记》一共350集(我一直耿耿于怀为什么不是360集),我忍不住先看了结尾,原来他俩最后去了五台山,“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是故事的倒数第二句话。 
 
不过我真正开始喜欢和阅读《童话大王》,那是1996年的事儿了。姐姐买了一些书作为我的新年礼物,其他的比如《海底两万里》我看了几次都看不下去,却唯独把那本《童话大王》(1995年12月)给看完了。以前封面上很童趣的漫画换成了冷冰冰的电脑作图,配合新开的连载《杀人蚁》,我还记得文中有一处写道:“由于此处的描写太恐怖,编辑部在征得作者的同意后删去185个字。”哈哈,哈哈,哈哈哈,新鲜!从此,每期必读,一期不落。直到长大后我才发现,就是在《杀人蚁》里,第一次出现了“做爱”这个词。 
 
但不可否认,郑渊洁创作童话的能力已经大不如前了,1995年是一个分水岭,这一年,他的长篇童话代表作《舒克和贝塔历险记》(350集)完稿;同年,后来被称为“郑渊洁成人荒诞小说系列”的开山之作《奔腾验钞机》(后更名为《我是钱》)在《童话大王》创刊十周年(1995年5月)之际发表。于是,1996年一路走来,我对《童话大王》里印象最深的不是那些中篇或者短篇的童话,而是《舒克舌战贝塔》和《郑渊洁的100个第一次》这样的非童话了。到1999年8月,一直号称从来不重复发表作品的《童话大王》开始连载所谓修订版的《舒克和贝塔历险记》,记得当时读完第一集,我的感觉是,就多了俩字:电脑。这次连载到了第28集就不了了之。 
 
再后来,2000年,郑渊洁开始写成人童话并在“本刊适合8-100岁的读者阅读”的《童话大王》上连载,这时的封面又从漫画变成了合成的数码照片。如果说打头的《病菌集中营》还差强人意的话,再接着读下去,就渐渐没意思了。《生化保姆》、《白客》、《智齿》,到2001年8月,《智齿》连载完的这一期,未成年的我停止了阅读《童话大王》,于是我爸也没得读了。过了四个月,《鬼车》的连载才刚开个头,好像是由于广大家长对“成人化倾向”的不满,《童话大王》(2002年1月)开始重新发表郑渊洁的旧作(之前2001年2、3月的两期就这么做过了),《舒克和贝塔历险记》再次登场,又是从第一集开始。这么反复捣腾只给了我一个感觉:荒诞。这不是忽悠读者么?他选择转型是他的自由,我不追随转型是我的自由。从此,世界上少了位独一无二的童话作家,多了个可有可无的小说作者。 
 
回过头来再说说《舒克和贝塔历险记》,据说他是因为喜欢稿费转帐时银行那个美女柜员的异样目光,而让素不相识的舒克(《开直升飞机的小老鼠》)和贝塔(《坦克兵贝塔》)相识,于1982年开始创作这个长篇童话,最早连载于《儿童文学》,也因为那个美女换了银行而停止了连载。1986年2月,第六期《童话大王》开始连载《舒克和贝塔历险记》(始于第十集)至1988年3月(第100集)结束;1991年1月,《童话大王》开始连载《舒克和贝塔历险记续集》至1996年7月(第350集)结束。除去前面提过的反复折腾,2001年1月至3月,《童话大王》连载了第351-366集。以上即为我整理出的《舒克和贝塔历险记》完整杂志连载史。 
 
再说说图书发行史。1985年5月,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一套八本的连环画《舒克、贝塔历险记》,由著名漫画家丁午等绘制。1987年8月,上海的少年儿童出版社又率先推出了文字版。1990年1月,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推出了100集的《舒克和贝塔历险记全集》。1994年初,中国电影出版社推出了文字版前两卷和连环画版,6月又推出了根据美影厂同名动画片改编的《舒克和贝塔》(严定宪、林文肖等动画名家亲自编绘),颇受小朋友们欢迎。相传学苑出版社在1994年12月接过来出版了后两卷(学苑与郑氏的联姻大概即始于此),分别为181-235集和236-288集,在容量上已经与前两卷不相称,影响力也很小。于是它又接连推出了一个流传不广的216集版(1995年4月)和流传最广的100集版(1996年10月)。直至2003年5月,学苑出版社推出366集的《舒克和贝塔全传》,这个接力了二十年的童话总算有了个了结。 
 
这精心构思的前100集故事是如此的引人入胜和曲折离奇,而且作者借童话所表达的除了那些应该教给孩子们的品质和美德外,本身还有更深一层的思想隐喻。不夸张的说,这本书和《猫和老鼠》一起颠覆了我们传统的道德观,尽管我至今都很讨厌黑不溜秋的过街老鼠,但我是如此的喜欢这两只小老鼠。而采用即写即发创作的续集,如果说开始还保持了和之前相同的风格和水准的话,愈到后来就愈发拖沓冗长,给人长篇累牍之感。做了商人的郑渊洁在行文中还渐渐融入了很多刻意成人化和性暗示的描写,强行把美好的童话世界拉回了活生生的现实社会。再到最后又加上的16集,更是狗尾续貂。一部完整的《舒克和贝塔历险记》其实也完整的记录了他创作风格的转变,“郑渊洁的作品与他的读者们在同步成长着。从八十年代初奇趣幻想的少儿期到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天马行空妙趣横生的青春期,再到95年后的成熟深刻思考的成年期……永远停留在原地的人是寻找不到乐趣的。”一位读者如是说。 
 
从1977年在《汾水》双月刊上发表他的处女作,至今已过去了三十年。从1994年盲打误撞的开始读他的作品,至今已过去了十三年。时至今日,我手头只留有连载了《病菌集中营》的三期《童话大王》(其中一本是十五周年号)和一本《我是钱》,这大概是他后期作品里我认为尚可的两部了。而大量我喜欢的前期作品,要么送人、要么未还、要么遗失、要么贱卖,竟一本不剩。去年寒假重温《病菌集中营》时,在日记里留了一句话:只觉得郑渊洁不去给那些充斥银幕的二流电视剧写本子实在浪费。一查时间,竟然是2006年1月20日,真巧。 
 
我不想说我是读着他的作品长大的孩子,我也说不清自己的成长受了他多少影响。但我非常感谢他的作品曾经带给我的儿时欢愉时光,我也必须承认自己受到了他相当的影响。总而言之,尽管不喜欢他写的成人童话,但我还是挺喜欢这个能“选准最适合自己干的事”的人。在人生的童年美好时光,有《童话大王》陪伴着度过,足矣。找个适宜的时候,我想好好读读《舒克和贝塔历险记》,至少是了却自己的一个情结,找寻自己的一些回忆。 

爱是唯一的玫瑰——评童话《小王子》

 原作者:肖毛 转自:天涯社区

  法国作家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的童话《小王子》是一部当之无愧的童话杰作。

 
记得在小时候的某个秋天,我曾经采撷过一枚糖槭树的叶子,因为它是那么的与众不同:一半儿绿,一半儿红,就好像漫画里画出来的一样。我把它夹到我的一本小人书里珍藏了好多天,直到有一天妈妈收拾我的书本时,把我的叶子弄碎了…

我很难过。妈妈又采了许多糖槭树的叶子来给我,但是我却看也不看,因为我只想要我的叶子。它们不是都一样吗?妈妈问。可是我的哭泣淹没了妈妈的解释,于是我挨了打。

但我还是没有看妈妈采来的那些叶子一眼:也许它们中的一些比我的那一枚还要奇丽,可那破碎的却是我唯一的叶子,独属于我的,去了就不会再来的,永远不能替代的叶子……

长大后,我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但却很少,而且我都没有因此哭过。男人不再哭,并不是因为坚强,而往往是因为麻木;很少失去不可代替的东西,那是因为值得我爱的东西已经基本没有。我还有感情,我还可以哭泣,但是现在又有什么值得我这样感动?值得我愤怒或是鄙夷的东西可能都没有了。

但是《小王子》却能打开我回忆的闸门,让我的心潮又汹涌起来,就像小时候爱着什么或失去什么的时候。

  

在这个童话里,小王子也有自己的挚爱——一株高傲艳丽的玫瑰花。他本以为他的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可当他在地球的一个花园里看到五千朵玫瑰花后,他觉得自己没有道理那么珍爱自己的花,便失望地“躺在草丛中哭泣起来”。

和一只狐狸交了朋友后,他才明白了爱的意义。当他又回到那个花园,再看到那些花儿时,他再也不觉得它们美了。

小王子对它们说:“你们很美,但你们是空虚的。没有人能为你们去死…我的那朵玫瑰花…单独一朵就比你们全体更重要,因为她是我浇灌的…因为我倾听过她的怨艾和自诩,甚至有时我聆听着她的沉默。因为她是我的玫瑰。”

小王子回到了狐狸身边,和朋友告别时,狐狸又告诉了他几句意味深长的话:“实质性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见的…正因为你为你的玫瑰花费了时间,这才使你的玫瑰变得如此重要…你要对你的玫瑰负责。”

  
可是,小王子虽然已经懂得了爱的意义,想回到他的玫瑰花旁边,却再也无法回去了,因为“路很远,我不能带着这副身躯走。它太重了。”

最后,小王子选择了被毒蛇咬死的方法,才让自己的灵魂得以自由的回到自己的星球,回到他深爱着的那朵玫瑰花身边…

孤独的小王子孤独的去了,连最后的躯壳也没能留下,因为他本来就不属于我们这个星球,我们这里太污浊了,怎么配保留小王子的痕迹呢?

  
爱是唯一的,不变的——如果你有了爱的话;爱是纯洁的,高尚的——如果爱占据了你的心灵的话;爱是孤独的,悲伤的,如果你真正爱的时候。

爱只是一朵唯一的玫瑰,或是一片唯一的糖槭树叶,尽管它可能有刺,或者脆弱,却能够照亮我们的生命。

只可惜,爱可能是短暂的,而且去了就不会再来,因为它是无法代替的——想到这里,我的心中就像小王子一样悲伤。

真是的,又何必当真呢,这不过是童话而已。可是这真的只是童话吗?我怎么觉得象一首忧伤的诗呢?

  
1999.11.13写;1999.11.15录